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千年故事-寻鲁记(玛格丽特和木兰的梦古)

fanxinxin (心心)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老大刘茵属马,大我三岁,她圆圆的像苹果一样的脸,半单不双的眼皮,平时是单的,但是她一用劲,眼睛就会变成双的,稳稳当当的大姐姐的样子。她经常会邀请我去他家玩。她家有杂志少年文艺,上面都是各种少年文学作品,非常好看,所以我经常会去她家去看少年文艺。她们的爸爸叫刘效成,我叫他刘大爷,因为他比我爸大,母亲叫赵玉兰,我叫她赵姨。他家还经常有刘大爷的四弟住在家里,我叫他四叔。刘大爷一家是兴城农村的,我还见过刘大爷的二弟,长得和四叔像极了,就是老些。赵姨一家却是营口市的,赵姨的姐姐一家全在营口,赵姨的弟弟可又名呢,北京外国语学院毕业的,居然是中国驻黎巴嫩参赞,他家常年在北京。赵姨白白净净,大大的眼睛,漆黑的头发,脸上总是抹着喷香的雪花膏,穿着黑色的锃亮的高跟鞋,一走过去,就是一股香气。赵姨不爱带孩子,所以孩子小的时候,都给在兴城乡下的奶奶带,刘茵,刘菁,刘茉都是如此,到五六岁时,再接回来。那时农村的条件真是差,我见过刘茵的奶奶,只有五六十岁的年纪,花白的头发,浑身都是干瘪的。
我记得赵姨是二疗区的大夫,非常爱串门,每天下了班,晚上他们两口就一家一家的去串门。我们家是非常的欢迎他们。那个时代,没有太多的文化娱乐,电影院总是那四个样板戏:沙家浜,红灯记,智取威虎山,白毛女,红色娘子军,这样看来是五个样板戏,要不就是朝鲜的,越南的和阿尔巴尼亚的电影。你说就那四个样板戏,居然百看不厌,很都场景和唱段都背下来了,成了心中永不磨灭的回忆,像白毛女北风那个吹,红色娘子军连歌,那时我们小朋友在托儿所里,最喜欢模仿的是吴清华见到党旗,忍泪不住,垫着脚尖在那哭泣的场景了。我记得我不停的垫着脚尖学呀,脚尖真疼啊,我只能坚持半分钟。
我爸出身于河北省涿鹿县,叫樊心亮,我爷爷叫樊俊龙。俊龙,龙王爷,可是我爷爷只是个修自行车的。
我爸爸有些奇怪,他窝窝眼,有个长鼻子,大鼻头,看起来像个俄罗斯人。我爸个子不是很高,很粗壮的样子,他的脸红红的,成酱色,他的身上的皮肤雪白雪白的,少有的白。我呢因为出生长的像我爸,所以我妈就说,你也是窝窝眼。
我还有个弟弟,比我小一年零十个月,属小猪的,叫宇兵。多革命的名字,时代的产物嘛。我弟弟刚出生的时候,长得非常好看,人称“小达式常”,他大大的眼睛一单一双,大大的脑壳,小小的嘴,又白又细的皮肤,极爱生病。
那时的小孩真是奇怪,起的名字全是宇红,卫兵,卫东,全是要保卫毛泽东他老人家的,要不就是让宇宙都变红了,红色的年代啊!
我们那时小孩在托儿所经常要打各种预防针,防麻疹的,防甲肝的,防乙肝的,还要种痘,我的痘就种了一横刀,平平的一个疤疬,有的种的好的,像一个小花朵在胳膊的上方。还有防止小儿麻痹的药丸,吃了不止一次,那个药丸像个奶糖球,香甜极了,可惜只能吃一个。有一个单位的大爷,他骑个自行车,负责送报,他一脸麻子,还有半只假腿。我妈妈跟我说,你们多幸福啊,现在有各种预防针打,小孩不会得各种病,要是过去,经常有人出天花,还会死人的,就是好了,也是一脸的麻子。就是过去发烧,有些也治不了,留下后遗症。就是肺结核,也经常有很多人传染上。现在这些病都没有了。
我们小孩的确都非常健康,没人得什么严重的疾病。我们是疗养院嘛,只要得任何一点小病,妈妈就会开药回来,那时,最著名的就是四环素了,感冒吃四环素,发烧吃四环素,咳嗽还是吃四环素,当然还有其它的药,比较有名的还有土霉素,甘草片。
我有个小名,叫丫蛋,就是女孩的意思,我还觉得我挺特殊的,为什么有这么好听的一个小名呢?大家叫我孙丫蛋,随我妈叫的。
(待续)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8610349@0)
2014-2-18 -05:00
Reply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千年故事-寻鲁记(玛格丽特和木兰的梦古)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人生足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