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闷...

dropoutinmiami (东北的饺子)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市长被逐事件的怒与喜 -- 汗青[68 hits](5/18/01 9:19:43 AM)

内容:
据5月8的《欧洲时报》报道,东北的一位市长,从法国招商返回时,在飞机上只顾自己方便,不顾他人,骄
横无礼被逐下了班机。

辽宁省长薄熙来14日在香港为他手下的这位市长(铁岭市长姚辉)澄清,提供了事件的另一版本。薄熙来对
记者说:“我们东北人不像你们香港人,不常出远门,心里着急,箱里面有钱,万一钞票丢失了,那可是公
款啊!”表示东北人性子急,听不懂法语,整件事是由于语言不通引起的误会。

薄熙来的话看起来似乎也有道理,但是认真分析却在站不住脚。说“我们东北人不像你们香港人,不常出远
门”,言下之意是这位老实巴交的东北人(市长)让人给耍了。东北人不常出远门,见世面少是不错的,但
是故事的主人并不是一位平常的“东北人”,他是一位官老爷。东北人没有机会出远门,更少有坐飞机出门
的;香港人要高一级,能坐飞机出门;而这位官老爷就更高级,坐飞机还要坐商务舱。在国内时外出办事有
飞机自然不会坐火车,也不会坐飞机的经济舱。总之他是官老爷,处处与人民不同,“出门”“坐飞机”对
他如家常便饭。笔者以为,“我们东北人”可不是用来称坐高等机舱里的官老爷的,共干们不要学当年国民
党的大官,打了败仗就脱下显赫的官服,换上小兵的行头,甚至民服,企图混到在平民之中逃脱。敢当这个
官、敢享受高级的待遇,就要负气责任的。薄熙来所谓的(这位市长)心里着急,显然是不能成立的。

再看薄省长的感叹:“箱里面有钱,万一钞票丢失了,那可是公款啊!”众所周知,共产党干部当领导的,
享受在前,对负责任却一点也不贪心。看护公款这种事,从来就是手下人的本分。要不然,这位市长带着那
么一群人是干什么的?裙带关系公费旅游者有之,同时作翻译的,跑腿的,开路的和管钱管伙食的当然也都
不能少,越是贪图享受的官,越是不负责任。要是和手下同样坐经济舱的领导,到可能会负责管钱。坐高等
舱图享受的主儿,要有证明才能令人信服,不然薄省长那感叹句只是一串苍白的口号。

这位市长有本事“一个人用大纸口袋(装公款?)占用了五、六个行李舱,而且全是平放。别的乘客想挪动
一下,他都不许。”这外强中干之徒被人家赶下飞机,回来后竟一点也不敢出声,整个事情还是一位华侨在
《欧洲时报》上抖搂出来的。事后辽宁省到香港招商,这位市长竟因此而不敢出门了。如果有理,回来后完
全应该告法航。这对普通人执行一项权利,而对这位市长则更是一件义务。因为他到法国的商务舱来回飞机
票,全部都是含辛茹苦的老百姓出钱为他买的。让他坐高等舱,不是人们欠他的享受,目的是为了他一路上
顺利一些,到法国招商工作有精神些,回来后则马上能投入到日常工作中去。而这位市长大人被逐下飞机,
等到第二天的飞机才成行。不说回来后的精神风貌是否能够立刻投入到日常工作中去,被逐下飞机而耽误的
一天时间,以及额外的酒店食宿费用,损失全都是算在穷苦的百姓身上。如果不是他的错,那么他就有义务
为纳税人追回损失。有理而不讨回公道,这样的素质又怎么能够为人民谋利益,就是招商招来,又怎么能够
为当地人民带来好处,多招商还不是得多赔钱?人民给好的待遇,不是指望着供奉窝囊废的。

薄熙来对香港记者说:“这位市长五十多岁了,心里受委屈,不敢来(港),怕你们炒作。”

心里受委屈?你完全可以把你的委屈对世人说出来,以取得人们的理解和支持(如果是真的受委屈的话),
五十多岁了,不行了,则应该退到一边去,让有能力的人来领导。让这种人“享受”着豪华的待遇,是人民
的利益?

如果《欧洲时报》的报道属实(其实薄熙来提供什么另一版本,事件中的另一方,法国航空公司并没有表
态,人们所看到的报道是第三者,一位在场的华侨写下的目击经过,没有污蔑这位市长的动机),那么不难
看出这个权倾一方的市长,平日的霸气更是何等了得,在外面一举手一投足,都无不骄横霸道,可如何能治
理好一个市?真苦了那些百姓们!

现在什么人都到海外招商,各种代表团愈来愈多。其中不乏有办实事的,但也有不少到外面租个会场,搞一
下形式,开个热闹的酒会,挥霍公帑,浪费人民的血汗。今天美国,明天西欧,后天日本、香港,然而又有
多少商务是因为这些官老爷而来的呢?装模作样签个根本不准备实施的“意向书”回来欺上瞒下,愚弄群
众。实际上却是一场地地道道的公款旅游、商业游戏。成事不足、浪费有余。

省长薄熙来(笔者先前还在文章中赞扬过他),有兴趣为手下狡辩,为什么不把招商的结果对人们公布呢。
化的都是老百姓的钱财,作为“人民的公仆”有义务向主人汇报一下你们工作的进展情况。而薄省长对此却
闭口不谈,反而拼命偏袒手下的劣迹,无非是官官相护,搞好人际关系,为日后向上爬打好关系网的基础。
这样的现象实在令人忧心,国内的人民不用说,对海外到华侨也同样危害不浅。几年前法国特赦一批没有居
留的人士,必须要有护照才能办相关手续。而当时中国驻法国大使馆却停止了发放护照,而通过代理人以十
几倍的价格,对外“出售”护照。停止了正常发放是怕影响了非法交易的商机,有了便宜的正路货,人家就
不会来买高价的私货了。国人有口皆「呸」的外交部是裙带关系最严重的地方,其恶劣的态度、粗糙的服
务,完完全全是在破坏国家的形象。派到国外来的高级外交官员,在国际场合的表现还远远不如南联盟、伊
拉克、巴勒斯坦等不发达的小国家的外交官,以至于有理说不出来,说不响,反而让那些无理强权表现得理
直气壮、威风八面。要是恶习不改,出现重大恶性事件只是迟早而已。

市长被逐事件,和之后薄熙来的狡辩,反映了国内用人制度严重弊病。欺上瞒下、溜须拍马、官官相护,权
力膨胀、骄横跋扈。这样的环境,就是好人也会成为恶棍。令人气愤和忧虑。

不过就这此事件,也有令人欣慰之处。那就是事件最初在《欧洲时报》见报之后,海外人海旗林的反共媒体
大军都没有反应,而是国内的“喉舌”率先全文转载了《欧洲时报》的报道,把整个事件揭了出来。翌日便
有“喉舌”刊登文章对这位市长提出了严厉的批判,发挥了媒体的监督作用,可喜可贺!就社会而言,媒体
的监督要远远比薄熙来之类的官僚重要,笔者衷心希望国内的媒体在发展中不断成熟壮大起来,为国、为
民、也为自己闯关夺隘向前奋进。也提醒中南海的诸公们,下面大量的贪官污吏靠你们自己是无能为力解决
的。一方面你们时间精力有限;另一方面普遍的官官相护、欺上瞒下,已形成腐败的铜墙铁壁。或许诸公们
从普罗大众对那些贪官的态度,间接地对这些人的危害有所感知。要解决这个问题,最有效的办法就是给媒
体更大的空间,当他们成为共产党政府这片林子的啄木鸟,把你们身上能感受到,却看不到的害虫捉掉,确
保(造就)一片健康成长的林园,这才是诸公的最大利益。不然亡党之时,痛苦可不是笔者之类的平头百
姓,要不是见到祸国殃民、危害社会、坑害人民,笔者才没这神气来废话(进谏)。亡党对百姓来说无关痛
痒(当然亡党只有是人民推动才可能发生,其结果必然是人民的愿望),对某些人则哭都没有眼泪,想这些
人自己该知道。各位领导们、核心们,贪官污吏在祸国殃民的同时之际,也是在抽你们的筋、剥你们的皮。
与其让他们抽筋易髓、伤经断脉,还不如让老汗(汉)我扇几个大嘴巴痛快。时不我待,先来左面还是右
面?


2001年5月17日


※ 古时在竹简上书写,先以火烤竹去湿,再除去竹青部份,以便于书写和防蛀,称为汗青,后世把完成的
文作叫做汗青。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84857@0)
2001-5-30 -05:00

回到话题: 郁闷...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848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