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修炼日记】

nocturne (夜游神)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修炼日记】


四个月前,老夜作为重要证人出席了一个警察射杀嫌犯的听证调查会。在听证会上,我出示了一本记录自己修炼过程的日记,而其中所陈述的事实对调查起了很关键的作用,被认为是最客观也是最令人信服的证词。最后,听证会裁定,警员特伦斯(Terence)完全出于自卫和保护他人而合法地使用了武器,并无任何过当行为。另一重要证人女警员詹妮弗(Jennifer)也出席并提供了证词。由于被射杀的嫌犯是一名华裔,此案被各大中文网站争相报导,并成为华人关注的热点。以下是日记的部分摘录。

*****


(2015年1月3日 星期六)

外面的气候极为寒冷,自己的心情也变得非常糟糕。此时已无心修炼,因为房东催我立即搬走!我丝毫不怀疑,我们赖以生存的社会已经变得冷酷而变态-----所有铺天盖地的征租广告都充斥着千篇一律的词句:“年轻、单身女生优先,少煮食,不吸烟。” 正当走投无路之际,无意中发现了这则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广告:“诚租,即日起。” 我立即按着地址找上门,眼前就是这栋暗红色砖墙的百年老屋,尖尖的屋顶加上简洁的轮廓,很有点哥特式的味道,而且这里离繁华的唐人街不远。房东是一个高大强壮但头发稀少的中年男子。起初他以只租单身女生为由一口拒绝,后经我一再请求,终于答应让我暂租一个月,等新房客一来即搬走。数小时后,我叫了一辆出租车,搬来了自己所有的家当:两个行李箱和若干个硬纸盒。

临时安定下来后,生活又恢复了往常,我重新开始了修炼。也许,读者会觉得莫名其妙,什么是修炼?修炼的目的是什么?又有什么后果?对此,我很难回答。修炼非一句两句能说清,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做到,而对大部分人来说,根本不需要了解。在现实中,我是一条被人踩在脚底的可怜虫,白天辛苦做工,常常被工头欺负,却只挣着微薄的工钱。女人,唉,更不用提了。经过日积月累的思想升华,我终于发现了修炼这一神奇的练习方式。如同别人练习瑜珈来达到锻炼身体的目的,我通过这种方式来达到精神上的净化和脱俗,其效果完全出乎意外。在此,我不得不提藏族女歌手降央,她是我修炼过程中不可缺少的关键因素。我每天夜里会一如既往地打开youtube上降央的演唱录像,my soul bless my soul,不可救药的我,在精神生活里已经完全离不开她!每次看到她妩媚的身姿,和唱歌时摇头晃脑、眨巴双眼的调皮模样,我整个身子都醉了。当彻底地放弃现实中的情欲追求之后,我在精神上达到了一种妙不可言的境界和快感,这就是修炼的目的和效果。

搬家后第一个晚上,疲劳不堪的我戴着耳机,斜躺在床上,在降央的歌声中进入了梦乡。


(2015年1月12日 星期一)

修炼恢复的过程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我很难静下心来专注练习,很明显,新环境里某些因素阻碍着自己。首先,屋子的整体气氛令人压抑,甚至让人觉得有点诡异;其次,屋内经久不散的气味,以及时时发出的杂音,无不让人觉得烦心。我仔细地洞察着周围的一切,试图找出那个与自己心境不相协调的根源。

我很快熟悉了屋内布局结构:二楼是三个卧室和一个洗浴间,我的房间靠近楼梯口,房门正对着一条5、6米长的走廊,走廊另一头就是洗浴间,洗浴间的门上半截为玻璃,拉着一条白色窗帘,下半截为实木板;一楼是客厅、厨房和饭厅;一楼通向地下室的楼梯处有一扇紧锁的门,房东便住在下面。

这栋老屋总体来说内部装修得还不错,不仅墙刷得挺干净,连地板也重新打磨油漆过,但我说不上来为什么,整个屋子有一种诡秘的气氛:也许是室内全新装修与百年老屋的年头形成的强烈反差,也许是旧房散发出的那股淡淡的怪味(俗称老屋子味道)造成的呼吸不畅,或者是阴森莫测的地下室带来的那种怪异的氛围。我靠在床头,扫视了一遍整个房间,最后眼光落在了与隔壁房间相隔的那面墙上。墙看上去很新,被油漆刷成乳白色,但我总觉得它有点不同寻常。因为没有别的租客,我悄悄推开隔壁房间的门察看了一番,终于发现这面墙足足有一尺厚,而一般室内的墙壁厚度应该在4寸左右。通过进一步的观察,我又发现那些隐隐约约传入耳中的杂音就是从墙里发出的。白天,就杂音的事我询问了房东。他看了我一眼,表情显得很惊讶,“你大概从来没住过house,那是暖气管里发出的声音。暖气管都在墙里,冬天暖气烧得越厉害,发出声音越响。”

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随即又问他最近是否整过房子。他告诉我,屋子是三年前自己亲自动手装修的,三年来一直没出租,所以看上去还挺新。什么?装修完三年一直没出租?这房东够怪癖的!但是,我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虽然掩饰不住自己的惊讶表情。之后,他没再继续跟我说话。

渐渐地,我感觉到这个屋子里的怪异气氛与长期以来房东一人独居其中有关-----因为缺少女性,连窗外射进来的阳光都变得死气沉沉,没有一点朝气。我不理解房东为什么不找个女人。凭他的条件,从国内搬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难道他也跟我一样在修炼?可为什么要出租给女生?说明女人对他还是有吸引力的。正常的人都是相似的,古怪的人各有各的癖好。唉,就像别人无法理解我的修炼一样,我无法理解他。

还有一件事严重影响着我的修炼。我承认,一种从小就有的特殊敏感性气质,养成了自己对不速之客的到来会产生惊恐反应的习惯。而这个反应在今天表现得格外显著。上午11时30分左右,我正从华人超市回家,看到门口停着一辆黑色福特车,车里坐着一男一女两个年轻华裔,都戴着大墨镜。我当时没太注意,却下意识地被那那女子倩丽的容貌所吸引。这是一位非常漂亮的女孩,墨镜后面是白净丰腴的脸颊和性感圆润的下巴,她的头发整齐地往上盘起,显得既庄重、利落又不失少女的活泼、可爱。

正值掏钥匙开门之际,我突然觉察到一个高大的影子从身后迅速靠近自己,没等我转身,一只强有力的大手已经按在了我的肩上。我吓得差点跳了起来,一眼认出那人就是车里的男子。他摘下墨镜,露出了一副英俊的脸膛。我害怕至极,因为这里靠近唐人街,治安很差,要是碰上打劫就麻烦了。直到这名男子拿出一个badge,这才意识到他是一名便衣警员。听了自我介绍,我了解到这名华裔警员名叫Terence,他的国语不太好,大部分时候只能用英语交流。最后我终于搞明白,对方的意图是调查三年前一名21岁年轻女子的失踪案,那名女子当时就在这屋子租房。当知道房东不在家时,Terence简单地说了一句,以后会再派人来联系,便匆匆离去。目送他上车的背影,我又乘机瞅了一眼车上的女孩。

需要表白的是,今晚影响我修炼的并不是那位从背后惊吓我的男警员,而是坐在黑色福特车里的漂亮女警员。


(2015年1月18日 星期天)

又过了一周,我的情绪逐渐稳定下来。房东总是想着自己的事,从来没有兴趣跟我交谈。离月底还有不到两周的时间,他期待的女房客会很快到来,不出意料的话,自己将不得不另搬新居。我在房间里拼命地刷网,找寻着各种租房的信息。虽然搬家已经犹如家常便饭,但每次迁居总免不了加深一层飘泊的伤感和身心的疲惫。

临近中午时分,我才慢吞吞地踱步下楼准备吃早餐。一走下楼梯,顿时觉得眼睛一亮,立刻被眼前的场景所吸引。在客厅中央,安安静静地站着一位亭亭玉立的高大女孩。她穿着毛绒领子的红色棉衣,深蓝色牛仔裤,脚下是白色靴子,看上去个子至少比我高2英寸;她梳着女孩子流行的上盘发型,显出白皙宽阔的脸颊和略微高耸的颧骨,神态从容而自信,从五官上来看是典型的南方人。因为化了妆的缘故,很难猜测其年龄,直觉告诉我,她最多不会超过26岁。

“你好,怎样称呼你?”

她用流利的国语回答,“叫我叶子吧。”

“叶子,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嗯。。。。。。你有一个花的名字,美丽姑娘叶子来,你有一个花的笑容,醉了太阳,醉了月亮。。。。。。” 我变得得意起来,竟忘乎所以地改着歌词哼起了降央的那首《卓玛》,“你刚从国内来?知道降央吗?她正火着呢!”

“因为我喜欢加拿大的枫叶,” 她接着摇了摇头,“我不知道降央。。。。。。是的,我刚从国内来。” 她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这种天真的表情使我无法怀疑这句话的真实性,但是,她难道真地不知道降央?

叶子的来临给死气沉沉的老屋带来了新生,连一向不拘言笑的房东也变得神采飞扬,笑容终于在他嘴角绽开,但他并没忘记提醒我搬家的事。“我已经找到了新的房东,” 我振振有词地向他保证,1月25日,也就是下周日一定搬走。他的面容变得和蔼起来,谢了我一声,便提着叶子的行李走上楼。

叶子的房间就在隔壁。趁着大家都在,我又向房东询问起墙里杂音的事。他把耳朵贴着墙,仔细地听了听,轻轻地摇摇头。我马上解释道,那些杂音白天不明显,但深更半夜的时候却清清楚楚,像是那种有节奏地敲击墙面发出的声响。“习惯就好了,” 房东有点儿不耐烦,面容依然和颜悦色。叶子在一旁默不作声;她神情专注、好奇地看着我们,掩饰不住自己由于新鲜感而流露出来的兴奋;即将在这个完全不同的环境里开始生活,她已经迈出了新的探险旅程的第一步。

等房东下楼后,我急不可待地对叶子说道,“我正在练习修炼,对外界的动静非常敏感。”

她看了看那堵墙,又转过脸来看着我,自言自语道,“真的吗?”

其实我已经不再关心那堵墙,这位可爱美丽的女子的突然来临,就像一道灿烂的阳光,冲散了自己心中积郁多年的乌云。


(2015年1月19日 星期一 昨晚梦的记录)

昨天夜里,我辗转反侧,迟迟未能入睡。叶子的到来,给沉闷的老屋带来了一丝生机,不仅让喜怒不形于色的房东表现出异乎寻常的激动,也让久未接触女人的我,平静如湖的内心掀起了一层层波涟。通过长期的修炼,我对女人早已灰心,并逐渐把肉体的欲望转变成一种精神上企盼和虚幻地想往。但此时此刻,我的修炼却出现了严重偏差。我照例打开降央的歌,却无心聆听。我躺在床上,闭上双眼,脑海里却出现了叶子。

砰、砰、砰,墙里又发出了有节奏的敲击声。我已经被这种杂音烦扰了好几天,起初,声音只是隐隐约约地传入耳中,还以为这只是夜晚的幻觉,或者是屋外动物(野猫和浣熊)的跑动,但是,不久它就变得越来越明显,并持续不绝。夜深人静之际,即使是很微弱的动静传入耳中,也能变得十分清晰。这时,我再也无法相信房东的解释,心里开始恐惧起来。这种声音还具有强烈的催眠作用,我很快地进入一种迷迷糊糊,似睡非睡的状态。突然,我嚯地一下从床上坐起身,睁大眼睛,竖起耳朵,仔细聆听起来。我似乎还听到了别的声音。不会是做梦吧?不会!自己的神智非常清醒,我蹑手蹑脚地摸到门口,把耳朵贴在门上-----除了墙内发出的敲击声,没有别的任何动静。过了一会儿,敲墙声突然中止。这时,我感觉有点儿困,刚想回到床上,耳边再次传来哗哗的水声。我又摸到门边,轻轻地拉开房门,却一眼看到洗浴间里的灯亮着!

但那灯光很怪异,昏暗得像月光的反射,无精打采似地发出一条条白灼银线,冷冰冰的,没有一点热量。这么晚了,难道有人在用洗浴间,叶子?我猛地意识到那玻璃门上的窗帘不见了!

不知是出于好奇,还是内心的一种冲动,自己的心跳突然加快,两脚却不由自主地朝洗浴间的方向挪动。。。。。。我透着玻璃朝里张望,白色的浴帘拉着,衬出里面的人影,那是一个女人丰满婀娜的身形。我紧张得颤抖起来,心几乎跳到了嗓子眼。恐惧的一刻终于发生,浴帘后面探出了一张陌生女子的脸!

这是一张很漂亮的脸:圆润的脸颊,饱满的下巴,细长的眼睛,性感的嘴唇;还有那头被水淋得湿漉漉的长发。她毫无惧色,两眼热切地看着我,神态平和、从容,虽然没有任何表情,但那双扑簌迷人的眼睛却闪动着渴求的光芒。我完全愣住了。。。。。。

接下去的一瞬间,自己全然惊醒,起身坐在了床头。我擦试着额头上的冷汗,这才意识到刚才的一幕发生在梦里。好奇,依然是好奇,一种强烈的好奇,驱使着我挣扎到门边,轻轻地拉开房门,一步一步朝洗浴间走去。洗浴间灯暗着,借着月光,我看到浴帘拉开着,里面空无一人,一切如常,刚才的一幕似乎并未发生,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心里不由地暗自好笑。突然,我想起了那条窗帘-----它的的确确地不见了!坏了,我全身开始抽筋,连忙转身快步往自己的房间跑。来不及了,我听见了后面的动静,自己的脚后跟几乎被踩了一下! 一进房间,我头也不回,赶紧把门往后推,却怎么也关不住,低头一看,原来门被一只脚给挡住了,脚上穿的是红拖鞋!这时,一股股凉气飘散过来,夹杂着女人低沉的笑声。。。。。。

在强烈的惊吓中,我失去了知觉。当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晨。大晴天,明媚的阳光照满了整个房间,昨夜连续两个梦都历历在目。


(2015年1月19日 星期一 续)

我定了定神,拉开房门,瞥了一眼洗浴间,看到玻璃门的窗帘还挂着,总算舒了一口气,知道自己昨晚确确实实在做梦。当我走下楼的时候,发现房东正坐在饭厅的餐桌前,手里不知拿着什么东西。叶子坐在他对面,一边熟练地把黄油涂在面包上,一边朝我点头微笑,“昨晚睡得好吗?”

“昨晚。。。。。。唉,”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哦,对啦,你夜里听见墙里的声音么?”

“声音?没有啊,不过,我睡得很死,再大声也听不到。”

她的国语讲得并不好,甚至不如我,可那诚恳随和的态度让我忽然意识到,这个年轻女子的身上并无国内女孩那种娇气,她一言一行颇具分寸,天真纯洁但不失矜持老练。她的眼神,真诚而自信;她的脸型,圆润而性感;她的肩膀,宽阔而厚实;她的双腿,修长而健壮。她具备了我所喜欢的运动型女人的所有特征。我努力把握自己,试图压抑内心起伏荡漾的思绪和汹涌翻滚的杂念。可我要不要告诉她昨晚的梦?

“你今天不上班?” 我又转向房东,不加思索地问了一个无聊的问题。

“嗯,”他显然愣了一下,有口无心地回答,并朝我投来鄙夷的目光。看着房东那奇怪的眼神,一种厌恶感从心底里油然而生,而这时,我发现叶子也在偷偷地打量着我。

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让我顿时惊得头皮发麻,张口结舌,全身直冒冷汗,甚至两腿也哆嗦起来。只见房东站起来,走近两步,把手里的东西递给了叶子。那件东西不是别的,正是昨晚梦见的红色拖鞋!

“哦,对啦,” 他语调悠然而平静,“我帮你找出这双拖鞋,从前的房客穿了没几天,几乎新的,她跟你一样,也是一个高个女孩。。。。。。”

如果我这时突然晕倒,房东一定不知道原因。叶子又朝我扫了一眼,她显然觉察到了我的变化,something is wrong!真是一个聪明而敏感的女孩。


(2015年1月23日 星期五)

修炼出了很大的偏差,我喜欢上了叶子。但是,只剩下两天,马上就要搬家离开这儿。我已经来不及向她表白,甚至以后都不一定有机会再见到她。白天,趁着房东上班,我赶紧跟她天南地北地聊了起来。她突然问我,“降央到底是谁?”

“难道你在国内的时候真的没听说过?连春晚也没看过?”

她摇了摇头。

“好吧,” 我一把拉住她的手,“来我房间!”

我很快打开电脑,连上youtube,并调高了音量。当房间里响起降央低沉浑厚的歌声时,叶子笑了,电脑里放的正是那首《卓玛》: 你有一个花的名字,美丽姑娘卓玛拉,你有一个花的笑容,醉了太阳,醉了月亮。。。。。。

“记得第一天见到我,你哼的就是这歌哎。。。。。。这个高高大大的Tibet女生长得有点像我。” 她不好意思地看了我一眼,又把头扭向了电脑屏幕。

我从侧面偷偷地打量叶子的面容,这是一张多么妩媚而迷人的脸:性感的轮廓,丰腴的下巴,雪白的脸颊上泛着淡淡的红晕,犹如刚从树上摘下的苹果。我又悄悄地注视叶子的身体,她那高耸挺起的酥胸缓缓起伏,举手投足之间带着优雅和从容,身上散发的体香弥漫在空气里,醉了太阳,醉了月亮,也醉了可怜虫老夜!她带着处女的羞涩和纯真,又不失少妇的温柔和聪慧;她洋溢着青春的活力和气息,又不失成熟的果断和矜持。我们俩身体紧靠着,几乎肌肤相触,连脉搏的跳动都能彼此感受。她低着头,神情专注地看着电脑屏幕,而我尽情地吸噬她呼出的热气。此时,脑海中闪现出一瞬间的冲动,我多么想伸出自己笨拙的手掌,轻轻地贴在她的前胸,抚摸她那对酥软的乳房。我心里紧张而兴奋,全身热血沸腾,幻想着自己把她紧紧搂抱起来,跟她窈窕的玉体融合在一起!正当神思恍惚之际,叶子突然把脸扭过来,静静地打量着我。我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说话也语无伦次。

叶子先开了口,“我怎样称呼你?” 她的脸上依然带着醉人的微笑。

“老夜,大家都叫我老夜,夜游神的夜,呵呵。”

“老夜,很高兴认识你。”

“我也很高兴。。。。。。” 我有点伤感,很少有这样的机会跟女孩子面对面地交流,自己竟然嘴拙得结巴起来,“你,你的名字真地叫叶子吗?” 没等她回答,我又接着说,“你有一个花的名字。。。。。。” 看着我可怜巴巴的神情,叶子竟然开心地笑了,笑得那么甜美。 她向我伸出了手,“我有个英文名字,叫Jennifer。”


(2015年1月24日 星期六 昨晚梦的记录)

修炼变得极其困难。晚上打开降央的歌,却再也不能静下心来听,自从脑海里有了叶子后,各种杂念也接踵而来。昨晚实在太累,连衣服都没脱就在床上斜躺了下来。这才发现房门并没有关紧,而是开了一条缝,我想爬起来关严它,身子却疲倦不堪,怎么也动弹不了。就这样,眼睛瞥着房门,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当自己的眼睛再次睁开的时候,我不禁惊出了一身冷汗-----房门被略微推开了一些,门背后有一双眼睛,就像黑暗中两只不停闪耀着光芒的萤火虫,正透过门缝注视着我!我吓得几乎魂灵出鞘,过了大约5、6秒钟才勉强镇定下来。我拼命克制住自己的恐惧,从床上爬起身来,缓缓地走过去,一把拉开了门。窗外的月光透射进来,我终于看清了来者的面容-----那是一张带着祥和笑容和热切眼神的脸,她并不陌生,就是那天深夜梦见的浴室女子。

她紧紧地裹着一条雪白的浴衣,头发湿漉,两眼无辜地望着我,表情带着惶恐,慢慢地向我伸出一只手。那是一只光滑冰凉,但又柔弱顺从的手,我轻轻地握住它,并将女子让进了屋内。她在我的床边坐下,无声无息,宛如一支柔美洁白的羽毛,飘落在黑暗中,飘落在我孤独寂寞的世界里。

“我冷,” 她的声音带着颤抖。

我轻轻将她搂入怀中,用自己的体温来暖和她冰冷的身体,她却愈加发抖,声音依然微弱,“再搂我紧点好吗?我冷。”

月光照射在女子的脸上,我用手轻轻地擦拭她额前的水珠,问道,“你是谁?也是这儿的房客吗?”

她点了点头,“我三年前搬来的,” 突然,两行泪珠从脸上滚落下来,“可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一直穿着这件浴衣!”

“你多大了?” 我突然想起了什么。

“21岁。”

我望着她的眼睛,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觉得自己手脚也开始冰凉起来。我想起了那天警员Terence上门,莫非她就是三年前失踪的女孩?

“你还记得房东吗?” 我灵机一动,想出这样一个问题。

“记得,我从国内来留学,刚搬来的时候,他对我很热心,这里很多事情不知道,他帮了我很多。”

“后来呢?”

“后来。。。。。。” 她停顿了一下,两眼看着我,张开嘴,却没有说下去。

“还记得有一天你在浴室里?” 我鼓足勇气,尽可能地提示她。

“记得,” 她低下了头,声音很低。突然,她一阵抽搐,终于忍不住哭泣了起来。

我连忙拿起枕巾,捧起她的脸,轻轻地擦去泪水。

“我。。。。。。我正在浴室里,突然听到很大的声响,” 说到这里,她再次抬头望着我,“我从浴帘后面探出头,顿时大吃一惊,站住面前的是一个高大魁梧的男人,只见他光秃秃的脑门上直冒热气。他一把扯开浴帘,我吓得两腿发软,身子瘫倒在浴缸里。。。。。。”

“是房东吗?”

女子点了点头。

“那后来呢?”

“后来,当我醒来的时候,他正全身赤裸地压在我身上,气喘吁吁,大汗淋漓,浑身发出难闻的臭味。。。。。。完事后,他抓起一边的浴衣甩在我脸上。那天晚上,我拼命地冲刷自己肮脏的身子,回到房间后,一头栽倒在床上大哭。这时,房东又走了进来,塞给我一些钱。我猛地将他推开,把钱甩在他脸上,发疯似地吼叫,我要报警!他恼羞成怒,掀起我的浴衣,紧紧地蒙住我的头。。。。。。”

我的头皮已经发麻,心里恐惧到了极点。转脸看了看窗外,天色渐亮,已近拂晓。 “后来,你就一直穿着这身浴衣?” 我一边口中自言自语着,一边把她搂得更紧。

一道明亮的阳光射了进来,我猛地睁开双眼,自己正躺在床上,头朝着窗外。我转过脸来,那女子早已不见,空空的房间并无他人;再一看房门,果然没有关严,留了一条缝;起身走到门口,探出脑袋看了看,一切如常。


(2015年1月24日 星期六 续)

明天就要搬走,已经到了千钧一发之际,我必须尽快把昨晚的梦告诉叶子!

我下了楼,叶子正坐在客厅的沙发里,看到我,像平时一样说了一声hi,脸上依旧是轻松的表情。她知道么,我明天就要离开?可她明明知道,却还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她知道么,她已经身陷危境?可我怎么能在这个时候离开她?她知道么,自从有了她,我的修炼计划彻底fail,我的心里已经不能没有她?

猛地,我看到了坐在一旁不断抖动双腿的房东!他早已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脸上洋溢着一种说不出的得意。

“你明天就搬走?” 他面堆假笑,明知故问。

“嗯。” 我没什么好气地应了一声,但转脸一想,坏了,这两天都是周末,房东一刻都不会离开家,我怎么跟叶子说呢?而且,这个梦不是一句两句能解释清楚的。她又会相信吗?

“那你明天几点搬走?” 房东紧追不舍地问。

“你看这天气,外面这么大的雪,我正发愁呢!” 我的语调也变得严厉起来。

房东站起身,慢慢地踱到窗户边,撩开窗帘,若有所思地瞅了瞅街上的雪。我望着他高大健壮的背影和已秃了顶的大脑门,心想,这个恶心的家伙,等不及了吧,巴不得我快点离开!

“不用担心,” 我突然提高了声调,“我已经约了出租车,明天中午准时搬走。”

“那就幸苦你了。” 话音刚落,房东缓缓地转过身,两眼茫然而带着怪异的光芒;我不知道那双眼睛的视线落在哪里,但眼前这个高大的中年人就像一个刚吸完毒的瘾君子,一种难以掩饰的快感在他心中荡漾。

“说好了明天,我不会再变,但以后我会经常回来看叶子,我们。。。。。。我们是好朋友。” 我朝叶子看了一眼,叶子心领神会地应道,“对,我们是好朋友!”

我注意到房东的眉头皱了一下,又转过脸对叶子说,"叶子,给我留个电话吧。"

“好的,我给你手机号码。” 叶子敏捷地撕开一张小纸条,很快地写下电话号码,塞给了我。我一看,赶紧收了起来。

后来我再没机会跟叶子单独谈话。下午一直忙着整理东西,其间房东时不时地上来检查房间,晚上,他又拉着叶子在客厅看电视,两人谈话不断。

今天的日记到此为止。其它也没什么可记录的,只想强调以下这个小细节。

临睡前,我再次打开叶子那张纸条,在她的手机号码下面,有这样一行字: If not reached, please call XXX-XXX-XXXX A.S.A.P.!*

这行字成了故事的关键。

* 出于安全考虑,我不能公开电话号码。


(2015年1月25日 星期天)

今天是搬家日,这一天发生了重大的事情。

上午,我把所有行李搬到客厅里,连饭都没顾得上吃,便早早坐在那里等着。中午,出租车准时到来。行李刚装完车,房东便来到门口,叶子戴着墨镜,也跟了出来。我坐上出租车,对房东说了一句“门钥匙在房间里”,便转眼望着叶子,泪水不禁在眼眶中打转。真是一个可怜的loser!为什么就不能带着叶子一起走?哪天变得富裕,我一定会买下一栋漂亮崭新的大房子,然后兴高采烈地告诉她,接她搬去一起住,哪怕跪在地上求她。我要养她,让她快快乐乐地过每一天;我要像一个真正的男人,告诉她,我有钱了,我的钱全部属于她,只要她开心,只要她愿意和我一起分享。。。。。。还有梦,还有那个可怕的梦,我一直没有机会告诉她。我现在别无选择,但一到新的住处,就立即跟她通电话,一五一十地解释。

叶子仍然站在门口,戴着墨镜,望着街上的雪,也望着我的离去;出租车慢慢地开始启动,叶子的身影越来越远,突然,我的脑海里闪现出一个形象-----叶子,她难道就是。。。。。。原来如此,她就是为了这事而来,我恍然大悟!

到了新住处后,发现旧房客尚未搬出,还在整理各种杂物,于是又等了半天,我才入住。总算安顿下来,又有了一个家,这时,才觉得饥肠辘辘,赶紧就着白开水吃了两片面包。一看时间,已经是晚上7点,我连忙掏出那张纸条,用手机拨打叶子的号码。

对方铃声响起,没人接。叶子会不会正在做饭,听不到铃声?过了15分钟,我又拨打她的号码,还是没人接。我有点纳闷,干脆又等了半小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再一次地拨打她的号码。对方铃声一直响着,却死活没有人接听。奇怪!她会不会正在洗浴间冲澡?忽然间,我想起了什么,不禁打了一个冷颤,全身每个细胞都紧张起来,连呼吸也变得急促。我几近发疯,反复地拨打她的号码,可一直没有人接听!

坏了,出事了!我拿起那张小纸条又仔细读了一遍,“If not reached, please call XXX-XXX-XXXX A.S.A.P.!”

我完全意识到了事情的紧迫性,于是果断拨通了第二个电话号码。

“Terence is speaking, who is it?" 那头传来了急促但似曾耳闻的声音。

我努力克制住自己紧张的情绪,用结结巴巴的英文解释我是谁。

”Tell me exactly where you are,I'll be there in a minute!”

几分钟后,又是那辆黑色福特车,急速地在门口刹车停下。我一上车,一身警服的Terence随即开动了警笛,车子风驰电掣般地在大街上畅通无阻地呼啸飞驰。

我为自己做了一件英明的事而暗暗得意:那把大门钥匙一直留在身边,并没有交还给房东。我们悄悄地开了门,蹑手蹑脚地上了二楼,此时此刻,叶子房间里传来了房东高亢激昂的声音:

“三年来,我一直没有出租这个房,你知道为什么?因为我在等,一直在等三年前那个让我难以忘怀的女孩。。。。。。我等了三年,终于等到了你,跟她一样,你有高挑的身材,性感的脸蛋,同样21岁,同样漂亮。。。。。。你知道吗,我被你深深地迷住?我激动得就像吸了毒似地全身发抖,一阵阵快感像电流一样传遍全身。。。。。。我整天神智恍惚,甚至神经错乱,哈哈哈哈,我实在不能控制自己的感情,我并不缺钱,并不在乎那点房租,但我一定要出租给小女孩,出租给像你这样漂亮的年轻女孩。我知道这些都是荷尔蒙在作怪,但我没办法控制自己。

十年前,我离婚了,没有了家。Don't feel sorry for me, 别为我难过,我自由了,想喜欢谁就是谁!我喜欢小女孩,喜欢她和你一样的女孩子。我有一份不错的政府工,做很多数据,收入很高,但工作对我来说实在没有什么挑战,所以,我业余时间有了自己的爱好,我学会了装修房屋。你后面的那堵墙就是我做的,我把旧墙拆了,重新做了架子,把新墙加厚到一尺,你知道为什么吗?待会儿你就知道喽!哈哈哈哈!

你怎么不去洗浴间冲个澡?哈哈哈哈!我记得她经常冲澡,那天晚上还忘了锁洗浴间的门。。。。。。”

我们一动不动地站在门口,房门大开着,房东背对着我们,叶子已经吓得面如土色,失魂落魄地卷缩在墙角,手机被扔在了地上,我听见她的哭泣声,看到她全身不住地抽搐。此时,房东像嗑了猛药般地亢奋,他的身子不断地晃动,光秃的脑门在灯光下发出了耀眼的光亮,就像一个精神失常的演讲者,他的双手在空中不停地挥舞,随之挥舞的还有他手中一把5、6寸长、用来割drywall的utility刀。

叶子的目光突然转向了门口,她看到了我们!房东也立刻觉察,他猛地转过身来!

“你。。。。。。” 他惊奇地看着我,“你怎么在这里?” 更令他疑惑和惊讶的是,我的身边还有一个穿警服的人,正在持枪瞄准他。

“Freeze! Put down your knife!”

耳朵里传来Terence严厉的猛吼,他一遍遍地重复着以上的句子。

接下来的刹那间,房东做出了令所有人都想不到的举动。他发疯似地向叶子扑去,那把utility刀离她喉咙只差数寸;几乎同时,只听一声震耳欲聋的轰响,我差点儿以为整个屋子倒塌了下来,而倒下来的正是房东硕大的身躯!鲜血溅到了叶子身后的墙上,我低头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那个庞然大物,胃里一阵阵地恶心,只见他光秃的脑门上一个血肉模糊的大口子,暗红色的鲜血正咕咕地往外冒。

叶子立即扑到了Terence的怀里,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Can you use the kinfe?” 耳边又传来Terence的声音,他面朝我,手中举着那把utility刀。

“I did drywall job before。”

“Awesome, please help tear down this wall!”

我接过刀,熟练地在墙上划开了一道大口子,我们一起用力掀开了那堵墙面。。。。。。读者一定会问,接下去我们看到了什么?这里,我不得不放下笔,暂停文字描述。因为,我实在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眼前这个恐怖场面,其震撼之大,以至于我们三人均当场目瞪口呆,几乎晕倒。直至今日,每当想起这一幕,自己仍然心有余悸。

*****


以下两则日记写于听证会之后,虽然与本案证词无关,但我愿意与读者分享。


(2015年3月2日 星期一)

今天的听证调查会在市政大楼顶层一个会议厅里举行,大约50人到场。Terence首先作了陈述,接下来我借助翻译做了证词并出示了我的日记。这个案子并不复杂,听证会也只是一个走过场的程序。当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一名戴着墨镜、穿着警服的华裔女子走了进来。她对主持者点了一下头,便在第一排的最左边座位匆匆坐了下来,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我在场。她的头发依然整齐地往上盘,露出白皙干净的脸颊。我呆呆地凝视她,两眼却渐渐地模糊。从黑色福特车里戴着墨镜的女警员到新搬来的房客叶子,不知道自己爱的到底是哪一个;她站在门口目送我离去的一幕还历历在现;当房东庞大的身躯轰然倒下,她扑向Terence怀中的一刹那,我心里已经完全明白,叶子属于那辆黑色福特车,她,不属于我。现在,她又作为卧底女警员的身份来做证词。

在当天中文网站的新闻里有这样一段对听证会的描述:“为了调查三年前一个21岁女孩的失踪案,卧底女警员詹妮弗(Jennifer)冒着生命危险,假扮房客进入凶宅并接近凶嫌。就在凶嫌对她企图行凶并再次就犯之际,警员特伦斯(Terence)在另一房客的帮助下及时赶到,并果断地击毙丧心病狂、挥刀拘捕的凶嫌。两名警员随即砸开凶宅中一面厚度异常的内墙,终于揭开了一个惊天的秘密:墙内藏着一具身上只裹着白色浴衣,并已经枯干的女尸。女尸双目圆睁,嘴张得很大,头发上仍然带有水渍,身上有明显的性侵痕迹,从表情上判断,她临死前作了很大的挣扎。鉴定结果表明,这就是三年前失踪的21岁华裔女子。此案调查最终结束。”


(2015年5月10日 星期天)

今天,晴空万里,阳光灿烂,气候温暖而宜人。距离唐人街不远的市中心有一条交通繁忙的大街,街角处是一个具有百年历史的基督教堂和一个麦当劳店。早晨10点左右,我徜徉在人行道上,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走进麦当劳店要一份带咖啡的早餐不仅是我每个星期天上午的习惯,而且也成了自己生活中最大的享受。但此时,我却停下了脚步。教堂门前簇拥着熙熙攘攘的人群,里面飘出优雅动听的管风琴乐曲和唱诗班庄严而神圣的合唱,大门口的左侧放着一只红色的纸箱,供来宾们往里塞礼包,原来这里正在举行婚礼。不知是心里油然而生的一种对神圣的期盼,还是对人世间男女相爱的向往,我好奇地跟随人群挤进了教堂。

教堂大厅的中央,一名穿着白袍的牧师正在为一对年轻新人做婚礼仪式。我拼命挤到前排,那对年轻男女真真切切地站在眼前,近在咫尺,只见男的身着黑色西服,硕壮魁梧,神采奕奕的表情充满自信和喜悦,女的身披白色婚纱,高挑窈窕,浓妆淡抹的面容显得娇美和妩媚。大厅里充满着节日的气氛,几乎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神圣的喜悦;只有一个人,他惊愕得张大嘴,试图用力叫喊,但微弱的声音被欢歌笑语所淹没-----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可怜虫老夜!

牧师开始念道: “Terence, will you have this woman to be your wife, to live together in holy marriage? 。。。”

“I do."

“Jennifer, will you have this man to be your husband, to live together in holy marriage? 。。。”

“I do."

此时掌声响起,乐队奏起了莫扎特欢快的室内乐。我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眼泪却哗哗直流,连衬衣都被泪水润湿。我满心酸楚,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头也不回地挤出了教堂。来到红色纸箱跟前,我摸了摸身上,口袋里仅有一张50元面额的钞票。我取出笔,在钞票上写下一行字:“叶子,祝福你的老夜”,然后把它塞进了纸箱。

*****


一个朋友从国内带来一只木鱼送给我,自己很快又恢复了正常的修炼。

(完)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9544762@0)
2015-7-7 -05:00
This post has been archived. It cannot be replied.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修炼日记】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家园人到中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