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江南.晚窗夕阳

guest (guest)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 湖衣

  五月的黄昏,我蜷在锦绣缠绵的摇椅里,独自欣赏掌灯之前的密执安湖光。窗台上,有一杯刚刚泡好的苦茗。微微的夕阳斜入,照见白瓷杯上我的指和指上丝丝缭绕若有若无的烟。

  本无喝茶的嗜好,偶为之只为那一点浮生中的清闲和一段微苦的幽意。象现在,邀来晚风,听一声明前旧雨,闻一渺雨前淡香。在茵茵的水中,看一卷卷绿意随波游弋,因了重力的作用而玉立亭亭。另一个环境,另一种心情,我曾笑说那绿意是天真的小人鱼,是水边的温婷娜,并且触了一触尼伯龙根的指环。而今,所思已还原成吴水中一叶茨菰,楚泽里一袭荷衣,在仙源的轻烟中摇曳成记忆。记忆搜寻,茶烟飘了出去,在傍晚的风中散入浩邈的密湖,铺衍出一层淡淡烟波,半舒的绿意也随着青烟融入密湖的波光,将密湖演绎成木叶潇潇的洞庭。

  有水的地方总易朦胧,如雾如雨,如梦如诗,如仙源。我望向远方,那一片暮霭中隐约起伏的黛青该是孤独的楚山,如此方配得两千多年来一直含颦凝睇的洞庭。惜乎眼虽尤横波,眉已非春山。一点绿意,本就是现代人的奢侈,何况都市寻山。那么不妨把高楼当作风景欣赏,透过一角窄窄的镜头看对湖高楼的一扇白窗——既然远古的山可以化作美人头上的玉簪,今日的高楼为何不能是都市女郎脚下的白高跟?

  从前也曾被困在灰色的砖楼和暗淡的暮色中,办公室日复一日的枯燥和雷雨前的闷意压得人几乎窒息。我在尺牍中劳形,杨子和燕子在对门饮着古代的圣人和贤人。一声欢呼之后的炸响,二子应声闯了进来:“我们要去流浪,去看高山。”慢慢的抬了头,果然走道的地上又多了一只吉它的残骸。我微笑:“你们要去流浪就去,为什么要砸了我的吉它。”二子一共砸了三只吉它,之后一起去了南方,而那句浪漫的豪语就一直在我的耳边回响。

  其实早已开始了流浪,早至无知无觉的时候,早在离开故乡的那一天,甚至早在前生——只是梦里不知身是客。流浪久了的人,对流浪便有一种特殊的情感,行迹到处,也都渐渐成了故乡。于是梦里的吴山和楚泽接了壤,长城漂于长江之上。就连时空也压缩到一个小小的火柴盒里--心游比之行游更有一种无拘无束的随意和唯美的飘逸。

  在一个冬天,游到了杭州,西湖。仿佛依稀的一声轻呼,心里的琴弦感应到了一渺微颤的共鸣——这应是流浪人寻了三生的小桥流水了。那一刻,和大苏似曾相识的通感。短短的三两天里,我躺在画船之上,任西湖的微波嬉摇,如摇一片飘入湖中的柳叶。苏堤上两行光光的柳枝映着澄净的兰天,湖畔是梁兄与英台十八相送的缠绵。雷峰倒后,尤有断桥的残雪将传说的哀婉一年一证,荷塘的藕粉则把江南化入口中,让我品觉那一分清凉的细腻。钱塘江边,我追逐一声拍岸的轻响,净慈寺后,又因了一曲幽幽的梵唱悄泣。原来江南是可以拿来听,拿来吃,也可以拿来浸泡的。我已失落了千年。不知道灵隐天竺是否还能听见月中桂子的飘落?而陆羽井的茶水经过笙歌永远的朝朝代代又否还能再添新香?九溪呢,烟霞呢,溶洞呢……纳兰说故园无此风光,他却忘了风光的正是故园。我对好友叹:但得一角白楼,日日与西湖相望。

  不知不觉中,行迹渐远,随着所行之处的纬度的增高,故乡也越漂越远。离骚在暗房的红灯下越来越清晰,终于定了影。一天,一只脚不经意的踏入了商界,车轮骤转,从此行游更频。两天前还在颐和园的湖上听佛塔的风铃,两天后就可能在黑水白山的某处谈论最庸俗的生意。渐渐的发现自己成了聊斋的鬼,将灵魂附上他人的身,飘飘游游中裁剪自己的思维。而流浪也自此孔方。

  孔方之后的流浪确实舒适文明的多了。不用在炎夏挤超载的火车,也不必因省钱而在屯溪的某个车站夜半歌声,清水面包等待凌晨,更不用下了火车就捧着一张地图寻找藏在金钗巷中某个电器厂的招待所。当然也不会有因误乘了车,将浙大搬到杭商而懈逅早已失去联系的旧友的奇遇。机票早就有人订好;司机接送到宾馆;去骊山,陪同会一直陪到华清池的贵妃汤。可是舒适文明的同时,也失去了自由。趋车走遍长安咸阳,无数历史擦肩而过,却无近前一谒的契机——自然也没能如想象中的那样,到碑林坐上一刻,在黄昏的虚光中,往手背轻轻拓上一页可意碑文的机会。咸阳古道,汉家陵阙,更是孔方之后梦中也不得一会的奢望。那晚,静静的坐在希耳顿火树银花的大厅里,看旅店的小姐迎来送往。深黑的咖啡,浓重的苦意,风尘仆仆的商旅,年轻的音乐学院学生在钢琴里倾吐对故乡的痴情。仅有的一刻独处,我孤寂莫名——当流浪不再有寄托的时候,这孤寂铸成了一段似箭的归心。

  终于厌倦了流浪。一个回程的路上,夕阳如血,一列列长车在清华园附近缓缓蠕动,闷在车箱里的人也仿佛成了壳里的蜗牛。车外,一个孩子在水果摊前和母亲撒娇,闹着要买什么东西。年轻的母亲蹲下来,和孩子“交涉”了半天,最母子俩举着一个大西瓜高高兴兴的回家去了。在车里,我脱下了业已着魔的旅鞋,将它甩入了路旁的垃圾箱。回到九十楼的小窝里,我和明明弹铗高歌——长铗归来兮,教子为家。那时,我的铗在锅中归去着一盘冬菇青笋。

  然而与生俱来的性格和命运早已注定了一份漂泊,明月千山,“征帆一去三千里”,天柱山的那支签过了六年,还是把我和朋友们送到了万里之遥的他乡,开始了新一轮无法结束的寻找故土的旅程。如此日,在一道道斜阳的升落中苦忆江南。

  晚窗的夕阳褪了,密湖的波光更象冬日的西湖,静谧如美夜,情致深极。茗烟淡后,茶香冻在杯里,环佩丁当,别样的清凉。可儿回来的时候,她的客人蜷在夕阳中,一本半开的书掉在地毯上,正砸着软软的拖鞋,砸得鞋头那只胖胖的懒猫直吹胡子。她没有唤醒客人——此夜,流浪人不再天涯。

——流水尽头别流浪,晚窗虚处看斜阳——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78577@0)
2001-5-22 -05:00

回到话题: 忆江南.晚窗夕阳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785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