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农劳动-草庵(zhuan)

ely (Ely)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入小学一年级,五月天高气爽,学校老师带队前往天津市八里台大队学农劳动。一路上红旗飘飘,歌声嘹亮,我等众学生上穿白衬衣,下配蓝裤子,脚蹬白球鞋,头顶黄草帽,意气风发直奔郊区。

南开大学对面的八里台大队农地,数十个农民大叔和大婶列队欢迎。学校老师首先代表同学表示感谢,然后是红小兵宣传队表演节目。跳完了忠字舞,然后是向毛主席表决心:“一定要扎根农村接受再教育”。老农同志们没有什么节目,照例是忆苦思甜。一位老农大叔讲起了万恶的旧社会,不仅泪眼汪汪:“。。。。。。在苦苦不过旧社会,再甜甜不过新中国。你们生长在红旗下,喝豆浆吃油条。每月还有半斤鸡蛋,我们那敢想啊。生产队现在不让养鸡,我们怎么能吃到鸡蛋,偷着养一只鸡,下了蛋还得卖了,要不咱没钱买盐吃。。。。。。”
生产队长一见,话有走题,忙拦了下来:主要讲你家里的亲人在解放前是怎么死的,不要跑题。”
老农一见,忙将话题有转了回来:“。。。。。。我十来岁就跟母亲逃荒讨饭,穷呀,人没有吃的就什么都敢干,实在讨不着饭吃,我们就抢。以前不知道那就是闹革命,就怕被警察抓到,我妈身体好,但腿短,跑不快。经常被人打。有一次,我和我妈看见一个有钱人到在饭馆里吃饱了出来,我妈就让我找他要点钱,这男人还不错,他给了我二个铜子,我一看还很高兴,当时二个铜子可以买十斤面。但还是我妈的思想觉悟高,一眼就看见了这个人身上有十多块大洋,我妈就带着我跟在这个人的身后,跟他到了百货公司,就是现在的劝业场。看着那个人在买布,我妈就让我去撞那个男人,然后就哭。想起来还是我妈对共产党有感情,了解穷苦人的斗争方针,当时我那知道我妈的心思。我妈使的是声东击西,就是毛主席教导我们说的那样。我一溜小跑就撞到了那个男人身上,这男人还挺不经撞,一下就倒在地上了,我妈上去就抓住了这男人在他身上使劲地揉,还给了他一个耳光,还没等我哭几声,我妈就拉着我跑了。跑到街角我妈才告诉我,我妈趁这男人不注意的时候抢了他八个大洋。我和我妈这个高兴啊,这八块大洋在当时可以养活十来个人过一个月。我妈一高兴,扭身就带我去“狗不理”吃肉包子去了。没想到,我和我妈一出狗不理包子铺就看见这男人正带着警察找我们,我妈可是有经验,当场就抓过一把炉灰给自己的脸上抹了几把,然后就给我也抹了几把。同学们看电影不是看过日本鬼子一进村,那八路军就在脸上抹炉灰,我妈跟那电影演的一样。要说那时咱妈没找到共产党,要是找到党,保证是个打游击的好共产党员。要说那时活该倒霉,我和我妈吃包子吃的多了点,脸上一抹炉灰就往鼻子里面钻,我一打嗝就给呛着了。这鬼警察一听声音就朝我这看,我妈可是有革命斗争经验,不慌不忙面对警察微笑,可我那时候小啊,没有革命斗争经验,结果一看警察就吓哭了,这下子可就让那个丢钱的男人给认出来了。我妈一看情况不好,拉起我就跑,可是我和我妈刚吃了二斤多包子,怎么能跑的过这警察?结果我和我妈都给抓监狱去了。警察看我小,把我给放了,可他们硬说我妈是惯犯,当时咱也不懂事,不知道那全是被万恶的旧社会逼的,不懂什么革命道理,那知道咱妈当时的行动就是革命行动。我不知道对他们反抗,结果就让他们把我妈给抓起来了,判了五年徒刑,都过了一年,后来又有人检举我妈,说我妈杀过人。你们那知道,我妈杀的不是一般人,那人是反革命。是地主老财,我爸和我妈在晚上去他家想闹革命抢点东西,本来没想杀他,但这反动阶级份子就是不听,他还用木棍打我爸,结果我妈一气之下就用刀把他给杀了,我爸连夜就跑关外了。当时我妈也不知道有红军,也找不到党。这不,让人一检举,蒋介石就把我妈给枪毙了。要是晚几年,赶上天津解放了,说不定我妈也是老革命了,吃香的喝辣的还有勤务兵伺候,怎么也算是解放前参加过革命与国民党有深仇大恨的革命同志,我也能住上小洋楼了,还用在这里给你们讲革命故事?。。。。。。”。
。。。。。。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94944@0)
2001-6-8 -05:00

回到话题: 学农劳动-草庵(zhuan)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美文转贴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949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