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封信 在加拿大广播公司

system (_)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亲友们:大家好

首先向大家报告一个好消息,我已被加拿大国家电视台--加拿大广播公司Canad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录用。职位是初级维护技师,年薪2.9万加元。合同期为一年。在节目制作--电视维护部工作。

加拿大广播公司Canad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简称CBC,是加拿大政府的国家广播公司。同英国的BBC一样。与美国的三大电视网NBC(National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全国广播公司)、ABC(Americ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全美广播公司)、CBS(哥伦比亚广播公司)不同,它们是私营,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CBC是加拿大广播业的巨无霸,规模之大无人可比。CBC包括电视广播和无线电广播两大部分,相当于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它的英语总部最大,在多伦多,三千多人。法语总部较小,在蒙特利尔。全国范围内CBC所属的英语电视台13个,法语电视台8个,英语电台34个,法语电台10个,CBC所属的由私人或社区经营的台、转播台还有数百家。雇员9千人,其中技术人员1300人。年龄在35~55岁的6千人。男雇员5700人,女雇员3300人。这一年度总收入13.65亿元,70%来自政府拨款,22%为广告。总支出15.56亿元,电视台花费占64%,无线电台占20%。资产总额207亿元,其中技术设备102亿元。(数字来自1994~1995CBC年度报告)

我于1996年9月7日,移民到加拿大, 在多伦多定居。9月16日,到CBC填表,申请职位。10月7日,参加考试。11月5日,面试。11月12日开始上班。人人都说我幸运,到这里仅66天就得到了正式工作。申请职位,考试,面试,一路过关斩将,凭本事和机会。我是前后脚差不多时间来加拿大的、我所认识的10家20人大陆新移民中第一个幸运儿。

去面试之前,我从公共图书馆借来求职技巧方面的书,认真研读了应付面试的章节,做了笔记,准备好答案。书里讲:告诉对方,为什么对他们公司感兴趣;你喜欢做什么工作;有关这个工作,你过去都有过什么经历和技能;面试最重要的10个问题:

1.面试前应掌握与人讨论问题的技能,若不太行,可上一个训练班;

2.面试的基础是互相需要,不可妄自菲薄,亦不可妄自尊大;

3.雇主可能会提这样的五大问题:

1.你为什么到这里来?

2.你能为我们做些什么?

3.你是什么类型的人?

4.你与其他的应聘者相比有哪些特长?

5.我们能否雇得起你?

4.找出你在哪些方面有欠缺,什么情况于你不利?

5.通过介绍你的过去使人了解你。

做好上述五方面的准备,面试时:

6.遵守时间,准时出席,不要拖延时间;

7.证明你有能力解决问题;

8.用奖状等证明你的能力,而不仅仅在口头上;

9.彬彬有礼;

10.对对方提供机会表示感谢。

11月5日下午,在充分准备之后,带好所有证件,证书,都夹在透明塑料夹里,着西装,打扮得干净利落,进入制作部的小会议室。制作部C主任(Manager),50多岁;D科长(Supervisor);和一个人事部负责人在座。

三个人摆开阵式。握手,寒暄,进入正题。

C主任发话:请介绍一下你自己。

当我介绍到一个段落,C主任提问:"从事这个工作不能有色盲、色弱等疾病,你有没有?"

"没有。"

"你是否合法在加拿大工作?"


"是"并给他看了签证。

科长提问:"能否讲一讲副载波与行的关系SCH?"

我一连问了四次,也没弄懂他的意思指的是什么。如果他问副载频与行频的关系那就明白了,当然是N制信号半行频频谱间置。我当时大致答了一下色信号的构成,答非所问。

再问:"请讲讲音频磁头。"

这题目又是不着边际,弄不清他想问什么,我只好答"当然,磁头缝隙越窄,则可记录越高的音频。"

他接着问:"还有什么方法可以提高记录频率?"

"预加重,去加重,采用杜比系统。"

他实际是想让我答提高带速,从理论上回答,而我却从具体操作上回答。C主任马上指出了我的一个错误:"杜比系统是降噪系统,而不是提高记录频率。"

我立即投降认输。--开局不利,但我很沉得住气。

科长问:"请讲一讲你研制自动播控系统的情况。"

--轻车熟路。……

又问:"你们台里播出工作程序如何?","你能否更换表面安装技术电路板上的元件?"

--那是一些比米粒还小的元件,答"恐怕不行,我们一般是换整个电路板。"

这个问题是陷阱。如果我真的不知道表面安装元件极难更换或电视台的人决不会去换它,硬说我能干,而且还干过,他一下就知道我在撒谎(后来我才知道,CBC维修部的人的确更换这种小元件)。

"你对计算机了解多少?""对UNIX系统了解程度如何?""RS-232和RS-422的区别是什么?"这些问题我都可以开个专题讲座。

C主任又出一着:"工作时如果有人冲你发脾气,你怎么办?"他在试我如何与人共事。

我答:"我会尽力去做,但我不能说我能解决一切问题。"

他反复问两次我"万一出现这种情况怎么办?"

"在某些紧急情况下,有人冲我吼,不是冲我个人的,而是问题解决不了才着急,我可以理解。在中国人之间,也发生同样的事。"

C主任再问:"你都用过哪些型号的设备?"

我答了从10年前到最近期的设备。同时我顺便讲,罢工那天,我注意到CBC新闻采访用的摄像机的型号。一则表明我对设备很熟,一望便知,另一方面,也说明我时刻在关注CBC。

C主任问:"你对于未来五年,有什么打算?"

这是个面试时常常问到的问题。我对这里情况陌生,很难回答。我答:"我想,人生就象爬山一样,我不知道爬上这个山之后还会有什么。我要努力走好眼前这一步。但从我过去十一年的工作经历,您可以看出我是如何对待工作的。" 由此,巧妙引出了我可以自豪的过去,把各种奖状一一拿给他看。

他认真地看过每一页后,对科长说:"真没想到。"那神情如同从中国人扔出去的破烂中找到一个很好用的东西。这时面试的气氛已非常好了。

C主任问:"你看,播出、演播室、后期制作你愿意干什么。"我说干什么都行,他又再三问,一定要我挑一个,"演播室。"我脱口而出。

C主任问:"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我说希望有人给我指点一下或培训一段时间。

他并不直接回答可否而是抓住战机问:"你到这儿来,会担心什么?"

我答:"我一点也不担心技术问题,我只是担心英语。"

他说:"这不用担心。"

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人们相处的时候总是设法找到对方的弱点,我必须拿出一个既不太伤害我,又确实是缺点的事来。面试的整个过程我应答自如,他当然知道我的英语程度无碍于工作,但与其他人相比我当然差得很远。C主任让我回去等通知。

历时四十分钟的面试结束了。整个过程,大家都非常认真,但气氛并不紧张。我知道,这个职位肯定是我的,否则这里的竞争机制就有问题了。晚上我写了一封信给C主任,谢谢他给我机会,我坦白地表现了自己,我在等他的好消息。第二天中午,C主任打电话来告诉我,他们已经决定将这个职位给我,年薪2.9万(合每小时15元),并特意嘱咐我,带上学日语的证书(面试时未带)。11月12日,下星期二,上午9:00去上班。(11月11日,星期一是公共假日,纪念一、二战死难者。政府机关放假,工厂等大多正常上班。)培训两周,先在BVW设备上工作,因为我比较熟。

我的这个职位招工广告上写得很清楚,是为期11个月的临时职位。进来才知道,所谓"临时"并不是因季节性或其他原因临时雇人,而是与"长期"相对的,干够一两年后一般都转为长期职位,即我们所说的"正式"职工。最初的六个月为试用期,每两个月老板(即部门主任)会找我谈话。试用期满后,会增加一点薪水和开始享受福利。福利大致是报销全家处方药费、报销看牙的大部分费用,这两大项是政府健康福利待遇中没有的。还有人寿保险等。退休金是另一大头,

不同工会职工的退休金不同。以维修部职工来说,退休金的算法是:

最后5年的平均工资X 在CBC服务年数 X 2% = 退休后每年领取的退休金数直至去世。

一次性遣散费,CBC服务年数,每年4星期,最多不超过104周{两年}。

顺便讲点题外话,每年工资最多18%可存入"退休金计划RRSP",这是政府福利,此项储蓄的利息不交税,失业或老年取出来时再交税,因那时收入低,故几乎可不交税。如果一生工作时间长,那么退休金+退休金储蓄应付生活毫无问题,老人看病吃药都不花钱,乘车享受优惠价格,所以,在西安看到的旅游者大多是老年人,相对来讲有家庭、有孩子的人负担最重,要交税、要买房子、要养车,手头根本没有余钱。这就是社会机制,让你生活得好,又没有多余的钱。

今年年底到明年年初,CBC每个部门至少要裁员10%。退休减员,可以算在裁员之内。年龄+CBC工龄=85岁可以退休。我们部门70人,正好7人要退休,他们都在CBC服务了20~30年了。最年轻的一个人53岁,他是自愿的,在CBC工作了30年,他可趁年轻,又有30年经验,到别的地方很易找到工作,接着干。部门C主任57岁(不在7人之例〕在CBC工作了33年,年底退休。

一般来讲,裁员不影响技术部门。因为有那么多设备在运行,必须有相应的人来维持它,包括日常值班、维护和修理。裁员首先是裁节目。一旦某个节目停办,这个节目的雇员如制片、编辑、摄像、剪辑等,就得回家(Lay off),什么时候再办,打电话叫回来。

维修技师的职位分为A、B、C、D四级。新招工都是A级,工作满三年后经考试升B级,可提前考,但不能提前升。B级满五年后,考试升C级,但要有C级的空缺才能升,这就有竞争了。升B级没有竞争。D级的工资可能高于部门主任。A级工资2.9~3.9万,B级3.9~4.6万,部门主任5~7万。A级职位干满五年才能达到3.9万。工资之外没有其他奖金。夜班工作工资加15%。部门主任手下有两个Supervisor(科长),这三个人是管理人员,不参加一般的技术工作,工会不允许他们干技术工作,尽管他们也是干技术出身的。他们也不参加工会。

工资是隔周发,12月5日星期四,第一次给我发工资,两周工作10天,每天工作7小时45分,共77.5小时。1111.8(总数)-209.47(收入税)-32.8(失业保险)-27.36(退休金储蓄)-18.52(工会费)=823.65(实发数)。我的花费 500(房租)+250(饭)+130(托儿)+150(一般性零花)+73(月票)×2=1200元,月收入1800元,余600元。

一栋房子20~30万元,一辆说得过去的二手车,近1万元,每年保险2000元,以后逐年下降,最低1200~1500元,泊车(Parking),CBC职工半价150元/月,汽油100元/月,维修、保养1000元/年以上。一般街上停车,市区4~10元/次。车大约10年报废,1万元的二手车已用了3~5年。用了10年的车值不了5000元。新车1.5~3.5万元。

各部门、各机房甚至每个人的工作时间都不一样,每周贴出详细的排班表,我在电视维修部TV maintenance,后期制作(EFP)机房工作,不轮班,每天7:30~16:15上班10:00和15:00各有15分钟的休息时间--咖啡时间(coffee time),午饭1小时。什么时间吃自己定。走廊里有微波炉、冰箱、电开水壶、擦手纸、冷热水和洗手液。带饭去吃很方便,洋人也带饭。CBC食堂并不便宜,都是西式快餐,我从来不去吃。(一顿一般要4~5元)

机房的头V,本地白人,祖籍希腊。小个子,人很好,是个干活的。V不算管理人员,是工会选出的,叫co-operator(合作者),是工人的"自己人"。这个工会是加拿大通讯、能源和出版(CEP-Communication, Energy, paper)行业工会。行业工会一般很大,可能是全加拿大的,也可能是全北美的。在机房工作,你若表现得太好、太卖力,工会便出面制止,以免显得别人干得差,咖啡时间一定要停下来休息。干得太差工会当然也管。

我们机房定员9人,现实际有12人,12人中,5个年轻的,7个年纪大的,两个女的。有两个人挤在一个工作位置,我和从另一个机房调来的老张挤在一个工作位置。两个挤在一起的白人,一个明年春退休,另一人近50岁,他们在1号位置;2号位置叫阿米尔,巴基斯坦人,50多岁;3号位置,白人,年纪也大;4号白人J,约40岁;5号白人S,明年退休;6号白人30多岁;7号W,女,上海人,来此3年;8号白人L,女,不到30岁;9号N,他在门口。老张,香港人,在CBC10多年了。他很好,很愿意与我讲国语(普通话),却时时提醒我要多讲英语。

我们旁边的演播机房还有三个年纪大的中国人, 其中两人来自香港。老C来自台湾,幼年随父母四处住,曾在西安住过。他父亲是国民党空军中校,现仍健在,也在多市。老C特别关心我,他明年春天也退休。另一个年轻的中国人Y,女,广州人,来此读了硕士,在CBC工作3年多,下周她辞工去北方电器nt.工作,据说工资高很多。从上述介绍可以看出中国人比其他少数族裔多。

说到汉语再讲一点情况,W在国内自动化专业,来加拿大上了一个广播专业的中专(college),广播专业的词汇汉语怎么说她不知道。中央电视台曾有人来参观,让她做翻译,结果连最基本的术语都讲不出来。在这里时间长了,讲汉语时英语词汇脱口而出,却想不起来汉语怎么讲。这种情况发生在每个人身上,决无例外!

CBC的工资比私人公司要少10%--30%,但工作比较稳定,也不象私营企业那样紧张。从C主任到机房同事都对我说,不要急,慢慢来,总有个过程,多讲英语。我们是为政府工作,用不着象给资本家干活那样下苦力。CBC上下班并不打卡,只是每周自己填一张工作安排与执行情况的时间表,走个形式而已。但每个人都很自觉,晚来也就1~2分钟,没人早走1分钟。午饭1小时最宝贵,要利用它来办很多事情,是否一小时准能回来就不一定了。因为各人吃饭的时间自己定,所以是否晚回来了就不易看出来。上班聊一会儿天,打会儿电话是常事,但不严重。同事间乱开玩笑、高声说笑,气氛与正儿八经的办公室形成鲜明的对照。极少人上班打领带。室内温度总是23℃,无论什么季节,在机房穿的都一样,一般是棉布衬衣或T恤,也有人穿短袖,牛仔裤最普遍。

11月11日是战争纪念日,政府部门休假,一般公司都上班。我12日第一天上班,将预先准备好的各种证件的复印件交上,在一个简单的表格上签字就办完了手续。C主任领我和同时考入的小伙K,去见B,由他给我们讲课。B是个很精干、聪明又苦干的白人,40岁,D级,公认的技术大拿。他先用一天的时间给我们讲电视原理,就象我们台里来了新人,我给他们讲电视原理一样。接下来几天,给我们数字原理的教学软件,自己去看,并帮他干些杂活。第二、三周,让我们俩参加一个早已预定了的数字技术原理讲座,听课的人有2人是CBC Halifax(地名),3人来自City TV(另一电视台),还有1人自香港一有线电视台来,一共8人。据香港的老唐说,听课收费3000加元(他此行共花8000加元)。这个讲座起点高,我用英语听课、做笔记还是头一遭,再加上很长时间没有这样正规地按时上下班,更没有坐课堂听课了,一天到晚犯困。B聪明,以为别人也象他一样聪明,于是毫不留情地滔滔不绝,我就只有打盹走神的份了。课程最后一天讲系统测试,头一天下午他有意买关子,讲明天test。test这个词既是测试又是考试,我一下子紧张得不得了,问他要怎么考试,他说:"对你,可以有一个特殊的test。"我的天,我说:"明天将是我在CBC的最后一天了。"他笑而不答。当天晚上,花好长时间突击看书。第二天上午仍讲课,我紧张地等到下课,中午我问K,他说不考试,我都不敢相信。下午就发了一个正儿八经的结业证书。好一个B,可把我耍了。

第四周起到机房干活。第一天,V让我收拾一个旧机架,把暂时不用的旧机器放上去,并嘱咐我说,这是一天的活,不要两个小时就干完了。实际上我手脚不停地干了一天。第二天整理资料架,收拾自己的工作台,让我给一个别人已修好的机器换一个简单元件,然后再整体测试一遍。头一天通过一个简单的活,看看我的工作情况。接下来又是一个最简单最基本的活。V这个人不错。但接下来的几天,我没有去测试,而是先熟悉设备、做笔记等案头工作,我毕竟没干过维修,不想留给他一个上手快的印象,要求稳、求踏实、不出错。

11月27日,早年来自香港的C主任发了一个聚会Party邀请函,作为他退休告别。地点在30公里外的一个中餐馆。各付各的钱,另外大家每人再凑5元,买礼物送他。出席party全凭自愿,到会的人最大的头是CBC一个副总裁,另有4个其他部门的主任,这5个人自发地坐一桌,另外还有C主任的一些老朋友(多是白人)及我们几个中国人,总共不到50人。10个中国人,其他全是白人。Party既正式又随便,自助餐。科长主持,CBC副总裁致辞,朋友致辞,C主任答谢。大家凑钱送他一个小喷墨打印机,200元左右。SONY公司送他一台小音响。我也上台致辞,说您在CBC工作了30年,而我新来加拿大不足3个月,来CBC不足3个星期,我会努力工作的,并唱了一支英文歌,赢得一片掌声。

How many roads must a man walk down, before you call him a man?

……

The answer my friend, is blowing in the wind.

我的工资单给几个打工的朋友看过,他们都十分羡慕。星期四,12月5日下午,我在银行的自动提款机上看到1571.84元已打入我的帐户,真高兴。

我到CBC上班,差不多每个人都是这样开始与我对话的:"你来加拿大多久了?""两个月。""You are lucky!(你真幸运!)"Lucky是我听到最多的词。在一片裁员声中,刚来加拿大两个月,就在国家公司得到自己的专业职位真不容易!

就象在面试中C主任问我的那样,今后5年你有什么打算?现在真的很难讲,长此以往修一辈子机器,我不见得喜欢,我也得考虑D的工作问题。先稳定几个月,送孩子上幼儿园,再解决她的工作问题。若在CBC干得好也许就在CBC干下去了,否则取得加籍后,我们也可能去美国。有了CBC三年多的工作经验就不愁找不到工作了。

我骑自行车上班,许多人关心地告诉我天冷,下雪天要注意安全。这里纬度高,白天短(今天7:35日出,16:44日落),我每天上下班天都差不多是黑的,但我总想起妈妈骑自行车上班一辈子,路比我还远,有几年吃不饱饭,早晨上班以瓜子充饥。这就是生活。

新年好,朋友们

王又辛

一九九六年十二月七日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7757@0)
2000-8-31 -05:00

回到话题: 王又辛专辑:新移民给国内朋友的信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人生足迹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77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