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江南.木叶秋风

guest (guest)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 湖衣

  离乡十载,去国三年,故乡与我越去越远。江南的梦,也在流浪中褪色成了一张朦胧的旧照片,在某个不欲糊涂的静夜牵扯一点心痛的思念--思念如冬夜的水,一滴滴滴入心间,又在笔尖上碎裂。

  一段段乡愁洒到网上,网友说,你写的是看客眼里的江南,而不是真正的江南!仔细想想,他说的一点没错,我的江南从来就是朦胧残破的,一艘乌黑的木船,一环漂摇的浮桥,一树碧水映照的垂杨--每次见到依稀仿佛的影,都会不自觉摄了来化入本已不大完整的梦中。而五月梅雨缠绵的阴郁,七月流火农家的艰辛,冬日寒风穿窗的无眠,都在非花非雾的似曾相识中演绎成三月的温情。江南,就在这不断变更的记忆中走出苏杭,经玉山,鄱阳,洞庭,湘江,跨过黄河一直奔流到海。

  思江南,忆江南,与其说是思乡思物,不如说是思情思人。风物景致,千江映水的秋月春花,在这大千世界本无多少异同,风风雨雨,二十四节气的流转,所不见的却是软红十丈中掬月弄香的人面。因了升学,因了搬迁,因了疏忽,因了惰怠,因了许多许多成长过程中不是理由的理由,遗失了一个个相知相爱的朋友--每一个都曾经携手同行一段人生逆旅,每一段情都经历多年岁月的洗炼。

  儿时的朋友已经连面目都记不清了,就象故乡一样仅仅是一个个残片。而他们的名字声音却异常清晰的印在我的脑里,不时活在我的笔下。不善交友的童年身边只有一个朋友,“交而不弃,弃而不交”,这个让我迷惑了半生的朋友却因了大人的竞争而磕磕碰碰了多年。想到我们一起种向日葵偷蓖麻籽的往事,即使时光倒转,我依旧会呼应她一声真诚的轻唤。文艺队的旧友大多花谢不知春归处,《寸草心》却真的“无处不飞花”,散到了天南地北。出行的常是我,送行的常是燕。十一年前,她和节萍躺在车站的长凳上等待一辆火车,为的只是一次行色匆匆的相见。而我,在汽车离开学校后门的时候也因了燕雁又一次短促的离合而神伤。匆匆出国前,花雨总算将燕子的结婚照转到我手,而我至今犹在等待燕的地址和她的《张爱玲》。还有海萍,无梦,不惑,虞涛……当真是春梦无痕,萍影无踪。他们思及我时,大约也只能叹“心逐南云逝,形随北雁飞”了。还好也有不愁离别的朋友,从天涯各处来,经历了五年欢乐的大学时光,依然聚在中关村的方寸之地,又纷纷飘来此大洋彼岸。湘皖的十年之约未必有人去践,密湖波城加岸却可时相往来。而九十楼里四人搭伙的小家里,我还欠卢一瓶离别的酒,希望偿还的那天卢已和他的爱妻幼女团聚--即使是在大庆的油田。杨子呢,是否已经闯出一条新路,实在想念他那一手馋人的好菜。狼,你虽然不写信,我们也知道你依然在走你的路,就象你演过的那个女孩。哪天累了的时候,别忘了你还有朋友。

  所有的相逢都始于秋天,所有的离别也都归于秋日--每每为相聚而欢乐的时候,已经开始为离别而黯然。秋风,秋雁,秋水,秋叶,一枝秋柳唱的是无尽的思念。

  今夜,本应该坐在不醉小妖跟前,继续算复杂的蛋白结构。而我却来在了屋顶,看云看天。天色很好,云漫风清,底下高速公路上湍如急水的车流划出道道流光,恰如繁星,而对面教堂的尖顶则被灯光映出一片苍白,又作了月影。原处高耸的两座大楼则沐浴在一片明亮而依旧温柔的金黄之中--古典的波城没有太多的霓虹,早秋的风还带着夏夜一点余温,吹过来实在象刹温柔的摇篮曲。这样的一个夜正好用来告别。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78571@0)
2001-5-22 -05:00

回到话题: 忆江南.木叶秋风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785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