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爱在深夜 (口味怪异,非喜勿读)

nocturne (夜游神)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呼啦啦【爱 · 在深秋】的结局,让我想起了曾经经历过的一件事。那天在她的鼓励下,我不胜荣幸,受宠若惊之余,欣然答应为她撰写续集,并决定把这段经历写出来,以飨读者。不过,要预先提醒大家的是,我的故事与呼啦啦的【爱在深秋】不管在情节上还是风格上都大相径庭,思潮和格调更是迥然不同。更值得警告的是,这个故事口味非常奇特怪异,非喜勿读。

***********************************

【爱在深夜】

去年的秋天,我曾计划与一对大学刚毕业的年轻男女合租一个居所。搬入新家后,发现附近有一条不大的峡谷,白天不少人在那儿散步。几天后,迁居的新鲜感逐渐消失,而那对大学生却迟迟未搬来。于是,我又回到了百无聊赖的单调生活,白天辛苦做工,晚上回到家便迫不及待地上youtube,一遍遍地聆听降央卓玛的歌。降央是一位藏族歌手,她是一个有着高挑身姿和低沉嗓音的大女人,也是我理想中优雅、妩媚的女人类型。除了听歌,另一个嗜好就是喝酒。这种始终如一的生活习惯给我带来的并不是充实和快乐,而是更大的空虚和惆怅。孤独和黑暗始终像两个形影不离的守护神,陪伴着我度过无数个漫漫长夜。于是,我开始寻找新的乐趣,在各色各样的思绪中,终于有了一个能满足我猎奇心理的新发现:午夜时分,在峡谷里穿行会是一种什么光景?

九月五日,星期五,我开始了这个尝试。一过半夜零点,我抓起一件外衣,推开屋门,几分钟后,进入峡谷,沿着往下的坡度,脚踏上了铺满碎木屑的走道。我抬头看到深蓝的苍穹空旷而纯净,没有一丝云彩,也没有一颗星;圆月高高地悬挂在夜幕上,神秘而柔和的银光透过树丛的叶子照射下来,给黑夜提供了足够的光亮。我是夜游神,还怕黑夜吗?想到这,自己不禁窃笑起来,对黑暗和荒芜的恐惧随即烟消云散,孤身一人的我体验到一种真正的宁静和安恬。脚下的路蜿蜒曲折地向前延伸,两旁的沼泽和丛林不知不觉地往后退却,憧憧树影在秋风中微微簇动,潺潺溪流在蛙鸣中绵绵流淌。午夜,多么恬静的意境!

白天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飞快,可到了深夜,却变得格外地缓慢。这一个小时的行程似乎是不小的挑战,而我却暗下决心要走完它。此时此刻,我全无倦意,脑海变得异常的活跃;我一边思考着白天的事,一边把注意力渐渐地转移到了周围的环境。沼泽是孤独的,丛林是孤独的,连永不停息的小溪也是孤独的。圆月当空,有一只快乐的幽灵,在深谷里自由地飘荡,召唤着黑暗,召唤着孤独。

走了大约一半的路程,我来到一个岔口,一条小路在此分叉往右拐去。这里树木葱郁,几乎遮住了月光,路被黑影笼罩,眼前一片漆黑。我快步向前,很快又回到了光亮处,这时道路已经呈往上的坡度。我机械性地迈动双腿,两手不停地前后挥舞,依然沿着前方的路继续行走。忽然想起了什么,我随即看了一下表,十二点半,还有一半的路,到家后,一定要打开一瓶红酒,美美地品尝,然后,打开youtube,再听一遍降央。我已经微微出汗,身子也开始发热。就在脑海里闪动着红酒和降央的一刹那,我的心跳突然加快,全身的汗毛立刻竖了起来,所有的细胞仿佛一下子冷到了冰点,甚至动脉里流动的热血都嘎然凝滞----- 一只冰凉的手从后面轻轻地抓住了我的左肩!

我几乎跳了起来,猛地转过身,这时发现自己赤手空拳,连一根棍棒都没有,十个指头也全部僵硬。眼前,就在路中央,站着一位身材高挑、亭亭玉立的年轻女子,个头几乎比我高1英寸,蓝色的中短发,上身黑色的真空装,下身蓝色的紧身裙,脚下蓝色的跑步鞋。她就像一只蓝色的精灵,从天而降。在月光下,她那张浓妆的脸更显得雪白而晶莹;虽然面无表情,但黑黑的眼线衬托了那双扑簌迷人的大眼睛。从那双眼睛里,我看到了美丽的光泽,看到了女人的妩媚和温柔。我定了定神,想张嘴发问,竟笨口拙舌,结结巴巴。她却抬起手,指了指远处,问道:“你刚搬来这儿吗?”

我全神贯注地盯着她,竖起耳朵,聆听着她发出的声音。这是低沉而有磁性的女中音,委婉,柔美,于空谷传来,如若天籁之音。她有着轮廓分明的脸型,俏丽的下巴,饱满性感的嘴,上面涂了蓝色的唇膏;她神情从容,语调平稳,举止优雅,完全是一个淑女。我呆呆地站在那儿,几乎出神,在这个夜深人静的幽谷之中,怎么会突然冒出这样的幽灵?我不知道她是谁,更不知道她从哪儿来,甚至不知道她是人还是鬼。

“我在问你,你刚搬来这儿吗?” 她略微加快了语速,但语调依然平静。

“是。。。” 我这才恢复了语言功能,“你,从哪儿来?对不起,我,太吃惊了。”

她咯咯咯地笑了起来,宛若一个纯情少女。“你别怀疑我,我不是坏人。”

“我知道你不是坏人,” 我心里在想,可你到底是人还是鬼?

她伸出了左手,就是那只抓我肩膀的手,“认识一下吧?”

“我叫夜游神,叫我老夜好了。” 我轻轻地握了一下她冰凉的手。

她又咯咯咯地笑了起来,“去你的,才不叫你老夜,哼,听上去像老爷,就叫你夜游神吧。”

在她轻松的笑声中,我似乎感觉如释重负,僵硬的手脚也舒展开来。“可是,你打哪儿来?”

她又笑了笑,“从你后面分叉的那条小道上走来,我晚上睡不着,来跑步,没想到遇上你。嗯,你不是坏人吧?”

这时,我也笑了出来,“我,都说我老实巴交,哦,对了,你在这附近住很久了吧?”

“我?是。。。” 她突然声音低落下来,眼睛游离到前方,“你是好人吧?我想问你一些事。”

“你可以完全放心,我有什么可以帮你的?”

她的眼光又转回来,依然注视着我的眼睛,声音却愈加低沉,“你。。。是不是跟一对年轻男女合租?”

我又吓了一跳,浑身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下,“你,怎么知道?但是。。。他们还没搬来。”

“她们是大学生吧?”

“听说大学刚毕业,马上要搬到这个城市来找工作。但是。。。你为什么要问这个?”

“你能告诉我她们的名字吗?”

“我不知道。我还没见过。。。”

她打断了我,“她们是Jay和May。”

我吃惊地看着她,她突然变得激动起来,抓住我的手臂,说道,“我知道她们所有的故事,以及所有会发生的事!”

我变得目瞪口呆,完全无法理解也无法抗拒眼前这个女子。她到底想干嘛?如果她是女鬼的话,我今晚恐怕只能束手就擒。但后面她却讲出了让我惊愕不已的故事。

“你知道Kensington University?Jay和May是那个学校的同学。Jay是一个白净而秀气的男孩,不仅体型完美,动作也优雅潇洒,在女孩眼里,他很酷。但他不仅召女人喜欢,也召男人喜欢,简直是一个完美的人。May,小鸟依人型,个子不高,不漂亮但很粘人。网上说,有狭长脸型和肥腴下身的女孩,一定会占有欲很强。May正是这样的女孩类型。她在学校里就是Jay的影子,跟着Jay读了同样的专业,然后一起毕业,一起搬来这个城市。”

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做梦,我如堕云雾似地听她娓娓讲述着这个无厘头的故事。眼前这个从天而降的仙女,难道她能预知未来?不可能。会不会她是个精神病?但她又怎么知道我将要跟一对年轻男女合租?也许,她认识房东而预先得知消息。我瞥了一眼黑压压的四周,又看了看她诚恳的表情和眼神,心想,她跟我说这些干嘛?不管怎样,我应该听她讲完。但她后面的故事几乎让我毛骨悚然。

“Jay和May搬来后跟一个中年男人合租,那个中年男人不知道她们有个秘密。”

“什么秘密?” 我的神经一下子抽搐起来,急不可待地问。

她停顿了一下,但目光仍然直直地注视着我,仿佛要从我这里得知什么秘密似的。

“你搬来几天?” 她继续问我。

“五天,” 我不假思索地回答。

“那个中年男人不知道Jay的秘密。。。她,是个女孩!”

说到这,我的脸上再也无法掩饰惊讶的表情,她平静地看着我,停留了几秒钟。

“她从小就打扮成男孩的模样,女孩子都喜欢她。进大学的那天,她遇上了May,May立即爱上了她。当May知道她是女孩后,大哭一场,但还是不愿意离开她,因为,Jay是May的整个世界,离开Jay,May根本没法活。May发誓要跟Jay做一对同性恋人,一辈子在一起!Jay心里很难受,她虽然一直是男孩的打扮,以男孩的形象出现在所有场合,但她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的女儿身,于是痛苦万分,渴望回复到正常的生活。但是,她还是没有勇气离开May,因为,她知道这样做后果会不堪设想。于是,每天午夜过后,趁着May熟睡之际,她悄悄换上女孩装束,穿上裙子,涂脂抹粉,尽显妩媚,然后一个人跑到幽谷来散步。。。”

我心里顿时恐惧到了极点。眼前这名女子到底是谁?她想说什么?我脑海里出现一个念头,想阻止她继续说下去,可我发现她的眼睛始终注视着我,并打量着我的反应。我彻底放弃了这个念头。既然自己决定午夜来幽谷散步,不管碰到女鬼还是精神病,我都认了。

她用平缓的声调继续着这个故事。“有一次她在幽谷里看到了那个中年男人也在散步,一种白天不敢奢望的兴奋和冲动立即占据着她的心,她不顾一切地跑上前,抓住了那个中年男人的肩膀。。。她想引诱他,并试图让他爱上她,她想知道被一个男人爱的感觉是怎样的,只有这样,她才能在心理和肉体上完全回到女儿身。那个中年男人一开始非常恐惧,但最终抗拒不了她的美貌。在皎洁的月光下,两人终于相拥在一起。但就在这个时候,后面追上来一个黑影,那个黑影就是May!那天May没睡着,她发现了他们在幽谷里相遇和亲热,于是妒火中烧,从背后冲上来一刀刺中了Jay。。。Jay死了,变成了幽谷里的女鬼。”

天呢!我狠命地朝自己大腿上捏了一把,很疼,这才知道不是在梦里。我已经完全错乱,从大脑,到神经,到身体里每个细胞。我是谁?我在哪儿?我跟眼前这个女子怎么认识的?我像中了催眠术一样,任其摆布。她慢慢向我靠近,我闻到了她身上散发出的香水味,怎么也无法控制自己,忍不住地陶醉起来,身体也变得酥软。她用冰冷的手抚摸着我的脸,我不由自主地伸出双手,握住了她的肩膀。她冰冷的身躯变得柔弱,以一种顺从的姿势依偎着我。两人就在静静的幽谷里紧紧相拥,全然不知时间的流逝。突然,她像触电般地推开了我。“坏了,有人!” 我连忙环顾四周,却什么都没看到。“什么?”

“我得走了,她来了。” 她急急地整理了一下衣服。

“我送你回去,” 我一把抓住她的手臂,急促地说。

“不,太晚了,” 她又看了我一眼,轻声说道,“please leave me alone。” 然后,沿着后面分叉的小道,迅速地消失在黑暗中。

我顿时感到惘然若失!这一切发生得太突然,甚至都没来得及回味刚才的一幕,她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消失了,我何时才能再见到她?

顺着原路继续往前赶,一切恢复了平静,天上的明月依然照耀着大地,孤独又重新回到我的身边。已经过了凌晨一点,我再一次看一眼沼泽,丛林,还有小溪,依依不舍地走出了峡谷。

当我气喘吁吁地跑回住处的时候,却发现门口停了一辆车,屋内灯亮着。我忐忑不安地推开门,客厅里一个陌生女孩正在收拾行李。她相貌平平,个子矮小,体型偏瘦,但下身看上去却不失女性丰腴的美感。

“你就是。。。” 我试探地问道。

她抬头看到我,立即招呼道,“你就是这里的房客吧?我们刚毕业,从别的城市开车过来,今天出门晚了,才到,不好意思,太晚了。。。”

她又补充道,“对啦,我叫May,我的男朋友叫Jay。”

我愣了一下,随即镇定下来,仿佛对此早有准备。“你叫May。。。你的男友叫Jay?”

她笑道,“是啊,大家都叫我们JM,不是姐妹的意思,呵呵。。。”

我却笑不起来,心里面像塞了一块铅似地沉重。 “Jay,她,她在哪里?”

她指了指厨房,“在里面。”

她轻快地走进厨房,我随即跟在后面,在厨房门口停下。

一个修长的身姿背对着我,May跨步上前双手搂抱住她的腰,脸颊紧紧贴在她漂亮的后背上,轻声地说,“Jay,这是房客。”

看到如此陶醉和肉麻的场面,我不免有些尴尬,而且自感无趣。正准备退出的时候,突然注意到她那头蓝色的秀发,我猛地低下头,又看到了她脚上那双蓝色的跑步鞋,不禁脱口而出,“Jay?”

Jay迟疑了片刻,显然在犹豫。终于,她慢慢地转过身来。。。。。。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9228709@0)
2015-1-31 -05:00
This post has been archived. It cannot be replied.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爱在深夜 (口味怪异,非喜勿读)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家园人到中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