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keep a day

guest (ZT)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上网以来,每年春夏之交的这个日子都写几句话。前年写的是“不要忘记---他们
也是我们的同龄人”,去年写的是“长歌当哭---写给十一年前为国家民族的民主
和富强献出生命的同龄人”。岁月如斯,一转眼,那场呐喊,抗争,血腥的事件
已过去十二年。作为当年那场民主运动的见证者和参与者,身在海外,目睹专制
依旧,腐败更甚的现实,心中总是难言的愤懑和疚愧!

十二年前的枪声和坦克彻底碾碎了我对那个灭绝人性的政权的最后一丝幻想。在
国内随波逐流,昏昏噩噩地混了几年后,94年我来美国留学。现实的人生,生存
的压力,我忙于读书,做研究,实验室干活。。。直到有一天,一个偶然又让那
场惨痛又回到心头。一个疲倦的周末下午,我去Chinatown买点菜,在那儿的一家
很冷落的中文书店里,我看到一本香港出版的“六四屠城血证”画册。其中有一
幅照片,在一架血迹斑斑的架子车上,躺着一位白衬衫浸透着血泊的的学生,胸
前的口袋里可清清楚楚地看见“清华大学研究生证”几个字---我震惊极了!肃然
而立,眼泪不听使唤地滚滚而下---他是我的同龄人同学呵!(那一年我在大学读
研究生的最后一年) 他比我更优秀,更有才华,更应享有美好的人生和事业前程,
可为了一个民族的理想和良知,他们献出了这一切。

我当时是穷学生,二十几元的画册我也负担不起,当时没能买下这本画册。但这
个遇难的清华大学学生躺在血泊中的身影永远印在了我心里。我也不是啥高尚的
人,也市侩庸俗,追求功名利禄,但对于他们,我永远有一种高山仰止的崇敬和
一捧黄土的自惭。

这些年过去,也开始有反思六四的声音。也许当年同学们太年轻,也许学运也需
要理性和妥协,也许中国的民主化应该采用温和渐进的方式,也许当年那场学运
后面有权力斗争。。。但当年的莘莘学子出于对国家民族的责任感,出于良知和
正义,为民主自由和国家富强而挺身抗争,是不应该受到指责的吧?让我痛心的
是,这些年来,海外一些受惠于民主制度,吃过六四人血馒头的人,也居然鼓吹
独裁,拥护专制,恶毒谩骂当年参加六四的学生。在一个论坛,我就遇到一伙无
耻无知的老知青(就象马悲鸣这类当年的红卫兵),骂我写纪念六四的帖子是“哭
丧棒”,说“政府杀人天经地义”,连“看热闹被打死的老百姓也是活该”!我
被激怒了,骂我个人算不了什么,但你不应该如此玷污当年的无辜学子,尤其是
你还可能拿的是他们的鲜血给你换来的绿卡!(此人说他88年大卫教WACO事件时
就在美国) 我据理驳斥,不带一个脏字,得到的是破口大骂,辱人爹娘。。。环
观今日的中文网,多的是这类污言秽语,靠当街掏生殖器方式捍卫党国的“爱国
者”。

今日之中国人,功利主义当道,犬儒主义盛行。为了钱财利禄,为了从当权者那
里分一杯羹,不惜向权势低头,不惜泯灭良知,正义,抛弃了起码的道德底线。
看看今天的中国,良知丧尽,道德沦陷,贪污盛行,物欲横流,卖淫女喊出了
“不是处女不要钱”的口号,而国家总理给培养国家公务员的上海国家会计学院
的题词居然是“不做假账”!大街上可当众强奸卖花女,一语不合马列主义研究
生被挂“公安”牌子的恶徒活活打死。一边是农民的温饱线只有一年650元人民币
(国家统计局数据),一边是千金买笑200亿美元用于申办奥运会。一边是河南农村
盛行卖血,血头盘剥,导致爱滋病毒大面积传播;一边是不准以一己之力帮助受
感染的村民,表现出了人类基本的同情心和勇气的退休医生高耀洁去领取她获得
的美国人道奖,说这是给中国抹黑---那可怜的退休医生只希望把2万美元奖金用
来印刷她编写的预防爱滋病宣传资料,免费散发,帮助那些无助的农民。。。

这是一个良知泯灭的年代。在这个年代做一个良知未泯的中国人是可耻的。

风雪千山
06/03/01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89822@0)
2001-6-4 -05:00

回到话题: Please keep a day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89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