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rginia: 残酷的美丽

news (转贴)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Origin: is4u.net心意网)

上海带来的零食要吃完了,鱼片干,话梅…….分外想念上海了,这里老外只吃薯片似的,每天自己学做饭菜,非常想念爸爸烧的小黄鱼,咸带鱼,现在上海是不是有蚕豆了?爸爸烧菜太油,当时不喜欢吃,现在想得不行了,看人就是那么没出息,说是想爸爸妈妈,其实是嘴好谗,想到的完完全全都是细节。在Zellers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哪里有买抄菜的锅,洋人都用平底锅,我一棵大白菜要分二,三次烧完。终于在做饭不到六周后光荣负伤,把中指上端的一块肉切了下来,这里没有人可以代替我,所以包好伤口仍然要自己切下去。人说不负伤烧不好菜,我这下可以毕业了吧?还好,我每次都是饿的不行了的时候才做菜,每天至多吃二餐,所以烧什么都是好吃的,连忘记放盐的青菜,烧焦的鸡蛋都是美味。来了这么久没有逛过什么服装店,这倒不怕,我带了整箱的衣服来呢,我们逛的最多的是食品超市,华人的超市什么都有,就是一进超市那种味道不比国内的小菜市场逊色。我不是学理工科的,但是因为要熟悉这里每种食品的价格以便比较那种比较便宜,几天下来,脑子变得对数字非常敏感,碰到什么都是加15%,然后再乘六地快速计算下来,最后发现,什么东西都是那么贵,国内进超市价格基本不看,这里什么都拣便宜的,尽量少买,几次下来,让我渐渐讨厌上超市的感觉,讨厌这种自感寒酸的感觉。看到什么降价,就好象蜜蜂一样叮上去。

春天来了,想念上海炎热,嘈杂的春天,加拿大的春天美得让人感到心痛,满园的春色,荷兰的郁金香装点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家家的园子里人们忙着锄草,要为这份美丽添色,(其实还有一面,你不整理你园子,邻居可以告你)。再灿烂的绝美不曾打动我,我们的心情早已在百般寻找工作的踌蹉中消灭怠尽,我带着扭曲的妒忌心欣赏着这份美丽,觉得这份绚丽不是属于我们的,何等残酷的美丽。

找不到工作,唯一可以去的地方是LINC学校消磨时间,其实并不是好学,这里的老师一点也不比国内的老师好,第一间LINC学校的老师是荷兰人,四十多岁的样子,是个音乐家,教书是因为他那点教别人音乐的钱根本不够养家,教书是第二职业,然而却是他收入的主要部分,他是二十三年前的移民,金发碧眼,占了这个便宜,才唬了人做老师的吧,他的发音基本没有乡音,拼写却大有问题,不能完整拼写出cappuccino,我想是因为我们只有LINC五级,所以老师水平不用太高,班上的同学倒都个个高学历,这也许就是一种逆向思维吧。第二家学校是ESL的TOEFL学校,因为LINC老师一个劲地教过去式,过去分词,实在让我受不了,要不是为了那几张TOKEN,早就不去了。去了TOEFL班,又遇上一个荷兰金发碧眼,这次的老师似乎好很多,拼写当然没有问题,他早先是Western Ontario(西安大略大学)的PHD,教学严谨,细致,一个月后,我却又不耐烦了,每个细小的问题他都回答半天,没有任何侧重点,不顾及大多数同学的要求,哎!其实不花钱的东东,你能要求那么高吗?再说老师客客气气的儒家风范,你都不好意思向他提意见,人家教学认真嘛,至于效果,自有很多收费的好学校,老师一对一教你,可是钱呢?打出生以来第一次,想到钱就感到心慌,我到底是怎么了?

放学回家的路上,路过超市门口,一个模样长的很好的小洋鬼子席地而坐,身体被肮脏的被子裹着,我走过他身前,他轻声对我说:"Please drop your changes". 我被他吓了一大跳,中国是发展中国家,再贫穷,20岁的男孩子都不会好意思讨饭呀,怎么这里长得人模人样的小伙子做这样的事情呢?加拿大不是福利很好吗?穷人都有很多补助,为什么还有人流落街头呢?想着,我就一身冷汗,赶紧走几步,对他说,"sorry, I don't speak English" . 这么蹩脚的谎言让他也露出了笑颜,突然间觉得自己愚蠢得可笑,阳光太灿烂的缘故吧。至少阳光还是那么明媚,希望是有的。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824@0)
2000-5-25 -05:00

回到话题: Virginia: 残酷的美丽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美文转贴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8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