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昨天贴时是乱码,再帖。记住“6。4”(三)

roliacanada (Rolia)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六月血·


          ※   ※   ※   ※   ※


                北京戒严
           (5月20日——6月1日)


1989年 5月20日  星期六

  凌晨,住在市郊各主要路口附近的居民群众,自发走到街头,组成人墙,挡住了进城的部
队!

  清晨三点,北京第二外语学院学生500人搭乘卡车4辆到六里桥拦截军车。当时有15
0辆军车被截在此。

  上午九点半,在六里桥、八角村和丰台,警察用警棍打伤多人。在老山,工人与士兵发生
冲突,军方使用了催泪弹。

  中午十二点四十分至下午一点之间,武装警察七、八百人头顶钢盔、手执警棍和盾牌,从
大院冲出,殴打学生,致使多名学生和一名五岁男孩受伤。伤者被送到丰台医院。伤者包括英
语系的刘伟(头部和胸部受伤)和于海战(腰、膝、臂部受伤),东欧系的王劲(左肩受伤)
,亚非系的顾兰亭(女,头部重伤),旅游系的赵巨源(为警棍所伤),外经系的范舟等。


  广场从上午九点起断水,群众要冲入大会堂,被学生纠察队所制止。

  路上不见公共交通车辆,其他车辆也很少。一辆大使馆的卧车经过,有人坐在汽车里录像
,人们即向汽车伸出食、中两指作“V”字形。不时有卡车载着头缠红、白布条的学生、工人
飞驰而过。有的工人手持“拦军车”的纸牌。带着“首钢人”横幅的工人最引人注目。一辆卡
车前端的白布横幅上书“北京工人自治联合会”。

  广场上的人数达20万。

  地铁停止运营。


  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北京电视台“北京新闻”、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新闻节目从早上
八点半起反复播放戒严令。


  〔本报北京5月21日4点30分讯〕 李鹏总理签署的国务院关于在北京市部分地区实
行戒严的命令发布第一天,首都社会秩序一如往日,市民生活大体如常。
  天安门广场上,数十万大学生仍在和平静坐。白天,大街上游行队伍不断;夜晚,广场附
近、东西长安街及一些主要街道道口满是市民。

◆摘自《人民日报》专栏连续报道《北京戒严第1天》


1989年 5月21日  星期天

  戒严第二天,军队仍被堵在城外。

  广场上人很多,同学和群众的情绪都很激愤,口号也更为升级。许多口号要求停止戒严,
撤销军管,要求李、邓、杨下台,要求政府辞职。

  夜九点,南京大学学生李禄、赵士敏在纪念碑北侧举行婚礼。


  〔本报北京5月22日凌晨4点30分讯〕 国务院在北京部分地区实行戒严的命令生效
业已40多小时。在市政府划定的戒严区城内,仍未见到异于往日的突发情况。
  21日星期日,天安门广场上,和平请愿的首都的和从外地赶来的大批大学生比肩静坐。
东西长安街上,人流夜以继日;在不到百米的低空,数架军用直升机往复掠过,不时撒下用大
号字印的李鹏总理讲话传单,引起阵阵骚动。
  戒严令发出以后,广大市民担心执行戒严令的解放军进城后发生流血事件,夜间在通向郊
区的一些主要交通路口设置道道障碍。城市公共汽车、电车已中断两天。地铁停运。东西长安
街等主要街道,群众自动维护交通秩序,指挥过往的各种车辆和行人。一些居民给报社打电话
,抱怨看不到报纸,拿不到牛奶。入夜,在用各种大型车辆及其他什物设起路障的许多交通路
口,又聚集起黑压压的人群。

◆摘自《人民日报》专栏连续报道《北京戒严第2天》


1989年 5月22日  星期一

  马路上见不到一辆公共交通车辆。听说是奉命停驶。

  广场上的学生纠察线已经撤消,广场可以自由出入。有319所北京和外地的高校学生在
此静坐,但守在校旗旁边的学生并不多,他们轮流来此值班。据说有10万学生准备坚守广场


  傍晚,北高联秘书长王志新召集广场上所有三百多所高校的代表开会,讨论是否撤离。
  夜深以后,广播台的喇叭忽然响了。里面吾尔开希的声音在声嘶力竭地叫,请广场上的同
学保持镇静,不要慌,请大家一定要保持镇静,不要乱。吾尔开希在一遍一遍地叫,我是吾尔
开希,我是吾尔开希,请大家保持镇静。一会儿又说,现在广场上的全体同学马上转移到使馆
区。


  下午,四通在北京国际饭店召集学生会议。

  晚,四通在北京饭店召集会议。有七十多位学生代表到场,王丹、柴玲都到了。在会场左
右就有国家安全部的人,检查各人的证件。


  北京知识界、文化界、文艺界、新闻界人士万余人游行。

  参加单位有:
  中共中央党校、中国电影家协会、中国舞蹈家协会、工人日报社、光明日报社、中国食品
报社、中国桥(NEXUS,MOCT)杂志社、文学研究所、哲学研究所、鲁迅文学院作家班以?
扒嗄昀砺酃ぷ髡叩取?

  下午两点,队伍分东西两路进入广场。

  标语、口号有:

  “召开人大,罢免李鹏,民主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反对镇压,反
对军管”、“反对戒严令”、“恢复正常秩序”、“打倒李鹏反党集团”、“李鹏李鹏,不下
不成;捍卫民主,人民必胜”、“人民团结起来,全民截兵,反对军管,军管军管,越管越乱
”、“先抓李鹏,抓完李鹏,再抓小平,抓完小平,天下太平”、“小平小平,就是不行;军
管被阻,戒严不灵。李鹏李鹏,昏庸无能;丧心病狂,好景不长。”、“李鹏昏庸无能,流氓
无赖”、“李鹏不下台,我们天天来,白天睡觉晚上来;晚上睡觉白天来”、“你有暴力,我
有鲜血”、“粉碎非法军管”、“再陪学生坐坐”……

  一架直升飞机在长安街上空飞行,散发传单。许多传单飘入中南海。上面印着:

  “七位老将军(杨得志、张爱萍、叶飞、陈再道、肖克、宋时轮、李聚奎)表态:

  “⒈解放军是人民的军队,不能站在人民的对立面,不能镇压人民,更不能开枪。
  “⒉在当前形势下军队不宜进城。”


  中央电视台晚间新闻:

  街头一位推自行车的妇女对记者说,作为首都公民,我们能够自己管理自己,自己完全能
够维持好秩序。
  一位男子说,过去街上车碰着车就要吵架,现在能互相理解,招招手就走了。
  一位五十来岁的男子说,我是外地出差来京的,从打戒严令发布之前,据我观察,街头交
通秩序是好的,虽然人多,走车也多,但秩序非常好,因为有学生在帮助警察维持秩序。
  记者问一位售货员:“现在副食品供应还畅通吧?”售货员:“对,挺畅通的,而且也没
有什么抢购的。”


  〔本报北京5月23日凌晨讯〕 在渡过紧张不安的又一夜后,首都迎来了国务院下达戒
严令的第三天,北京市内秩序基本恢复到三天前的状态,执行戒严任务的一些受阻解放军仍在
原地待命,也有一些部队向后移动了。记者昨天中午时分看到,东西长安街、天安门广场周围
以及城区的一些主要街道,商店照常营业,道路交通顺畅,但大部分公共汽车和地铁依然没有
恢复营运,上下班的职工感到不便。
  在天安门广场和新华门前,尽管高校师生仍在静坐请愿,但围观群众已比前几日减少。 
 一些大学生配合环卫工人清除广场和街道上的垃圾,喷洒消毒药水,以防传染病流传。
  天安门前仍有断断续续的游行队伍,22日下午打着“首都知识界、教育界、文艺界、新
闻界”横幅的队伍引人注目。
  入夜,各主要路口的路障明显减少,一群群的市民仍在守候着……

◆摘自《人民日报》专栏连续报道《北京戒严第3天》


  陈云、彭真、李先念、王震等与邓小平会见,部分政治局委员列席在座。众老人就局势的
发展表示忧虑。邓小平表示:“事态恶化到这种程度,是我们都不想看到的,但也不必忧虑。
如果事态不能好转,我们只有采取平息措施。”


1989年 5月23日  星期二

  十点三十八分,地铁在停驶三天后古城——北京站恢复通车。131条公共交通线路也恢
复正常营运,42条线路部份通车。复兴门、宣武门、和平门、广安门、虎坊桥、前门等地的
路障已被清除。

  下午两点,天安门城楼下出现玷污毛泽东画像事件。

  湖南浏阳达浒乡滩头小学(一说官渡中学)教师裕鸣飞(另有记载云余志坚或余鸣飞,2
6岁,一说25岁)、《浏阳日报》美术编辑喻东岳(22岁)、和湖南省汽车运输公司浏阳
分公司工人鲁德成(26岁)等3人(一说4人)将城楼上的毛泽东像玷污。

  他们19日到京,白天混在市民敢死队中,夜间露宿在广场上;今天上午在东单买了墨汁
、油彩、广告颜料、纸张、毛笔等,又向卖煎饼的小贩要来鸡蛋壳;用纸笔书写了标语“五千
年专制到此可告一段落”;下午两点将标语贴在天安门城门洞两侧,并用鸡蛋壳装颜料和墨汁
,掷向毛泽东巨幅画像。

  他们被周围的大学生和市民当场抓住,并扭送公安机关。声言对此事件负全部责任。


  四通召集一些学生到四通某分公司开会。会上四通提出一份倡议书,大意是要求取消军管
,并称一旦军管取消,“相信同学们会撤离广场”。

  下午一点三十分,以知识界人士为主的数万人,包括高校师生、文艺界、新闻界和一些工
矿企业的工人,在复兴门集合,游行到东西长安街和天安门广场。

  呼喊口号:

  “撤出军队”、“取消戒严”、“维护宪法”、“保障人权”……

  傍晚,广场外围有一个规模很大的游行,除了学生,大部分是市民群众,什么单位的都有
,近十万人,是这些日子以来规模最大的游行。


  〔中央电视台5月22日消息〕 昨天晚上,北京街头流传着部队要镇压学生的说法,几
十万市民涌向街头,涌向广场。这种谣传与5月20日发布的戒严令有关。为此,今天凌晨本
台记者采访了前来北京执行戒严任务的某部官兵。

  记者:聂帅和徐帅的讲话,澄清了天安门广场上的一些事实,您能不能对此发表一下看法


  某部上校甲:聂帅和徐帅讲话的新闻我们没有看到。

  记者:那您能不能说一下您的部队现在在什么地方,为什么没有进入天安门广场呢?

  上校甲:我们的部队是在石景山,没有进到天安门广场。我们受到了人民群众的阻拦,没
有办法前进。上级让我们原地待命。

  记者:如果发生部队与学生的冲突,你们会不会象徐帅和聂帅说的那样,避免和学生发生
冲突?

  上校甲:完全可以,并且我们现在也正是这样做的。我们来到之后,看到大学生比较理智
,和我们想的一样避免发生冲突。我们来到以后,也是按照军委的要求维护社会秩序。但人民
群众不了解我们,尤其是昨天上午很多人说了一些不友好的话。我们教育部队对于这些不要理
睬,尽量避免发生冲突。目前为止,我们的部队没有与大学生和人民群众发生一次冲突。
  我们的战士昨天一天在车上,太阳晒,吃不上饭,但是他们都严守纪律。今天(上级)让
我们撤回去,但是由于种种原因没有撤回。我们的战士没有带被子,雨布也没有,现在都躺在
地下。刚才我看了看,也非常心疼。我告诉我们的干部,四点之后,天气凉了,地也很潮,要
把战士叫醒,起来坐一坐,再回到车上。

  上校乙:我们到了这里之后,今天首钢为我们解决了食物和饮水问题,他们送来了面包、
馒头、稀粥和咸菜。

  记者:现在部队进城的可能性还有吗?

  上校甲:刚才我上前边看了一看,阻拦的人民群众还比较多。处于这样的情况,我们也非
常难办。上级让我们往后撤,但是撤也没能撤出去。

  记者:您接到命令的时候,说明了北京是什么情况吗?

  上校甲:当时,对我们说是到北京来执勤,维护首都治安。

  记者:战前动员,对指战员们讲了些什么?

  上校甲:讲得很清楚,我们说按照上级的要求,来到北京执勤,应该热爱首都北京,热爱
北京市人民,热爱大学生,我们对部队进行了教育。我认为我们的战士表现得是很好的。我们
吃不上饭,喝不上水,睡不了觉都没事。只是受不了这个气。我们的战士没有违反纪律的。

◆摘自《人民日报》1989年5月23日


  〔本报北京5月24日凌晨讯〕 昨天上午,街头隆隆奔驰的公共汽车,给首都市民带来
了欣慰的笑容。戒严令发布第四天,北京的社会秩序继续向稳定方向发展,绝大多数市民沉着
冷静,生活日趋正常。
  昨日起,首都已有100多路公共电汽车恢复运营,停驶三天的地铁也于上午十点三十八
分开出了第一趟列车。在学生和市民们的疏导下,全市街道基本畅通,职工上下班大多转入正
常,运送煤炭、液化石油气及肉蛋菜奶的车辆受到格外关照。
  天安门广场上,沉睡了一夜的请愿学生黎明即起,洒扫周围场地。在高声播放的国歌声中
,一些同学向冉冉升起的国旗行注目礼。请愿学生广播,同意撤出停在广场上〔的〕公共汽车
(原来供绝食学生用),由公交公司投入正常营运。
  下午,长安街上出现了数以万计的游行队伍。游行队伍里,有人认出了一些知名人士。在
黑云压城、雷电交加的大雨中,市民纷纷给游行队伍送来各式雨具。
  雨后的天安门广场,气温骤降,大批寒衣和姜糖水送到学生手中。某中央机关捐赠的40
00件衣服,不到晚9点已分发到学生手中。
  据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和电视台报道,执行戒严任务的部队大都停在城外原地。
  入夜,街头仍有许多关切事态发展的市民难以入睡……

◆摘自《人民日报》专栏连续报道《北京戒严第4天》


  〔新华社5月22日电〕 在国务院关于北京地区实行戒严的命令下达的第三天,北京城
区的气氛趋于缓和,多数市民表现沉着。
  执行戒严任务的解放军部队,今天仍在北京城郊附近。一些大学生和市民向解放军官兵送
食品和饮料,相互热情恳谈,气氛融洽。戒严部队普遍进行了“热爱北京城,热爱北京人民,
热爱青年学生”的教育。一些解放军官兵向学生和市民表示,人民军队爱人民。
  今天,整个天安门广场比较平静。广场上的人数有所减少,学生仍在静坐。广场的卫生情
况不佳。一些大学生协助环卫工人清除垃圾,喷洒消毒药水,防止传染病流行。下午,有人上
街游行,但人数比前几天要少得多。
  据了解,北京东城、西城、海淀、崇文、宣武五个城近郊区已组成了7万多人的“首都群
众维护秩序工作队”,并于今日下午分赴一些地段清除路障,疏导交通,维持秩序。据北京市
公共交通总公司负责人介绍,全市172条公共电汽车线路中,已有60条全程或区段恢复行
驶,其他线路和地铁仍未开通,多处交通岗未由交通民警指挥。北京的商业职工坚持上班,店
铺照常营业,市民生活秩序大体正常,各大影剧院的文娱活动照常进行。据北京火车站负责人
介绍,从外地乘火车来京的学生明显减少,前几天来京的外地学生已开始陆续返回。


1989年 5月24日  星期三

  卫星国际通信被切断。

  广场上停着118辆汽车。

  北京急救中心宣布:截至5月24日下午6点,北京32所医院共治疗绝食学生9158
人次,收入院8205人次,尚有6人仍在住院,无1人死亡。

  下午,科技界、教育界、医务界、文化界、新闻界的知识分子举行游行。


  〔本报北京5月25日凌晨2点讯〕 170多条线路公共电汽车通车了,环城地铁运营
了,交通警察上岗了,全市交通网络基本畅通。尽管生活秩序趋于正常,人们对时局的关注有
增无减。
  继23日凄风苦雨后,北京昨天烈日当空。天安门广场上广大栉风沐雨的学生的健康状况
受到北京市民关怀。23日傍晚出现的为请愿学生送衣服、食品、药物的人流,一直持续到2
4日清晨。前些天为救护绝食同学忙得一刻不停的医护人员,现在正忙着喷洒消毒药水,以防
疾病蔓延。大学生则组织慰问团,向医务人员表示感谢。
  长安街头及广场周围,仍有零星游行队伍出现。一些已拆除路障的交通路口,入夜仍聚集
着很多市民。
  据昨天的《北京晚报》报道,目前静坐请愿学生的健康状况趋向好转,外地来京学生病倒
者增多,被阻于城外的戒严部队战士身体抵抗力急剧下降。
  据北京车站有关人员介绍,外地学生每天进出人数大体相当。

◆摘自《人民日报》专栏连续报道《北京戒严第5天》


  五月二十三、二十四日,分别有八十多名和一百二十多名党政军老人(以中顾委委员为主
体)给邓小平写信,要求迅速平息政治风波,恢复社会主义正常秩序。


1989年 5月25日  星期四

  所有记者被从广场清走。电台广播了解放军总参三部的声明。

  广场上还停有116辆汽车。

  上午,“北高联”就向中央办公厅信访局递交一份“严正声明”,声明主要有3点要求:

  1)立刻召开两会(人大代表会及党代表会),罢免李鹏的总理职务,开除其党籍。
  2)取消戒严,撤走军队。
  3)声明要求在明天上午9点以前答复,否则就要号召全市、全国大绝食!

  他们认为一旦军队真的进城,一切都好办了。顺其自然,变成一场群众的自发运动。估计
军队开进天安门之后,或是封锁广场,把学生困在里面;或是和平地架走,或是用警棍打昏后
架走,或用催泪瓦斯驱散。不管怎样,立刻就可以组织百万人上街游行,各校立刻派人增援广
场。


  不时有游行队伍出现在长安街上或广场内,有的是步行前来,有的是坐车游行,如中央电
视台、国际广播电台。游行人数少于昨天,主要是外地学生、知识界、大众传媒、军工系统工
等。口号主要是“李鹏下台”。

  北京企业家协会给广场上的学生送来一些物品:鸡蛋、面包、肥皂、牙膏等。

  新华门前请愿人员的数量更多,其中增加了西安外语学院、北京航空航天大学。

  交通路口有身穿白色夏装的交通警察维持秩序。


  〔本报北京5月26日凌晨讯〕 昨天,北京烈日当空。下午起,东西长安街和广场周围
的游行队伍一时不见头尾。从横幅看,有来自科研、教育、卫生、文化、新闻等单位和部分工
厂的,也有不少是外地学生。长安街交通一度中断。
  北京各大小副食店和农贸市场,粮菜肉蛋等生活必需品充足,货架、摊床琳琅满目。据北
京人民广播电台报道,全市工业系统的职工出勤率已达80%左右,大多数企事业单位的工作
秩序基本稳定,中小学校书声琅琅。

◆摘自《人民日报》专栏连续报道《北京戒严第6天》


  杨尚昆在中南海毛泽东的游泳池一间休息房里见许家屯。当时,他们把北京市的情况估计
得很严重,许多负责人都搬了家。杨尚昆、李鹏搬进了中南海,他们比邻而居,一个住毛泽东
的游泳池,一个住池旁毛泽东逝世时的住宅。

  杨没有讲到五月四日两人谈过的话题。一见面,就解释:“常委决定,因为我和你及几个
人熟悉(杨没有讲是那几个),要我出面谈话。”又说:“经常委决定,赵紫阳已停职。小平
同志讲,已经没有路可退了,才采取戒严,动用解放军平息动乱。希望你理解,支持中央的决
定。”

  许讲:“动用解放军,千万不要流血啊!”杨当即表示:“不会的,不会的。”并说:“
几位老帅,徐帅、聂帅,也是这样意见。他们也向中央提了这样的意见。”又重复了一句:“
不会的。”许便问:“谁当总书记?”杨回答:“还没有决定。”随即又补充说:“中央还没
有来得及考虑。”许立即郑重地向杨说:“不能让李鹏当啊!”杨也肯定地回答:“不会的。


  许辞别杨即去见李鹏。李一出现,还未坐下,便责问:“文汇、大公,是怎么一回事?为
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许直接回答:“这是受天安门影响。”没有再作解答。许叙述了香港
市民激烈支援天安门学生运动的情况。李听后,要许与港英政府交涉,让港英政府出面,对运
动进行限制。他又提出,要查明文汇、大公报事件,严肃处理。


  上午九点到下午七点,召开政治局会议,由李鹏主持。对北京局势恶化及全国一些大城市
发生暴乱事件,采取什么措施解决、平息,没有得出统一的意见和决策。


1989年 5月26日  星期五

  上午九点,工自联在历史博物馆前举行记者招待会。

  下午,气温达30℃。广场上的汽车仅剩一辆。北京大学生数目较外地大学生少。

  “天安门广场临时指挥部”改称“保卫天安门广场指挥部”。柴玲任总指挥。

  《文汇报》说:学生领袖连夜开会商议下一步行动计划,与会的300人中有282人参
加投票;其中56%的人主张继续坚守广场,28%的人主张在全球华人大游行后撤离,13
%的人主张在政府答应最低要求后撤,3%认为应走一步看一步。


  陈希同组织他经营多年的昌平县农民进京反游行。


  〔本报北京5月27日凌晨讯〕 昨日北京全城气氛平静。
  街上没有出现游行队伍。在最高达36°C的酷热气温下,天安门广场上的许多学生纷纷
转移到人民大会堂和历史博物馆前的树荫里。前些时候提供给绝食学生避雨的一百多辆大客车
,到下午只剩一辆停在广场,其余全部开走投入运营。
  北京火车站前,大量外地进京学生排队等待返回,新来的学生已经不多了。车站一位负责
人说,他们已准备了一些专列或车厢,供疏散返回各地的学生们使用。
  来自部分大学的消息表明,不少连日请愿疲惫不堪的学生已返回学校,其中也有人清晨回
校,傍晚重返广场。
  旅游部门人士称,近日来京旅游团组和探亲台胞人数锐减,一些旅游饭店经理抱怨生意清
淡。
  尚在城外整休待命的戒严部队,开始接待各级政府组织的慰问队伍。有些官兵还与当地居
民联欢。据新华社记者在一篇报道中反映,驻在大兴县的戒严部队正逐步为群众理解,一位军
官说,他们想以严整的军容军姿出现在首都人民面前。

◆摘自《人民日报》专栏连续报道《北京戒严第7天》


  邓小平接受政治局、中顾委委托,召开政治局、中顾委联合会议。讲了四点意见:

  一、赵紫阳对事态的变化,要负责任。
  二、动乱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已经演变成反革命暴乱,目的是要打倒共产党;经查证,有
外国(主要是美国中央情报局)卷入,也有境外人士卷入。
  三、政治局要进一步统一认识、统一步调,是采取坚定措施,平息暴乱的时机了。
  四、建议调江泽民到政治局参加领导工作。


1989年 5月27日  星期六

  吾尔开希、柴玲、王丹以现场指挥部名义在纪念碑上开新闻发布会,宣布5月30日以大
游行撤出广场,外地院校学生返回各地。并要求广为宣传,说6月20日召开人大会议时再游
行、集会!

  30日撤退是“首都各界联席会议”的建议,新闻发布会上只是发布消息,并未下决定,
只是以“联席会议”的名义发布的建议。这个联席会议里有王丹,其他的是市民代表、工人自
治会代表,还有诗人、知识界人士等。

  外高联开会,北高联两位代表列席。外高联决议成立全国高联,接管广播台指挥,对撤不
撤出广场未定,倾向于不撤。

  另外,还宣布在广场开办自由大学,是与香港中文大学合办的,香港方面捐赠的帐篷已经
拉来了。还要设立自由论坛。自由大学主要进行民主理论教育。

  来京声援的外地大学有324所,大学生125446人。每天都有外地学生离京,也有
外地学生来京。学生表示,即使人离开广场,旗帜不能撤。


  今天无游行。新华门前仍有人静坐。

  香港“北上学生联会”在广场设立“物资联络站”,并呼吁香港市民向大陆学运捐献毛毯
、睡袋、通讯器材、现金等。


  〔本报北京5月28日凌晨讯〕 北京又在平静的气氛中度过戒严后的第八天。
  昨日伫立街头,只见行人神色安祥,市区秩序井然。戒严,似乎不再是市民们最激烈的话
题了。
  世人瞩目的天安门广场,静坐请愿的学生在烈日下支撑。是继续静坐还是撤离回校,学生
们意见不一。学生的指挥中心已就此问题反复征求广场上各高校代表的意见,据说还将付诸投
票表决。
  据北京日报昨天报道,在一批批外地学生离京的同时,一队队外地学生还在涌入北京,他
们的生活目前遇到很大困难。为学生送饮食的人少于前些天。
  入夜,城区一些主要街口,仍有一些分散的人群,议论时局是他们的主要话题。

◆摘自《人民日报》专栏连续报道《北京戒严第8天》


  政治局召开会议,由杨尚昆宣布:经政治局讨论决定,停止赵紫阳党内外一切职务,接受
审查;停止胡启立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的职务。


1989年 5月28日  星期天

  广场已无汽车,历史博物馆门前停着几辆急救车。

  纪念碑下的保卫广场指挥部把守甚严,凭通行证进入,而通行证每天更换(由秘书组管理
);有公安局派遣的特务使用旧通行证企图混进去,被负责保卫的学生发现扣住,后由公安局
领回。

  现在出现了四个权力机构:
  1)北高联,倾向于撤出广场;
  2)外高联,撤不撤未定;
  3)现场指挥部,倾向于不撤;
  4)据说叫“特别行动队”,都是些激烈分子。

  还有“工自联”、“知识界联合会”、市民组织。

  广场上外地高等院校的旗帜多于北京院校:

  安徽大学、延边大学、湘潭大学、武汉工学院、武汉水运工程学院、山东大学、山西大学
、合肥工业大学、中国科技大学、浙江师范大学、武汉钢铁学院、抚顺石油学院、西南师范大
学、中南工业大学、淮海大学……

  外地高校来京的学生队伍有十多万人。

  《人民日报》报导:学潮以来,进京离京的外地大学生达37万人次;最近来京的学生人
数减少,而离京返校者每日在3万以上。据统计今天来京的学生仅120人。


  下午四点,大游行之后,这些日子经常在广场和附近转的摩托车队的队长,在北京站附近
的一个小饭馆里被两个便衣抓走。车队部分其他成员也受到传讯和逮捕。市民纠察队成员也有
人受到恐吓和传讯,有两人被抓,其中一人已被放回。那个车队队长叫王藏起。


  北大的广播台广播“广场指挥部”关于时局的声明和对今后形势的判断。声明称:

  现在中央和地方已形成了保守派的统一,下一步:

  1·是分化瓦解学生内部的组织,让学生回校,用军队控制北京,控制新闻和人大。
  2·是清洗赵紫阳及其代理人,清洗知识界人士。
  3·是清洗学生领袖。

  这些在邓小平的讲话中已暴露得一清二楚,如果真是这样,则中国将一片黑暗,无法再起
反抗。因此,若广场坚持不撤,则或者军队进不了城,那么政府作出的决定(如处理赵等)将
会引起全国人民的反对;若军队进城强行镇压,则将进一步唤醒全国人民。
  所以,学生不能撤出广场!


  “北京各界联席会议”关于时局的十点声明。声明代表的组织有:

  北高联、外高联、现场指挥部、知识界联合会、市民纠察队、工人纠察队、工人敢死队、
工人自治会。

  声明大意是:

  要坚持斗争,要求解除戒严,撤走军队;召开人大紧急会议,罢免李鹏,创造良好的对话
气氛。并称将在广场坚持到6月20日人大会议召开。

  声明还说,由于柴玲等反映现场情况混乱,以及北高联的撤离动议,曾定于5月30日撤
出,但现在仍改为坚持到6月20日。

  王丹建议下周二,即5月30日,撤出广场。

  柴玲提出辞职,是以现场失控为理由辞职的。今天将整顿场地。


  柴玲对美国记者金培力(Philip Cunningham)的录影讲话(节选):

  “我叫柴玲,我今年23岁。我的生日很奇怪,(不清)4月15号,就是胡耀邦逝世的
那一天。

  “(擦眼泪)我的感觉就是说,参加筹委会的同学有热血的,有真诚的;也有个人目的的
,有虚荣的。有在死亡面前是一副面孔,那么胆怯逃避;可在虚荣面前他又是另外一副面孔,
那么功利。

  “也可以说这个时候宣告五月五号复课给全国的学运造成巨大的损失。同学很痛心说,这
是有些人想用几亿美元想买都买不来的,就给他一句话全葬送了,他全自己说出来了。……同
学在复课跟罢课之间产生相当大的内耗,内部消耗。

  “五月十二号中午的时候。当时市高联的人拼命地反对我们,但是我跟北大的一些同学,
我们一再坚持下来。……那天,(听不清)我就讲了我的话……等第二天的时候报名,有两百
多个,我想想,也许是四百多个。……最初我们坚定地参加绝食的只有北大,师大,还有北师
院。

  “当时觉得广场的局面越来越庞大,而这时候市高联的一些领导人出面来控制这个局面。
就在他们,我不想责怪什么人,但是我可以认为,市高联以前的一些领导同学首先没有领导素
质,再一个动机并不是那么纯洁。……市高联在他们在任期间换了182任主席,就那么几天
。……而学生中又出现什么呢?小的,学阀割据,小学阀;自己拉起一帮人作纠察,而他纠察
队长可以说我是纠察总指挥什么的。

  “更可怕的是,有些同学逐渐被政府收买,他们作一种学生中的特务和奸细。……(问:
你们有感觉吗,就是说有学生叛徒?)绝对有感觉,而且我们有证据。

  “我是总指挥,我一再要求这个权力,掌握这个权力,就是为了抵制这种妥协,这种投降
派。而且作为北京高联和外高联,外校的高联,他们很愿意要这种权力。

  “作为一些知识阶层的人,成立了一个知识,什么各界联合会议,爱国维宪委员会。在昨
天会上我很愤,愤慨,因为我感觉到这些人也是在利用学运重新塑造他们的形象。我一再抵制
这种倾向,象刘晓波把吾尔开希(断)对不起,上面说的可以删一下吗?要推举他作发言人什
么的。我在运动中对这类人有些看法。吾尔开希,就是他,曾经利用他的影响,他所处的那种
领袖地位,对整个学运产生了很大的破坏作用。

  “我心里觉得很悲哀,我没办法告诉他们,其实我们期待的就是,就是流血。就是让政府
最后,无赖至极的时候它用屠刀来对着它的,它的公民。我想,也只有广场血流成河的时候,
全中国的人才能真正擦亮眼睛。(哭)……但是这种话怎么能跟同学们说?尤其可悲的是,有
一些同学,有一些什么上层人士,什么什么人物名流,他们居然为了达到个人的目的,完成自
己的一些交易,拼命地在做这个工作。就是帮助政府,或者不让政府采取这种措施,而在政府
最终狗急跳墙之前把我们瓦解掉、分化掉,让我们撤离广场。

  “(哽咽)我一个人太有限了,那么多人争夺权力;我从来不迷恋权力,我只是为了,为
了良心,我才不愿把这个权力放弃给那一小撮那种投降派和阴谋家。但是我不知道这些人为争
夺这权力,而发起一次一次的攻势。

  “这个感觉,在筹委会,也就是五月十几号,我就是越干越悲哀。大该四月二十几号时我
就开始感觉到了。那时我想,我现在也想说但一直不愿说——因为中国人不能骂中国人——但
我不得不说,就是,有时候我想:中国人我不值得为你奋斗!(哭)我不值得为你献身!(哭


  “我有两个朋友,作为知识界,只有他们两个坚持到底。

  “我昨天非常痛心,因为我,(哭)因为我,又一次看到形形色色的人在出卖这场运动,
在葬送这场运动。我感到很痛心的就是,最初绝食的这一千多名同学——我可以说他们的身体
健康已经造成了很大的摧残——而这些人(哽咽)要葬送这一千多名同学,还有后来成千上万
的人民和同学他们用生命换来的一些成果。他们要葬送掉,就只是为了他们个人的目的、个人
的希望、个人的私利。(哭)(摇头)中国人……

  “最近我一直感觉到特别悲哀,而且同学,就他们本身的民主素质也是相当差的。而且说
句实在的,在我握倡议发起绝食这一天我心里就很明白不会有任何成果的。

  “市高联有些人是有投机倾向,可以这么说。

  “下一步作为我个人,我愿意求生下去。广场上的同学,我想只能是坚持到底,等待政府
狗急跳墙的时候血洗。

  “(问:你自己会继续在广场坚持吗?)我想我不会的。(问:为什么呢?)因为我跟大
家不一样,我是上了黑名单的人。被这样的政府残害,不甘心。我要求生。我就这样想——我
不知道会不会有人说自私什么的。但是我觉得,我的这些工作,应该有人来接着干下去,因为
这种民主运动不是一个人能干成的。这段话先不要披露,好吗?”


  上午九点半,北京市数万人集合游行。

  正午,游行队伍到达复兴门,然后沿长安街到天安门,绕广场一周,再走向建国门,向北
拐。

  队伍主要来自高等学校。其中北京高校占大多数,外地院校较少,一些外地院校学生加入
北京院校的队伍。一位学生骑着自行车并举着深圳大学的旗帜。北京科技大学教师各举扫帚和
横幅“义务劳动,扫除腐败”。清华大学所举标语有:“I have a dream”、“By Peo
ple,Of People,For People”等。有人举着做成稻草人状的李鹏模拟像,有人举着做成靶
子形的李鹏像。

  游行队伍共分五路,走在各主要街道,包括南长街、府右街、地安门等。


  〔本报北京5月29日凌晨讯〕 昨天是星期天,市民们似乎已经失去刚公布戒严令时的
那种疑虑感,大小商店又是一派熙熙攘攘的景象。
  下午两点许,以高校学生为主体的游行队伍口号声声,通过长安街绕行天安门广场。这一
带交通短时间内受阻。据游行队伍的广播车宣称,这次游行是对海外华人发起的一次活动的响
应。
  天安门广场传出的消息说,尽管各地捐赠的一批新帐篷刚刚支起,学生们仍有可能近日内
撤走。
  入夜,暑气不退。各路口成了市民们纳凉、聚谈的场所。对北京人来说,歌星演唱会和高
水平球赛吸引力似乎已不象以往那样大了。仍然驻扎城外的戒严部队,不断接待被派去的慰问
团。一些文艺工作者的演出,在官兵中博得阵阵喝采声。

◆摘自《人民日报》专栏连续报道《北京戒严第9天》


1989年 5月29日  星期一

  晚十一点,“民主女神”运到。

  各界联席会议发起各界大绝食,已开始接受报名。称这次绝食将以社会为主体,学生转为
支援。

  对这个联席会议,北高联的参与程度不大,有几个学生代表是常委,但不起什么作用。王
丹已不是常委,而成了联络部负责人。

  北京市公安局以了解情况为由将工自联的钱玉明(铁路局车辆整备车间工人)带走,以后
钱玉明一直未归。


  〔本报北京5月30日凌晨讯〕 昨天是北京部分地区宣布戒严的第十天。首都市民生活
仍然比较平静,长安街上没有出现游行队伍。但另一方面,天安门广场上静坐请愿学生却未见
撤走的迹象,还新搭了一批旅游帐篷,并正在安装一座石膏塑像。
  在一些街道上,部分清洁工人清洗掉了贴在灯杆、墙角的传单,而另一些街道上,又有些
新贴的传单,围观、议论者仍时有所见。
  鉴于北京宣布戒严地区的社会秩序已日益正常,本报《北京戒严第X天》专栏,已无每天
出现的必要。今后有关新闻,将随时用别的报道方式向读者介绍。

◆摘自《人民日报》专栏连续报道《北京戒严第10天》


1989年 5月30日  星期二

  参加“民主女神”揭幕仪式的八个艺术院校是:

  中央美术学院(这个像就是他们做的)、中央工艺美术学院、中央戏剧学院、中央音乐学
院、北京电影学院、北京舞蹈学院、北京戏曲学院和电影音乐学院。

  上午十点,在纪念碑上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柴玲、王丹回北大休息,现场由封从德和李录
全权负责。还说报名绝食的人已有300多。

  下午,王丹拿着手提话筒,在纪念碑下代表高自联宣布撤出广场回到校园的决定。

  突然,柴玲从王丹手里抢去话筒,跑到纪念碑的高处台基上。大声地说:

  “同学们,我们决不撤出天安门广场!谁撤出去,谁就是逃兵;谁撤出去,谁就是叛徒;
谁撤出去,谁就是怕死!”

  王丹问李录:
  “这是怎么回事,撤出天安门广场不是早就决定好了码?”

  李录说:
  “再开一次会吧。”

  于是学生头头们开了一个紧急会议。半小时后,柴玲再一次出现在纪念碑的高处台基上。
大声地对学生群众说:

  “同学们,我代表高自联学生指挥部宣布,我们将永远留在天安门广场,直到李鹏下台!
中国民主万岁!人民万岁!”

  王丹一声没响。


  凌晨一点,在北京饭店西边的长安街上,从一辆带警灯的北京吉普上下来两人,把路边一
个骑车者强行抓上车。那人奋力挣扎,从车上摔下两个笔记本,车很快开走了。

  目击者拾到笔记本交到广场,一本是大字报资料,另一本写有“89·5·29筹200
元给xxx”(这人是工人自治会中管财务的负责人)。被抓者叫沈银汉,是工人自治会执委
之一。

  另一位执委白宗雄,也被铁路公安分局抓走。

  上午九点,“工自联”和公安局交涉。“工自联”的律师李进进与工人代表一起到公安局
,李进进问:

  1)是否抓了人,
  2)抓人程序是否合法,
  3)是什么罪名。

  接待的人说:

  1)工自联是非法组织,
  2)戒严期间请愿是非法的,
  3)对提到的抓人的事不清楚,他只管接待。

  李说:组织是否合法另作别论。不管怎样,你们非法抓人应有交待,你负责接待就有义务
了解情况向我通报。

  那人说:律师不能代表工自联,让“工自联”代表进来说话。

  李于是退出,交涉就此中断,没有结果。


  邓小平受政治局、中顾委委托,召开政治局、中顾委第二次联席会议。作了四点工作布置
,获得通过:

  一、解决当前动乱的时机和条件,已经成熟了。
  二、要采取果断措施,迅速平息这场反革命暴乱;党内要思想通一通,暂时不通的,可以
请假休息,再不通的,可以退休。
  三、要动员党政骨干力量,加强宣传事件的性质、事件的气候,教育广大人民,包括干部

  四、平息后,要整顿党组织,消除在这场政治事件中的不合格者,有重点、有领导地展开
清查工作。


1989年 5月31日  星期三

  在广场上和新华门前有22个省、市、自治区180所高等学校的300多面旗帜。


  北大“筹委会”号召学生去北京市公安局静坐,抗议公安局拘捕工自联三名领导人。

  晚8点,北京和外地高等学校学生1000多人在广场地区游行,抗议公安局扣留三名工
自联常委和“飞虎队”队员。

  夜十一点,北大“筹委会”广播站广播说,北京市公安局在压力下无条件释放工自联的三
名领导人。


  顺义、大兴、怀柔三县数以万计农民、职工、教师和机关干部在官方组织下分别举行集会
、游行。

  标语、口号和横幅有:
  “坚决反对动乱”、“坚决拥护李鹏、杨尚昆同志的讲话”、“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
“人民解放军万岁”、“打好三夏这一仗”……


1989年 6月1日  星期四

  中午十二点,李录、柴玲、封从德在纪念碑上召开记者会:凌晨4点,有陌生人闯入柴玲
与封从德驻地,用围巾等物想将他们绑架。他们挣扎呼救,引来周围的人,绑架者于是逃走了



  北高联近日发布声明给北京市法院和检察院。大意是:

  近日来,北京市内连续发生工人、市民被突然绑架的事件,致使参加声援学生的爱国民主
人士相继失踪的谣言四处传播。我们希望北京市的执法机关,特别是法院,立即着手立案侦查
有关北京工人自治联合会筹委会三人的失踪真相!摩托车队十一人被扣,四人失踪,也应立即
查明。要求坚决、及时地制止一切私设公堂。

  现场指挥部5月31日发表的声明,声明要求:

  1)解除戒严,
  2)撤走军队,
  3)保证不打击报复。

  若答应这些要求,则请求进行平等对话,以缓解当前的紧张事态;
  若不答应,则坚持到最后一刻!

  广播还宣布了指挥部的成员和分工:总指挥柴玲,副指挥李录、张伯笠、封从德。


  工自联负责人韩东方等昨晚十点组织大规模请愿,到公安局递交严正声明。回答说今天上
午十点去听答复,并要求有学生代表在场。

  公安局出来答复的人是政治部常务主任张魏(音),对三位工人代表被抓的答复是:

  1)不是抓人,是传讯,
  2)程序完备,都是根据87年颁布实行的“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的条款,
  3)根据戒严第一号令,在戒严期间,公安机关有权采取任何方式对任何人进行传唤。
  张并说收到许多群众的揭发材料。对于这件事的主要责任者不存在追究法律责任的问题。
至于魔托车队,其成员大部分为工人,一些是个体户;其中70%有前科,30%的人随时有
理由拘留。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91368@0)
2001-6-6 -05:00

回到话题: 我以为自己以经麻木....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913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