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蛙回忆-食与色》孤帆远影

guest (guest)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写在前面) 
  前两天贴了一回忆录,收到几位朋友的妹儿,有补正的,有批
评兄弟不该用[少儿不宜]的,兄弟一并相谢了。有朋友说未见上
半部,我在这里重贴全文。另外对其中错别字进行修改。UIUC的
前计66班张青蛙对其中细节进行补正,我非常感谢,并对原文进
行了相应改动。                      
  欣闻文中所提在山西偷吃禁果而遭开除的学长就读mit,不
禁喜出望外。文中有唐突之处,还望兄长多多包涵。      
Cornell大学的一位朋友送我一句话,我非常欣赏,在此贴出请大家
共同玩味: 
" The soul would have no rainbow had the eyes no tears."
-----John Vance Chancy
也请大家努力生活。
孤帆远影
95年1月5日
(全文如下)
   引   子              
突然想起该写点儿什么了。
  不禁回想起园里的五年,日子虽说清贫,甚至被逼到经常跑到
附近乡下偷鸡摸狗维持生计。不过那也是平生最难忘的五年。少年
的梦想在园里破灭了,不过新生的倒是一个更成熟的我。毕业分手
时“儿女共沾巾”的场面今生永难忘怀。如今,伙伴们都行色天涯,
一无消息,如同沉船后静静的海面。来美半年,一直在网上搜巡玩
伴的消息,终于未果。在此仅引一首小诗问候他们:      
      倘或在春季之末                
      夏季之初                   
      写过一首诗                  
      影射那偶然的                 
      象是偶然的落雨                
      其实                     
      也是静静的记得                
  希望你们还会记得我,曾鞠躬点灯,照你们默默上路的人。 
(一) 青蛙的食              
所谓民以食为天。
  青蛙园的食客绝对天下最多,全校学生食堂大大小小十四个,
另外还有运动员食堂及三员工食堂之类的。除供本已健壮的大青蛙
所用的运动员食堂供应较好外,其他饭塘均以粗饲料为主。因此,
虽然青蛙们每天下午四点半必须到户外蹦一蹦以强身健体,但终因
奶水不足,大都面露菜色,怀抱剧有秋气。          
  86年刚入园时,菜票的最大面值为两角。那时菜价虽然看涨,
好在还算公道。排骨6毛一份,份量也还过得去。只是当时学校硬
性规定:各楼青蛙必须到指定饭塘就餐。这样一来,食堂的大师傅
们自然小母牛烤火-牛b哄哄的。每天敷衍了事,剩下的就是卖饭
时吃吃女青蛙的豆腐。因此,菜里经常会出现一些铁家伙或是一种
被称为“蛆”的高蛋白营养品。早餐时一口油饼下去发现里面有半
只苍蝇的现象自是屡见不鲜。后终因无法忍受,八食堂的青蛙们鼓
噪闹事,在饭堂前贴出一联:
黑的是手白的是眼黑白颠倒
有味的饭无味的菜有无不分
  并以绝食相威。最终搞得校方改变政策,允许菜票自由流通,
加强竞争;只以东西校区为限。(在此之前,每月只有几块钱的硬
通货币。)这样一来,情况才慢慢好转起来。       
  大江滚滚东去,无法阻挡。食堂菜票的最大面值终于由两毛升
至五毛。印刷也异常精美。孤毕业时囊中羞涩,没有保存几张,终
成恨事。随之而来的自是通货膨胀的危胁。到我毕业时排骨已涨至
一元三。家境不大好的青蛙们每月必有几天馒头榨菜的生涯,余下
的一些粮票什么的可以和安徽少女们切磋一下武艺,换点儿袜子或
劣质烟卷儿什么的。青蛙大学一半的生源来自偏远农村,以此条件,
力保清华名节,实属不易。那些骂清华学子为党的儿女的蜘蛛们如
果到园里了解一下青蛙们生活的艰辛和学业上的勤奋,就不会犯十
二少一类的错误了。                    
  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食堂里出现了小炒这一类新生事物。
和大锅饭相比,其滋味自然美不待言。光是排队时看着菜要出勺时
的一团火光,便是冯喧在世,口水也会呼之欲出的。只见大师傅们
把各式食盆一字排开,如数家珍一般把少得可怜的食物放到充满期
待的碗中。这时大师傅通常得意地敲几下大勺,以显示施舍者的慷
慨。姿色还可以的女青蛙们和态度比较老实的经常会得到意外的实
惠。当然,还有一些别的计巧,如将饭盆的口径加大。结果本室的
饭盆一个赛过一个。但这种诡计时间一长,就不管用了。小炒的耗
费较大,大多青蛙都不能经常光顾,另外也有一些不堪忍受种族歧
视,默默退出。                      
  青蛙们都喜欢过节。因为每逢年节,都可以破例暴撮一顿。学
校提前发好加餐卷,凭此每人可以享受一顿百鸡宴。由于蛙多食少,
每每食堂开门前一个小时就有人默默等候,这一顿饭绝对要成为几
天中最重要的一件事。等到食堂一开门,人潮如涌,一副解放前抢
粮的阵势。这种两军相争勇者胜的阵势中,女青蛙们便早已明智地
提前提出和班里的男青蛙们共尽工作午餐。于是为数不多的女青蛙
被分配给各男宿舍承包;而这时也正是男蛙们“来日方长显身手,
甘洒热血写春秋”的大好时机。抢到头碗的青蛙自是美不待言,大
有给个解阵中央主席都不换的架势;只得到残羹冷炙的也不乏兴奋,
毕竟来之不易。然后就是一片杯光觥影。记忆最深的便是87年元
旦的一次,当时由于以方励之为首的一群裤子大土匪的揭竿而起,
波及全国。校方为息事宁人,在元旦的加餐中以两毛钱出售一只烧
鸡,而且几乎使每只青蛙都能三生有幸一回。(冲这咱青蛙们又该
向裤子大的土匪们鞠一躬了。)这自然成了后来老生们津津乐道的
话题和向小青蛙们眩耀的资本。可惜好景不长,这种好事在以后的
五年中就再也没有遇到过。更糟的是江河日下,毕业时的加餐已远
不能成为盼望已久的快事。于是两毛钱一只鸡的神话也如同祥林嫂
口中的阿毛一样被人渐渐忘却了。              
  正所谓“马无夜草不肥”。快毕业的两年中,大多食堂纷纷推
出夜宵服务。品种繁多,以炒饭、蛋汤为代表。价钱也意外的合理。
但这多半只是在要考试的两周内才有,而平时,青蛙们便只有泡包
方便面权且充饥。奢侈一点儿的,还能买包涪陵榨菜,而最终使这
种咸菜名扬四海。                     
  除去食堂,另外主要能填肚子的地方就是“大学生之家”。那
里的包子混饨也成了大多青蛙的赌注。逢上屋里哪位作寿,还可以
在那儿享受到罐头、啤酒等一类奢侈品。对于抽烟的弟兄来说,那
里还是园内最大的毒品基地。                
  毕业前的一段,曾多次和由于经商而先富起来的狐朋狗友们到
南门外的“林平酒家”等一些饭庄推杯换盏。也曾到地下食堂的啤
酒咖啡屋中卡拉过ok。但其消费毕竟与普通青蛙的生活相去甚远,
就不多提了。                       
  在清华园内记忆最深的吃要说是享受野味了。每到夏季,每每
荷塘踏月,五更探悠,其真正目的不是去感受月下花前的美景,而
是为了塘中那些真正的---青蛙。一支小分队通常分为几组,每
组配备一支手电,另外的人充当打手。遇到岸上散步的青蛙,先是
一束电光过去,趁其一楞的瞬间,一棒下去---立仆。到班师回
朝后,用自治的电炉加工一下,满楼道的难友们早已垂涎欲滴。89
学潮后期,还有一次吃刺谓的经历。当然下锅之前讨论了一个小时
的如何宰杀问题。最后还是一位弟兄手起刀落。可惜刺谓一身武艺,
只落个“出师未捷身先去”的惨局。刺谓肉意想不到的鲜美,虽然
半夜两点多才下的锅,还是把左邻右舍都闹醒了。而且似乎极补,
几口汤下去便已血脉贲张,幸亏周围没有女蛙。结果是弟兄们第二
天上午都没去上课。后来本想再试,听人说刺谓是什么仙,也会象
柏扬一样念咒,终因害怕丢了吃饭的家伙,未敢再捉。这种经历,
想来威虎山上的几位都不曾有吧。凭这,够不够一任解阵中央主席
的?                      
        (二)青蛙的色
(注):下文中有某些对少年及女士不适内容,如包括您,请跳过。
                     孤帆远影    
      --不要对我寄望太多            
        我生来就流着孤独的血          
        我只是一个过客             
        不属于任何地方             
  夫食色者,性也。几千年的古训。           
  春天,是青蛙园中最美丽的季节。白云千载,西山点点;天
街小雨,草色遥看。沉睡了一冬天的青蛙们在刚刚填饱肚子后,
便纷纷洞出,寻找配偶。小的时候看过一部动画片,叫做<给小
蝌蚪找妈妈>,说的就是这段时间的事。对于少数性免的几对来
说,自然是“春波碧草,晓寒深处,相对浴红衣”的鸳鸯蝴蝶式
的快乐;而对于大多青蛙学子来说,则又是何等心酸的一段血泪
交织的经历啊!                     
  入清华后对此的第一次感受来自进园后一次不大不小的事件
中。当时在水利系的毕业实习中,一男青蛙在山西境内和一有夫
之妇发生关系。此野炮的直接后果就是东床事发,该蛙在即将毕
业一刹遭到除名,痛何如哉?此事在园内大多被称为笑料传播,
不久就被渐渐遗忘,只留下一首类似<走西口>一样的民谣: 
  。。。 要操逼,到山西;个又大,毛又稀 。。。   
那时候还未成年,因此真正体会到其中的苍凉意味,已是在一年
以后了。                        
  青蛙园由于所配专业所限,男女比例严重失调。而对于象机
械、热能等系的某些专业来说,简直无别于千年古刹。而其中大
多数看上去又属苦大仇深,真正能让男蛙们了以欣慰的寥若星云。
其中多数又狗脖子套圈儿-有主了。剩下的又有一些被北大的小
拆白党掳去,他们瑶姐小说看得多,清华这群玩儿原子蛋的自是
甘拜下风。再剩下的,只好依着方舟子的进化论了。如此不平等
的双向选择简直是把女青蛙们扶上了祭坛。清华女生不管才貌如
何,清一色的傲视、清高,此种现象由来以久。近年来由于神州
经济形势的变化,又多了来自社会中一些大款的危胁。这对于已
经失衡的天平来说,又相当于一个不公正的珐码。因此,走入清
华园,看见成双结对的,男蛙多半高大英俊,再往旁边一瞥,大
多情况下是“无奈中原归思转凄凉”了。再拿本人来说,论貌,
虽不敢比古时的潘安、当代的润发,不过估计比丫座山雕奶油多
了;论才,琴棋书画,都能弄两下,人称“一休转世、蓝精灵再
生”。毕业后被几位女子穷追猛打,终难逃一难,开使了有妻徒
刑。象孤这样的好青年在清华居然五年未遂,其分配不公,由此
可见一斑。因此,大多男蛙直至毕业,仍操着“白天游四方,夜
里补裤裆”的皮肉生涯。                 
  勇敢一些的男蛙不堪忍受世事的不公,勇敢地走向社会,去
直面惨淡的人生。可结果又如何呐?记得当时高校中流传的一段
顺口溜的最后两句是:“。。。北大无处女,清华全流氓。”灰
头土脸到这个份上,其战果可想而知。北大学子们曾自嘲曰: 
“。。。未名多才子,北大少佳人。”男蛙们不顾其辱,仍赴 
“一塔湖图”中寻觅残羹冷炙。与清华人的宽容相反,北大人则
是一副“敌人胆敢来侵犯。。。”的阵势,在他们眼中,青蛙们
无非是一群踏上祖国宝岛的日本买春团。大二时曾到北大通宵教
室读书,每次在大门处即遭严查。“靖康之耻”,想来现在的小
青蛙们也难以相报。外校就更惨,同屋难友,赴北医探望表妹,
学生证即遭扣押。侥幸漏网的,遭此一劫,早已中气不足;再加
上清华大多一群呆鸟,只会玩儿微积分,象“愿我的心化作星星,
填满你寂寞的夜里”一类讨小母牛儿欢心的鬼话,听都没听过。
大部无功而返乃是情理之中的事。
  清华五年,也出过个把好汉;无线电系一周姓难友,与本校
留学生中的保加利亚、日本等洋母牛交了火。相传此公跨下尘根
着实了得。二十年难出的一条汉子,最终遭校方除名;后来据传
被海淀片警以“群奸群宿”罪缉拿归案,不得不将牢底坐穿。可
叹终是“风萧萧兮易水寒”,未成正果。          
  说到性福,能体验到的青蛙们更是不多。偶而几对挑战者,
大多遭棒打鸳鸯。逆阉为彻底粉碎不多的地下武装,于90年归
定男蛙们不准进入女蛙宿舍,并于每楼门内安一体重160磅以
上,对革命事业无比忠诚,而且警惕性极高的悍妇监督执行,效
果奇佳。此校规的最荒唐之处还在于女同胞的父兄千里迢迢来探
望之时无法进门休息,只能继续园内散步。后又于一教免费请女
蛙们看一场<黄色瘟疫>一类的电影,女蛙们哪见过这阵势,此
“鸿门宴”一出,大多都几天吃不下饭,更别说挺身一试了。经
此变故,清华的解放运动雪上加霜。            
  青蛙的性知识最初来自“课桌文学”或“厕所文学”。(兄
弟在美国居然也见识到了。)那里为男蛙们发泄情感的场所。一
教男厕所门上曾有“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一句。出恭时仍
这般情深意切,清华男儿的痴情由此可见;三教课桌上曾有一好
汉留名,谓之:“我要面对太阳,敞开精囊!”报国无门,唯有
泪千行。而底下的一句评语“有把子力气!”也只透出空空的无
奈。当然也有白描的,通常由于“动人情处不堪描”的缘由,只
是维纳斯一样的半裸,后又多被好事者配以遮拦。     
  由于“扫黄”运动的轰轰烈烈,青蛙们的性知识惊人的贫乏。
大三时一傍晚,本班一蛙(父母为医生)骂另一蛙:“。。。把
你老婆屁眼堵上,不让她生孩子!”(原句)。而听者居然毫无
反应。班里几好事者由此对班里所有男蛙进行调查,令人无法想
象的是,几乎一半的人不知所云,还未包括“产道”一类含糊的
答案,其中竟包含一位被称为“黄学院院长”的同窗--由此也
被免了职。由此推断,一位医生书中所述的“两物理系研究生新
婚之夜无所适从,并肩相卧期待生殖细胞象分子一样在两人之间
跳来跳去”绝非耸人听闻。几千年来道德家们的不懈努力终于造
成了全民族的阳萎,而最终使得一些国人在洋人面前低三下四,
面对坏人行凶避而远之。                 
  一代人的悲哀,一个民族的悲哀!           
  第二种性知识的来源大抵是一些淫书了。大三时看过一本 
<旱田雨露>,已经复印得模糊不清。可见男蛙的饥渴。这类书
包括进口的和古典名著,前一类多是如日本西村寿行(影片<追
捕>的作者)等一些对强奸及其它性变态的描写,毒害非浅。(
可笑的倒是<查太莱夫人的情人>居然被列为淫书,而同时外文
书店的英文原版则敞开供应)。后一类则是千古名著,不过很难
搞到,大多为删节本。记得一次在三教看电机系(?)某班的壁
报,其中有关于该班最受欢迎的十本书,排在第四的为<玉蒲团>
该书只列第四,想来必有难言之隐;不过能作到如此,已属不易。
  至于被称为“毛片儿”的成人级录相,一般的蛙们难得一见,
但清华园内也有几个黄源,这里就不具体说了。通常是借来后,
到清华子弟家中或躲到实验室内一饱眼福。这类片子,无论欧毛、
美毛、日毛、俄毛,大多属“脱了裤子就上炕”之流,有意境的
如海边幽会,枫林作爱之类的极少;至于香港台湾的小儿科,更
是没劲。因此时间一长,就索然无味,还不如做个计算机病毒什
么的快感。不过倒是可以从中了解到一些生理知识,自然不是坏
事。后来还出现了美国进口的例如gif一类的图片,清华的微
机内很多配备。不过对我来说,除感叹其技术进步外,已无它了。
有些青蛙观看西洋景时被拿获,纯系警惕性不足。      
  还有的便是一些荤段子,(本网上也出现过。)从最无聊的
张开凤曹得勤之类的嘴上便宜到登峰造级、令人回味无穷的“一
江春水向东流”的典故(后出现于贾平凹的<废都>一书中,但
由于背景的修改,和从同窗刘评书嘴中的迭荡起伏相比,意境去
矣!),层次各异。这类东东只博一笑,估计大家知道得比我多。
就不多说了。  
  快必业的时候,清华园中出现了一幕悲剧。一男同学为报复
其女友不义,携带相机、乙醚等物潜入女生楼,只怪不是咱学化
工的,误以为地上泼点儿化学品就能麻翻一屋人。结果女蛙惊醒
呼叫,该生被守楼悍妇苦苦相追,荒不择路,从三楼上跳了下去,
造成截瘫。当校方广播播出此消息时,满园男生无不为之同情悲
痛,同时都有一种被强奸一般的说不出的感觉。       
  就说这么多。忽然想起当时作青蛙时听过的一句顺口溜,本
欲原样贴出,又觉过分伤感,不利于小蝌蚪们的斗志,故再加两
句,凑成一绝,算是狗尾续“雕”,让裤子大的高手们见笑了,
全诗如下:
        老天给我一杆枪,    
        二十多年没开张。    
        他年若得龙腾日,    
        飞虎旗鞭斩天狼!    
                  -全文完 
             孤帆远影
             95年元月二日初稿于诗家谷(chicago)
             95年元月五日终稿于诗家谷
    后   记     
  清华5年,点水之恩终难相报,这一生也很难有所作为为母校
争光。只能在此与众位回忆一下那段难忘时光了。 文中所述,相
信外校的朋友也有类似经历,大家“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
相识”。希望也能给您带去一片欢愉;还请大家手下留情,不要再
骂咱青蛙园了。无论好坏,必竟是我长成的地方。       
  信手涂鸦,无法和学长梁实秋先生的<清华八年>相提并论。
唯有一片真情,尽在纸中。明天的中国还靠今天那些有志少年,因
此愿他们中能有更多的骄骄者能在象牙塔内真正长大成人!   
    我 欲 因 之 梦 故 园, 水 清 木 华 尽 朝 晖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77305@0)
2001-5-21 -05:00

回到话题: 《青蛙回忆-食与色》孤帆远影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77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