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PETERBOROUGH考G2

guest (转载; 作者: 梨儿)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星期三,清晨六点半,我在Jason的催促声中清醒过来:浆糊一样的脑子迅速有了思路,今天要去考车牌!来多伦多五个月,第一次起个大早。坐上陈教练的车,向多伦多东北一百多公里的PETERBOROUGH进发。九月的清晨颇有凉意,在太阳还没有出来之前,真的感觉有点儿冷呢!驾车的是五十多岁的梁老伯,陈教练在一旁指点着,看他们都很专注的样子,我也没有好意思要求开暖气,好在太阳已经慢慢地露脸了。

一路上加拿大的田园风光一直都没有能吸引我的注意力,虽然很渴望能在加拿大的农村风光里流连,可是我当时的心情太紧张了,从来都没有考过车牌,不知道是个什么阵势,更令人气馁的是,我一贯的自信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跑得无影无踪了。

经过一个小时的高速公路车程,我们终于到达了PETERBOROUGH考场的周围.陈教练的三个学生中梁老伯排在九点半,我排在十一点半,徐老伯排在下午两点半。打前战的梁老伯虽然已经年过半百,但是很干练果断,教练安排他第一个考试,大概也有为我们树立信心的用意。陈教练不愧是一位极端负责的教练,带领我们在考场的区域里翻来覆去地熟悉情况,正反都转了无数次。梁老伯果真是宝刀不老,加上遇到一位公认的好考官,看他精神抖擞,容光焕发地从车里出来的样子,知道他pass了.我上前祝贺梁老伯考到G牌了,心理充满了羡慕,也就在此时,不安和紧张进一步把我全面包围了:下一个就是我了!

我的薄弱的心理素质带来的一连串问题终于发生了:在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时间里,陈教练带我练车,我是该注意的都不注意,不该费时间观察的反而煞有介事地观察半天,该减速的时候我踩油门,可是该加速的时候脚又放在刹车板上,急得陈教练一再用广东味的普通话跟我说:这样你的牌子就没了啦! 好在陈教练是颇有将帅风度的,他不在关键时刻急躁和发脾气。我也渐渐地冷静了下来,想起平日陈教练在车多人多的地方对我进行的强化训练,比今天的难度大多了,我没有理由这么紧张,我必须在考试之前恢复状态。

调整好镜子和座椅,我所能做的就是静等了。我的状况还是没有调整过来,手脚冰凉,腿发软,大脑涣散,即便是高考也没有这样紧张过!现在没有人能帮我,我必须自己开导自己.先是做了几个深呼吸,然后想想这不就是个开车吗,能难到哪儿去?比这难多了的考试不也过了吗?想到这些,好象全身放松了一些,但是大脑还是紧张,因为我那根深蒂固完美主义又在给自己施加压力:你必须一次考过!

最后时刻终于来了,只见一个金发,戴墨镜的很胖的女考官朝我的车来了。事后才知道,她是脾气最冲的一个。我尽量保持着平静,跟考官一问一答,尽量回答得娴熟和地道一点,也是事后才知道,这位考官最讨厌不会讲英语的人。怎么都让我赶上了?!

打着了车,我载着胖考官在大家的目送下启程了.通常公路上的车都很多,所以每一部要出考场上路的车都会在考场出口的地方等,我摆直了车身,准备踩刹车停车,我想自己是太紧张了,右脚鬼使神差地就踩到了油门,车身呼地一下向前一蹿,车头差点儿就出去了,我下意识地踩回了刹车,连声sorry,斜睨考官,她好象不以为意,大概这样的经历她不止一次了,我却惊出了一身冷汗.来加五个月屡遭不顺磨练出一个良好的习惯,就是不要轻易放弃,我调整好心理,觉得自己没有余地了,接下来的动作一定要漂亮一点。

uphill parking, parallel parking 自我感觉都非常好,而且把看镜子的动作都做得比较夸张,以赢得考官的好感。Jason考G牌的时候由于看镜子的动作做得不明显,被考官扣掉了不少分数,险些就没有pass,我吸取了这个教训,脑袋左晃右晃,瞻前顾后,左转和右转都倍加小心,而且在有的地方看出考官要考我什么了。我的心情逐渐好转,觉得有点儿要大功告成的意思了,因为我知道再过一个右转弯,就回到考场了。然而问题恰恰就出在了这儿,stop sign 后边紧跟着一个yield sign,但是我只顾看stop sign,心里想着胜利在望,把yield sign 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想都没想,更别说做观察的动作了。

陈教练跟我说过,考G2回考场如果让你back in停车,就十有八九pass了,所以当我听到考官让我back in的指令后,心里别提多高兴了,以至于平时练的最好的back in 都做得不怎么样。停车,拉好手刹,我想是没问题了。没料到考官摘下墨镜,一脸严肃地问我是否意识到让牌要停车,要观察,我尽力地替自己辩解,告诉考官我看见让牌离停牌很近,所以从停牌起步的时候已经看好没有车才走的,我知道自己的理由不太站得住脚,但是当时我的感觉告诉我必须要为自己辩解才行。看来她部分接受了我的意见,说:"You passed,but you still need a lot of practise, next test is goingto be much more diffcult." 说完就转身下车了。

旁边车里有个正在等待考试的倒霉鬼,我一下车他就劈头盖脸地扔过来一句:"fail 啦?" 我看都没看那个就希望别人fail的倒霉鬼,径直向教练挥了挥手,教练微笑着示意我去办公室拿临时牌照,我一跑一颠儿地到了办公室,迎接我的是笑脸和congratulation。

又亲眼目睹了同样是考我的那个女考官fail掉两个考生,我总结自己的得失,觉得不管在哪里考,心里都要有明确的安全规范,这样如果有一两个不属于危险动作的失误,还是有pass的可能,但是如果做了危险动作,在任何考场都很难pass了。想到这里就不由得要感谢训练有方的陈教练,他的训练让我培养了安全意识,消除了对车的恐惧感,初步掌握了开车的步伐和节奏。此时,徐老伯的车回来了,看他兴奋得通红的脸,我们都由衷地为他高兴,因为这已经是他的第三次了。

陈教练率领我们三人大获全胜,迎着下午暖和的太阳搬师回朝。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8682@0)
2000-9-15 -05:00

回到话题: 在PETERBOROUGH考G2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家园爱车一族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86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