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解。理解。理解。就象susse曾写的,“生活还是要继续”。翻出存在机器里的“纪念”一文。让我们将朋友记在心里。

susse (逃半仙)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纪 念
一直以来都想写这么一段文字,纪念一个早早离开我们的朋友。
他叫阿龙,是我先生的老乡。
认识阿龙是在91年的夏天,那时我和我先生正临毕业,刚刚确立亲密关系。而这之前分配去向已早早确定,他回AH,我留大连。莫测的未来给甜蜜的爱情投来片片阴云。就是在这样晴有时多云的日子里,认识了阿龙。
有过异地求学经验或上过大学的人都知道,老乡是校园最独特的一道风景。共同的乡音,共同的来处让这个群体有无法形容的向心力,温暖着群体中的每一分子。学长们照顾和提携着学弟学妹们,一届一届的延续。这种乡情跨越了年级、科系、院校的隔界,在一个城市里暖暖地传递。
阿龙低我们一届,是邻近海运学院的学生。快毕业的时候,各种名目的聚会淹没了我们,藉着老乡聚会的因由和阿龙们一天熟似一天,也因此知道了阿龙的故事。
阿龙中学时便将一个女孩的倩影牢牢地镶进了心底。他太羞涩,好感深锁内心,从无表白。考学时,这个呆子追随女孩的脚步,义无返顾来了大连。女孩在大工,阿龙在海运。两个学校很近,阿龙不错过每一次老乡的召集,一如既往的默默爱着。
后来,女孩有了男友,一个来自NJ的同系男生,比她高一届。阿龙的痛苦无从得知,只知阿龙的爱依然。
就在我们频频聚会的那年夏天,女孩的男友也要毕业了,他分回了NJ,因此女孩只偶尔参加我们的老乡会。女孩个子很高,很白,话不多,但每出语,话语犀利,观点独特。女孩不在场的时候,其他老乡们会善意的开一些玩笑给阿龙,这个平时还算爽朗的大男孩这时便会变得羞涩脸红,笨拙地回击,言里言外仍是全力的回护着女孩,令人感动。
毕业两年后,我和先生结束牛郎织女的日子终于到了一起。那年的春节,在先生的家乡我们办了喜事。婚礼那天,久未联系的老乡同学们都来了,非常的热闹。阿龙还未回来,所以未能出席。但听大家提起,女孩的原男友在分回家乡后不久,便与女孩分手,而阿龙终于牵到了心牵梦系的女孩的手。高中三年,大学四年,阿龙漫长的等待终有善果,大家都为他高兴,席间还为此举了杯。果然,隔不多久,阿龙就领了女孩到我先生家来贺我们的新婚。阿龙神采飞扬,帅气的眉宇间写着幸福。
不久,听说阿龙结婚了。再后来,女孩去新加坡投奔在那里工作的哥哥。阿龙也将工作从上海调回大连。阿龙借宿在海运学院的宿舍中,隔段时间几个老乡会一起出来吃个饭什么的,和阿龙的接触再次多了起来。除了我先生,留在大连的AH老乡也不过三五个人,几个人性格迥异,但感情极好,兄弟一样。
时光飞快的过去。知道女孩在新加坡拿到永久居留的身份,正在帮阿龙也办过去。阿龙在这边也开始各个部门的跑,好象是因为他当初毕业没到分配的单位,中间的一些环节可能衔接不上,所以手续办得分外的艰难。那段时间阿龙的心情便也不大好,很烦乱的感觉。
终于,全部OK,阿龙可以走了。
老乡们设宴欢送,都喝得挺多,阿龙喝得最多,拿着话筒一首接一首的唱,还因了一个什么话题和别人认真的争执。大家提起了很多的往事,中学时的,大学时的,温暖的回忆让男生们的眼神都变得柔柔的,感人极了。
之后没几天,一个星期六的晚上,接到了一个老乡的电话:阿龙没了。他出了车祸。就在那天的早上。
放下电话,我先生的泪当时就下来了,嘴里一直在说,怎么可能,怎么可能,阿龙怎么这么的点儿背。真TMD。
无法讲出死讯,只好说阿龙车祸伤重,现在抢救,生死未卜。阿龙的家人和那女孩分别从AH和新加坡星夜兼程的赶来。
阿龙的母亲年轻丧夫,带着他改嫁,又给他添了一个同母异父的弟弟。继父厚道慈祥,待阿龙视如已出。下了火车,知道了真相,继父当时崩溃,无法自持。反是母亲坚强些,在弟弟的照顾下,详问出事当晚经过,和交通队协调善后处理。
那晚是阿龙和几个同事一起把酒话别,夜深酒酣,不放心他一个人走开,同事将他带回家中。三点多,阿龙醒转,不知为何,执意要走。一个人行至马路中央双黄线时,被一疾驶的货车刮到,象灰一样的飘起。在司机将他送到医院的当时,便宣布不治,迳转至太平间。一个年轻的生命就这样画了句号。
女孩因买不到当天的机票,第二天才到。在机场,见到接机的朋友,第一句话就是他怎么样,我要去陪他。朋友无言,好说歹说先把她接回了阿龙父母的住处。从阿龙父母那里,女孩知道了真相,知道从此和阿龙生死两隔,再无缘牵手红尘。女孩和妈妈拥抱泣血的场面刺痛了每一个人的心。
在殡仪馆里,妈妈守着阿龙整过容的遗体,依依不舍。躺在那里的阿龙全无生气,蜡样的头发垂在垫枕上,脸上还依稀可见撞痕,不论爱他的父母兄弟爱妻好友如何呼唤,只静静地躺着。
妈妈让弟弟帮哥哥将腿摆好,说不想儿子一脚高一脚低的走,但,年轻的躯体已全无生命,僵僵的固定着一个别扭的姿势,怎样也并不起来。忍了又忍的痛悲不期而至,泪已流干的妈妈颤抖的号泣。
不舍中,阿龙在火中成烬。小小的盒子收了所有的所有和遗像一起捧在弟弟的手中。
载了阿龙骨灰的小船渐渐驶远,我们陪了妈妈站在岸边。遵照妈妈的愿望,朋友们将阿龙的骨灰和鲜花一起抛撒在大连的海中,祝愿阿龙的亡灵安息。
无法承载的痛苦击倒了一直坚强的妈妈,对着茫茫大海,她大声诅咒,说儿子是讨债的小鬼,在骗得二十多年的疼爱后无情的将她抛弃,恨阿龙不孝,让她痛历中年丧子的悲意,骂天意的不公,为何偏偏选中她的孩子,不绝的恨骂让我们全部泪如雨下。
阿龙走了。甚至连一粒灰都不曾留下。岁月抚平了心中尖锐的痛,记忆中那年轻的笑容依然鲜活。
这么多年过去了,阿龙依然是我先生和他的老乡们心底深处永远的痛,不能触摸,不敢提及。
生活依然继续。结婚、生子、买房、挣钱……
仅以此文纪念。

后记:丧礼后,女孩回了新加坡。听说后来嫁给一个美藉华人,现在美国。


2000年12月12日 susse于大连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78789@0)
2001-5-23 -05:00

回到话题: 昨天收到一个email说那边的一个中国同事查出得了直肠癌,已经扩散了。。。我顿 时心情压抑得不行,从昨天到今天根本什么事都做不成。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78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