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LABOUR 工作

denny (denny)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我在SUBWAY里做快餐,有一段时间了。目前还是黎明前的黑暗,只有接着干下去。我的想法在大家看来很古怪,到了加拿大我没想别的,就想赶紧找个快餐店先打工学外语,学社会。然后赞够了认识和经历去上学。我的SUBWAY是一家广东人开的,老板是女的,丈夫U OF T电机系毕业,后来工作不干了跟老婆开店。店里都是一帮二十初头的年轻人(加拿大人),经理不过二十三,边学习还边做经理。刚进店的时候我就是包三明治,客人要什么,你就往面包里放什么。
后来学做收银,学烤面包作COOKIE,刷碗,扫地,到学着早晨开门自己承店面,晚上收工点钱都做过了。
我庆幸自己没去刷盘子,没去扛包。因为我在这认识了一帮很好的朋友;REG,一个电影发烧友,现在读大学新闻系的三年级。MIN,第二带移民,只会说蹩脚的普通话,自从我去了他才知道了什么是"套磁"和FUCK的北京土语。DEYLON,一个从前吸过大麻,现正从新做人,虽然脑袋因大量吸食毒品有点笨,但知道卖力气。还有未婚妈妈JEN和他现任男朋友,好汉JAMMIE以及大妈KIM,掉了三颗大牙,没钱镶,却又喜欢大声说话。都是一些真实的加拿大人。他们朴实,快乐,风趣,工作心强。
其实LABOUR工,尤其是快餐,很需要和作精神。正跟打蓝球一样。打过篮球的朋友们都知道,五个人在场上只有配合的天衣无缝,整个比赛你就会感到很流畅,而且你也不知道什么是累。一但一个人不用心,比赛就会输,而且你会感到疲劳无比。这可能就是所谓的合作精神巴。有时候和REG,MIN,去打篮球。球场上我们配合的不错,工作上也是很好的合作火伴,我们三个可以干5,6个人的活都不累,而且又快又COOL。
但SUBWAY毕竟是我的中转站,我早晚要和这帮朋友说再见。小小的柜台让我学会了如何从一个工程师变成快餐店员。每天遇到的顾客成百上千,遇过冷眼,也曾受过别人不理解的辱骂,但得到的微笑还是比这些东西多。因为我负出了真心,而不去在乎有多少回报,关键是自己要快乐。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84678@0)
2001-5-30 -05:00

回到话题: 发现打labour工是一种精神折磨,整天要看人脸色,难啊,真是不想再打这份工了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84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