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奇遇记之三

mqu27 (mqu27)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他,就是白马王子!

医院奇遇记系列之三

我也不知道白马王子什么样儿。动画片里是一个男的骑一只白马。那只马其实是个
又象鸟又象犀牛的四不象。小说里写爱情故事里那一种,这么好那么好,估计全是
胡思乱想。现实生活根本没有,反正别说人了,马我都没见过。胡思乱想谁不会。
我还会胡思乱想我是个绝色美女,我比貂蝉西施还有知识呐!不过在精神病院实习
以后,我算知道啦!原来白马王子就在我身边,就我同学老酱头!
看过«我加入了黑社会»的网友肯定知道我在精神病院遭遇黑社会老大威胁的事。幸好
我同学老酱头英雄救美,我得以保住小命儿一条,顺利转移到安全地带。心里对
老酱头的感激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到了女病区,还没等我叨念老酱头对我的救命之恩,我们同学就跟我说:“你是老
酱头的救命恩人呐!
我很奇怪:“难道这边也有黑老大?”
“不是,他一病人钟情妄想!天天念叨老酱头是白马王子。”
听完这话,我放心了,我是女的,她总不能马上变成同性恋。这不是问题。我们
同学说:“不跟你说了,你自己会知道的。”

第二天早晨,我开始查房。我们同学指着一个女病人说:“看就是3号病人,叫
小翠儿,那不正发骚呐”。(说明:这里一点贬意没有。我们班女生管化妆一律叫
“发骚”,“不够骚”就是化得不够漂亮的意思,“骚大发了”就是化得太浓的意思,
早晨,经常会有某个女生撩开另一个女生的帘子,美滋滋的问:“哎!看我骚得
怎么样?”)
我一看这病人长得一般,手里正拿一面小镜子专心致志的描眉画眼儿。我从一号
病房开始查起,过一会儿才能过来,够她精心打扮的了。估计这是每天迎接老酱
头的必修课。我心里暗想:这老酱头还真艳福不浅,怪不得他们宿舍的人这些天
改叫他“酱桃花儿”了昵?原来真是走桃花运了!这衰人真是苦命,“最难消受美人
恩”,他受不了了!宁愿受黑老大威胁。我翻来覆去想:估计还是老酱头真心想帮
我,我不能这么想人家,我应该感谢人家救命之恩。我一边胡思乱想一边走进病房。
从一号开始查房,却用余光观察小翠儿。见她抿着嘴偷偷的笑,还有些不好意思
的样子,面目表情极为柔和,低着头看表。我觉得妈妈看着刚出生的婴儿熟睡也
就这表情了。看来是沉浸在我们老酱头带给他的甜蜜中了。
等查到小翠儿的时,我说:“小翠儿,从几天起我来负责你的病情,我姓程。来,
先量量血压。”
小翠儿楞了几十秒说:“什么?你给我量血压?蒋大夫呢?”
“调走了,调到6区了。”
“不------!!”小翠儿声嘶力竭的叫到。“你,你,你把蒋大夫弄到那里去了?”
我吓了一跳,然后机械的回答:“6区,他自愿的。”
“撒谎!我蒋哥哥是舍不得离开我的,肯定是你们干的,你们这些人,黑心的人。
我去找李主任。”小翠儿一边下地穿鞋,一边自言自语:“蒋哥哥,蒋哥哥,你不要
着急,我一定找李主任,让你早日回到我身边。。。你是我的白马王子,心上人,
我一定不会让你离开我的。。。”慌慌张张跑出去了。
“嘿!蒋哥哥?”我心里暗自发笑。

从第二天起,小翠儿开始恨我了。
李主任已经告诉她老酱头是自己要求调走的。于是小翠儿开始对我横眉冷对。翻白眼
儿看我,还拒绝量血压。不量就不量。我在医嘱上写“病人情绪波动,严密注意自杀
倾向”。这事就放在一边了。可过了三天,小翠儿对我忽然极度热情。简直和前两天
天壤之别,还说她们家有什么亲戚有门路,说我可以让我走后门儿。又问我有没有男
朋友偏要给我介绍一个,夸了那人半天。你说精神病人夸的人我能信嘛,估计不是精
神病也差不了多远。我虽然挺奇怪她的转变,不过精神病嘛,当然有毛病,对我好比
不好强。
又过了两天,小翠儿看我没反应,开始设法跟我交心。这一表白我才恍然大悟。原来
精神病人的思维也都是有逻辑的,只是逻辑有点怪。小翠儿说她这几天来一直在思考
几个问题:
1。老酱头是不是爱她?答案是:爱!
2。爱她为什么要离开她?
3。为什么还让一个女大夫来替换他?
三个问题都想通了所以对我的态度也就好了。我很好奇就问她为什么认为老酱头爱
他。她说老酱头每天都给她量血压。(天!这是规定呀!)
我说:“我们大夫给每个病人都量呀。”
“那不一样,他给我量的准,听得认真。”这是小翠儿的理论。
我还不死心:“你怎么知道?”
小翠儿扭捏的抿嘴一笑:“反正,我知道。”
我明白了,小翠儿的毛病就出在这儿。 我接着问第二个问题:“那你觉得他为什么要离
开你?”
“他想考验我。男人都这样儿,你没谈过恋爱吧?等你谈了你就知道了。他们都想考验
女的。蒋哥哥就是,她肯定是想看看他不在我身边时,我是不是还想他,还念着他。
他是让您监督我吧?”
我险些晕倒!原来如此。我是老酱头派来监督她的。所以她得对我好。我要是说她坏话,
这事儿就黄了。有道理呀。那第三个问题呢?
“为什么得是女的呢?”
“程大夫,你可真傻。要是一个男人每天围着我,蒋哥哥能不吃醋吗?他多么爱我呀!这
也是证明。男人都这样。你不懂。”小翠儿一边担忧我的无知,一边给我解释。
我彻底明白了!

从此以后我的好日子结束了。我开始每日受小翠儿肉麻之酷刑折磨。在她眼里,老酱头是
白马王子,梦中情人,既有阳刚之美,又有女性之温柔,集天地之精华,集日月之灵气于
一身。她为了证明纵然蒋哥哥不在身边,她的思念也如滔滔江水,就围着我每天诉说衷肠。
你知道怎么不用利器杀人吗?知道怎么杀人不犯法吗?知道什么刑罚最残忍吗?肉麻死你!!
从第二天我开始心疼老酱头吃我的火锅,从第三天起我开始思念黑老大,第四天我情愿痛
痛快快的死去。早晨我刚一听见:“蒋哥哥”三个字,就发疯般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到男病区,
冲进办公室。我说:“老酱头,求求你,我们换回来吧,我情愿受黑老大威胁!”
老酱头后退几步,双手抱主暖气管子毅然决然的说:“妄想!我死也不换!”一脸的视死如归。
完了!我真上当了。老酱头是不肯再入虎穴了。原来是美人救英雄了!为了将损失减小到最
小程度。我坚持让老酱头请我吃火锅。吃饭时我由衷的说:
“老酱头,甭说,咱俩同学好几年了,我还真没发现你有这么多优点。”
老酱头说:“别说你了,我妈都没发现。”

怎么办呢?日子还得过呀,我怎么才能死里逃生呢?请看下部«第一封情书»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95229@0)
2001-6-8 -05:00

回到话题: 医院奇遇记之三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95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