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

bingle (bingle)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Pingle忽然伸手过来,把住了我的脉,我暗笑,她居然想测一下我的心跳。我深吸了一口气,试着摒住心跳,吓一吓她。

  第二个号码被叫了。我嘟囔了一句:这次不知道又是哪个倒霉蛋的号。Pingle从我手里把那张小纸条抢过去,展开一看,原来这次的倒霉蛋是我自己。居然就是我们旁边的这间面试间,只有一米远,没等我开始心跳加速,已经走了进去。

  记得很多人说:副申请人一项很重要的任务是关门。我居然顺手就把门关上了,没有给她留一个表现的机会,不知道会不会影响移民官对她的看法。不管了。

  移民官是个标准的胖子。所谓标准的胖子,我的标准是:再胖一点,就胖得不像话了,再瘦一点,也不值得特意指出这一点了。

  一边和他寒暄,我一边试图把高脚凳子往屁股下面拽,拽了半天也没有成功的坐上去。扭头看看Pingle,也坐不上去;再看看移民官,跟前连个凳子也没有。我干脆放弃了坐的权利,还是老老实实的站着吧。

  就在我和凳子搏斗的时候,移民官已经把我的材料翻开了,每一份材料上,都在左上角打了一个洞。早知道这样,我新准备的文件就应该也打好相应的洞,好节省移民官的力气。不知这样的马屁,他们是喜欢还是不喜欢。正想着,Pingle突然悄悄拽了我一下。对了,“著名开场白”,我赶紧竖起耳朵,等着听这段开场白。

  “你好,我叫邦德,詹姆士.邦德。今天由我来负责对你的申请进行评估,检查你的英语能力和申请...”咦,怎么不是代表加拿大政府的那一套词?难道和叫号一样,这一遍只是预演,回头还有一遍“我代表加拿大政府...”?

  “...我将在今天决定是否接受你的申请,OK?”刚才等面试的时候,我和Pingle商量要不要这么回答开场白:OK,我是Bingle,Jerry Bingle,我代表自己接受你的评估。不过看到她的脸色,估计不能这么回答,当然只好说OK啦。

  “首先请把你们的护照递给我。”好吧,我扭头看副申请人,她赶紧把护照掏出来,递给我。我一边从窗口下面塞护照,一边想:你干什么递给我,递材料是副申请人该干的事情。“错了错了,是上面那个口。”移民官说。原来我正在费劲的把护照朝柜台下面塞,吐了一下舌头,赶紧把护照从上面递材料的口里面塞进去。

  递完护照,才想起来我们还准备了护照复印件,“你要留一份护照的复印件吗?”Pingle把复印件递到我手里,听到移民官肯定的回答后,我把护照复印件塞了进去。一回生,二回熟,再加上复印件比护照薄很多,很容易就递了进去。

  “谢谢。你们到过中国所有的地方吗?”这是什么怪问题,难道他对去中国旅游感兴趣?我老老实实的回答:“没有。”我不相信谁能到过中国所有的地方,不说别的,就看我们门口的小花园,平时也不超过十个人在里面活动。

  “有,”副申请人在旁边赶紧回答。我扭头看Pingle,她不理我,接着说:“我们去年去过韩国。”韩国,怎么回事?哎呀,我的听力太差了,居然把OUT OF听成了ALL OF。看来回去还要加强听力锻炼,one of, two of, all of, out of。

  “什么时候去的?”移民官看我回答错了问题,不理我了,转向副申请人。“呃...”她怎么在犹豫,好差的记忆力。十月呀,国庆节,你忘了吗。“十月吧。”还好还好,她终于回答上了。

  “不错呀,是假期去的?”移民官在纸上不知道写了些什么。“是,国庆节。”刚一回答完,我就想,是不是应该说中国的国庆节?算了,估计派移民官出国工作的时候,也要对他进行考试,他应该知道十一是中国的国庆节。

  “噢,你们的无犯罪公证带了吗?你知道,我现在的这份几乎是两年以前的了。”我一边看着Pingle掏无犯罪公证,我一边想:我当然知道,我已经等了几乎两年了,去年下半年你们几乎没有干活!

  “还有你新的推荐信。”这次我打定主意不去接Pingle手里的公证和推荐信,她只好自己递了进去。移民官扫了一眼,把公证和推荐信收好。

  “你是某大学,某系,某专业毕业吗?”他抬起头,笑眯眯的问。咦,知道得很清楚嘛。我偷偷看他手中的材料,哦,照着我的申请表念的。很多人告诉我,不能只回答Yes或者No,要多说一点。我运了半天气,也只说出一个Yes,没能重复一遍我毕业于某大学、某系、某专业了。看来回去以后还需要进行口语锻炼,Yes, I am. Yes, I do. Yes, I did. Yes, I have. Yes, I will.

  “然后你在哪家公司工作?”哎,怎么问了这个问题,还以为要我介绍一下学校呢,不能借机吹嘘一下我的几个著名校友了,“某软件公司。”

  “嗯?你一毕业就在那里工作吗?”他抬起头,疑惑的看着我。哎呀,坏了坏了,我随口而出的公司名字,是现在的公司名字。完蛋了,要被怀疑了。试试看,还有没有挽回的余地。

  “不是不是,我现在在某公司,原来在天津...”糟糕,我的记忆力也很差,而且太差了,才离开这家公司三年,连名字也几乎想不起来了。“某...某...公司”舒了一口气,最后总算说出公司名字来了。

  “那你在那里干什么呢?”“我们做什么样什么样的软件,帮助客户打印提单。”(关于提单,参见《海运篇》)

  “你们打印出的提单,是寄给顾客的吗?”

  寄给顾客,什么意思?他是想听EDI还是E-Commerce?我问:“抱歉,你是说寄给顾客?”。

  称职的副申请人Pingle赶紧替我解围:“是,提单打印出来以后,是寄给顾客的。”移民官笑了笑,没再问下去。我犹豫着要不要纠正她,有时候,顾客是自己去拿提单的,比邮寄还传统。

  没等我想完,移民官继续问:“你现在在什么公司呢?”“某公司。”还是现在的公司名字亲切,想都不用想。

  “给我举一个你们做的软件的例子吧。”咦,怎么不问Job Duty?Pingle天天逼着我给她描述自己的Job Duty,现在问到的是软件。抖擞起精神,拿起给客户讲解软件的劲头,给他讲我们的一个软件产品。一边讲,一边想:他要是想买,我是卖一套还是送一套?

  “你用什么语言开发软件?”他似乎对我们的软件不感兴趣,唉,再一次证明我不能成为一个好的销售人员。

  “主要是C++,也会用别的语言,比如说这种语言,这种语言,这要根据项目和客户的需要而定。”

  “你们选择多伦多作为目的地,为什么?”这个问题,似乎人人都会被问到,每个人准备的面试大全里面都有。其实,选择多伦多还是温哥华,几个月以前我们真的没有答案,那时候面试,只能乱答一气,告诉他一是因为NBA里面有多伦多猛龙队,二是填表的时候,觉得多伦多比较容易拼对。

  “因为我们喜欢住在多伦多这样的大城市,特别多伦多是加拿大的金融中心,我妻子也可以在那里发展她的事业,她正在学习CGA。”这是在某天上午,Pingle突然打电话告诉我的,决定在多伦多发展,目前为止,这是我们的最新决定。

  “啊,你是C...G...A...呀,在哪家公司工作,工作了几年了?”移民官饶有兴趣的问Pingle,我很奇怪这个移民官怎么会拚出来CGA是什么。连我都搞不清楚她整天学的这个CGA是干什么的,它完整的拚写是什么。“去年才开始学习,刚刚通过两门考试。”

  “你从网上找过工作吗?把你找到的Job List给我。”移民官转过来问我。直接就要啊,看来现在每个人都给他准备Job List,已经快成为缺省补充材料了。刚申请的时候,我还兴奋的在找工作的网站上东找找,西找找,还在一个网站填了自己的邮件地址,让它天天给我发相关的工作空缺邮件。后来不胜其扰,退掉了。现在我离出发还早着呢,谁还去看呀。

  “我没有打印Job List,因为在我登陆之前,不会有SIN卡,就没有准备现在投简历。”我老实的回答。(这个老实的回答,后来被Rainrain称为标准的B型血回答,即欠考虑,或者说没经过大脑,55555。)

  从表情上看,看不出他是否满意我的回答,也看不出是否感到意外,他接着问:“你们准备带多少钱?”

  “多少多少加币。”提到钱,副申请人Pingle显得很是兴奋,抢过去回答。他把我们的存款证明要过去看了一下,结果吃惊的发现,我们的存款证明居然是精确到多少美分的。

  没办法,我们的钱从来也不取,就那么利滚利的存,当然会有零头,银行的工作人员时刻牢记会计准则,决不会错一分钱。“银行就是那么写的。”移民官笑了,把证明塞还给我们。

  “你们有朋友在那边吗?做什么工作?有地址吗?”Pingle有个同学去年登陆,她们偶尔煲一煲电话粥,不过自从免费的电话一一失效以后,改成Mail联系了。不过,在Mail里,她们经常历数使馆和移民官效率低、速度慢、总犯错误。虽然Pingle打印了一份邀请我们入住寒舍的Mail,但是我相信十个移民官中,有九个会在看了她们这份Mail之后发怒,所以禁止她出示。

  “那你准备怎么找工作?”咦,看来他还惦记着那份Job List。“我会去Monster.CA,比如我想找C++的工作,我就敲关键词C++,然后就会列出来上百份记录。”

  “我代表加拿大使馆接受你们的申请。喏,这是你们还需要准备...”他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开始在文件上挑勾。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78862@0)
2001-5-23 -05:00

回到话题: 面试、紧张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加国之约移民留学申请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788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