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谈到重庆MM的美及她们犀利的进攻性语言, 不禁让我想起重庆话的本质--- 创意及幽默。 重庆人的普通话都很烂, 朗诵诗决不能用, 但市井生活中就显出 味道来了---划拳及搓麻---重庆人不说五魁首呀, 他们说

guest (likecqmm)
你一定要遭呀, 我二天来耍呀, 三鲜汤好喝, 试一试‘=四’, 舞都不会跳呀,
刘晓庆是CQMM呀 ‘=涪陵人’, 七星岗闹鬼呀, 八抬官官轿呀, 纠你的发条,
‘=耙耳朵’, 全国要乱呀。

此为划拳。 麻将中有几张牌他们是这么叫的, 二筒=乳罩, 三条=内裤儿, 八条
叫啥子, 绷子床, 嘿, 格老子。

又说CQMM美, 有人是这么评价的---每两根电线杆之间平均有五名美女在游动。
张, 林之说固有夸张, 但爬坡上坎练身材是千真万确的。
(#95307@0)
2001-6-8 -05:00

回到话题: 有人谈到重庆MM的美及她们犀利的进攻性语言, 不禁让我想起重庆话的本质--- 创意及幽默。 重庆人的普通话都很烂, 朗诵诗决不能用, 但市井生活中就显出 味道来了---划拳及搓麻---重庆人不说五魁首呀, 他们说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95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