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封信 孩子

system (_)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我们到这里来,还有很大的一件事是孩子怎么办?

来之前,许多朋友劝我们,2岁半的儿子王昕可以先留下,以后再回国接一趟或干脆等几年,稳定之后,再给孩子办亲属团聚移民。我们考虑孩子一直跟我们长大,我们去香港面试的十来天,是和孩子分别最长的时间,分开了都不习惯,于是一起带来了。J的孩子比王昕小一点,他们就把孩子留在国内了,眼看在这里挣钱不易,赶在明年四月,签证到期前回去接孩子,经济上很困难;若以后再办团聚,花钱,又花时间。他们现在最希望能有人来多伦多,把孩子带来。

但孩子来了,麻烦也来了。入托儿所很贵。全日制的幼儿园或托儿所,有从0岁~2岁就收的,但大多收2岁半以上的。2岁半至5岁,一般的幼儿园收费每天$30~40元, 7:00~18:00日托。这样,一个月下来,得600~800加元。好在政府福利中,有一项"儿童服务"的日托补贴(Day Care subsidy),根据父母的收入情况,支付部分托儿费用。家庭年收入低于16000加元,全由政府支付,补贴的钱不给父母,而是直接打入您选好的幼儿园的帐号。家庭年收入高于五万加元,或银行存款高于4500加元,则没有此项补贴。

政府一手从纳税人手中拿钱,又放到另一部分需用钱的纳税人手中。申请这项补助并不十分费事,只要父母双方都有全日制工作或全日制学习,无法自己看孩子,很快就获批准(每周三、四早晨8:00,父母到Metro Hall带证件去面试。一定要提早至少一个小时去排队)。

幼儿园的水平参差不齐,差得很多。我看到一个小幼儿园,有小大两个班,各有不到二十个孩子,就办在普通的房子(house)里,孩子玩和活动分别在一间屋子的两头,室外活动的地方也很小,看孩子的二、三个老师象家庭妇女一样,面目十分不雅,每天收30元。另有教堂或小学、儿童活动中心办的,条件就好多了。首先是室内室外地方大,十多个孩子一个老师,教孩子学点东西,另有专职的人做饭,打扫卫生等,每天要30或近40元。也有少数大多伦多市(Metro Toronto)政府办的日托,8个孩子一个老师,条件很好,但收费也高,反而是低收入家庭,享受政府托儿补贴的孩子才去得起。

10月上旬,我转了几家幼儿园,填表申请孩子入园,并申请了政府福利的幼儿园津贴。政府托儿服务津贴是给父母均有全日制工作或学习的孩子入幼儿园的补贴。现在我在CBC全日工作,D继续全日上英语课,符合申请条件。上星期,我到多伦多政府大楼10层儿童服务处,去申请这项津贴(地址:Children's Services Division 10thFL, METRO HALL, 55JOHN ST.)。带去的材料有护照、签证、社会保险卡(SIN卡)、父母双方全日制工作或学习的证明信、父母双方收入证明或上一年的报税单、全部的银行帐号及每个帐号最近的存款余额证明(存折或月底由银行寄来的一月存取款细目单Statement)还有交房租证明。父母双方必须出席,由政府公务员面试。根据我的收入情况,得出我每天应交托儿费金额是4.75元。我们看到好的幼儿园每天收37元,那么政府每天补助我们37-4.75=32.25元。如果我不止一个孩子送幼儿园,我交的钱,仍然是这么多。这样我们每月花130元,而政府补助704元,我一天交的收入税是20.90元,还抵不上这个津贴,这就是福利社会使低收入的人也能过得好的一个例子。我们有个朋友在打工,每小时挣7元,妻子无工作,他们申请这项津贴,幼儿园费用政府全补,申请入园及津贴用了一个月,现在孩子已入园。所以移民来加,孩子完全可以一同带来,会省去很多麻烦。

这里孩子都不穿开裆裤,3岁的孩子还在裤子里垫纸尿布(diaper)。开始来时,我们不知道这样,王昕在mall外撒尿,常有人投来敬佩的目光。孩子若要尿布,每月花费近百元。

来这几天后,D去社区中心学英语,孩子就送到社区中心为学英语的新移民附设的免费日托班。王昕在国内没有上过幼儿园,第一天送他去,他大哭大叫,D不得不陪他在幼儿园玩了一上午。第二天,硬把他留下,他在里面使劲拉门,大叫:"我要妈妈"哭倒在地上,哽咽着高唱"我们万众一心,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那情景十分悲壮!可惜老师听不懂,还问"What is 'QI LAI'? "。中午回来,嗓子都哑了。下午,还是硬送去了。第三天仍哭,妈妈一走,他就不哭了。下了课去接时,他拉着妈妈的手一起玩玩具,不愿走。第四天去,就不哭了。十天后,自己就愿意去幼儿园了。

在第一周里教给他,尿尿时对教师说:"Pipi Please"在家里练习得很好,但去了却不敢说,几乎天天尿裤子,老师手忙脚乱地用清洗剂清洗地毯。有一天,居然把"巴巴(Pupu)"也拉在裤子里带回家了(老师不让穿开裆裤)。

幼儿园里有七个孩子:阿柳,五岁的黑人男孩;茵芳,越南小孩,五岁;朱丽亚,朝鲜--中国,两岁半女孩;两个印度姐妹(五岁、三岁);王昕;还有一个波兰男孩,约三四岁,比王昕高半头,白人。波兰男孩来的第一天,和王昕抢东西,被王昕一巴掌打回去,纵情大哭起来。平时阿柳常和王昕抢东西,王昕占不到便宜,就大叫,老师就去制止阿柳。茵芳很有姐姐的样子,最喜欢和王昕一起玩。

因为语言不通,阻碍了王昕与别的孩子玩,他一般不主动和别人讲话。在滑梯上,即使和别的孩子一起玩,也不讲话。今天早晨,在滑梯下,他想拉一个四岁的女孩一起上去玩,并说,让她也上去。那孩子听不懂他说话,就跑到我跟前来问:"他是不是讲别的语言?"在公共场合,孩子们当然都是讲英语,即使在全费日托班上,阿柳和茵芳也都讲英语,因为他们的哥哥姐姐们都讲英语,尽管他们的父母可能不太会讲英语。

提到兄妹,我现在觉得独生子女的害处真大。洋人的孩子一般都是兄弟姐妹一起玩,大的带着小的,父母都远远看着。王昕只能自己玩,他特希望我也爬上去和他一起玩。洋人的孩子胆子都大,小的跟着大的学,大的也知道照顾小的。这样,对孩子性格的正常发育,极有益处。

加拿大政府对孩子的福利之一叫做CHILD TAX BENEFIX,俗称牛奶金。 18岁以下,孩子每人每月85元,7岁以下再加17元,再根据父母的收入高低有所增减。移民孩子从入境的第二个月起发,直接打到父母的银行帐号上。我们算了一下,王昕每月牛奶、水果、零食等用不了50元,这儿买鲜海虾,4~8加元一磅(450克)比国内还便宜,王昕一天中午吃了10个虾,晚上又吃了6个,一边吃一边说:"在奶奶家吃过的虾也是这样的。"因为有了这样的收入,低收入的家庭也可以保证让孩子吃得好!比如我,若没有这笔钱,我就不会常给孩子买虾吃。

巧克力等零食,这儿的父母也不一定总给孩子吃,对较小的孩子可采取"愚民政策",根本就不告诉他巧克力好吃,他也就无从要起了。王昕在这儿,不吃巧克力,只给他买SKITTLES糖豆豆(他在国内就喜欢吃),一次吃两粒,一天也就两三次。最近两周饭量大增,体重明显增加,屁股、腿、脸上胖多了,他喝的全是鲜橙汁、苹果汁(纸盒、塑料筒装,1.5--3元/2升),喝时兑点自来水,他很爱喝。

要说这里是孩子的天堂,一点也不假。社会的各个方面对孩子都是呵护备至。接送孩子的学校车,司机的执照等级是最高的。学校车停下,孩子上下车时,街两边的所有车辆都得停下,让孩子过去,否则罚得极重。不停车,初犯,200到1000元罚款,扣6分,扣驾照30天;5年内再犯,500-2000元罚款,扣6分,加6个月拘禁。上、下学时间,学校雇人站在学校附近的主要路口,手执STOP停牌,护送孩子过马路。

随处可见的公园、绿地上,都有供孩子玩的大型玩具、滑梯、秋千等。这些玩具都十分坚固,我坐上去跳跳也没问题,且都有人定期检查、维护,我还没见到有什么地方掉个木板或断条链子,比公认最好的西工大幼儿园强多了,我敢说,西安没有哪个公园的大型玩具,比这里的玩具质量好、保养得好,而且这些玩具都是免费的,没有围墙的。

刚从国内来的孩子,明显地胆子小。我在逐渐练习王昕的胆量,现在,他也能象别的孩子那样,从2米多高的螺旋形滑梯上快速滑下,又从距地40多厘米高处落到沙地上,打个滚爬起来,又上去了。今天下午,我第一次带他到社区中心的幼儿园学游泳课程(每周三天,每次约半小时),免费。室内游泳不但免费,还免费提供热水淋浴、浴液。社区中心还有柔道训练,大型健身器材等一概免费。公共图书馆有各种语言、各种年龄孩子的书、磁带、CD盘等。全部免费借阅,若能充分利用这些有利条件,比中国富人上的"贵族学校"强。

孩子语言能力强。刚来时,王昕根本不看电视,现在也喜欢看动画片和广告了,通过动画片学语言,也是一个好办法,是每天在幼儿园三小时之外的学习时间。他在幼儿园学了"两只老虎"的曲调,歌词是"Sunday、Monday..."和"Where is mami,......"。我教他唱"Happy New Year"和字母歌,刚来时《国歌》、《小贝壳》和《小燕子》是最爱唱的歌,接下来就常唱《树啊树啊我把你种下》、《我有一匹小驴》,这都是出国前奶奶教的。

从教堂和YARD SALE 分别花75分钱和25分钱买来的三件旧衣服,他穿着正好,其中一件绿色带帽子的外衣,已多次出现在照片上了。

亲友们,以上的描述还没有包括干净的绿草地、充沛的阳光、无污染的空气、水、食品等等自然环境和人文因素。虽然,我出国的目地,并不是因为孩子,但孩子从中得到的益处,怎么说也值。说到人文环境,可能会有人不太同意我的观点,认为ABC们是"香蕉",外黄内白(ABC:American Born Chinese 在美国生的中国人。外黄内白:中国面孔,洋人文化),这实际上已超出了今天"孩子"的话题,而且,对于一个初来乍到的人来讲,奢谈中西文化比较,难免被人骂做数典忘宗,那就暂且搁下不谈,来日方长,这个问题是回避不了的。



王又辛

一九九六年十月十四日



有关托儿补贴(Day care subsidy)增补: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起的新规定,家庭(包括父母及孩子名下)一切存款、投资、退休金(RRSP Registed Retirement Saving Plan)、教育储蓄(RESP Registed Education Saving Plan)的总和,不得超过5000元,否则失去此项补贴。原来的规定不包括退休金(RRSP)、教育储蓄(RESP)。

现在很多人给孩子买了教育储蓄(RESP)。政府鼓励父母为孩子12年免费义务教育后继续上大学或中专存款,每年存2000元以下,政府奖励存款额的20%,最多每年可以给400元。

许多投资公司极力推销RESP,论据是估计十年后上大学的费用将达十几万加元,要有备无患。殊不知,每天30-40元,合每月600-850元托儿费用占加拿大人为孩子支付所有生活及教育费用之首。你可以问问现在就有孩子上大学的家庭,到底给孩子支付多少费用?据我所知,大学第一年大都有相当一年学费(5000元)的奖学金,第一年约三个月暑假打工的收入,又为下一年积攒了学费。如果住在家里,又省下吃住费用。大学生实际花费也是丰俭由人,并没有渲染得那么多。而且孩子将来也可以申请上学的贷款。他们的将来肯定比父母强得多。

托儿补贴的规定对新移民不利。按移民部规定,要带够相当于半年的生活费用(12000-15000元)。这样,刚来的人就无法申请托儿补贴。而规定只有存款的上限,却没有家庭收入的上限,夫妇俩工作,贷款买房子、买汽车,同样可以申请托儿补贴,这就很不合理。新移民一无所有,就这么一点小钱还烫手。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7756@0)
2000-8-31 -05:00

回到话题: 王又辛专辑:新移民给国内朋友的信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人生足迹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77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