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室友

bluereach (呼吸)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隔壁空了两个月的房间搬来了新的室友,很时尚的女孩子,和我年纪差不多大,看起来却是两个世界的人。我过去敲门的时候,她正松散着长长的头发,坐在地上整理行李。

“嗨,你好,我是K,住在隔壁,很高兴和你成为室友。"女孩抬起头,一脸阳光的微笑:"你好,我是J,希望我们成为好朋友。"

J,我心里一动,这是我最喜欢的女孩子名,可惜自己没能用到,留着给将来女儿用的,如果有可能的话。

"有时间过来坐坐。"我推推眼镜,腼腆的抿了抿了嘴。"好啊。"女孩给了我个大大的微笑。

之后的日子里,我很少见到女孩。她是专业摄影师,也会配文写些随笔,时间很自用,经常外景旅行。

"累吗?"有一次我问她。对于我这种朝九晚五夜里泡网周末猫家看电视的宅女来说,她的世界就是精彩的时尚杂志。

"当然累,可是我喜欢。"短短一句话,囊括了女孩全部的辛苦和喜悦。曾经,我是不是也希望自己的人生是这样的呢?我心里冒出股酸酸的味道。

周末朋友来家坐,正好碰上女孩也在,朋友惊叹:"难怪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你俩长的可真像啊!""有吗?"我摸摸自己的脸,再看看女孩那精致的面容,自愧不如。

和女孩相处时间长了后,我慢慢觉得,其实,我和她是蛮像的。她的生活风格,就是我向往的;她的职业规划,也是我曾幻想的;她的一切,似乎都曾被我描绘在自己的梦中。只是,她不是我,我不是她。我只是个默守成规的朝九晚五女,永远跳不出这个上班回家的圈子。

夜里春雷阵阵,我站在阳台上贪婪的闻着湿润的泥土气息,女孩却是很害怕似的,躲在房间里。"出来啊,外面很舒服的。"我向她喊到。"不要,我怕雷。"女孩的声音带着丝恐惧。可能,这是唯一我比她略强的地方了吧,我暗笑。

一连几天的晚上,天上都是雷声滚动,女孩的面孔也是一天比一天苍白。我有点担心了:"你怎么了?"她摇摇头,欲言又止。雷声越来越大,看她瑟瑟发抖的样子,我真难受。

拉住她的手,我说:“有什么事情吗?你告诉我,我一定会帮你的。”“真的吗?”“真的。”

女孩沉默片刻,抽出自己的手坐到离我梢远的地方,下定决心般的开口了:“K,你从没觉得奇怪,为什么我们那么像吗?为什么我的一切都是你喜欢的样子吗?”“啊?你怎么知道?”我轻声叫到。

“因为我就是你啊。”女孩抬起头盯住我,那一刻,我似乎看到了自己的眼睛。我被催眠了吗?

“记得高三那年,你一定要报考艺术系,可是后来被爸妈轮番教训,最终有一天自己放弃了而转考经济系?”女孩试探的询问着。

“是啊。”之前巨大的决心,激烈的反抗,和所有少年时的憧憬理想,在某天早晨醒来时,都烟消云散。于是,我顺从了爸妈的规划,一直到今天。

“是因为那个晚上,我离开了你。因为你的思想斗争太激烈,你内心无法再承受,所以分离出了个我,我带走了你那时候不被接受的梦想。过苦受累,化成实体,但是,我过上了你所希望的生活。”

慢慢消化着她的话,我的内心波涛起伏:“你过的这么好,为什么要来找我?”我看着她,不对,我看着另一个自己。

“因为天数。我虽然有了实体,但终究是从你身上幻化出来的,年限将至,必须要魂归旧体的。不然,天雷之罚真火烧身。”女孩的话说的严重,我却没听出恐惧,只有淡淡的,遗憾。

“就是说你必须要回到我身体里?”

“除非你不愿意。可是你为什么会不愿意的呢,我回到你身体里,我所有的才艺性格都会融入你的精神,你不是一直想自己变成这样的吗?”她垂下眼帘,轻笑了两声,然后抬眼看着我,有点挑衅,有点无奈。

我看着她,脑子里飞快的过着一祯祯画面,小时候欢乐的,少年时蓬勃的,工作后压抑的,现在天天沉闷的。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或许几秒,或许几小时,我丧失了时间的概念,但是我做了决定。

“不用的,我让你走。”

她眼里的对峙慢慢消散化成疑惑:“为什么?”

我再次拉住她的手,看着她,就像看着镜中的自己:

“因为这些年我一直有个愿望,就是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我,我希望她会过的好。”



从那天之后,我再也没见过她。不过,我时常会收到从世界各地寄来的明信片,上面只有一个大大的笑脸和短短一句话:“我过的很好。”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8230461@0)
2013-6-4 -05:00
This post has been archived. It cannot be replied.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室友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