从韩国人身上追寻我们失去的“精神食粮”

guest (guest)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日本侵略亚洲、太平洋各国,给这些国家人民造成的苦难无以言状。然而二战以后,日本一直没有认真反省自己的罪行,而总是在轻描淡写与闪烁其辞之间妄图抹杀其战争罪行,一次次往受过伤害的各国人民的伤口上撒盐。
  近来,日本不顾亚洲多个国家的强烈抗议,通过了由右翼分子编写的严重篡改二战历史的教科书,竞逐日本自民党总裁职位的四名首相候选人,为了争取党内保守派支持,纷纷扬言将参拜供奉有战争罪犯灵位的靖国神社(候选人之一的龟井静香已于17日下午实施了他的“诺言”)。日本政府的一系列作法严重伤害了亚洲各国人民的感情,也足以让亚洲各国人民警醒!
  可怕的信号
  一直以来,大多数中国人都善良地认为,军国主义分子只是日本人中的“一小撮”,右翼势力只是日本政坛的旁支末流,而大多数日本人,特别是年轻一代的日本人是爱好和平的,是尊重中日友好的。然而,事实果真如此吗?请看以下一张来自国际互联网的帖子:
  “从总体上看,支那人是世界上最低劣的种族。在总体素质上,南方支那人又要远远优于北方支那人……我们日本人(除了只会叩头的少数政客外)愿意称你们国家为支那,不愿称它为中国,但我们称宋代以前为中国。
  “我们轻视支那人的一个原因是……我小的时候,父亲带我去日比谷公园,指着缴获北洋水师的战利品对我说,日本就是在打败支那的北洋水师后,才成为世界上主要强国的。
  “当我来到支那的时候,我发现支那人比我想象的还要低劣,他们对我这个毫无背景的日本学生点头哈腰,说什么都是日本的好……当我问他们支那一个在韩战中为了完成任务宁愿被火烧死的英雄时,他们居然说那种傻瓜再也不会有了。
  “我们日本有靖国神社……我们日本人将会永记为国殉死的英灵,他们在靖国神社里享受他们应得的敬意。每当我们唱起‘为国而逝的英魂啊,你要常常回到慈母的梦中’,我们就会感慨万千,永志难忘。支那人,我们敬拜靖国神社时,你们根本没有资格说三道四。”
  这是一个名叫长谷弘川一的日本青年在互联网上发的帖子,这个帖子曾被有删节地刊登在2000年1月19日的《中国青年报》上。像长谷弘川一这样的青年在日本有多少?笔者无从知晓,而之所以将帖子大段地摘抄于此,是想让更多的中国人看清楚,如今一部分日本青年人是如何看待父辈们的侵略罪行、是如何看待中日关系的。
  三浦之良是日本90年代初的足球国脚,他在一次日韩足球对抗赛后迷惑不解地说,他不明白为什么韩国球员和他们踢球时总是那样拼命。三浦之良没有明白他应该明白的事情,相信很多日本年轻人也不明白为什么众多邻邦对他们修改教科书表示谴责,这就是日本错误教育导致的恶劣后果。
  据《读卖新闻》的一次舆论调查显示,日本青少年中,将侵华战争视为侵略战争的不到1/10,而且大多数年轻人对日本战败的态度是“此仇必报”、“下次一定要打一场胜利的战争”。可见的事实是,在每年身穿军装耀武扬威地参拜靖国神社的队伍中,除了参加过侵略战争的“老兵”,还有不少是年轻人,军国主义招魂的队伍正越来越年轻化。
  看来,我们过分乐观地估计了日本人的良知,军国主义分子和有着军国主义倾向的日本人绝不只是“一小撮”,右翼势力在日本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竞逐日本自民党总裁职位的四位首相候选人都表示要参拜靖国神社,目的在于拉更多的选票,不就明白无误地告诉了我们,日本公民中有多少长谷弘川一之流吗?
  我们一直宣传军国主义分子只是日本人口数量中的少数,但这个少数为何偏偏都集中在日本的最高领导层?金字塔没有地基,哪来的尖顶?
  现在,我们应该清醒地意识到,由于战后日本没有受到亚洲各国人民的严惩,由于日本称霸亚洲的侵略野心从未泯灭,军国主义阴魂一直在感染和侵蚀着日本人的思想和灵魂,代代相传,且愈演愈烈。日本右翼势力在日本已经形成气候,且左右着日本政府的政策。
  这是多么可怕的信号!当我们一遍遍高歌中日友好时,别人正心怀叵测,虎视眈眈!如果说日本一直以来拒绝“谢罪”,日本年轻人不明了那段侵略历史令人气愤的话,那么军国主义阴魂在日本年轻人中大面积弥漫,则是向亚洲各国人民敲响了警钟!
  令人敬佩的韩国人
  正当国人为“撞机事件”而愤愤不平时,一衣带水的邻邦韩国,正以持续不断的实际行动回击着日本“教科书事件”,新一轮“抗日”浪潮在韩国全面爆发:
  由韩国外交通商部、教育部、文化观光部等部门的官员组成了“日本教科书对策小组”,作为一个常设机构进行运作,直至日本历史教科书问题得到解决;
  韩国议员金泳镇在日本国会大楼旁的人行道上静坐绝食,以自己的抗议行动唤醒日本那已被军国主义阴影遮掩的良知;
  韩国政府暂时召回驻日本大使崔相龙,并宣布将采取包括反对日本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推迟“开放日本文化”的时间、无限期推迟韩日议员联盟年会、联络国际社会对日本施压等外交措施,以迫使日本政府改正态度;
  韩国各地不断爆发抗议示威、谴责集会、签名运动、抵制日货等活动,愤怒的市民走上街头,围在日本驻汉城的大使馆门前,焚烧日本的国旗,呼喊反日口号……
  韩国人的做法是激烈而果敢的。毕竟,刚从金融危机中走出来的韩国,在很多方面有求于财大气粗的日本,如此激烈的抗议行动,可能会严重危及日韩关系,给韩国切身利益带来损害。然而,正因为如此,韩国人在大是大非面前所表现出来的决绝和果敢,才赢得了世界各国人民的尊重。那些曾经遭受过日本野蛮侵略的国家和人民,有足够的理由和勇气向韩国人学习、致敬。
  韩国人的精神
  和许多普通的中国人一样,笔者对韩国的一点点了解,源于足球,源于中国足球的“恐韩症”。有一种说法是,足球最能反映一个民族的性格——巴西人华丽,法国人浪漫,英国人剽悍,韩国人顽强。在东亚足球圈里,韩国队和日本队每一次相遇,必定是一次针尖对麦芒的剧烈碰撞,非要拼个你死我活。韩国队可以输给世界上任何一支球队,就是不能输给日本队,输给日本队,全国人都不答应。过去,他们没能在战场上挡住日本人,现在,他们把球场当作战场的延续,他们不放过任何一个向世人证明自己绝不是懦夫的机会。
  几十年前的民族耻辱,时刻像烈火一样烧灼着每个韩国人,痛苦的记忆浸透了韩国社会机体的每一个细胞。正因为如此,韩国人在维护民族尊严的问题上,在避免民族感情再次受到伤害方面,既不含糊也不妥协。也正是这种屈辱感,使得他们在战后的废墟上,顽强地建立起令世人咋舌的现代韩国。
  这是一个屹然挺拔、寸步不让、有仇必报、血性十足的民族。韩国人不屈不挠的精神让人肃然起敬!
  笔者还清楚地记得,当亚洲金融危机爆发时,韩国的外汇储备曾一度枯竭。为了换外汇还外债,韩国普通民众展开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全民“献金爱国运动”。据报道,在银行柜台前,妇女们排着队把自己家的戒指、项琏和首饰从锦袋中倒出来,男人和军人们也把珍藏的金龟等纪念品交给收购人员。他们中很多是自愿无偿捐献,即使是出售也只能先领到一张收据。在韩元持继大幅度贬值的时刻,甘愿以黄金换韩元,韩国百姓以国为家的态度可见一斑。韩国银行界对收集到的黄金数量感到惊讶,据说韩国公众的献金活动已影响到了国际金价。
  在金融危机中听到的另一则消息是:韩国妇女在汉城的国际机场外举行游行示威,抗议那些在国家危难关头还出国旅游浪费外汇的人。
  笔者读先秦故事时,总觉得那时候的中国人活得豪气冲天,刚烈不阿,荣辱分明,知耻后勇。现在觉得在韩国仍存此古风,而这,是我们曾经拥有且最不应该失去的。 
  宝贵的精神食粮
  无论在地理意义还是在人文意义上,中国和韩国都如此的接近。古代汉文化强大的辐射力,将这个曾被称为“高丽”的小国熏染得和中国那样相似。清代结束以前,中国官员到朝鲜,不用带翻译,因为汉字是朝鲜的官方语言。朝鲜读书人必读四书五经,维系朝鲜社会的也是儒家的社会价值观。就是在今天,韩国国旗上仍是一副八卦图案;一些大型报刊和著名企业的正式名称,仍以汉字命名;部分地名不但意义完全取自汉字,而且发音也与汉语(唐宋人的发音)相近;韩国的民族服装,有着明显的唐宋遗风;韩国人的姓氏,也多因袭中国。
  然而,中韩两国表面上的相似性,掩盖不了其民族性格的巨大差异。
  有人说如今中国人的性格有点像水,笔者信然。老子言,“水善利万物而不争”。水从来不坚持什么,它可以适应任何环境,可以被挤压成任何形状,可以接纳任何污秽,可以消磨任何棱角。也许中国人经历的沧桑太多,苦难太多,所以学会了宽容和谦让,也学会了虚伪和世故,懂得了适者生存的法则,也懂得“好死不如赖活着”。中国传统文化曾是最提倡忠义节气的,但是很久以来,忠义气节或者变成改朝换代时个别孤臣义士血淋淋的专利,像评书演义中的传说那般久远,或者退化成流氓无赖们在酒桌上虚张声势的哥儿们意气。
  当我们对西装革履、耀武扬威的日本投资者唯唯诺诺时,韩国国会却通过了一项决议,禁止所有参加过侵韩战争的日本老兵入境,不管他身上带着多大金额的支票;当我国的许多城市将侵略者留下的日式建筑视作异国情调而妥善保护时,在做了30多年日本殖民地的韩国,却很少看到它的身影,有选择留下几处,也是作为国耻纪念馆;当我们竞相购置日货、蜂拥观看日剧、很时尚地品味日本料理时,韩国人却以现代汽车工业的成就,在全球范围内与日本人展开角逐……
  毛主席说过:“人是要有点精神的。”一个人如此,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更是如此。也许在韩国人身上,我们可以找到某种宝贵的精神食粮。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76426@0)
2001-5-20 -05:00

回到话题: 从韩国人身上追寻我们失去的“精神食粮”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76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