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水墨江南(一)--— 草莽沉浮

ab6949 (游牧民族)
水墨江南—草莽沉浮

刘铁球年轻时候,是个江湖艺人。

没人关心他的真名,民国初期,他一直在苏南浙北一带走街串巷,打拳头,卖膏药。他成名,是靠他的一个绝活。

颈绕钢筋,掌劈石板等传统节目做完后,他掏出两个蜜桃大小的铁球,光着膀子拿铁球抛来转去,围观人群开始鼓噪:丢,丢。。。刘铁球用力往空中一扔,一定要高过小镇酒肆二楼的窗檐,
两铁球一前一后往下掉,刘铁球大喝一声,张开大嘴,亮出一个天狗吃月亮的姿势,用嘴接住第一个铁球,一半在嘴里,一半在外。大家还没回过神,就听到‘砰’一声,第二个铁球稳
稳的浮在嘴上面,把第一个铁球完全砸进嘴里。人群中掌声雷动,或给赏钱,或买他的狗皮膏药,满意的离开。刘铁球这号,就百里闻名。



当年小镇还有另外一位卖艺的高手,人称吴江湖,会硬气功,拿手好戏是躺在两石板中间,徒弟拿大锤砸上面的石板,看客们跟着大锤举起落下一起喊:一,二,三。。。听到框一声,上面的
石板和夹在中间的吴江湖完好无损,而下面的石板一裂为二。吴江湖原来的生意不错,打刘铁球来了之后,看客越来越少,喊声也稀稀拉拉。他的徒弟不服气,暗中练了铁球功夫,也出
来玩这绝活,结果被砸掉了颗门牙,满嘴鲜血,狼狈收场,从此再也不来小镇卖艺。

刘铁球后来在老家小镇定居下来,是遇到了媳妇小翠。

小翠是跟父母从安徽逃难过来的,当年大旱,田里没收成,一路敲着凤阳花鼓要饭过来,到老家小镇时候,父母都病得奄奄一息,再也走不动。老镇长看这一家可怜,小翠又长得水灵讨人喜
欢,就动了隐测之心,答应父母收养小翠,并且找个厚道人家嫁了,小翠父母这才闭了眼。

小翠那时候年纪还小,老镇长做主,先在自己家里养着,让刘铁球两年后娶小翠。从此刘铁球本分做人,两年后娶了小翠,在小镇住下,也管老镇长叫岳父大人。

打那时起,小镇有了二宝: “打线弄的姚长子,石灰桥的刘弹子”,姚长子大名是姚学明,住在打线弄,他两米出头的身高,在民国时期的江南小镇,可谓鹤立鸡群,不用梯子就能摘路灯点
火。点路灯是更夫王瘸子的差事,但在唐家栅和打线弄一带,姚长子帮忙做了,引来小孩的围观。他平时为人低调,是烟纸店的一名伙计,没啥特别的故事。
现在小镇上的老人还在石灰桥边的酒肆茶馆,刘铁球平时卖艺的地方谈起他,主要是他总共三次救了小镇。

民国时期,江浙交界处,政府无力管理,有太湖强盗经常来影无踪,看哪个小镇空虚,冲进去抢一把就走。那年太湖强盗冲进小镇,刘铁球搏命相斗,掀翻了三位小弟,正要和强盗头子交手时
候,听到强盗头子大喊一声:住手。刘铁球定眼一看,原来太湖强盗头子是以前江湖把兄弟王大奎。这次抢劫是以喜剧收场。王大奎刚劫了一条船,全是书本文具,不能吃,没法用。那
帮强盗正犯愁不知道咋办,于是就顺手做个人情,给小镇上每家每户读书的男娃,发一个算盘,几本诗书。告诫年轻的后生们要好好读书,将来才能做官发财。并且对天发誓,永不骚扰。



老镇长不久调去南京任职。乱世时期,还是草莽英雄比较管用, 乡绅们把南京派来的书生镇长架空。虽然不在官场上出头露面,但小镇上的事情,刘铁球还是出来主持公道,大伙也私下管他
叫刘镇长。

第二次救了小镇,是日本人来的时候。当时日本人攻下上海,扫荡周边的城市乡村。书生镇长临阵脱逃,带着老婆孩子乘船去了香港。刘铁球组织大家退避到王家浜,那里河路复杂,不通公
路,只有小船才能进去。自己带了几个乡绅,准备了一船大米和腊肉,在公路边等日本人的部队。日本人因此没有进入小镇,小镇周围也没有死一个人,毁一间房。

第三次救了小镇,是国民党败退的时候。当时长江防守溃败,国军撤退时候要经过小镇,刘铁球又准备一船大米和腊肉,在公路边等他们。这次可不行了,军队要进驻修整。刘铁球在小镇外拖
住了军队半天时间,通风报信,让小镇上15岁以上,40岁以下的男人全避到王家浜,第二天国军走的时候拉壮丁和伙夫,但只有拉到几位乡下来赶集的男丁,小镇上的男人一个也没带走。

刘铁球做事讲江湖义气,广结善缘。自己是卖艺出生,对路过卖艺和做生意的人,特别照顾。瞎子阿炳每年都来小镇卖艺,刘铁球总是端一篮子饭菜招待。瞎子阿炳脾气很怪,不说一句话,用
二胡拉出奇怪的三个音,懂行的人说那是吴语‘谢谢侬’。二战时期,有一船犹太人在上海避难,有时候也来到小镇做小生意,卖些针线,犹太人做买卖善于表演,拿榔头砸针,
刺穿袁大头的铜板而针不折断,引来一片惊呼,他们说的简单吴语有很重的口音,围观的小孩们就大声模仿嬉笑。刘铁球特别关照淘气的孩子,不能欺负他们。



但有件事,刘铁球作了孽,后来还为此送命。

离开小镇50华里,有个村庄叫成舍,当地人叫它‘成三漾’。地理位置独特,分前中后三漾,前漾是10多华里深的湿地,中漾有些可以建房的小岛高地,后漾就靠着太湖,这个村庄没有路通
进去,四面环水,层层的茅草,迷路就出不来。全村男人善射,都是猎户。祖上是明末从北方逃避战乱迁移过来的,性格彪悍,在成舍生活了将近3百年,长相,口音和周围的江南小镇居
民都不一样,很少和当地人交往。清政府,民国的政府官员,都不进去打搅他们。日本人打下周边城市后,一直进不了成三漾。担心抗日组织藏躲在那里,就派人进去喊话,但里面人坚决不投降。

日本人发了脾气,开铁甲船进去,迷了路,卡在浅水沟里进退不得,被当成活靶子打。

刘铁球江湖卖艺时候,进成三漾几次,熟门熟路的。日本人找到刘铁球,刀架在脖子上的买卖,想干得干,不想干也得干。刘铁球软了,答应带路。他能做的只能是跟日本人谈个条件:不杀人
不烧房。日本人答应了。


日军进去后,兽性大发,全村男人几乎没逃出来几个,房子全烧毁了。自从日本人放了这把火,四散的孤儿寡母艰难的在其他小镇挣扎生存,成舍这村庄在以后的官方地图上消失,再也没有人住在那里。

这件事,当地人都知道:刘铁球作的孽。

寒来暑往,春去冬藏。日子一年一年的过去,小翠给刘铁球生了3个儿子。刘铁球一直想要个女儿,那年小翠怀上后,接生婆过来看了,郎中也号了脉,都说:是闺女。

当时正是国共内战之时,国民党败退的军队和小镇官员逃出小镇不到10天,解放军就追来了。刘铁球以小镇自治管理会主任的身份,和乡绅们一起,在公路边欢迎解放军。部队南下追国军,
干部留下来成立新政府,接管了小镇。

刘铁球见多识广,他在小镇呆了20年整,也是经历了风浪,但是这一页,他翻不过去了。刘铁球被枪毙,离开新政府成立不到一周的时间。

当时有人向干部举报,刘铁球是国民党政府的人,也投降日本,是汉奸,刘铁球开始还据理力争:“我不穿军装,不是军人,何来投降?不拿汪伪政府的俸禄,何谈汉奸?”但是等到成三漾的
幸存者在公审大会中哭诉时候,刘铁球知道,自己大势已去。宣传干事上台带领群众高呼口号,群情激愤,刘铁球当场就被绑了。干部批了红勾,拉出去,立即执行。



刘铁球被五花大绑,穿过当年卖艺的大街,周围是一张张熟悉的,看热闹的父老乡亲的脸。这次,他没有喊“有钱出钱,没钱捧场”。路过石灰桥,他年轻时卖艺的地方,他突然大喊:“我不
是汉奸,新政府杀人立威,天理难容,天理难容。”

执行的是名年轻的新兵,开枪时候离得太近,血溅到脸上,吓得扭头就走。刘铁球跪在地上,屏住那最后一口气,半分钟没倒,干部正准备上前补上一枪时,刘铁球喷出一口鲜血,轰然倒地。
时年41岁。

小翠在家听到消息,哭得死去活来,肚子里的孩子,流产而死。。。

××××××××××××××××××××

后记:太湖强盗王大奎,抗战时候被蒋介石的敌后特务收编,杀了几个汪伪汉奸后,被日本人杀害。老镇长死于南京保卫战。小翠艰难把3个儿子拉扯长大,一辈子没离开小镇,1995过世。
‘姚长子’抗战时期移居上海,年老退休回小镇居住,后来再次被人关注,是因为他的孙子姚明。

至于那个吴江湖,离开小镇后一直在县城生活。据说他老实做人,从来不乱说乱动,历次政权变迁和运动都与他无关。10年前,还有人看到他,90多岁高龄,耳聪目明,在县城湖边小公园遛
鸟喝茶。如果今天还活着,该是百岁老人了。

(#8035365@0)
2013-2-1 -05:00
This post has been archived. It cannot be replied.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水墨江南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