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水墨江南(二)---- 风云父子

ab6949 (游牧民族)
水墨江南—风云父子

小镇上的老人,谈起王瘸子和啊嘟嘟父子,无人不知。

但是,很少有人知道王瘸子在北洋水军邓大人船上当过兵的身世。至于他的媳妇,啊嘟嘟的母亲娇娇,就更少有人知道了。小镇上的居民,其实就没人见过娇娇。


老年王瘸子

王瘸子年轻时候,长得又高又壮,水性及好,除了在小镇边河塘抓鱼摸虾,平时无所事事.人称‘王浪子’。北洋水军招兵时候,小镇居民坚信‘好铁不打钉,好汉不当兵’的古训,应者寥
寥。只有他去报了名。后来王瘸子分到邓大人的船上当兵。

一次训练中,王瘸子从舰桥上摔下来,正当在医院养伤时候,中日甲午战争开打,邓大人和他的致远舰沉没。史书记载,只有7人幸存,其实是漏了在岸上养伤的王瘸子。

北洋海军没了,王瘸子去天津,给富家弟子当保镖。十年的保镖生涯,王瘸子提着脑袋给主人卖命,最后被人打折了腿,虽然给接上,但是走路一瘸一拐的,大伙都叫他王瘸子。仗着朋友和原
主人的帮助,王瘸子开始在天津做点小生意。

王瘸子当保镖时候,有个相好叫娇娇,在天津当妓女,娇娇年老珠黄,想从良嫁人。以前年轻气盛,王瘸子和娇娇都互相看不起,现在双方条件都不比当年,就在天津租个房子凑合着过日子。

年轻时候妓女为了多接客,经常吃药避孕。娇娇从良后,好多年了,还没有怀孕。于是遍访老中医,又吃了不少稀奇古怪的药。等到怀上儿子时候,娇娇已经35岁了。那年正好满清垮台,民
国建立,夫妻俩欢天喜地,娇娇做了不少小孩衣服,鞋子,王瘸子给即将出生的孩子,连名字都想好了,就叫‘民国’。

天有不测风云,没想到是难产,接生婆慌了手脚,不知所措。王瘸子把郎中接到家里时候,娇娇血流不止,郎中说,母子只能保住一人。娇娇已经是气若游丝,但神志还非常清醒,她毫不犹豫
选择了孩子。娇娇知道,这次如果不把‘民国’生下来,这辈子她不可能再怀孕了,愧对王家列祖列宗。娇娇是拼尽了自己最后的力气,把‘民国’生了下来。

王瘸子埋了娇娇,离开天津这个伤心之地。 他最后在老家住下来,当上了更夫,那是因为老镇长的赏识。当时民国刚成立,王瘸子虽然说对革命没有什么贡献,文化程度也不高,但比起那些
油头滑脑的当地小市民,用他还是比较顺手。再说,更夫这个位置需要责任心,傍晚点路灯,半夜敲更,还要在夜里镇住那些小偷小摸。王瘸子在军队呆过,也干过保镖,干这活最合适
不过了。

也许是娇娇吃了太多的药,王民国小时候一直不叫人,后来总算是开了口,但说话不连贯。王瘸子费了不少劲,让民国说上句完整的话,却发现就点结巴:‘今朝夜里,来。。。来我家吃饭。
啊。啊。。啊。。。好?’

每次说话,总是以 ‘啊好?’, ‘啊对?’, ‘啊是?’结尾。‘王民国’用吴语叫起来不顺口,小镇上的人都不记得王民国的大名了,大家干脆管他叫‘啊嘟嘟’。

王瘸子没再娶,他晚上当更夫,白天当爹又当妈。啊嘟嘟虽说从小没有妈,但读书不错,长大后,都继承了父母的优点,长得结实高大,又是一表人才。

啊嘟嘟十八岁时候,去了隔壁小镇南横的张家木材行做学徒。他精明能干,张老板的生意经全看在眼里,一学就会。顾客们就喜欢找他谈生意,还特爱砍价还价,啊嘟嘟一着急,就更加结巴
了,斗大的汗珠都往下掉。顾客寻到了开心,他也做成了生意。老板非常喜欢他,有时候生意做晚了,就留下他吃晚饭。

喜欢没多久,就变成了担心。老板发现,自己的独生女儿也喜欢啊嘟嘟了。这可不行,老板是小镇上的富商,老板的哥哥是苏州绅士名人,门不当户不对的。

民国30年代的新女性,思想已经启蒙,女儿可不管那些清规戒律,她要追求自己的幸福。张老板只好把啊嘟嘟辞退。年轻的恋人暗中交往,张老板也一直蒙在鼓里。后来,张老板夫妻在一次
交通事故中去世,唯一的女儿接管了木行,又把啊嘟嘟招了进来。虽然木行还挂着张家老牌子,但是大伙都知道,真正的木行主人是啊嘟嘟。

啊嘟嘟工作卖力,为人谦逊,张家木行的生意越来越大。当时县城有一份报纸叫《吴江周报》,好事的记者还专门把啊嘟嘟的爱情故事写成连载,每周登一篇,成为小市民茶余饭后的美谈。

啊嘟嘟过上了幸福的生活,王瘸子的更夫可做不下去了。那时,不少人家都购置了西洋钟表,不需要更夫晚上报时,而且,王瘸子年纪也比较大了,整天爬上爬下点路灯,有点力不从心。老镇
长推荐,王瘸子就去老家新建的震丰丝厂当保安门卫。

老家小镇周围的农村,是户户种桑,家家养蚕,丝绸业是传统的产业,但是历史上都是手工操作,质量不高。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国际丝绸需求旺盛,正巧日本在1923年发生关东大地
震,使处于世界优势地位的日本缫丝工业损失惨重,世界各地丝价大幅上涨。中国厂丝出口激增,那是中国民族工业大发展的黄金时期。无锡苏州地区建立了几十个缫丝厂,到上世纪30年代
时候,有织机上万台。

老家小镇的震丰丝厂,是其中的佼佼者,引进当时最先进的意大利生产线,由中国缫丝业前辈费达生经营。震丰丝厂生产的丝绸,每天都有船只送到上海,在国际市场上,挑战日本的丝绸产
品。


历史图片,老家震丰丝厂

王瘸子和啊嘟嘟父子,一个在厂里当门卫,一个经营着木行。 日子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但过得也踏实。幸福的生活,总是太仓促。二次大战日本入侵,彻底改变了父子二人的命运。

37年日本人打下上海后,以追击中国军队为名,借机打击中国民族工业。震丰丝厂和无锡苏州其他丝厂,是日本人眼中的钉子。当时已经有传闻,日军可能要来烧毁震丰丝厂,工厂停工,所
有的工人都撤退。丝厂前门靠国道,后门临运河,交通是方便,但经常招些乡里赖皮偷盗。只有王瘸子才能镇住那些赖皮,他就不愿意离开工厂,主动要求留守。

日军还没到,日机先来了。震丰丝厂近三十米高的大烟囱,超过了小镇几百年来最高的建筑—慈云寺的塔,成为醒目的标志。日机几个俯冲,扔下一串炸弹,留下一片火海。

上了年纪的老人都说:小镇那天的晚霞通红,是那场大火烧透了云彩。

王瘸子被人抬到一块门板上,背后是还没烧尽的厂房。他血肉模糊,那瘸腿也被炸断,奄奄一息,众乡亲七手八脚给他包扎,他总算是等到自己唯一的儿子阿嘟嘟:老爹四十多年前躲过了日本人的鱼雷,如今还是没能躲过日本人的炸弹。操他妈的小日本。。。王瘸子血尽而亡,死时都没合眼。

当天,附近的平望制丝所也被日机焚烧殆尽,接下来的日子,无锡锦记、民丰、福昌、宝丰、复兴、永昌、万源等丝厂全部被毁,周围所有的丝厂,全部停工。

民国政府转移到重庆后,没有间断敌后的抵抗运动。当时江浙地区,有个强人叫王大奎,背靠太湖,打家劫舍。重庆国民政府找到了他,以民族大义为重,动之以情,要他组织人马抵抗。王大
奎被收编后,觉得啊嘟嘟是个合适的人选,就找到了他,拉他入伙。

啊嘟嘟是一介商人,从来没有动过刀,使过枪,有点犹豫,支支吾吾想搪塞过去。王大奎指着啊嘟嘟的鼻子,骂了个狗血喷头:‘杀父之仇,亡国之恨。堂堂的汉子,你还想当日本人的顺民?
你不答应,老子今天就烧了你的木材行。’

啊嘟嘟不敢得罪重庆政府的地下武装,也不敢造日本人的反。答应只出钱,不出力:“我这双手也没法杀人啊,你,你,你还是饶了我吧。兄弟看中什么,尽管拿走就是了,啊。。啊。。。啊
好?” 王大奎正义驳斥:‘啊好啊好? 好个屁,王民国,兄弟我今天不是强盗,你的钱是给民国政府抗日用的。’

日本人在老家小镇驻扎了一个小队,但在南横小镇,是汪伪政府维持治安。啊嘟嘟以他的张家木行为掩护,给王大奎提供资金和情报。王大奎纵横太湖沿岸,杀了几个汉奸官员,但对付日本人
的正规军队,也占不到便宜。


这时间一晃到了1941年底,太平洋战争爆发,美日打了起来。前线吃紧,这敌占区的人们也要勒紧裤带过日子。那年冬天开始,日本人加紧搜刮占领区的物资,提供给南洋前线。周围稻米产
地的收成,全部被日军征购,小镇上居民吃不到自己种的大米,只能买到从东北运来的玉米。

老家小镇,有个乡绅,也是个富商,名叫章新宝,开了个米行。控制着周围一半的稻米交易。章新宝生意做得好,也有政治头脑。他有三个儿子;大儿子送到重庆跟蒋介石,二儿子跟汪精卫,
三儿子留在身边做生意。当时小镇的小孩都会唱:新宝下塘开米行,前身今世富贵命。大儿抗日走他乡,一身戎装去从军;二儿乡里维治安,东亚共荣唱虚名,三儿留守孝爹妈,生意算
盘打得精。乱世烧香在堂前,命运财富托神灵。

章家二公子在汪伪政府里任职,他就在小镇周围,带些跟班,查缴私自储藏的大米。哪家哪户米缸里找到大米,一律收缴,还严惩那些做稻米买卖的市民。

第二年春天,章二公子和王大奎在啊嘟嘟家不期而遇。

那天,王大奎带着几个弟兄,到啊嘟嘟家过夜,兴致勃勃大谈国际形势:‘美国参战后,日军主力大部分都调出中国,现在是我们反攻的时候了。我以前只敢杀汪伪,不敢打日军,现在我要扬
眉吐气。听说老家小镇的日军调走了,换来一批新兵,你去打听一下,时机成熟我就去偷袭他们。。。’

正说着,章二公子带人查粮来了。啊嘟嘟让王大奎和随从到楼上躲起来,自己出门迎接章二公子。章二公子和跟班一进门,没理睬啊嘟嘟,就往二楼闯:那些私藏粮食的人家,从来不会把大米
放厨房米缸里的。

刚踏上楼梯,就见一人堵在楼梯当中,腰里插着把二十响驳壳枪,门神一般:‘想来抢粮啊?’ 章二公子定眼一看,认出是王大奎,还有几个膀大腰圆的随从,虎视眈眈在后面。章二公子赶
紧陪上笑脸:‘我也是奉命行事,不知道您在府上。。。’边说边想着脱身之计。

啊嘟嘟赶紧过来打圆场:都是中国人,都是中国人,有话。。。好。。。好说,别在我家动刀动枪。啊。。。啊。。。啊好?

王大奎瞪大眼睛,‘老子杀的就是你这种汉奸!看你老爷子章新宝和王民国的份上,今天饶了你,你就不学学你哥,干嘛给日本人干活?’

那天章二公子全身而退。出门后关照自己的跟班: 这事不能说出去,千万不能让日本人知道 ---- 章二公子要给自己留条后路。

但有位小跟班,一直对章二公子不服,明里敬重章二公子,暗里一直想取而代之。这下抓到了把柄,他马上就去向日本人汇报领赏。

日本人出动一个小队的兵力,连夜赶往南横镇,包围了张家木行。王大奎和3个弟兄全部被堵在里面。

新兵的确没啥战力,死了3个日本兵,没攻进去。日本人放火烧木行,王大奎和弟兄被大火所逼,眼看支撑不下去,拼死往外冲,全部被乱枪打死。啊嘟嘟从二楼河埠头窗口跳到河里,被日本
人抓个正着。

啊嘟嘟被日本兵押回老家小镇,一周后公开处决。



处决那天,小镇休市休学,小镇上的甲长和保长,每家每户赶人,男女老少全部集中到西洋桥下的那片荒地,强制观看处决。

荒地中央插一跟木桩,啊嘟嘟双手绑在木桩上,跪在地下,光着上身,被蒙住双眼。行刑那批日军是朝鲜人,刚征招进日军。小镇上的居民叫他们高丽兵。日军排成一队,听指挥官一声号令,
出列一人,冲到啊嘟嘟跟前,一刺刀捅了肚子,跑回队伍。一小队日军,每人过来刺一刀。

啊嘟嘟肠子外流,一时半会没断气,嘴里哼唧哼唧不知道说什么。后来他大喊一句, 大家都听清楚了,没有结巴:爸爸,妈妈,我来了。。。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后记:章新宝给啊嘟嘟收的尸体,跟他老爸王瘸子合葬在一起。他的孩子和妻子被烧死在南横镇张家木行里,也葬在一起。

章新宝大儿子随国军跑到了台湾,二儿子跑到香港。后来都杳无音信。章新宝解放后被扫地出门,至死抱着他的三儿子后悔不已:我把你交给共产党,就好了。

震丰丝厂解放后恢复生产,一直到10年前,国际丝绸业凋零关闭。第一任经理费达生,成为中国丝绸业的大师级人物。2005年以103岁高龄在苏州过世。其弟弟费孝通,更是中国著名的社会
学家和人类学家。

(#8035401@0)
2013-2-1 -04:00
This post has been archived. It cannot be replied.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水墨江南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