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llow 请进,对号入座.

mqu27 (mqu27)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我加入了黑社会

医院奇遇记系列之二

看过«大侠也有泪»的人可能知道我是怎么落下的怕精神病人的病根儿。这回我来到了
他们的老窝----精神病院。在精神病院实习我更是提高了警惕。先熟悉地形,一旦有
危险,有把握化险为夷就当英雄,没把握就脚底抹油,我好歹跑得还不慢。可是精
神病院的地形太复杂了。他们设计时的第一要求就是不许逃跑。来窗户都有铁栏杆,
大门全是一道道锁,医生病人都锁在一起。只有组长才有钥匙。跑估计是没希望了,
真有危险就只有当英雄一条路了。我还给分在了男病区。最危险的地方!我心里有
些不情愿,不过又不好意思不去。转念一想,不都说越是危险的地方越安全吗,去
就去吧!
到了男病区我负责管一个精神分裂和一个抑郁症的病人。那个抑郁症的很好办,每
天都很安静,闷头在窗前哭哭啼啼的。那个精神分裂的就麻烦了。他毛病出在毫无
疑问的认为自己是黑社会的,而且坐第二把交椅。理由是自己的背心背后印着“2”。
他的车间主任背后号是“6”自然位置没他高,可居然敢训他,他拿刀子要杀人家。 说是清除门户。他还声称他威力无比,在北京一抬手,说“起”,比赛斜塔就直了。让
我们不信去看看。我一开始觉得很有意思,直到有一天他说怎么看我怎么象他同事小
胡。这下我可毛了。我暗暗嘀咕,不知这小胡是他的仇人还是朋友。要是朋友还好,
要是仇人可就完了!我盼着他忘了这回事,可他过了几天还说我象小胡。我可真有点
害怕了。我假装问病史,问他老婆知不知道小胡是谁,她说不知道。我更毛了,要是
好朋友,他肯定老提呀。我又设法套这个病人的话儿。我问小胡是不是黑社会的?他
说是。我想这下是彻底完了!他要是认为自己是黑社会的老二,其他人差不多都是他
手下了,我万一不听他的,非让他吃个药什么的,他肯定认为我犯上了。他敢拿刀子
杀他车间主任,估计也有拿椅子砸我的胆儿。我嘱咐护士不要让他藏水果刀什么的。
可这心里天天都提着。我开始想办法了。想来想去,我觉得最重要的是摸清他的思路。
按他的逻辑,背心背后的号是标志,那借一个背心,背后是一号我不就是黑老大了么!
有了方案我心里踏实了一半。我大姐是班里的生活委员,我们班男生打篮球的衣服都
在她手里这应该不是问题。衣服顺利借到手,是草绿色的大夸篮背心。我穿上跟女生
的背心裙似的。为了生命安全, 也顾不得难看了。我 把背心裙套在衬衫和裤子外面。
再套上个白大褂。出办公室就穿白大褂,医院规定不能违反。进了办公室就穿背心。
我的目的其实就是那天让那个病人看见我背心上的号是“1” 就行了。还有一个问题,我
们在医院里有一个习惯,严格的说是保护措施,一定要面对病人,以免在没有准备的
情况下遭受袭击。又为了安全,我把背心调过来,让“1” 号在前面。查完房,回了办公
室,我就把白大褂敞开怀,让护士把病人叫来,自己背着手,充份让“1” 暴露出来,信
心十足的等着当黑老大。
病人终于来了!开始他老心不在焉的,眼神明显的看出心思没在我身上。我使劲的腆
肚子,还站起来,在他身边走了一圈,他终于注意到我的肚子啦!他直勾勾的盯着我
肚子,若有所思的问:“你是一号?”我很得意的说:“对!一号!” 他没说什么,眼光
迷离了一下。转身走了。目的达到啦!我很满意我的机智,在黑 老大至高无上的 位置美
了一会,脱了背心准备开始工作,可不知为什么,病人临走前迷离的眼神让我有点发怵。
准确的形容那个眼神,应该说是猫扑食之前的眼神差不多。嗨!反正我是一号了,管他
呐!问题解决了,我把这事忘脑后去了。 医院里还有一个病人是躁狂症,所谓躁狂症是和抑郁症相反,干什么都精力充沛,每
天快乐无比,只需要睡2,3个小时就够了。也基本没什么暴力倾向。这个病人很有意
思,他自己老想当官儿,又当不上,进了医院倒过了官儿瘾。医生派他当病房监督员。
他说不想出去了,想一直当监督员,负责得很。病人谁吃东西啦,谁藏火柴准备抽烟
啦,他都如实汇报。还有一次夜里 两点钟把病人都 叫起来擦玻璃。后来他又觉得护士
他也有责任监督,每天不睡觉就盯着值班护士谁不负责任睡觉了,第二天汇报给主任。
不过我可是感激这个病人。原来黑老二看见我肚子上的“1” 号,回去就跟他说:“你知
道我为什么住进来吗?”
“怎么啦?”躁狂问。
“告诉你吧,我根本没病,我是来卧底的!这里有一个女人是黑社会的。扮成大夫,我
们老大派我来盯稍。”
躁狂说:“怎么啦,她从黑社会跑出来啦?”
黑老二回答:“不是,她是另一个组织的。我们是蓝色支队,她们是绿色支队,想篡我
们的地盘儿。还想把我关起来瓦解领导队伍。幸亏我将计就计。我要把这个消息传给
我们老大,你是监督员,能不能照顾我一下,让我老婆给传个纸条。”
黑老二还给了躁狂一袋苹果,做为贿赂。
幸亏躁狂机灵,收下了苹果,认为立功升官的机会到了。拿着苹果到办公室来汇报,还
表白自己清廉,不腐败,苹果也上交了。请求管理更多病人。

我一听魂都吓飞了!原来背心的颜色没对上!我成他老大的对手了!.科里的大夫笑得眼泪
都出来了。说是我自己作(zuo1)的。我怕得要命,他们说没关系,多给点药就行了。我还是
怕。我觉得我都快得精神病了。

这件事在我们班传开了。我们班有一个男生--老酱头挺身而出,主动找到我说:“我跟
你换病区吧,我不怕黑老二!”
我当时感激的都想给他跪下磕两个响头。老酱头真是个好人呐!别看平时其貌不扬,个
也不高,还有点女里女气的,学习也不好,关键时刻就知道谁是英雄啦!我虽然不是美
人儿也有英雄救,感觉真好呀!我慷慨的请老酱头去吃了一顿火锅,虽然他狠狠吃了我一
顿,但我一点都不恨------人家可是救命之恩呐!
老酱头所在的病区是女病区,那里就是有女黑老大,我也可以勉强抵挡一下,毕竟都是
女的嘛!等我欢天喜地的换到女病区,同学告诉我上当啦!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 下集«他,就是白马王子»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95195@0)
2001-6-8 -05:00

回到话题: yellow 请进,对号入座.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家园医药保健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95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