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

guest (Guest)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血腥清场
            (6月2日——6月4日)


                屠杀的前奏


1989年 6月2日  星期五——1989年 6月3日  星期六


  6月2日晚,军队或用军车,或用其它车辆;或着便服,或列队跑步,以多种方式从多路
向广场进发。最后在木樨地、新街口、王府井、六部口等处被群众堵截。这些军车有的载有枪
支,而便装步行的士兵则带有菜刀、铁棍、铁锹等器械。


  午夜,入睡后为街头喧闹声惊醒。从阳台上望下去,见一辆车翻倒在人行道上。因为此时
人人都十分警觉,虽是午夜,出事地点很快聚集了四五百人。警察以绳索将人群和肇事车辆隔
开以确保控制局势,多辆警车迅速开到,效率之高罕见。

  邻居先已在阳台上观看,他说死者和伤者都已送医院(二十二号楼的侧后方恰是复兴医院
),肇事者已为警车所接走。

  这辆车没有牌照却自由行驶。最可注意的是,不待勘明肇事经过,警察就将肇事者用警车
带离现场。当时有人提出抗议,但无效。他们走后才有人不顾警察阻拦从车厢中翻出军装、地
图、报话机,证明他们是军人伪装成平民。

  十点四十八分,一武警车高速行驶(120公里/小时),撞毁隔离栏杆,车翻滚停于地
铁口,车内人未伤;撞翻自行车及三轮,一妇女当场死亡(王新民,37岁,城建开发总公司
工作),三人送天坛医院,途中死一人,后共死四人。(田玉林,37岁,城建开发总公司科
级干部,遗一女)

  司机及车中二人十分钟后为交通警带走。公安局欲带走武警车,被阻。车牌藏于车内(B
J—WJ—1525),有二匕首及警灯警棍。路边停着一辆褐色小面包车,车型为Paje
ro。

  有辆警车在木樨地撞倒了4人,其中3人死亡。政府的新闻称,该辆撞人汽车的司机已被
拘留,该车并非警车。

  十一点,枪声分别由人民大会堂和新华门传来。跟着陆续有伤者被送到救护站;一位同学
送到救护站时已经死了,有人为他念一首诗,说他是死在天安门的,他的血不能白流。

  广场气氛渐趋凝重。广播站呼吁同学聚集到纪念碑周围。有同学拆了营帐,拿着木棍和竹
枝聚集在纪念碑下。但有同学仍在帐内睡觉。


  6月3日零点,距西单十字路口几十米处。交通完全阻塞。一辆大客车被围,车窗关得严
严的,车里坐着士兵,青一色光头、白衬衫、绿裤子。表情木然而沮丧。车窗上满是唾液。另
一些人给他们照像。

  首都电影院,又有三辆大客车被围困并将轮胎放了气。其中一辆装载辎重,大学生登车搜
出枪支架在车顶上示众。

  再前行,又见到四辆大客车,里面同样坐着便衣军人,轮胎被放气,其位置恰在中南海正
门西侧。

  那些车的车窗大部已碎。这是军警从示威群众包围的车中抢夺武器时,自己砸碎的。

  下午,天安门西侧的六部口。发生了群众堵戒严部队弹药车的事件,出动了防暴警察,并
发射了催泪瓦斯。就在这前后,这批弹药的主人,三十八军万余名官兵陆续徒手进入人民大会
堂。这支部队的一部分负责对天安门广场西侧的包围。


  天安门西北的护国寺,有军车被群众所堵截。一辆往南开行的大轿车被大批群众包围,停
在路边,车上坐满了人。车里的人上身穿着白衬衫,下身则穿军裤,车座下露出枪管。

  凌晨三点,军队又进城了。没武器,一律白衬衫,绿军裤,由东往西。一部分被市民阻拦
撤退,另一部分则进入市中心。


  下午两点半,几千解放军从人民大会堂出来,列队向北疾走,如入无人之境。一个人推着
自行车还没来得及躲,就被推了个大跟头,解放军举起自行车扔到路边。这时,从长安街开来
一辆公共汽车停在马路中央。解放军没了去路,于是形成一个方阵,停在那里。方阵中央留出
一个长方形的空地,方阵北边停了一俩公共汽车,上面站着几十中外记者,举着摄像机、照相
机俯拍。方阵外围则被市民团团围住。解放军都是赤手空拳、满头大汗,有的脸上还出了血,
显得相当可怜。

  一个小伙子被解放军往方阵中央的空地里拖,扔在空地的中央。小伙子受了伤,倒在地上
,双腿弯曲,双手捂着脸,身体痛苦的扭动。过了一会儿,他慢慢爬起来,一边脱下衬衫去擦
脸上的血,一边往北走。只见白衬衫全部被血浸成了鲜红色。

  僵持到下午六点,士兵撤回大会堂,这时群众报以掌声。

  晚七点半,在从西郊苹果园来的地铁乘客中,分布着三三两两穿白衬衫、绿裤的农村青年
,虽然没带武器,但每人拿着一个统一式样的行李包!这些稚气未脱的士兵一听报前门站到了
,手忙脚乱背起行李往外跑。这些军人背起行李,走出前门站,溶入天安门。

  民主大学的成立典礼照常进行。严家其和他的妻子高皋应邀到天安门民主大学致词。


                血腥清场


1989年 6月3日  星期六——1989年 6月4日  星期天

  6月3日晚上八点,集结在总后大院里的三十八军一个团奉命出击,担负沿复兴门外大街
、西长安街一线突击天安门广场的主攻任务。

  十点,市民组成人墙横拦在北蜂窝丁字路口,部队停止前进,双方相隔约三十米对峙。

  对峙持续到十一点正,枪声突然响了。

  部队冲向木樨地桥,前面是为数不多手持木棒的士兵步行前进,市民立刻将密集的碎砖头
投向他们。士兵们招架不住,没有坚持就退却了。接着,荷枪实弹的士兵开始步行冲上大桥,
边喊口号边向市民开枪。只要哪里有“法西斯”的骂声冒出来,有石头、砖块飞出来,就朝哪
个方向射击。

  从木樨地桥到燕京饭店一线(大概有半公里路程)两旁的建筑物被打得火星四溅。中共有
名的“高干楼”二十二楼及对面的十一楼等住宅都中了子弹。

  大规模开枪后,坦克、装甲车和军用卡车紧随其后。从木樨地桥头开始,枪声就再也没有
停过。军车上的士兵不断地用机枪和冲锋枪朝空中射击,但只要有扔石头和叫骂的,子弹立刻
就射向人群。

  有的学生爬上军车去解释、讲道理,被一刺刀捅了下来。军队还向马路两边的楼上打枪,
一些在窗边张望的居民也被打死。


  人群尾随一辆军用卡车,解放军端着半自动步枪,枪口对着仅十多米的人们。快到工会大
楼时,人群开始呼喊:“不准伤害广场上的学生!”、“人民军队爱人民”……当距军车七、
八米时,战士向人们脚下射击。后面的人开始卧倒,前面的人纷纷仆倒。人们将他们送往医院
,又重新集聚起来,高呼:“打倒法西斯!”、“人民要审判你们!”……枪声又响了,人们
卧倒、救护伤员,后面的又重新走在前面。就这样,汽车每行进十米,至少要倒下四、五个人


  快到西单时,人群高唱国际歌,紧紧地跟着军车,前面的一个少女,被射中了一条腿,鲜
血淋漓,双手紧挽着旁边人的手臂,一步一跳地行进。枪声突然停下来,战士被骇住了,看着
这些“集体自杀”的人们不知所措。突然,一个军官喊:“开枪啊!”十几个战士,一齐抬高
了枪口直接向人群射击。

  许多伤者被送到复兴医院。在有人受伤倒下后,过路的汽车前往救护伤员,军人们却开枪
阻止他们抢救。许多伤员都是市民用三轮板车拉到医院的。

  十二点,这拨军车最后两辆卡车在木樨地路口停下来,最后一辆车上的士兵跳下来,跑到
前面那辆车爬上去,前面的车就开走了,留了一辆空的军车停在路口。这时有人提议把军车烧
了,很快火就点起来了。


  从玉泉路南段靠近十字路口的地方,两辆北京212吉普上飞来密集的子弹。然后吉普飞
驰而去,转向太平路,不见了。没人能说清这两辆车什么时候来的,连什么人开的枪都说不清
楚,有人说是军人,有人说是武警。一人背后中弹,子弹从前胸穿出;另一人大腿中弹,大概
股动脉受了伤,流了很多血。

  人们质问军人为什么对平民开枪。士兵们和我们一样震惊,大部分人闭口不言,少数人不
断地重复着:我们没接到这样的命令,我们不会开枪。

  十二点,人们从永定路和五棵松那边送来一些受伤的人。我问,五棵松有解放军总医院和
北京军区医院,永定路有武警总医院,为什么不就近送那里?送伤员的人说:送了,他们不收
,他们只收部队的伤员!


  从大兴县一个军用机场出发的空降旅与市民和大学生几乎就没有什么对峙过程,只要受阻
就开枪。结果,这支部队一路高喊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口号,开着枪按其上级指定时
间顺利到达天安门广场以南的毛泽东纪念堂后面的空地上待命清场。

  晚十点,珠市口。人们到处奔跑,军队已经过来了。是从南往北过来的,都是全副武装,
头戴大壳帽的军人,边跑边开枪……

  午夜,北纬路和前门大街的交口处停了一排公共汽车。一排弹孔横在车身朝北的一面。这
群野兽竟然回头向身后的人群射击。那排弹孔全都和胸膛一般高,和那青年身上的一样,弹孔
很小,没有血。车上的玻璃没有一个打碎的。


  凌晨一点,南池子路口。戒严部队从劳动人民文化宫墙根到历史博物馆形成了一条跨长安
街的警戒线,不时向聚集在东面长安街上的群众点射。每次,群众都会向东后退几十米,留下
几位中弹者,马上医务人员用担架将受伤者抬走,随即一、两辆救护车向东呼啸而去。枪声平
息后,群众坐在地上继续喊口号、唱歌。所有人所关心的都是广场上纪念碑附近的学生,都想
冲进广场将学生们解救出来。当戒严部队感到距离太近时,就会开枪将最前面的人打倒几个,
人群就会往后退一退。就这样,开枪、后退、抢救伤员、向前逼进,再开枪……

  三点钟,最惨烈的一幕出现了。

  一个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姑娘大步向戒严部队冲去,身后飘起她的长发。人们立即呼啸着一
起向戒严部队冲去。很快,一阵密集的枪声,人们都趴在了地上并后退,留下大约六、七个中
弹者。但是,白衣姑娘却没有中弹,也没有停下,继续一个人向戒严部队冲去。当距警戒线仅
仅几米的时候,响起一串罪恶的枪声,她应声倒下。

  后来,她与其他的中弹者一起被医务人员救下。子弹打中了她的大腿。听说是个大学生,
想给她弟弟报仇。她弟弟也是个大学生,今晚被打死了!


  两点,西长安街。军队由西面来,一辆公共汽车忽然冲向军队,没有伤人便停下来。两人
由车后跳下,立即给射杀了。士兵打破车窗,将司机拉下,用枪柄狂击。看到的人冲前救助,
却给乱枪击回,不少人在枪声中倒地。一名工人冲前,掷出玻璃瓶,击中一个军人的头部。跟
着响起两下枪声,那工人抱着腹弯下身子。只看到他两眼翻白,鲜血像水龙头的水般从背后涌
出。死了!

  我们挽起手来组成人墙,唱着国歌和国际歌等,向东面的广场行进。行至离大会堂西侧路
约一百多米时,已经能看到前方的军人了。当行至离军人不到几十米时,前面的军人平端着枪
。突然,看到了正前方辟雳的火光,听到了密集的枪声和哭叫声。人排一下子倒下许多,人们
一下子就散了开来。我右边挽着的一个学生,一个踉跄倒了下去。当时一下子就倒下了许多人


  中弹的人被架离了长安街,人们又聚了起来。和上次一样,当离军队几十米的地方,军人
又开了枪。反反复复约有四、五次,每次我们的人数都在增加,而每次也都有中弹的被架回来



  6月3日晚六点,广场上的官方广播开始宣布“北京发生了反革命暴乱,要求所有人离开
广场。”。

  九点,大会堂上的高音喇叭,将这场运动最终定性了:“首都今晚发生了严重的反革命暴
乱……广场上的人必须马上撒离。否则,戒严部队将采取一切手段,强行处置!”。

  零点时分,广场已经被军队四面包围。长安街上的喇叭在广播戒严部队指挥部的公告:
  北京发生了严重的反革命暴乱,暴徒抢夺军火、烧毁军车、绑架战士,意图推翻社会主义
国家,颠覆中华人民共和国。此前戒严部队一直保持克制,现在要坚决反击!


  九、十点钟的时候,一辆装甲车从广场西侧马路驶来,在长安街上来回奔驰。人们用倾倒
的交通护栏阻挡它,并向它投燃烧瓶。装甲车终于被几排护栏顶住了,在那里轰鸣挣扎着,人
们趁机向它扔掷了几个燃烧瓶,甚至一床燃着的棉被。装甲车终于从护栏上碾了过去,飞快地
向西单方向驶去,车顶上仍带着燃烧的火光。

  一队军人跑步到达了前门脚下,一些人在追着向他们扔石头和瓶子。许多战士被这种局势
吓得够呛,神情很紧张。一个干部模样的说:“我们被告知是来保护夏收的。”

  天安门前的金水桥畔、历史博物馆前的灌木丛后都有大队的军队。


  凌晨一点四十分,一辆装甲车停在劳动人民文化宫前的长安街上,一些群众围着它,有人
正站在车顶上用大铁棍拼命敲打车身。

  两点,在广场北面的长安街上,军用卡车从金水桥前一直延伸到新华门,车头向东。

  两点五十分,场内又出现了一辆装甲车。

  一辆小面包车从场内开出来,在广场北端停住。车上下来两个穿衬衣的中年人,举着双手
向马路对面缓缓走去。对面的士兵叫他们不要靠近,他们于是站在马路中间,张着双手向对面
喊着什么。过了一会儿,一位军官从对面过来,三个人在马路中间交谈。

  高自联的喇叭里传出了侯德健的声音:“我是侯德健,我代表绝食的四个人来说几句话。
我们没有得到大家的同意,就去找了戒严部队交涉。他们说,只要我们现在撤出广场还能保证
我们的安全。我们四个人都希望大家能安全撤出去。我们不能再抱任何幻想了,现在再不走就
只有死路一条了。我知道,我们现在留在广场上的人都不怕死,但我们不能就这么白白的死了
!未来的事业,还等着我们去开创……”

  沿途的很多帐篷中,仍然有人在坦然地睡觉。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90079@0)
2001-6-4 -05:00

回到话题: 我以为自己以经麻木....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900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