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 不 原 谅 ............

guest (Guest)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永 不 原 谅
香水小百合 (icelinda@21cn.com)
2001-5-28

题记:我想,我是这个世界上最懂得他的女人。
   我想,我是爱他的,就正如他也爱我一样。

许许多多年以后,我想起他,还有他的金鱼。

他是个爱幻想的男人,他有时候幻想自己是个杀手,有时候又幻想自己是个男妓。在两者之间,他无从决择。

我是第一个知道他这个想法的人。但,我并不觉得可笑。我只知道,这是个我捉不牢的男人。这种男人天生喜欢飘忽无定的生活和放纵自己的情欲。

他的幻想不是来源于幼稚,而是对现实生活的厌倦。我懂得他的,真的。我曾经告诉过他,只有我最懂得他。

在床上,他对待我的态度是既温柔且冷漠的。他尽情地蹂躏着我,而我,则糟蹋着我自己。
早上醒来,我喜欢看一看鱼缸中的那两尾金鱼,它们在水中自由自在悠然自得地吹着泡泡。

第一次踏入他家,我带着的是对他的好奇。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摆在大厅正中的这缸金鱼。
我说:你很喜欢金鱼吗?
他说:是呀,我常想若果我是一尾鱼就好了。

第二次来他家,我带着的是我自己的身躯。那时我对他已经有点难舍难离了。我已经打算把自己交给他,无论结果是怎样,我都不会在乎。
踏入这间简洁干净但因缺乏阳光而显得阴暗的屋子,我第一眼看到的仍是摆在大厅正中的这缸金鱼。不同的是,原来满缸的显得有点儿拥挤的金鱼现在竟变成只剩下两尾了。
指着缸里的两尾金鱼,他回过头来看着我。
他说:一条是你,一条是我。
我说:金鱼似乎并不做爱。
然后,我们一起淋浴,在水中做爱。

他说:你象是个鱼缸,里面有充足的水份,可以让我畅游。
他说:我是你子宫里的一尾鱼。我游来游去,直至,最终老死在你的子宫。
我说:是吗?这是对我最好的赞美,这是最好的情话。

第三次来他家,我带着的是简单的行李。我已经决定搬进来了。照顾他和他的这缸金鱼。

每天,我都要奔波在公交车上,去上班。下班后到菜市场买菜,然后回来急急忙忙地做饭。我发现,他是个不会照顾自己的人。没有我,他有可能真的会死掉,饿死掉;渴死掉;不眠不休死掉;憔悴不堪死掉;工作过劳死掉……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他告诉过我曾经有一次三天三夜不吃饭,只是抽烟,喝酒。那是因为一个女人。从他破破碎碎辗辗转转的话语片断中,我拼贴堆彻起来,渐渐看到了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最终忍不住回来看他,那个时候,他已经奄奄一息了。
他对她说:你终于回来了?回来了就不许你再走。
她说:你先吃饭。
他说:你不答应我不吃。
很多时候他就象个赌气的孩子。
然后,她哭了,再然后她留了下来。
但,她最终还是走掉了。
没有人能够忍受他暴戾的脾气,我想。
我不知道他究竟是原来就这个样子呢?还是因为那个女人改变了他。

我来了后,他的生活作息基本没有变。他还是不时整夜地加班,坐在电脑前设计动画。我醒来的时候,就是他去睡觉的时候。很多时候,如果他不去睡觉,我就会把电插头拨掉,逼迫着他去睡觉。我无限怜惜着他,他这种人天生不会善待自己的身体和情感。若果不是我连哄带逼着他去休息,定时让他进餐,他的身体机能会很快坏死掉。他喜欢自虐,已达到了一个我不可以理解的程度。

他的情绪就象变幻莫测的天气,阴晴不定,他常常反复无常。

三个月后的一天,毫无征兆地,他忽然把鱼缸打碎。鱼儿在地上作垂死的挣扎。
他说:我们分手吧。
我坚决地说:我不会离开你的。

他把卧室的门嘭一声关闭。那晚,我在沙发上过了一整夜,看通宵的粤语长片。
我把鱼儿救活了过来。当它们悠闲的小身躯在水中游来游去的时候,我沉郁的心高兴起来。

第二天,看着在水中自由自在悠然自得地吹着泡泡的鱼儿,他又若无其事了,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

然后,每一次他想和我分手,首先就是打碎鱼缸。
这也许就是他逼迫女人离开他的惯用伎俩吧。
又或也许这是他的一个病症。从第一次打碎鱼缸开始,他爱上了玩这个游戏,已经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了。

他常不时在毫无征兆之下,忽然把鱼缸打碎,让鱼儿在地上作垂死的挣扎。

有一次,其中一尾鱼真的就这样死掉了。随着鱼缸粉碎的一声巨响,玻璃碎片扎进了那可怜的金鱼的身体,没有血,只是在无奈地挣扎了几下之后终于不再动弹。我的心都要为之而碎了,被那玻璃碎片扎碎,被他砸得稀里巴烂成为不可弥补的碎片。

一道闪电划破漆黑的夜空。狂风大作,把玻璃窗吹得嘭嘭作响,摇摇欲坠。
我抛下一句:我永远不会原谅你的。
然后,带着悲痛欲绝的一腔幽怨终于有了冲出那堵门的勇气,投入到滂沱大雨中。他追了出来,企求我的原谅。他的忏悔是诚恳的。

第二天,他买了一尾新的回来,那是尾非常漂亮的金鱼。
他安慰我,说:不怕,死的那条是我呢。看,现在你有新伴儿了。
我说:我只要你。别瞎说,你不会死。

六个月后的一天,毫无征兆地,他忽然再一次把鱼缸打碎。鱼儿在地上作垂死的挣扎。
他说:你走吧,不然我会杀了你。
我说:我永远不会离开你的。

我慌张而忙乱地用双手掬起地上的金鱼,很哀伤地看着它们。它们的主人实在太狠心了,一而再再而三地伤害着它们,这无辜的可怜的小生命。
我对它们说:你们不能死去。
我抬头看着他,狠狠地盯着他,一板一眼地说:你可以伤害我,糟蹋我。因为我爱你。是我自我沉沦,甘愿被虐。但请不要伤害和糟蹋它们!它们做错了什么?你真够残忍的。
他冷冷然地看着我,说:我还可以更残忍。

他从我手中抢过金鱼,然后冲进卫生间。他竟然--把它们冲进了抽水马桶。

他恶狠狠地盯着我,说:看到了吗?死了。全死了。
我惊吓得说不出话来。
我说:你疯了?
他说:是,我是疯了。
我说:你这种人应该下地狱。
他说:是,我下地狱,我该死,你可以陪着我一起死吗?不能,就快离开。
我说:我不懂得你。
他说:那就不要懂。

那天,我终于离开了他。带走我对他最后一点的好奇;我的身躯;我简单的行李。

这个男人死于十二月,死于自虐,死于忧郁,最主要的是死于癌症,

我记得这个男人在一条金鱼死后,买回来一条漂亮的新的金鱼给我。
他安慰我,说:不怕,死的那条是我呢,看,现在你有新伴儿了。
我说:我只要你。别瞎说,你不会死。

现在他真的死了。我发现原来人的生命和金鱼一样,同样脆弱。
即使他已死,我也是永不原谅他。

我永不原谅这个--说自己是一尾鱼的男人;
     这个--说自己是我子宫里面的一尾游来游去的鱼的男人;
     这个--说在我的子宫里终老的男人;
     这个--说我象个里面有充足的水份的鱼缸可以让他畅游的男人。
他应该知道,鱼缸早已经粉碎,我的生命在离开他的那一刻也已经脱水。

我永不原谅他--他只让我陪伴他渡过生命中最后的半年,另外那半年,他让自己和我孤独地渡过。他在他生命的尽头处不让他的爱陪伴他渡过。这,着实不可原谅。

从认识我的第一天开始,他就知道自己患癌症,活不过这个年。

后来,当我结婚的时候放的是婚礼进行曲,耳边听到的却尽是他对我说过的话。
他安慰我,说:不怕,死的那条是我呢,看,现在你有新伴儿了。
我说:我只要你。别瞎说,你不会死。

当我最终忍不住回来看他,那个时候,他已经奄奄一息了。
我们最后一次对话的记录仍存在我的脑海,很深很深处。很多东西占用太多内存已经被删掉,唯有他的话,我从来不曾删掉。
他说:原谅我,好吗?
我说:永不原谅。
他说:我死后,给以你最丰厚的嫁奁,还不能够原谅我吗?
我说:若你不能够活过来,我永不原谅。
他说:还为那些金鱼伤心吗?你可以买新的金鱼,和喜欢的人一起养着。
我说:但那已经不是原来的那条了。
然后,情不自禁落下泪来。

他临死前告诉我一个秘密,那两条金鱼其实并没有死,一直被他养着。直到他入医院,它们知道大限将至,竟双双而亡了。

泪撒出来的时候,别人误认为那是我结婚的幸福和喜悦的泪。

我想,我是这个世界上最懂得他的女人。
我想,我是爱他的,就正如他也爱我一样。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87679@0)
2001-6-1 -05:00

回到话题: 永 不 原 谅 ............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876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