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

bingle (bingle)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Accept!终于听到了这个单词。我看了Bingle一眼,似乎没看到喜悦的眼神。这家伙,故作镇定,天天装深沉。

  “你没有准备Job List,”天啊,他怎么还记着这茬呢?似乎在他的文件里找不到这个项目,他嘟囔了一句,继续往下检查,“你们还需要体检,你们打算在香港体检吗?”

  当然,我们的体检费都带到香港来了,不花掉怎么行。得到肯定的回答以后,他递给我们体检表和一张详细的单子,告诉我们可以去哪里体检,哪两家离着使馆比较近。耐心的听他讲解了半天,最后也没忍心告诉移民官Swanson已经推荐我们去钟医生诊所,而且我们昨天在中环附近逛丰泽的时候,已经鬼使神差的在一条小街上撞见了这个诊所。

  “这份文件是告诉你们怎么交申请费的。”这次,移民官可能也嫌麻烦,没有详细的讲解。随后,又把一个大夹子举起来,给我们看上面夹着的文件。“我们会用DHL给你们寄Landing Paper,你需要把你的地址填在上面,到时候DHL会打电话给你们。”

  趁着移民官费力的往外面塞这个大夹子,我悄悄的用嘴角嘀咕了一声:Tyson。这是提醒Bingle,我们来之前,Tyson告诉我们因为我们原来的地址已经丢了两封信了,最好把现在北京的地址填在DHL上面。不知道Bingle是否听见了我的提醒,他问移民官:“我可以问一下,什么时候能够收到LP吗?因为我现在正在北京做项目,大概要做几个月,我想知道填北京的这个地址是否合适?”

  “如果一切正常的话,应该在三个月之内收到你们的LP。”嘿嘿,果然是使馆式的标准回答,首先来一句“如果一切正常的话”,即使不能在三个月内收到LP,也是可以解释的。

  “你先填着,我去复印你们的护照。”疑惑的看着移民官,我在心里问:阿Sir,我刚刚不是给了你一份复印件吗?他朝我们笑了一下,估计在回答:两位,你们填地址的时候,总该让我喝口咖啡去吧。也不知道是否冤枉了移民官,反正他拿着我们的护照,号称去复印去了。

  Bingle拿着笔,发了两秒钟的愣,我知道他又忘了地址了。我懒得和他罗嗦,从他手里把笔抢过来,开始填我们在北京的地址。

  刚刚好我填完地址,移民官回来了,手里拿着我们的护照和几张纸,看来真是复印去了。我把夹子和笔还给移民官,他看了一眼,狡黠的笑着问:“寄给谁呢?”说完又递给我们,我赶紧一看,忘了写名字了。只好再把夹子和笔拽出来,写上Attn: Bingle。

  移民官又确认了一下这个给DHL的地址是否会出差错,然后用他最甜美的笑容问我们:还有问题吗?

  我正在犹豫要不要问他为什么不给我们Waiver的时候,可恶的Bingle已经以主申请人的身份,抢在我前面说:“没有问题,非常感谢,感谢你的时间。”

  出了面试间的门,等待面试的人齐刷刷的用目光向我们询问结果。我偷偷看了一眼Bingle,一脸严肃,估计看不出什么。我试着做了一个面试通过的表情,但是似乎不管用。因为回到原来的座位以后,马上前后左右几个声音同时响起:怎么样?过了没有?

  我一边收拾材料,一边胡乱的回答他们热切的询问。这时发现,准备的好些材料,移民官都没有要,其他的原件、复印件还罢了,我精心准备的安家计划也没用。扭头看Bingle,一个投资移民的申请人,正在指着手里的体检通知信,问他这是干什么用的。

  估计是移民公司帮着办的,为了控制申请人,什么也不告诉本人。后来发现我对移民公司的推测果然没错,移民公司就是愚民公司。

  下了交易广场的楼,我们兴奋的找到电话,才发现刚刚八点三十五分,几位等着我们消息的朋友可能还都没上班呢,没上班也打!打给Why,不在,请她的同事留言;打给Rainrain,总机占线;打给Susse,在听电话,吓唬她的同事:这是个非常重要的国际长途。终于,听到了Susse熟悉的声音,电话两边,我们两个兴奋的不停咯咯的笑。

  放下电话,我估计Susse已经在Yahoo Messenger和论坛里面放倒了消息树,哈哈。

  有一句话叫做:有心种花花不活,无心插柳柳成秧。我一直不太信,今天终于信了。我们昨天偶然遇见的钟医生诊所,今天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先是多走了一条街,在问路的时候,不会说粤语的Bingle居然和一个不会说普通话的老太太比划着问路,差点被支到另一家诊所去。就在我打算放弃,再去找另一家的时候,Bingle突然发现,我们已经站在诊所的门口了。记住了这个教训,从诊所出来的时候,我们跟护士要了一份从交易广场到诊所的步行示意图,打算回头贴到网上去。

  体检相当的顺利,除了抽血的时候,痛得要命以外。大部分的结果当天出来,血的化验第二天打电话也可以知道。Bingle告诉我,虽然体检表上逐项写着:化验!@#$%(他不认识的单词,猜测是梅毒);化验H... B... Surface Anti-...(他也认不全,估计是乙肝表面抗原或抗体);化验H... I... V...(哈,这个他倒是能肯定就是艾滋病),但是钟医生主动告诉他只化验梅毒。

  在银行买汇票、还有体检的时候,我们遇到的申请人基本上都是移民公司办的。好几个申请人对于整个移民过程,以及一些需要申请人办理的事宜,可以说连一知半解也算不上,并因此而碰了钉子。我相信在漫长的移民过程中,其他的人也会因为移民公司的这种信息封锁,而碰到很多这样那样的钉子。也许移民公司故意神秘化整个申请过程,有利于让申请人莫名的崇拜移民公司,从而赚取丰厚的利润。

  我问Bingle:“你猜我现在庆幸什么?”

  他想了一下:“庆幸我们会上网?还是庆幸我们没钱交代理费?”

  我朝他哈哈一笑:“后者。”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78865@0)
2001-5-23 -05:00

回到话题: 面试、紧张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加国之约移民留学申请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788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