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

guest (guest)
小镇由东向西短短的距离恍若隔世,东边的花早已盛极而
谢,平铺了半坡的纷纷扬扬的粉,而西边的树幽幽等了三
生,终于是要开花了,可是花瓣未展之处,一场风寒又起,
尘埃起落,仿佛未待燃起却已是余烬。这样的春天,萧瑟
的令人无措。

竟然不能安枕,一夜一夜的睁着眼睛,看着窗外明灭的光,
听不知名咕咕的声息,琐琐碎碎的千头万绪,剪也不断,
逼近去,认真想理个清楚就此了结,却发觉原本烟尘一般
不值一提,只是不能停止那样缓慢而持续的纠缠,象是悬
在梁上的一线蜘蛛,上上下下地结着空洞的网,天色渐渐
地露了白。人方开始困倦。恍惚睡去又是大量的纷杂的梦
境,象是乡戏吵吵闹闹的开了场。剧情冗长,周而复始。。

白天却在猛烈阳光下睡着,在众人询问的眼光中睡着,在
会议的争论中睡着,裹在厚厚的茧子里,冬眠一样幸福地
睡着。

亦是五月。
(#78574@0)
2001-5-22 -05:00

回到话题: 五月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785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