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毛虫香港南巡记

guest (毛毛虫)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一 我们的情况:
主申请:自动化专业。 副申请:化学分析专业
申请专业:E-E
九九年八月file numble (HK)
二000年二月雅斯
二000年四月登记结婚并补充婚姻材料
二00一年二月面试信,要求五月二十一日香港面试

二 入港方式:单办证。(1200元/人)

三 深圳印象:
这是我们头一次到深圳,深圳不愧是个新兴城市,具有浓郁的现代气息。但感觉整个城市总有些浮躁。以前总觉的深圳的物价会很贵,但吃过两次饭以后觉得并不是这样。这可能和这里餐饮业很发达有关,很多人一日三餐都习惯于在外解决。超市里的东西和内地的价格差不多,有些甚至还要便宜一些。和这里的平均收入相比深圳还是个生活的好的方(当然这里的房价不在考虑之内)。
我们是十七日到深圳的,入关时,边检站的解放军以看阶级敌人的眼光仔细的检查了我们的港澳通行证,一位同行去深圳公干朋友由于没有办证,被勒令下车,后来深圳的朋友告诉我们只要100元就可办一张临时边防证,现在也只有做大巴入关时才检查了,飞机和火车一般不查。
朋友安排我们住在中电招待所,标准间140元/天,条件一般,还算干净,后面不远处就是铜罗湾百货,附近没有到华侨大厦的公交车,正常情况下打的到罗湖海关(桥社)不到二十元。很多同去面试的移友都直接住在桥社(华侨大厦),稍微贵些,但很方便。深圳这里是我见到打的最贵的地方,2公里起价12.5元,2.4元/公里,遇到上下班塞车,那你就完了。不过这里的出租车还是很规范的,先进的地方总是这样。
十八日深圳下大雨,基本上呆在旅馆里呆了一天,其间去不远的天虹商场二楼的超市,买了很多准备带去香港的食物*:小包装牛奶,咸面包,碗装方便面,鱼罐头,苹果等,忘记买榨菜了。(*这一点很重要)。这里的经济观念确实很浓,下雨时见到有数个小贩提着一桶10元/把的伞再向行人兜售。

四 入关:
十九日按照中旅的要求八点前就赶到了桥社,很多人已经在那里等了,年轻夫妻很多,很多是去面试的,由于大厅里座位有限,一位为女儿留学去香港办事的中年北方妇女和大厅服务员为坐行李车的事吵了起来,很多人都疲倦的站在那里,直到八点半,中旅才开门迎客。按照省份大家被分成若干个团,我的通知上没有团号,着实让我担心了一阵,询问后才找到我们团队姗姗来迟的导游(事实上应该叫做导关才对)。
人到齐后,很费劲的跟着导游的小旗曲曲折折上了罗湖海关的二楼,又是等待,半小时后才开始排队入关,其间还询问大家是否有需要报关的东西(变焦照相机,摄像机,随身货币不能超过总值6000元人民币等)。过关抽查时只有排在前两位的团友中了头彩,查的很细,包被翻了个底朝天,其他人“免检”通过。此时以为完事大吉,没想到曲折两步后,又到了关口,终于知道刚才仅仅是出关,现在是入关,此时导关已变为香港中旅的人了,验关的人也变成了香港的阿sir了,又等了一会儿,终于顺利入了关。看看表已十点半了。比较了一下入关和出关时导关和海关工作人员的情况,深深感觉到了其中人的素质的差异。相信大家都会有这种感觉。
出了海关一起来到香港中旅罗湖海关的办事处,领了单程车票,按照网上移友的经验,在购票窗口买了八达通卡,150元/人,其中50元是押金,离港时刻可退掉。随着人流登上了去红勘的列车,大约40分钟后到达红勘,此时大家也开始做鸟兽散各奔前程了。

五 重庆大厦:
出了红勘火车站,走错了出口,上过街天桥,一时找不到方向,于是摊开事先从旅行社拿的地图,硬着头皮操着普通话向一老先生问路,老先生很热心很详细的讲解了一番,普通话说的相当不错。事实上由于受经济利益驱使,香港推广普通话的速度相当快,很多人都能说一点国语,如果能够会 “三言两语”(三言:普通话,广东话,闽南话; 两语:英语,汉语。)的话,找工作将会是一件相当容易的事。在香港期间我们基本上都是用普通话问路的,基本上均得到了热情的回应。
由于朋友帮我们定的宾馆(龙宝国际宾馆*三星级)距离红勘火车站很近,所以步行前往,大约二十分钟到达。办理入住手续时,遇到了让我在香港唯一不快的事情。当时拿房间钥匙时,需要800港币押金,由于安全起见,并没有随身带这么多钱,于是很笨拙的打开拉杆箱,一不小心把老婆的零食打翻在接待大厅的地板上,等我收拾好箱子,早已注视我们半天的一位大堂工作人员,板着脸很礼貌的让我把大堂地板上的零食扔进不远处的垃圾箱,然后马上满脸堆笑面对我身后的老外,主动让小童帮助把行李搬上电梯,丝毫没有注意到我同样笨重的行李,其脸部表情堪称变脸。
我们的房间在25楼,电梯只到24层,还要爬一层楼梯(接待小姐征询过我们的意见)。房间很舒适,包括14吋彩电,电热杯,吹风机,电子保险箱,冰箱(只有25层有,可能是作为爬一层楼梯的补贴吧。)。还有付费的食品,不过特别贵,最便宜的是碗面,28港币/碗(天价!!!)。在房间吃了点深圳带过来的东西,洗了个澡,稍作休息,直接去重庆大厦,希望能得到一定的面试指导,并看看有无其它移友一起去交易广场踩点。
出宾馆沿着伊士甸道步行约2分钟右转上弥墩道,往尖沙嘴方向走10分钟后抵达著名的“重庆大厦”。重庆大厦电梯旁的通告表明,重庆大厦正在进行电力系统改造。和听说的一样,这里很多印巴人,杂乱而不安定,电梯一走三晃。出了电梯正对面就是龙汇宾馆,其旁边的一家印巴饭店的招待以为我们要去吃饭,我们指指龙汇的大门,他点头示意。看来在这里准备面试的人确实很多了。推门进去,看见一中年妇女正和一对青年夫妇大声争论些什么,于是我们向正在洗手的一位中年男子打听哪位是林老板,他没有回答,反问我们有什么事?我们说是打听面试辅导的事情,这时那位中年妇女突然大声的对我们说:“你们有什么事?请你们先到外面去。”听到这话我和太太一愣神,居然没有反应过来,实在是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然后中年妇女不耐烦的大声对那位中年男子用广东话说着什么,好像是让他把我们带出去,果然我们随即被带了出去。在电梯门口,中年人继续询问我们,当得知我们的来意时马上说200港币辅导费,很时生硬,这时我们终于明白了,那位中年妇女和这位中年男子就是网上著名的林老板和汤先生,简直让我们太失望了!询问了明天辅导的时间,转身离开了重庆大厦,出门时看见有警察在查证件,看来这里治安确实不太好。
出来后左转继续向前走,5分钟后来到岸边,看到了以前电视里经常看到的维多利亚湾,对面就是香港岛,很多高楼大厦,这时才真正感觉到我确实已在香港了,很美的景色!

六 踩点
稍作停留,照了几张相片,往回走至尖沙嘴地铁站,用八达通卡做地铁至中环,从A出口上去,交易广场就在对面,过天桥,按天桥上的指示牌,很容易到达交易广场,做扶手电梯转一圈上到三楼,在三楼坐电梯(3 — 13)至12层,终于看到了加拿大领事馆以及门前著名的缴登陆费的箱子,一切都活生生的在眼前。由于是星期六,领事馆关门大吉,灯关着,看不清里面的东西,于是转身原路返回。趁着游兴未减,又去中银大厦和紫荆花广场(香港会议展览中心)瞻仰了一番,最后从地铁湾仔站疲惫的返回佐敦站时,天色已晚,在便利店买了份太阳报(5港币),5分钟后到达宾馆。在25层看到了香港的不夜景象。——东方之珠!

七 面试
今天要面试了,由于是上午10点15面试,所以并没有起的太早,不过昨天晚上强令老婆早睡,毕竟她是主申请,我仍然看电视到12点才睡。起来后洗了个澡,吃了点东西,检查了要带的面试材料,8点30分上路,由于心里一直想着面试的事,居然走过了地铁站(左敦),被老婆一番讥笑。到达交易广场时又坐错了电梯(14-25层),而且没有楼梯,只好下来重新来过,又一次被老婆讥笑。9点15分来到了十二楼,见到了那位著名的保安。拿出面试信给他,他接了过来说:“怎么才来(普通话说得非常好)?我们要快一点了,请你们先等一下。”我们等了一会儿,他到了对面的窗口回来后给了我们一个以A打头的号,并让我们到七号窗口直接换了以H打头的面试号,然后坐在大厅右侧等候广播里叫我们面试号面试。
我们进去以后才发现几乎坐满了人,好不容易找到座位坐下,看到大家大都正襟危坐,有的切切私语,有的躲在卫生间里温习面试材料,气氛稍显紧张。天哪!总有一天中国人将会成为加拿大第一人群。
广播里不时传出叫号声,普通话发音很怪,开始很不适应,一直想笑,过一会就适应了,于是竖起耳朵听号。其间不时看到面试结束着出来,大都满脸微笑,也有面无表情看不出结果的。记得其中有一对夫妻,其太太被“赶”了出来,丈夫被独自留在里面,一会儿开门出来很紧张的要笔,估计时被要求写作,于是等候面试的都翻身检查自己是否带了笔,真有点惊功之鸟的味道了,我和老婆却只想笑。
当我们和坐在我们前面的一对来自天津的年青夫妇交流移民情况时,突然被叫到号到七号窗口(七号窗口不该是面试窗口啊!),于是我们狐疑着慌忙拿起材料直奔七号窗口,这次该走在前面的老婆紧张了,她也走过了窗口。七号窗口的小姐用普通话告诉我们,到大厅门口等,会有人带我们去十一楼面试,这时我记起看到过的十一楼面试的文章,似乎是很容易过的,于是心中一喜,直奔大厅门口。等了一会儿,一位很秀气的年轻华裔小姐带我们沿着专门开出的小楼梯曲曲折折的下到了十一楼,按照那篇十一楼面试的文章这位小姐并不是面试官,于是仅仅点了一下头,可等她带我们进了办公室,才突然发觉她正是决定我们移民命运的人!由于紧张老婆开始竟低级的说:“morning sir!”(幸亏我只说了:“morning officer.”)。于是她一本正经的告诉我老婆应该叫她“madam”,(事实上叫“officer”也不合适!)。我们的面试就是在这兵荒马乱之中开始的。
经过开始的慌乱,幸好我们很快就稳定下来进入了状态。教导完我老婆后,她开始了著名的开场白,我仔细听了一下,不太一样,但意思差不多,只不过更口语化了。(由于面试时间长了,面试的问题和顺序我有些也记不清楚了,只记得是按照我们的申请材料核对的。)她拿出我们的申请材料,拣主要的一样一样的核实,大概是以下几个方面:
1 护照问题:
向其说明我们只有港澳通行证,老婆曾经出国培训过,但只是一次性的商务护照。
他表示接受,顺便问了一下培训的时间和地点。
2 婚姻问题:
我和老婆是在申请过程中结婚的,所以她一个开始就问我们是否已经有了孩子,当得知老婆已经怀孕,她很高兴的表示祝贺,其间还问了一下我们是如何认识的。(估计是害怕我们假结婚。)
3 老婆的工作问题
关于老婆的工作基本上没有问任何专业问题,只是要了新的推荐信。老婆的推荐信有涉及摩托罗拉芯片,她嘟哝了一声,老婆正想回答,她打断后反而笑着说:“这是你正在做的工作,对吗?”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就主动跳到其他话题上了。事前老婆熟记的岗位职责都白准备了。其间还问了我老婆的公司是否在加拿大也有分公司,得到否定的回答后也并没有继续深究。(也许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加拿大就业状况并不好。)
4 我的工作问题
根据以前移友的面试经验,付申请人不会问什么问题,所以事先并没有想到会被问到问题,可我却被问到似乎是应该问主申请的问题。她首先问“我是否是化学工程师”,我说“是”,她居然又问“你是否有执照?”我只好说“现在暂时还没有。”这时老婆救了急,解释说中国也有和加拿大类似的工程师评估,但要求至少有五年工作经验,我正在申请,明年就可以拿到,她表示理解。然后又问了我们单位的一些基本情况。
5 解除代理问题
这个问题是我们事先准备过的,所以并不吃惊。原因只有一个:服务太差。而且我们付了首期费用,我们不欠它们什么。移民官的反应到是让我有些惊奇。她说“本来如果你们自己申请的话,可能我们之间沟通的会更好些。”这说明移民官是鼓励不通过代理自己独立申请的。这样看起来代理公司所宣扬的所谓代理的专业作用令人怀疑。
6 改了登陆地点
开始时她问我们有什么需要更改的,我们说因为有朋友在多伦多,并答应提供帮助,所以准备去多伦多(申请时填的是温哥华)。她说这个无所谓,只要我们登陆后,可以去任何地方,于是改了登陆地,并让我们用中英文在更改的地方签了名。
7 交待体检事宜
由于我老婆怀孕,所以我们坚持生完小孩后再体检(她本想让我们马上在香港体检),于是她很耐心的告诉我们该如何办。这是面试过程中时间最长的部分。其实我感觉她很想让我们在香港体检,我猜原因有二,一方面以免浪费她早已打好的体检表,另一方面可尽快结束我们的案子。当我们问她能不能等孩子出生后一起交登陆费时,她说为了表示我们去加拿大的诚意,我们必须在四十五天内缴上登陆费。唉!打中新股的几率又被加拿大鬼子减小了。
以上为面试中所遇到的问题,从我们被广播通知面试到返回十二楼大约30分钟,写起来似乎很多,其实真正问问题得时间最多不超过15分钟,剩下的时间是她出去了一会儿(她正好患了挺严重的感冒)和向我们解释如何体检以及上下楼的时间。整个过程气氛很融洽(即使老婆一开始犯了低级错误),其间她还不时开一些关于我们将来的小宝宝的玩笑。当快要向我们解释完体检问题时,她突然想起来并郑重的说:“对不起,我忘记告诉你们,我已接受你们的申请了。”我和老婆赶紧说谢谢,场面很是滑稽!
当送我们回到十二楼面试大厅时,她让我们等一会儿,她要电话征询了一下医生的意见。过了一会儿,七号窗口的工作人员通知我们可以走了。看来她太希望我们在香港体检了。当我们在大厅等候时,那对天津的夫妇还在等,太太跑过来问我们情况,我们告诉她很简单,不过看上去她还时很担心,我想这是人之常情嘛!等她们过了后也才能理解。

八 旅游购物
从交易广场出来后,坐地铁返回宾馆,愉快的心情保持了半个小时,感觉也没什么值得过分高兴的,成就感确实不足,何况加拿大情况好象最近也不是太好。管她什么,于是开始了真正的“香港之旅”:游山顶,看夜景,“海洋公园一日游”,尖沙嘴购物。愉快!愉快!!真愉快!!!

九 归家
按照旅行社的安排,在红勘火车站集合,发放纪念包和车票,一起出关,顺便在红勘火车站退了八大通卡。剩下的硬币无法解决,只好留作纪念了。

十 总结
1 面试确实如同许多移友说的,不应该是件困难的事,只不过要经得起时间的折磨。
2 面试虽然简单但不意味着你不需要认真准备。
3 建议准备办移民的同志们DIY,因为这确实不能算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何况这里还有这么多热心的移友。
4 我想不管我将来去不去加拿大,此段经历将永藏我心中。
5 很感谢曾经帮助过我们的许多网上的朋友,谢谢啦!!!
6 如有什么问题可尽管提,我将尽可能的回答。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91718@0)
2001-6-6 -05:00

回到话题: 毛毛虫香港南巡记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加国之约移民留学申请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917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