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烟花不尽

bluereach (呼吸)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前言:我很喜欢林志炫版的"烟花易冷",他清冽的声音置身事外的把一个千年前的故事讲的悲伤彻骨。我很喜欢这首歌,也喜欢这个故事,但觉其有太多人世的无奈,就像"半生缘"结尾那句"世钧,我们回不去了"一样,让我心中发堵。因此我略做修改,写了下"烟花不尽",也算是对自己的一个舒解。"烟花易冷",是词者方文山虚构故事里所描述的是一千五百多年前杨炫之笔下那个盛极繁华后倾塌颓圮的千年古都洛阳城中,一名皇家将领与其所倾慕之女子间的爱情故事。该名将领因缘邂逅女子后,俩人一见钟情并且私定终身,此时将领却被朝廷征调至边境征战,在连年的兵荒马乱中,帝都洛阳已沦为废墟,残破不堪,最后女子苦守将领不遇后,落发为尼,待将领历经风霜归来寻至女子所出家的伽蓝古寺,但卻人事已非,尘缘已尽。就在雨夜的古寺中,倆人相望无語,感叹着世间的繁荣就如同璀灿的烟花般易逝。


烟花不尽

古钟清鸣,我斜倚山门。在等吧?如此痴痴无法离去。同寺师姐妹在我身边进进出出,无一人来打扰我的眺望远方的眼神。

是师傅的吩咐吧。那日师傅将我从残瓦断砾中带回伽蓝寺后,我自落青丝,不再言一字。心如一间空荡的祠堂,正中高供一大字 - 等。

曾经的我,满心都是他。临赴疆场前,他说:"我会回来,等我。"分别那日,我立于银杏树下,阳光照满树冠,灿烂而温柔的金黄,如同佛祖的慈悲,笼罩着我,温暖着我。之后,我天天跪在佛前,虔诚的等,只求他的归来。然而,我最终等到的是他马坠前蹄处,碧血洒黄沙。

边境不守,城池失落,家人慌忙逃难,顾不上我这个在他们眼里已是疯了的人。

我不走。他没回来,我如何能走?

游荡在废墟中,我睡去再醒来,看到的是师傅慈悲的脸。"来,我带你去该去的地方。"

"不,我要等。。。"

"我知道,你可以继续等。"

我跟着师傅来到伽蓝寺。师傅信守她的诺言,因此无人督促我的功课,甚至无人在意我的存在,师傅她由得我如此痴下去。

秋去冬来,春转夏逝,年复一年。每年山门旁的银杏树黄时,师傅都会来问我:"还等吗?"

"等。"我将金黄色的叶子团在胸口,试图感受一丝阳光的温暖。

那日,古钟清鸣,我斜倚山门。一个褴褛身影出现在山路上,我的心猛的一震。多少年了,心如死水,居然,我的心还会跳动。

身影慢慢近了,我用手捂住无可自抑的尖叫,却阻不住滚滚坠落的泪水。

即使衣衫败旧,即使面老身残,此时此刻,我也知道,我终于等到了。

他来到我的面前,淡淡一笑:"我回来了。"平常的如同他不过是出门逛了一圈。

从地上捡起片绿色的银杏树叶,他拉过我的手,放在我的手心,忽然,黑发如瀑布般从我光秃的头顶淌出,如丝绸般的,盖住我破烂的缁衣。

"你还是那么美。"从他的眼眸里,我看到自己的脸,白皙清秀一如他离去那日。

是泪水花了我的眼吗?是因为见到我的欣喜吗?面前的他,眨眨眼,瞬间恢复了往昔的挺拔,英姿勃发。

"执念已消,你们该回去了。"师傅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我手中的叶子,变的金黄,发出灿烂的光。光晕越来越大,将我俩笼罩。他看着我,我看着他,双手相牵,身形逐渐模糊。

回首中,师傅低吟起大悲咒。远方的家人,眼前的寺院,如浮云幻影,而我与他,无论人鬼,终是在一起。就像烟花,虽绚丽易冷,然却也是起于尘土,归于尘土。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8108605@0)
2013-3-20 -05:00
This post has been archived. It cannot be replied.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烟花不尽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