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帏深下莫愁堂,卧后清宵细细长。多城生涯原是梦,MM居处有激昂。风波不信菱枝弱,月露谁教桂叶香。直道激昂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

danny_chen (蛋泥)
(#85884@0)
2001-5-31 -05:00

回到话题: 一个泥弹, 一个辛夷 在此豪吹中国文学, 老夫实在看不过去。被迫挑战你们的共鸣。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美文转贴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858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