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青年的烦恼(转贴),还真是这么回事。

ttl (羊肉泡馍)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一个深圳青年的苦恼


又一次从失火的梦中惊醒,斜靠在床头,再也睡不着。我做了一个决定,要写点什么,看看是否能让某些压着自己的东西从心里抖落。

我是深圳上百万白领打工者中的一员。我一个月的收入,有的人十年都挣不出来。我是说,赤贫的农民十年的收入也就顶我一个月的工资好几千块(对不起,拿穷人开这样的玩笑,但这真的是我在跟同事聊天时用到的一个例子)。知情的人都知道,这个数字在深圳算不高不低吧,是个很一般的收入。不过,回北方老家休假时,乡亲们都说高,我也就跟着满足一阵子。

人非圣贤,我又不是傻瓜,该跟谁比较我自然知道。有时侯,某个同事跟老板谈了一下,结果加了薪水,哎,我看你能力还不如我嘛,凭什么给你加不给我加呢?过了不平衡的那几天,事后想想,也觉得自己无聊——我怎么会是这样的人呢!

三年以前,为了不让自己年轻的生命消磨在无所事事的无聊之中,我从那家机关单位辞职,豪情盖天地来到深圳,希望这个传说中活力四射的城市,能让自己保持住学生时代的理想、热情和淳朴。但是,“希望之城”并没有给我带来什么转机。我的想象力到现在已经支离破碎。

不过,说实在的,我在钱上真的没有进取心,钱不是我的主要矛盾。而且,我属于储蓄一族,省吃俭用,每月都有半数以上的节余,发薪的头几天,我是全公司最大的债权人;不象多数同事,手机费、房租费、交通费、伙食费、娱乐开支这几大项一分,落在手上的钱就了了了。

我非吐不可的,是以下这些方面。

●日子:“我没有时间!”

刚来深圳,一直到现在,我感触最深的就是这个时间问题。

给私人老板打工,再也没有了学校里大把大把睡也睡不完的觉,朝八晚五的日子也一去不复返,有的只是让我狼狈不堪的加班、加班、加班……

这不是说私人老板都是榨油水不眨眼的家伙,而是深圳的大环境、工作的性质促使你必须这样做。我曾有高三以前看中央台的春节晚会从未坚持过12点的纪录,刚上大学,也为学校11点10分才息灯而痛苦地适应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但是现在,来吧,你想要加几个通宵?!

多少次,不是随便躺在公司的沙发甚至地板上睡去,第二天疲惫地醒来,就是拖着疲惫的身心回到住处,冲完凉之后,傻傻地还想干些什么,干些属于自己的事情,觉得日子不应该是这样的,这一天难道就这样结束了?就这样结束了吗?!心中泛滥着浮躁、厌恶、沮丧、无聊……等等情绪,第二天更加疲惫地醒来,急匆匆又汇入赶公交车上班的人流。

有一次,公司按时下班,走在回住处的路上,我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儿。过了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原来太阳还没“落山”——从来没在天黑以前回去过。

对没有时间的一次极致而凄美的瞬间感受,是在一个大龄同事结婚的第二天。早上,那位头天晚上刚举行了婚礼的新郎依然上班了,公司里一位上了年纪,昨晚没有参加婚宴的老会计惊讶地说道:“哎呀XXX,你今天就上班了?”在老同志的眼里,婚姻总归是人生大事,就算没有时间度蜜月,去度个“蜜周”总是应该的吧。但是,“我没有时间”!

老同志惊讶而平常的一句问话,让我在一旁独自感慨了很久。

到现在我都保持着这样的想法,就觉得这个城市对我来说,是一个开着门的笼子。我没有时间想未来,也没有时间回忆过去,脑子里只有今天,只有当下这一刻。没有未来,也没有过去,那人是什么?

假如我被告知这种生活真的永远无法摆脱,那该有多么可怕。

●身体:严重透支

在洗手间里,我常常望着镜中的自己发一会儿呆。究竟为什么发呆,我也说不清楚。反正就是发呆。

眼睛周围是一圈青乌色。长时间面对着电脑屏幕,我这个不喜欢戴眼镜的人,眼睛与屏幕的直线距离现在早已经缩小到25公分之内(伸开一只手间隔最大的两个手指就可以测出)。我自然不乐意一天到晚总是坐在电脑前,但是没有办法,只要我还在这里工作,我就必须贴上去,我眼前的世界必然会更加模糊。

-240曾经肌肉组块分明的腹部,现在连趴在桌上午休都感到别扭。而我既非生活安稳的已婚人士,每日吃的也不过是跟大家一样的盒饭。还是活动太少的原因。

我对自己的身体还算比较顾惜,在最灰头土脸的日子里,都尽量找时间锻炼身体。但是逐渐逐渐地,越来越力不从心,体质是江河日下。从机关时的每次玩篮球都在两小时以上,一周不下三次,到现在变成了每次自个儿对着墙踢半小时足球,一个星期还不一定能保证有一次。长期没有锻炼,加之睡眠严重不足,头脑经常不清醒,需要使劲摇晃或者捶打;心脏的某个位置,也总觉得有个不是长在里面的东西横亘在那儿;就连吃饭也越来越随便,没有食欲是很平常很常见的,有时一天只吃一顿也不觉得饿。还有,刚来深圳时我那引以为豪的记忆力,现今已是未老先衰,那时我可以将20个同事的手机号一个数字不差的报出来,现在,客户的名片、某个文件找半天也找不到,刚刚问过的事情马上又问别人一遍,一条很熟悉的大街却忽然忘记了它的名字,这样的事很多。

不过我的情况还算是好的了,周围同事的体质就真的更差——从爬个六楼就气喘吁吁的,到搬箱书走不远就脸色煞白的,到连加几个夜班就病倒一周的,都有。最痛苦的莫过于有睡眠障碍的同事,我觉得一个人连觉都睡不着的话,其他一切都是扯淡!最滑稽的是,我们的前台小姐被告知同时患上“慢性疲劳综合症”和“信息污染综合症”(这都叫什么病啊!专家说,这是因为她每天接电话太多,而这么多的信息她根本消化不了,于是她的脑子就被这些“信息炸弹”给污染了),怪不得她总是“累死了”、“烦死了”、“哎吆我头又痛”……

这样非人性非自然的生活工作状态,长久下去怎么得了啊。

●工作:琐碎,无聊,违心,没有意义

我从事的是什么工作?

简单地说,我是做广告的。这是一个服务性行业,喧嚣、浮躁、做作,当然也很累。定位、创意、策划这三个词,最早就是由广告行业推开的。我们多数时间都要看客户的脸色,跟着客户的时间表走,忍受客户不怎么高明的个人趣味。“作秀”和“包装”是你必备的意识。在一本业内刊物归纳的“创意七宗罪”中,就有“欺骗”和“做鸡”一说。一言以蔽之,这是一个让我感到专业和良心分离的行业。

有个客户出了一份减肥保健品,但是需要我们来为其创造减肥原理和理论;做房地产广告,我们总是在为别人提供着“完美生活空间”、“高品位居家”、“成功人士首选”,心情应该是阳光明媚了吧?殊不知,有位同事一日翻阅自己的“作品”,不由惊呼“垃圾!垃圾!”广告法规定,不允许使用最高级,如第一、最好、最佳之类,我们就挖空心思去想它们的代用品……有时没有赶上客户的时间,需要对客户撒谎。

也许头脑风暴创意会还有些乐趣,但充塞在我日子里的,还是那些鸡毛蒜皮的事情:打字、复印、传真、校对、送稿、发邮件、打电话、裁切设计稿、装裱……不用说别的,光是来来往往给客户打电话,却又找不到人,就够烦的了。我跳过一次槽,两家公司情况差不多。

有时,女同事叫我帮忙换一桶纯净水,我都觉得荣耀,是因为总算有了一件别人需要依赖我的,能显示我有力气的事情。

就这样以如此无聊的工作,如此卑微的职位,如此低级的切入点来为自己的国家服务啦?来履行对社会的职责啦?就这样为生计在工作着啦?这就叫踏入社会啦?我曾经也是热血青年啊!从事这样的工作,只有白痴才会觉得“工作着是美丽的”,我的能量完全发挥不出来。这样的工作,意义到底在哪里?

我们现在为之付出这么大精力和时间的业务,就真的值得我们这样做吗?

我太客气了。这样的工作,除了为我创造了一个就业机会之外,与一切再高尚些的东西无关。说它是狗屎又如何!

可以不必这样的呀,谁也没有要求我这样做,——那为什么还在这里?真的很迷惘。凭我自己的感觉,身边及深圳跟我一样的人有一大把。心里没有安全感,都不知道以后会干什么。

●同龄人:深度交流几近空白

同龄人指我的同学、年轻的同事、在社会上交的年纪相仿的朋友。
0
我并不是没有朋友,相反,我为人还算诚恳、正直,与别人相处都不错。假如有歹徒袭击我的这些同学、同事或朋友,我单方面觉得,我可以奋不顾身地去保护他们(她们)的,至少不在十人以下!——可为什么我就是感觉闷得慌呢?心里老是有东西吐不出来呢?

就传播学角度来看,广告的本质可以说是“沟通”,但是我发现,越是身边的人,越难以沟通——不管我们是否以“沟通”为职业。

同事倒是每天都能见面,但无意中,你可能发现某个同事已经不在了。呆在一个城市里的同学,半年都见不上一次面则是很正常的事。经常听到建议“一起吃个饭吧”,或者,“我们改天再约时间喽”,但是,我们真的没有时间,更重要的是没有心情,没有精力做深一层的交流。大家的业余时间都被严重侵蚀了,一干完活,谁不想去放松一下,或者退回到私人空间去,料理自己的事务,谁还有时间和精力去深入地了解另一个人,去触摸他或她的心灵。

三年来的感情差不多一片空白(而我的大学同学,已经有人离婚了),我承认,这怪不得别人。但是绝对跟大环境有关,我讨厌去那些只会让我更累的娱乐场所,但是,两个人要谈的话,不花钱是不可能的,而要花钱你还能去什么地方。也曾经暗恋一个设计师,结果是,就象我刚才说的那样,在烧火棍儿还一头热着的时候,她从这个城市消失了,回老家了——也许她根本不知道有人喜欢她。如此捉摸不定的东西,去谈它干啥。

报载,深圳因为寂寞而选择同居的人越来越多。对此,我完全理解。毫无疑问,这些人中的大多数,就是我的同龄人,或者是那些打工妹、打工仔。

●精神和理想:荒芜的后院

如果说,在日常生活的层面,我跟别人还可以调侃甚或调情,走入精神的后院,你就会发现,那里是无人理会的荒草丛生之地。

最初的一年里,我的感受是,几乎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滋养我的精神。在这里,没有人会跟你谈论关于理想的什么话题,也不会就某种社会现象来认真地交换观点。我隐约感到身上的某一部分正在日益枯竭。其实,“精神”和“理想”这两个词的使用率已经极低,不是指在媒体上,而是指在我们的日常谈话中。从嘴里说出这个词,会让人感觉怪怪的。深圳,这个曾被美国《时代周刊》鄙为“除了性和金钱之外一无所有”的城市,太现实太现实。美国佬说得绝对了一点,但仅凭我本人的感觉都已经如此糟糕,何况我的生活圈还远远没有触及这个城市最为肮脏的部分。

后来,我坚持着又恢复了读书的习惯。情况好一些了吗?也许。我更加认识到我所做的一切根本不是我想要的,但是一定阶段之内我又离不开,从而更加无聊。一时间,深圳被我认定是一个大大的“无聊.com”,横竖皆无聊。

99年5月8日美国轰炸我驻南大使馆,5月10日周一早上上班,我兴冲冲地准备与人大肆谈论一番,是啊,我什么都不能做,跟人谈论一下总可以吧。然而,公司里静悄悄的,没有人提这个茬儿。我当时对这份工作可以说是“万念俱灰”,

反差太大了!人怎么可以变成这样!没有人跟我交流。楼下的肯德基第二天就恢复了正常营业。虽然还有人在外面散发传单,但我连凑上去看的兴致都没有了。

大学时曾经资助过“希望工程”,后来有机会到沂蒙山区去看往被资助的一家。那时正值我跳槽之后,大娘不明白我既然拿那么多钱,为什么还要辞职,就问我,“娃儿,还使着咧?”(意为:还累坏你了不成)。

我无言以对。终于,我要退场了。欣喜地发现,一句简单的、充满理想精神的话,仍然会让自己感动:——假如我的生命中没有一样我可以为之付出生命的东西,我的生命就不完整;

我不相信,人活着可以不需要精神;甚至那首高不可攀的著名诗篇,现在读来都别有一番滋味——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

是那场并不十分严重的大火提醒了我——应该尽快结束这种不属于自己的游戏。

我在离地30多层楼,100米高的地方上班。一次加夜班,五楼因为装修不慎造成失火,大家都从消防通道逃生。除了鞋子灌水以外,我们毫发无损。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样,我是受了刺激的。当时逃到楼下,我一边诅咒保安不提前按警铃,一边庆幸自己还活着。但梦是不会欺骗人的,那以后我在梦里被烧了好几回。

一个曾经朝气蓬勃的热血青年,我怎么都想象不到自己居然会变成这样——社会几乎完全把我改造成一个只为自己的私人目标奋斗的芸芸众生——这是我最不能接受的一点。我哪里是平凡,简直是庸俗!我的价值何在?我的自信何在?我生活的意义何在?我生命的意义何在?

没有必要再呆下去。

回头看,我从南方的一所名牌大学毕业已经快要五年了。这五年的生活,如果还能叫“生活”的话,真的是应了昆德拉在一本小说里说的——为什么生活总是象一张不知道会画成什么样子的草图!再这样下去,我势必会象那只浮在逐渐加热的锅里的青蛙,不知不觉中发现水要开了,我也就只能等死了。

没有必要再呆下去。是的,没有必要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79726@0)
2001-5-24 -05:00

回到话题: 深圳青年的烦恼(转贴),还真是这么回事。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79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