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封信 穷人

system (_)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谁都不愿当穷人,可事实上当你不得不降低生活标准,节衣缩食地生活,你的思维方式也就跟着起了变化。

来到加拿大,我们首先面临生活费用的巨大支出和找不到工作、没有收入的双重压力。尽管对于当地人来讲,食品和日常用品都很便宜,但我们总是习惯于折合成人民币来考虑。价格一旦乘以六,再用国内的消费习惯来看,真是贵得厉害。

我们在超市里买东西的原则就是在许多种同样的商品中,挑单价最低的买。C家住在唐人街附近,四处转转,找最便宜的东西或下午快收摊时买菜、水果等。在最初的日子里,我们每天的话题是找到了什么最便宜的东西,接下来是发了多少求职信或传真。后来,我们都有了自行车,我每星期六都出去捡东西,从街上回来,不走大路,专从居民区小街穿。回来之后,大家打招呼的话变成:"嗨,今天又捡到什么了?"

我们到这里的第二天就开始了捡东西的生涯。

我们租的是两间空房子,只有房东不用的一张单人床。大房子里有一个双人床垫。这就是我们的全部家俱。

第二天我们两家到附近转转,没走多远,就发现一家的小院子里放着一个双人床垫,显然是扔掉的。Q当即要和我抬回去。诸位:虽然我在国内,也就是当时的几天前,我还听到过有关在国外捡东西的趣闻,但这个完好的,只是有点旧的床垫突然真的出现在面前,并要我把它搬回去时,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不知道是没有捡这么好的东西的习惯,还是碍于面子。但的确是没有床用,这个床垫又实在挑不出什么毛病来,我只好答应,抬吧。自我打趣着,说笑着,把它抬了回来。又过了一天才铺上床单用。谁知这一用,就尝到了捡东西的甜头。从此一发而不可收,很快就捡来了三辆自行车、三台电视机(两台是坏的,再后来遇到电视机根本就不去看它)、一台洗衣机(坏的,房东也不让用洗衣机)、又捡到两个双人床垫、电话机、工作台灯、四把折叠椅、儿童自行车和小小孩的塑料自行车、数把椅子、(后来捡到好的,就把前面捡到的不太好的扔掉)、两个大行李箱、两个小行李箱、一个公文箱、两个女用皮包、三个平底煎锅、自行车儿童座、细瓷茶杯、玻璃杯、计算器、玩具、衣架、电熨斗熨衣板、不锈钢锅、体重秤、桌子、新的布料……反正你打算买的都能捡到。当然这些东西都多少有些旧或有点残损,比如自行车,车架、两个轮子、车把、脚踏这几个主要部件都在,内胎可能不好,链子长时间不用已锈死,拨链器也锈死,闸线锈死。要去买这些零件可就太不上算了,动辄几块钱。好在我带了十分齐备的工具,拿上钳子、改锥、活扳手三样,上街去,看到锁着很旧的或已被偷去了轮子之类主要部件的自行车,你尽管按需去拆。到商店里买来润滑油,三辆自行车就这样拼装出来了。当然,这只是我这样没有工作,又有修车技术的人才会去干。捡车子,拆零件,修好,少说也要三天时间,而有固定工作的人,一、两天的工资就可以买一辆新车。一般的山地车100~250元,好的要500~600元。

捡东西主要有三条途径:一是收垃圾的日子。最常见被扔掉的东西是床垫和椅子,这可能和这里人的块头大有关。我们捡的旧电视机,拿回来一看,好的!20"松下彩电,只是太旧。遥控器当然没有,选频道还是旋转式的,叭嗒叭嗒地转,显像管老化了颜色不正。第二个途径是有人收拾房子,整理出常年不用的东西扔掉。第三个途径是那些搬家的人,要把房子清理干净。如时间富裕,可用Yard Sale(院内销售)方式卖掉。也有人直接扔掉或让过路人进屋去随便拿。

Yard Sales是一个好去处。阳光明媚的周末,把家里不用的东西摆到院子里卖掉。多数是零散的各家分别卖,也有四五家联合起来,组成一个壮观的市场。卖的最多的是孩子小了的衣服、玩具等。其实,卖什么全凭主人的爱好,比如男人就卖小电器、体育器械,女人就卖衣服、小摆设。有孩子的家庭肯定会卖小孩的衣服、玩具。穷一点的人家就希望能卖上一点钱,要价自然就高些。我们不去讨价还价,一看价高,回头就走或去远一点、富一点的地方。我们用1块钱,各自买了一条牛仔裤,50分给各自老婆买了一条牛仔裤,给孩子用25分买了一件厚外衣,现在穿正好。买的最大一件便宜货是一台便携式的佳能电子打字机,卖主要价50元,说新的要300元。我带来的打字机路上摔坏了,在街上重打了一份简历花了8块钱。Q夫妇的简历都要重打。这台打字机是电脑式的,可存2000字符,就是说打错了可以修改,十分中意。我们就和主人套近乎,培养感情,Q结结巴巴地大侃日本人坏,因为主人曾在佳能公司干过,知道日本人的毛病和日本侵略中国,又讲我们不是想压价,只是没钱,却又十分需要它。好在我们用汉语商量对策他听不懂。最后用30元买下。但Yard Sale也有买错的时候,我曾用5块钱买了一个挺旧的电熨斗,也不喷气了。两个星期后,在街上捡了一个很新的,回来一检查只是电源线在里面断了。所以我们总结出经验:买的东西再便宜也比捡的贵,要买的话,只买急需的、拿回来就能用的。

捡东西或在Yard Sale上买到便宜货当然挺高兴,别人也在Yard Sale买东西,但都是开着汽车去,只有我骑自行车。星期六早晨,富人区的人们,大人孩子全都穿得整整齐齐去教堂做礼拜。我们为生计而奔忙的时候,人家体体面面地去朝见上帝,这时候我脑子里马上现出高尔基脖子上挂着面包箱子,站在大学门口卖面包的情景,滋味十分不好受。而每周六,我与家人告别去捡东西时,常常浮现出70年代初,父亲们骑车去很远的农村买鸡蛋、换大米的记忆来。

贫穷,有的时候是环境、也有的时候是社会基础造成的。

我到过专为穷人买东西的店"Goodwill"-好意,它的店徽是半个脸,俗称"半边脸"。它专卖由人们捐赠的或废弃不要的旧衣服、家具等。店在闹市区(123 Richmond St. E.),挺好找,面积也不小。我先走进一个大厅,里面是一排排的桌子,象集市上用水泥砌的小台子,成堆的旧衣服、鞋、包、皮带等乱七八糟地分类堆着,顾客拿着大塑料袋,从堆里扒出东西来,看也不看就塞进塑料袋里。顾客里年纪大的较多,也有中年的,各色人种都有,人们眼睛只盯着货物,全不互相看,表情呆滞。成双的和不成双的鞋子和旧衣服散发着难闻的气味(味道不太大),个别工作人员戴着口罩,他们用手推车把衣物推出来,堆在桌子上,顾客就走过来翻拣。我站在一旁,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尽管我不富裕,在农村也见过穷人,但城市中这样的穷人,在中国也不多。这之后,每当我想起Goodwill里的情况,总是心有余悸。旁边的一个大厅里,象商店一样,分类挂着洗过的旧衣服,按类卖。旧家具在楼上,都不便宜,质量和我捡的东西或Yard Sale一样,相当旧。我下了决心,再也不到这个店来了。

我亲爱的读者,特别是年轻的朋友,你有过贫穷的亲身经历吗?

公园的长椅上、建筑物边的避风处、冒着热气的出口上,都见过无家可归者。有单独的,也有两三个人一起的,穿着脏衣服,有的人也乞讨,这些人都在中年以上。最繁华的Yonge街,商店门口,小年青无家可归者躺在睡袋里,头发弄出各种颜色和样子,一边玩一边乞讨,他们是胡闹的。无家可归者毕竟是极端的情况,人数也极少。但城市中,平民的日子过得也不轻松。

越南华侨G,她小学时,正是北越打南越的战争时期。不到二十岁时从越南南部以难民身份来这里,她一来,就被送去学英语,完全没有基础,过了四个月才大致明白了一点,六个月后就到工厂做工了。后来,她又连续两年在夜校学英语,听、说可以了,阅读十分困难,不能写。以后,她接了哥哥嫂子来。地下室住着嫂子的弟弟一家。她们在越南,就生活在中国人圈子里,G的父亲早年从中国广东到越南,现在她的亲戚都在越南。G和Q太太分别在两个生产汽车配件的工厂里工作,两班倒(生意好的时候是三班),早班7:00~16:00,中班16:30~0:00。她们都是早班,手工操作,没有什么技术,现在都是四十多的人了,下班就很累了,还得准备第二天大人孩子的饭。中午吃饭的时间只有30分钟,工人轮流值班,每天有一个人提前把大家的饭热好,另一个人饭后收拾,这样争取时间,吃饭的时间略微宽裕一些。孩子也带饭上学,每天中午吃面包,再烦也没办法。孩子小的时候,早上五点多就送到附近白人老太太家,9:00,老太太送孩子去学前班或小学低年级,下午放学的时候再接回来,Q太太5:00左右下班接孩子回家,连续好几年。现在,每周六上午,带孩子去学中文普通话(这里叫国语Mandarin ),下午学绘画,再给孩子买点吃的。平时的晚上,Q太太总是花一个小时的时间教孩子认字。可惜孩子十分腼腆,不愿多讲话,和王昕也玩不到一块,否则我也可以教他普通话。(现在我们都用英语和他讲话,慢慢地建立友情)她们和加拿大社会的接触十分有限,她们认识到国语在加拿大越来越重要了,这是好现象。她们买的这所房子临一条大街。这是一条很长的交通干线。虽然不宽(双向四车道),但很吵,所以房价高不了。由于文化程度低,她们想找个更好的工作,进一步提高生活水平很难,只能维持现状。

通用汽车公司的工人在罢工,劳资双方已达成协议。主要是工人不愿加班、超时工作,罢工尚未结束。

本周,是"抗议省政府行动日",司机、教师、护士等星期五罢工,星期六游行,抗议政府削减预算。因为削减了预算,要关闭包括妇产医院在内的十五所医院等等。星期二起已有人在公园里搭帐篷住了进去。D上课的学校,老师让学生给市长写信,要求保留这所学校,并把信抄成大字报,贴在教室里,请省教育部长来看。(据说省教育部长此公连高中都没有毕业,但有钱。)

现抄录一点CBC部分职位的年薪:磁带编辑(剪辑)3.5~4.4万,体育部经济主管6.2~7.7万,汽车维修技师3.6~4.1万,秘书2.6~2.7万,高级职员2.7~3.4万,初级维修技师2.9~3.9万,报道/编辑3.4~3.7万,制片人4.5~5.7万,记者3.4~5万。好象可以这样说,工人、没有大学学历的3万以内,初级职称3万多,中级职称4万左右,高级职称5万左右,领导6~7万。

上周二,15日,CBC打来电话,告诉我,三个参加考试的人只有我一个通过,因为要招两个人,他们继续招聘,招聘截止日期是22日。若有人应聘还得考试,通过的和我一起面试。打电话来要我等面试通知,估计得下周了。

王又辛

一九九六年十月二十三日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7754@0)
2000-8-31 -05:00

回到话题: 王又辛专辑:新移民给国内朋友的信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人生足迹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7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