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 XXX回锅结婚记。

guest (农夫)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王老五回国征婚记
文章来源: crossbow 于 5/25/2001 1:43:00 AM:
王老五回国征婚记

王老五当然不是他的真名, 只是我这么叫惯了他, 就这么写吧. 王老五是河南郑州旁边某一县的人, 从小一直在黄河里翻滚, 谁想长大后就翻滚到国外了. 说起他出国, 那又是一特精彩的故事, 如果大伙有兴趣, 下次说, 这次就说他的终身大
事.

经过几年风风雨雨, 酸甜苦辣, 王老五海外革命终于成功了, 在他的那本咖啡色的护照里多了一个图章, 英文是这么写的: Australia permanent visa holder, unlimited entry to Australia ……..”, 用中文说就是拿到了绿卡.

那天, 兴奋的王老五开始和我讨论应该怎么分享革命的成功. 我语重心长的对他指出革命成果的保持就在于接班人的质量, 没看伟大的老人家都栽在这上头. 他
认真的点点头:”是啊, 为了对革命后一代的质量保证, 我一定要在自己个人伴侣的选择上好好把关.”

于是, 王老五将自己的婚姻问题放到了议事日程, 开始积极的制订考虑选拔革命伴侣, 经过几晚通宵不眠的思索, 一个关于海外革命伴侣选拔办法的决议(暂行) 出现了. 先在悉尼通报了一下:

1. 学历: 大专以上, 英语四级以上. 须为国家教育部承认并具有海外鉴定承认资格.
2. 品貌, 品端貌美, 身高1.60以上, 体重标准.
3. 健康. 四肢健全, 无任何病症, 家族无任何遗传病史.
4. 历史. 无离婚同居史, 无堕胎或生产史.

我看了这份决议后, 不禁对王老五同志的革命觉悟, 深表钦佩. 男同志寻找伴侣, 一般都将女同志的相貌作为第一条件, 王同志竟为革命大局着想, 将女同志的学历修养放在了第一, 这是非常值得我们海外同志学习的. 我立刻抄起电话, 向王同志表达了我的钦佩, 谁知他竟然谦虚的否认了这种觉悟, 并诚恳的表示父母从小就希望他能上学读书, 作村里第一个第一个大学生, 但他辜负了父母的期望.
这会,好歹也得给二老找一个大学生媳妇, 争口气. 这让我更敬佩王老五同志, 不但革命觉悟高, 又有孝心, 还懂得谦虚, 中国人的美德全占了. 接着我很诚恳的为他分析, 象决议中所要求的女子, 在悉尼这种资产阶级的堡垒是不不可能存在的,
要找, 只有回革命的发源地, 我们的祖国去找. 他说正有此意, 预备放假就回国.我连忙指出革命的破切性, 老五你都快四十了, 在不抓紧生产, 革命下一代就不能保障了. 老五立马认识到问题的迫切, 连连称是. 于是在我们一班同志的祝福 和鼓励下, 过了一个星期, 王老五便踏上回国征婚的路程.


老五回到中国, 连家都故不的回, 就在上海下了, 开始他的任务 . 他在上海几大
报纸上刊登了 征婚启示:

本人 王xx, 64年出生, 未婚. 先居澳州悉尼,.为澳大立亚永久居民持有者, 收入稳定, 欲寻符合下列条件, 年龄不超过34女子为终身伴侣.


1. 学历:. 大专以上, 英语四级以上. 须为国家教育部承认并具有海外鉴定承认资格.
2. 品貌, 品端貌美, 身高1.60以上, 体重标准.
3. 健康. 四肢健全, 无任何病症, 家族无任何遗传病史.
4. 历史. 无离婚同居史, 无堕胎或生产史.

有意者, 请……………………..

这都是老五回国前, 就打好的草稿, 其中刻意的回避了他的职业, 他是作清洁工的, 收入倒是真的稳定, 只是怕说了, 吓退那帮革命觉悟不高的女子.

老五是个特纯朴的实人, 登完广告后, 忙打个电话回来通报情况, 言语中可以听出他的惶恐, 他以为上海女子大多特别清高, 不太可能看上他这么个出生乡下, 其貌不扬, 又只不过在澳州作苦工的人. 我想想也有些道理, 但为了坚定老五的
革命决心, 我只得开始侮蔑我的上海女同胞, 列举她们现实啊, 贪慕虚荣等等等,
直到老五安心.

过了几天, 老五再来电, 语气非常激动, 按他的话说, 革命的形势不是小好, 是一片大好啊. 自从广告登录后, 反应太强烈了, 宾馆服务台来信来电不断, 应征者不但有30左右成熟妇女, 也有20几的妙龄女子, 更还有几个青春在校少女. 而且, 不只上海, 近至江浙, 远到黑龙江, 当然这些地方都是亲友待应的. 一般都是附照并介绍自我条件,希望见面联络, 不过也有热情的亲自登门的, 个个复合基本要求. 老五眼花缭乱, 老革命遇到新问题, 不知如何是好了. 我听了也很为老五高
兴, 自己也有些兴奋, 但还是比较冷静的对他说, 老五啊, 越是形势好, 我们越要保持革命的警惕心,, 要慎重对待, 不能在这个关键时候犯错误. 老五听了连连称是, 询问具体怎么办, 我说要不你从里面选十几个, 叫她们来面试吧. 这选革命伴侣不是儿戏, 我们需要仔细审查下, 以免混进不纯分子. 老五说对, 可又为难的说, 不知道怎么选. 我说你, 你就按照决议上的选, 没照片的不要. 然后就越年轻
越好, 当然不要太年轻, 学历越高越好, 当然不要太高, 以此类推吧. 选完了, 就传真过来, 我们悉尼的哥们再帮你把把关. 老五一听就高兴了, 说中, 就听兄弟
的.

说起来, 老五的工作效率还真高, 只一天功夫,就把人给筛选完, 传了过来. 我们交给同志连夜加班讨论, 说起来老五是越来越进步了, 这几个后选人要模样有模 样, 要学历有学历. 那相貌最差的我看也比巩利强, 学历最低就要属那什么国家 重点大学的在校生了. 我们几个原来也有为自己终身大事担心得, 现在个个都充 满信心. 老五打点话问结果, 我们一致通过, 叫他立即安排面试, 速战速决.


一两个星期过去了, 老五那儿没半点音信, 我们悉尼的几个同志都开始有点担心,
种种奇怪的猜测也随之而生, 我也怀疑老五是不是为革命牺牲了, 心里特着急.

终于, 老五电话来了, 开口:”浪子, 我搞定了, 我有老婆了”. 我一听, 真是松了口气,
想想忍不住骂
道:”你丫这么好的事, 怎么也不透个气过来, 就顾着自己乐,
也不想想同志们在着为你担心, 还有没有组织性纪律性了.”老五赶紧的认错, 说是回悉尼就向组织检讨. 我说算了,
多带点喜糖回来吧. 挂了电话, 我连忙向别的同志通报了喜讯, 大伙都为老五兴奋, 也幻想着新嫂子的质量,
和老五现在的幸福样.

由于签证及其他种种问题, 过了三个月, 老五才带着新嫂子回到悉尼. 那天,
我们发动了悉尼全部的革命群众(除打工的以外), 去机场迎接王老五同志胜利归来及欢迎王嫂子加入革命.
其实那后一条才是大伙的热情所在吧, 因为所有人对新嫂子抱着及大的好奇和期望.

在大家的盼望下, 老五拎着儿个蛇皮袋走了出来, 后面果然跟了个女同志.
我们连忙迎了上去, 一阵问候后, 老五正式的介绍了她的老伴出场. 我一看, 不由怀疑, 怎么看都不像一受过高等教育的同志, 而且无论模样身材都不符合决议的精神啊, 再说老五传来的候选名单上也没她啊,
倒有点像村姑. 老五 看出了我也大家的困惑, 忙不迭的使眼色, 说晚上聊, 晚上再聊.

到了晚上, 嫂子因不太适应时差早早睡了, 我们大伙就把老五叫了出来, 一是替他洗尘,
二准备听他汇
报. 老五上桌, 先自个灌了三杯, 抹抹嘴, 开始了汇报:”同志们,
我知道大伙心里都有些嘀咕, 我承认
我违背了组织的决议, 我检讨. 不过, 我真是尽力了.”
我问到:”你怎么没从我们通过的候选人上去
挑选?””老五, 浪子你不知道, 起先, 我也觉得形势不错, 这么多好闺女来应征. 可是,
到了面试我才
发现, 我受不起啊. 就说那什么大学的在校生吧, 是他娘陪着来的, 一坐下, 就问我收入啊, 存款啊 这
些我也老实说了. 她娘还问, 你娶了我女儿, 一个月准备给娘家多少家用,
什么时候我和他爹能移民啊. 我怎么听怎么不像要把女儿嫁给我, 想是交换啊. 还有别的都差不多, 都是要我保证钱啊, 出国的. 有的说要求不高, 只要住有情调, 吃吃的精巧, 这不就是钱么. 还有一个, 长的特水灵,
和我说如果她嫁了个我, 明年奥运她想把什么三姑六婆请来参观. 我一听, 就把她赶跑了. 兄弟们,
我们在这真是叫革命, 她们就想来摘桃子, 我能答应么. 我看了六个, 其余的也不想不敢看了,
他们不是看上我, 只是这本
护照和澳币. “

我们听了, 都陪着老五摇头, “那这个嫂子你哪找来的?” 有个同志好奇的问. “你说妞妞啊, 她是我村子的, 从小一直玩的, 也有过那么一段.我出国后她就嫁人类. 这次我回去看父母,
才知道, 她男人死了, 就留下她一人, 怪可怜. 我想起从前那段情分, 她能吃苦, 又本份, 就问他愿不愿意跟俺. 她答应了, 我父母也觉得合适, 就这么着了. 其实, 我这里说句, 革命还得靠能吃苦啊.”

听了老五这段汇报, 我站了起来, 举起酒杯, 朝老五一敬, “老五哥, 你他妈真有觉悟,
兄弟服了.
来! 干!!!”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81637@0)
2001-5-26 -05:00

回到话题: 转 XXX回锅结婚记。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816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