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容是个屁!”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宽容是个屁!”这是老严的口头禅,颠扑不破地扎根在他的信念里,“只有想干坏事的人才会拿着宽容招摇撞骗。”老严这么想了也这么做了,一直严于律己,狠以待人。上学的时候,同学生怕考试时坐他旁边,他比监考还负责。上班的时候,同事都离他远远的,有他在想用上班时间办私事,甭想!经理都怕他。家里人也怕他,家人的一切行动必须先经过他审议,连电视节目也要他预先评好了级才能看。
老严出国了,到了加拿大。象每个新移民一样,开始的时候会有些不适应。老严更不适应,虽然他没多久就找到了一份别人都羡慕的好差使,他还是比别人更不适应。原因很简单,这里太宽容了,他看不惯,“同性恋都敢上街游行,他奶奶的。”(忘了说了,骂街是老严唯一认为偶尔可以宽容的东东。)“脱衣舞厅居然明目张胆的开,还他娘不收门票,这不是鼓励大家都去嘛!”这个“大家”不包括老严,他是死活不会去的,都是听别人说的。后来也没人跟他说什么了,省得听他的政治思想教育。
老严上班也不痛快,他就是看不惯老外上班时间一人拿杯咖啡在那里聊天。有一次他实在忍不住了,“Excuse me, it's working time."
"So?"老外们疑惑地看着他。
"You should concentrate on working."
"Oh yeah? If you were, you shouldn't have heard our talking."
老严把“讨论”的结果归咎于自己的英语水平。不过作为一个Senior Programmer,他觉得还是有必要继续和别人讨论,尤其是那些来实习的学生。他把关注目标集中在一个头发黑不黑、黄不黄、留着一撮山羊胡子还带着一只耳环的年轻人身上,
"Why you put a ear ring onto your right ear?"
"uhh, nothing special, just for fun."
"Will it give you any good?"
"Probably not, but it doesn't hurt anybody, does it?"
不过老严确实受到伤害了,他下决心苦练英语以便更好地纠正别人的错误。可问题是老外们好像不太喜欢和他聊天,每次交换一下天气情况就走开了,弄得老严找不到很好的实践机会,不过有关气象的各种词汇,老严倒是滚瓜烂熟。
老严就这样苦恼地在异国他乡挣扎着,他多希望能生活在一个没有宽容的社会啊。

一个周五的晚上,下班后老严一如既往的吃饭(人是铁饭是钢),然后看了会报纸(练习英文阅读),又看了会电视新闻(练习英文听力),最后洗漱上床,抄起一本英语口语教程(练习英文口语)叽里咕噜了一阵就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

“笛笛,笛笛笛。。。”,楼下有人按汽车喇叭,老严争眼一看表,2:30AM,“妈的,大半夜的,不叫人睡觉啦。”老严起身直奔阳台,路过客厅的时候忽然瞟见沙发上横着一支双筒猎枪,想了半天也想不起什么时候弄的,“管他,先用它吓唬吓唬那个杂种。”老严抄起枪来到阳台上,发现对面楼的阳台上也站着几个人,端着枪象在瞄准的样子。扭过头去一看,邻居也握着把手枪描着楼下的那辆惹是生非的小汽车。“他们不会来真的吧。”老严正想着呢,劈里啪啦地枪声响成一片,那辆倒霉的车漏着浑身的窟窿落荒而逃。“天哪,太玄乎了。”老严张着嘴半天说不出话来,不过转念一想,“莫不是一夜之间社会的尺度收紧了,不宽容了?也好,也好,矫枉难免过正。不错,不错。”想着想着老严乐了,手指一兴奋扣动了扳机,咣咣,老严给自己家阳台凿了俩坑。接着,对面楼的阳台上就一个接一个的闪出端着大大小小枪械的人影,老严按叫不好,一溜烟钻回客厅,捂着耳朵趴在沙发下面,“乒乒乓乓”一阵过后,等老严在起身一看,他们家的窗户上一块玻璃也没了,窗户下面的墙跟蜂窝煤似的,透着皎洁的月光。“就算自己先为放弃宽容牺牲一下吧”,老严咕哝着就爬回床上睡觉去了。
第二天一起来,老严就先做了个小总结,总结了一下以前不由自主被人带着松懈了的几点,默默地在心里念了几遍。然后开车出门去超市买生活用品,前面的车开得很快,到十字路口正好赶上红灯,没有完全停住,车子滑出了白线一点。马上开过来一辆警车,两个警察走下车,其中一个还亮出了手铐。老严赶紧摇下车窗想听听他们说些什么,只听拿着手铐的警察大声对那个司机说,“如果刚好有个人在过马路,他很有可能已经被你压死了。”“警察先生我不是故意的。”“我们知道,所以我门现在以过失杀人未遂逮捕你。”老严听的眼睛发直,“以后开车要小心,一定不能超速”,老严边开边在心里念叨着,一路上只开到40KM/H,开着开着后面跟上来一辆警车还亮起了警笛,老严赶紧把车停在道边,那警车就跟着老严停下,老严浑身是汗不知发生了什么。警察举着枪就过来了,老严在心里祈祷那支枪不要走火。警察走到车前,示意老严举起双手下车,然后对高举双手的老严说,“你在限速60KM的路上只开40KM很有可能会造成交通堵塞。”“警官先生我。。。”警察没理他接着说,“那样的话,即便堵塞半个小时,也会造成很大的经济损失。所以你的车被没收了,卖车的前将会转到市政府专门设立的‘人为交通堵塞损失基金’里。如果你再次试图堵塞交通,我们会对你提出刑事检控。现在你可以走了。”虽然并没有造成交通堵塞,但老严的思维却完全堵塞了。回家的路上老严心情沉重外加不知所措和惊慌失措。
老严拖着跟灌了铅一样的两条腿走回到公寓,坐电梯上楼,走到自己家口掏出钥匙开门。一进门,惊异地发现大楼管理员在客厅的沙发上坐着。没等他开口,管理员先发话了,“今天有很多房客投诉你昨晚故意制造噪音,影响了他们的睡眠和休息,所以我们决定中止和你的租约,请你在午夜前搬出去,否则我们只好强行把你的家具和物品扔出去,你有可能会因此被控污染环境。”说完没等老严有什么反应已经出去了。老严几乎精神崩溃,在沙发上呆了半天才清醒过来,赶紧找朋友帮忙先把东西寄存在他那里。
星期天,老严一直睡到中午。他实在是累了,昨晚几乎一宿翻来覆去睡不着,现在还有点精神恍惚,好在朋友已经备好了午饭。吃饭的时候朋友不停地安慰他,“你只是以前太放纵自己,太宽容自己了。适应一段就会好的。别多想了,多吃点。”老严哑口无言,只能闷头吃饭。吃完饭,翻翻报纸看看租房广告,发现每条广告都有醒目的一行字“不考虑曾被中止租约的租客。”老严真是有些心灰意冷了。
星期一一早坐公共汽车上班的时候,老严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宽容到底是不是只是一个无聊的借口?!”老严这几天只能做公共汽车了,所有的租车公司都异口同声的对他说,“我们不租车给有前科的司机。”“前科”这两个字让老严那个别扭就甭提了。
到公司刚坐下,经理就一脸严肃地走了过来,“我们刚接到警察局和你的社区中心发来的资料。资料显示你有意阻碍交通并且蓄意滋扰邻里休息,我们觉得继续聘用你会影响我们公司的形象,你被解雇了。”话音刚落,同事们就唧唧喳喳起来,老严隐约听见他的好聊天的几个同事说,“平时道貌岸然地原来是这么一个人”,还有那个扎耳环的黄黑毛的小子,“早看出他是假正经。。。”还没听完,老严只觉得忽然天旋地转,金星乱窜,咣当一生倒在地上晕倒了。。。。。。

脑袋着地的一刹那,老严就醒了,原来是个恶梦,从床上一直做到了地上。不过老严还是觉得浑身发凉,起身到卫生间冲了个澡,睡意已经全消了。窗外的天空已经泛起了鱼肚白,老严在屋里踱了一会儿,坐到电脑前,用最大的字体打了几个字贴到了墙上:
“宽 容 是 个 屁”,
不过后面加了一个字:
“吗?”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839215@0)
2002-11-6 -04:00

回到话题: “宽容是个屁!”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小说故事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839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