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下面很Funny的相亲记录吧,会笑死人的

danieldu (天马行空)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相亲
从严密监控不准交男友,到母女因相亲问题失和。这期间历经十年。
而小女子也从娇嫩的粉红玫瑰,变成自生自灭的沙漠玫瑰。
基本上,从我大学毕业,她便扛起替我物色郎君的责任,
举凡二十五到三十岁的雄性同胞,都是搜索目标。

每逢此节日我总拖至最后一刻才登上南下班机,因为,心里清楚娘铁定准备
满满的相亲行程与各式货色。

印象最深刻的是去年农历春节,一回到家她便警告:
『相到现在你没一个锺意不打紧,但是好好表现嘛!别让人家以为咱们没诚意。

相一回亲、就得罪一户人家,再这样下去,我和你爸还要不要做人?张爷爷的孙
子从美国回来,人家是研究外太空的,你从小就喜欢看星际大战。』

哇!这什么跟什么?但看到爸严肃的表情、娘期待的神色,
只好心虚无力的点头。

隔天在张爷爷家,穿著娘指定的长裙,优雅贤淑得像芭比老娃娃...;
看到男主角只觉面熟,似乎他也有同样感觉,两人对望许久,
娘在旁笑颜逐开,心中定觉得情势大好、十分可为。
但不到三分钟,我想起来了,口中茶水差点喷出:
『你...;你是口水明!』;『MYGOD!你是男人婆!』

管他什么太空博士,分明是我国中死对头,想当初因抢篮球场,
让我大庭广众,校门前一脚踢下车的便是这杂碎。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没多久长辈们已知无望,但求化解干戈,奈何越扯越多,
娘才发现原来她女儿国中时在校是霸王花、还交个小太保男友;
张爷爷也才察觉这博士孙子,当年考试靠作弊、上课偷看黄色图刊...。

最后,只见双方家长满怀愧疚的道歉著:『家门不幸、家门不幸...;』
回到家,又讨来一阵骂。


---------------------------------------------------------------------

<分级版>



有一天,妈妈忽然说:『女儿啊!你一定要立志嫁掉。』
原来是亲戚帮我介绍了一位青年才俊的医生,我只好硬著头皮,
谨遵母命前去『应徵』。

我们约在公馆一家泡沫红茶店。
那位青年俊彦准时出现,果然是风度翩翩,谈吐大方。

刚坐定,他的呼叫器忽然哔哔响起,他却看都不看,顺手关机。
我随口问道:『需要去覆机吗?』他若无其事道:『不用了,没什么要紧事。』
接著,我们到『斗牛士』晚餐,彼此客客气气的,席终各自告辞离去。

后来才知道,
这位年青有为的黄金单身汉,每个周末都安排三到五个相亲节目。
他总是先将女方约在便宜的泡沫红茶店,然后,呼叫器会适时响起。
如果他对女方不中意的话,就会藉机离去。
如果是『不够满意』的女生,便会到『斗牛士』之类的餐厅晚餐,
彼此消磨一个夜晚。
如果是『可以继续往来』的女生,就会到『凯悦』之流的饭店去用餐。
而我,只是个『斗牛士』女孩。


----------------------------------------------------------------------

<恶梦版>



相亲当天,我努力地把自己打扮成白雪公主,
怀著既期待又怕受伤害的心情到依约的咖啡馆。
在向我挥手的朋友旁看到一个长得『很遵守交通安全』的庞然大物,
我的心凉了半截,心想:不会是他吧?
虽然不能以貌取人,但一百多公斤的体重实在令我承受不起呀!
看他咧著血盆大口向我打招呼,我...;我真想放声大哭——。

漫不经心地喝完幻灭的午茶,他热心地说要送我回家,
看他汗流浃背地塞进驾驶座,我也不禁热了起来。
哦!沿途的车上还夹著他的汗臭味和我的香水味,
像极了我五味杂陈的心情。

哇!我再也不要相亲了!


----------------------------------------------------------------------

<放长线钓大鱼版>



那一年甫出校门,总觉得相亲是个不错的休闲活动;
只要花两、三个小时,就可以增加社会经验,
免费享用高级餐馆的咖啡、音乐及浪漫气氛,多划算啊!

某日刚下班,便被妈妈催著梳妆打扮,赶赴五点钟的相亲。
媒婆挑这个时间碰面挺尴尬的,也不知道男方是否请吃晚餐,
最后妈妈在我口袋里塞了点钱,交代说:
『如果人家不请你吃饭的话,你就自己坐车回来吧!』

基于客随主便,且我很少吃日本料理,
所以点菜时对男方及侍者的建议一律说:『好』,浑然不知已点了一大桌菜。
当一道道美食堆满眼前时,我渐渐失去享用的乐趣,
取而代之的是焦急与后悔。

结帐时,算算竟要三千多元,我当下瞠目结舌,
暗忖:下次一定得好好地回请一顿,不然这个人情可难还了。
之后,我们又共餐了数回,但他总抢著买单,
使我这个『回请一顿』一直遥遥无期。

一年后,我终于决定嫁给他,每天为他洗手做羹汤。
婚后提起此事,老公很得意地说:『三千元赚到一个老婆,多划算啊!』
我这才相信:天下没有白吃的晚餐。


----------------------------------------------------------------------

<欢喜冤家版>



朝会时,有一次,校长不给面子的宣布:『早自习最吵的班级高三爱班...』

为此,班导师做了最严厉的处分——
把全班最聒噪的鸭嘴兽、火鸡母调到最前排离讲桌最近的两个座位,
以求看管方便。

然而世事多变,虽然是三流高中的毕业生,
鸭嘴兽还是被望子成龙的老爸送到台北,关进填鸭寮接受恶补;
火鸡母则给她母亲送到加拿大学音乐。

多年后,鸭嘴兽完成学业,开始工作。
公司里好心的经理,眼见我三十而不立,热心安排了一场相亲...;
上苍作弄人,眼前的淑女竟是当年的火鸡母,
而昔日多话的鸭嘴兽,面对这场乌龙的相亲,腆腆得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成了红面番鸭,从脸颊一直红到屁股。

今生参加过的相亲仅此一次,如今我们已经鸡鸭成群。


----------------------------------------------------------------------

<温柔体贴版>



我年纪也坐二望三了,心里有点著急,友人好心好意帮我介绍对象,
便一口答应了。

那天,一抬头看到这位仁兄,便把自己吓了一大跳,
方方的脸,大大的眼睛,简直像极了我哥哥!
他的肩膀又宽又厚,走起路来雄赳赳、气昂昂的,一副训练有素的模样,
而且点东西时,还颇有绅士风度的说著:Ladyfirst!
让我打心里就对他有好感。

喝过了饮料,我们一起到公园走走。
那天刚下过雨,地上有一个个的水洼,很奇怪的,他尽是往水洼里踩。
我不明白,便问他:『你怎么和小孩子一样,喜欢踩水洼呢?』
他笑著说:『人行道这么窄,我不踩水洼,你就没地方好走了。』

我心里好感动,想想这个男人既细心,又体贴,以后大概会是个好丈夫吧!

所以,你们猜,我现在的另一半是谁呢?
当然就是那位细心的阿兵哥罗!


----------------------------------------------------------------------

<尴尬脸红版>



也不知是第几次相亲,反正结局都是相同的——坚持单身的我,绝不嫁人!
但在见到男主角那张令人怦然心动的脸庞时,我坚定的心已开始动摇。

这还不算什么,令我胆颤心惊的是点的餐食,竟是我最害怕的韩国菜,
原本就不太牢固的心现在更是被吓得六神无主。
转眼间,碗里已装满了菜,我只好硬著头皮吃。
噢!不好,比预期中要辣上百倍,
我赶紧端起桌上的一杯白色不明液体灌下去。

呃;呃;这是什么味道?『白醋』?!这下可有趣了,辣上加酸,够味!
我那白皙的脸颊快速变成红色,就像完全熟透的蕃茄。
等到接过了一大杯冰开水喝下去才好些,
但嘴巴也早被辣味麻醉到无法开口。

我只好用感激的眼光望向那递给我水的男主角,聊表谢意。
一场相亲记就在尴尬的气氛下匆忙结束。

结婚前夕,我问我那准老公,最喜欢我那一点,
他高深莫测的一笑道:
『我最爱的就是相亲那次,你糗到令人喷饭的狼狈模样啊!』


---------------------------------------------------------------------

<臭味相投版>



女人一年过三十大关后,就会有许多关爱的眼神在看著你,
当然也少不了一连串的相亲活动。

不知是本身的心理因素在作怪,还是条件与我不合的对象都被我碰上了,
反正,相了不下十次的亲,一点结果也没有,愈来愈心灰意冷,
索性将其当作是一种交际应酬,酒足饭饱后就各自解散,
不再留下任何音讯。

去年底,父母又安排了相亲,我打定主意要终结这无聊的游戏,
于是当天早上找了藉口溜了出去,和朋友去打保龄球。
之后,身著T恤、牛仔裤、凉鞋,一身汗臭就去赴约。

到达饭店后,见到大家都已坐定位,不过男主角尚未出现,
我走过去,爸妈看到我脸色一惊,正要责怪我的时候,
一位身穿网球装、短裤、球鞋的男子站在我身边,和大家寒暄道歉。
原来今天的男主角也和我一样,这么『轻松自然』。

我们相视而笑,气氛一下子变得很自在,我们聊了许多,
还相约去打保龄球、打网球、爬山,感觉愈来愈好,一年后我们就结婚了。
我觉得,当缘份来临时,无论是怎么样的你,
都会有人喜欢的,只要自然就好。


----------------------------------------------------------------------

<有缘千里版>



到现在,我还不太相信这一切竟是真的。

大约从半年多前开始,小玉就常在我面前提及她的一位朋友,
说跟我很相配,想介绍我们认识。
但我始终没有答应她。因为我心里一直在等一个人,
这也是我没有男朋友的原因。

有一天,小玉如常约我喝咖啡,说有心事想聊聊,我不疑有它就去了。
记得,我踏进那家COFFEESHOP,找到小玉的同时,看到旁边那张熟悉的脸孔,
顿时我整个人都呆掉了。
而那人脸上所表现出的惊讶程度并不亚于我,这更让我确定,真的是他。
那个多年来已经在我心里出现过千万次的男孩,
现在就坐在我的面前。
而我反而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了。

事后,我告诉小玉,她介绍的『他』其实就是我心底的那个男孩。
念书时同班了两年,他都坐在我后面,后来分了班,
教室隔得大老远就没再见面。
只是从别的同学口中听到他因为喜欢我而不愿理会他们班上女孩子的事。

真的没想到我们会重逢,而且,竟是在这样的安排下见面。
小玉说我们是缘份天注定,
她呢!则是投胎下凡来帮我们牵红线的月老。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87209@0)
2001-6-6 -05:00

回到话题: 相亲之后——已经到了适婚的年龄,周围的人都为我操心介绍男朋友(据说促成三段姻缘可以益寿延年(介绍对象的老阿姨乐此不疲)),我一点也不着急,好像不关我的事情,终于有一天……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佳缘快乐单身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87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