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孩子的父亲?(zhuan from lundian.com)

dropoutinmiami (东北的饺子)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约访人:辛雨,女,陕西人,28岁,1992年来深,大专学历,现为某公
司经理。

  约访时间地点:2001年4月某日,报社办公室。

  辛雨在初夏的夜晚来报社找我,穿得很朴素,发型也很简单,但还是掩盖
不住她的秀色。辛雨说现在本来应该生活得不错,有个儿子已经5岁。但内心深
处她一直很痛苦,因为心头有一个解不开的结。

  辛雨自述:1992年,我一个人放弃了在内地比较优越的工作环境,到深圳
来闯荡。到深圳后才发现现实很残酷,我的学历不算高,要想做理想的工作十
分不容易,最后在一家外资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做普通的办公室人员。

  每个女孩子对未来都有很美好的憧憬,尤其是对爱情和婚姻。我也许就是
因为太爱做梦,所以后来吃了很多亏。来深圳后我认识了齐君,他后来成为了
我的丈夫。齐君长得英俊高大,本科毕业,年龄比我大5岁,人很踏实。齐君很
爱我,可惜他是读理工科的,不善于表达,凡事都喜欢听他父母的,不是太注
重我的感受。我是那种娇宠大的女孩,有点漂亮,性格温柔沉静,很受男孩子
们的喜欢。我也爱齐君,但有些细节上被忽略了,内心就有了强烈的不满足
感。这种感觉我并不习惯表达出来,放在心里却会越积越沉。

  比如说结婚的事吧,我理想中的婚礼,起码要有一件婚纱。当然,婚纱不
用太贵,我希望自己是世界上最美丽的新娘子。女人是不是都这样?把婚礼看
得很重,谁都想把这一天变成一生中永远的纪念。我说过这些,但齐君没把这
些放在心上。他父母主张婚礼从简,年轻人不必要铺张浪费。结果我们结婚什
么都没有,我心中觉得很委屈,但没有表达出来。结婚以后,齐君经常出差,
剩下我一个人在家。慢慢我感觉到,虽然我和齐君是相爱的,但志趣实在很不
投合。

  就在这个时候我换了一家公司上班,一去就受到老板的器重,做了部门经
理。老板叫何当,那时候已经45岁了,他夫人也在我们公司。何夫人很能干,
跟我关系不错,据她自己说他们夫妻感情多年来就很不好,只是为了孩子才维
持着,言词之中对何当这个丈夫非常不满意。

  可是何当对我却非常好。那个时候我才二十二三岁,刚刚结婚,正是少妇
的风韵刚刚露出的样子。我对婚姻很失望,而何当夫妻关系又很糟糕。一个成
年男人如果想接近一个年轻女人是很容易的,他总有很多理由,比如说晚上有
个应酬,让你一起参加,或者有个什么工作,要加一下班,就把你留下了。我
一开始对何当很戒备。有天晚上加完班送我回来,我下车之前何当让我等一
等。他沉默了一会儿,突然流下了眼泪。他说这些年在深圳挣扎得很辛苦,旁
边的人只看到他做经理的风光,同事、朋友、妻子儿女,谁也不真正理解他,
他内心感到很孤独,很渴望有一点温暖。看见一个大你那么多的男人流着泪说
他很痛苦,需要关爱,我这颗心马上就软弱无比。何当又很会把握,一开始并
没有逼我,他出差的时候每天都给我打电话,既使只有一两天,回来也一定要
带点小礼物给我。所有这些细节都满足了一个女人的心。到那家公司才三个
月,我们就发展成为了情人关系。

  何当说他离不开我,他想离婚,只是想到孩子要失去完整的家太可怜。其
实他也许只是说说而已,但我是个很善良单纯的女人,从他跟我讲出这些话的
那一刻起,我就把他当成了世界上最重要的人,既使是为他忍受委屈也甘心。
最初的那种感觉还是很幸福的,觉得有人疼爱,有人把你放在心上,有人牵挂
你。

  1995年齐君提出来要个孩子。当时何当在北京出差,我打电话对他说了这
件事。我知道这种关系是没有结果的,我说我们就中止这种关系吧。何当当时
也很通情达理,说尊重我的意见。

  可是第二天,何当就从北京又追来一个电话,说想了一个晚上,怎么也不
能失去我。他一想到我会和别的男人有小孩,他就受不了。他问我齐君是什么
血型,我说了。何当说他跟齐君是同一血型,不会有问题的。他会一辈子对我
负责任,让我不要离开他。

  听辛雨讲到这儿,我长长地叹了口气,忍不住一再地摇头,我已经预感到
故事的结果了。辛雨一直平静地讲述着,看见我摇头,她哭了起来,哭得很伤
心。我说:“怎么会这么傻呢?你看起来是个很聪明的女人啊,怎么会做这么
傻的事呢!”她泣不成声地说:“是啊,我现在也知道,这样做实在是太糊涂
了。可当时我那么小,习惯了什么事都听他的,既然他说没有问题,我也想不
出有什么问题。我原来曾经想过离婚,他不同意,说反正他也离不了。我不知
道该怎么办,他说怎样就怎样了。”

  辛雨自述:我真的怀孕了,当时心理负担很重,女人的直觉告诉我,这孩
子是何当的。我不停地问何当,孩子生下来如果长得像他不像爸爸怎么办?如
果将来孩子生病了,需要亲人给他输血怎么办。将来孩子大了,总是要知道
的,到时候怎么办呢?

  何当劝我说不要紧。所谓像不像谁之类都是心理作用,你说这是谁的孩
子,那孩子就看着像谁。至于生病,现在医学这么发达,只要有钱什么都好
说。只要处理得当,一切都会好的。他说以后买房,我们两家就买在相邻的地
方,这样他可以看着孩子成长,将来孩子读书,他会照顾。糊里糊涂之中,孩
子出生了,是个很可爱的儿子。

  生完孩子上班之后,我发现何当有了明显的变化,对我没有原来那么热
情。我身体不太好,但还是尽早上班了,只为了多见见他,但他似乎并不是很
想见我。

  如果你同一个男人有过很亲密的关系,你就会了解他生活的许多内容,有
些在同事眼里很平常的事情,你一眼就能看出里面的名堂。办公室里新来了一
个四川女孩,我发现何当经常和这个女孩打电话煲粥,一打就是一两个小时。
有时何当出差去开会,那个女孩就也请了病假。那女孩个性比我张扬,很快公
司里就有很多关于他俩的流言。而他们所用的那些手段,和当时何当与我相处
的情况一模一样,我明白了这几个月中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何当不肯承认,我找他谈,他就说我生完孩子以后性情变了,变得疑神
疑鬼,心理不正常,不再那么温柔可爱。我们吵了很多次架,最后我提出要离
开公司。

  在我们很亲密的时候,何当曾经一再对我说,如果在这个世界上,我遇到
了什么事情,而他却帮不上忙,他会比死还难受,他永远不会放开我。但这时
候当我提出要走时,他却什么也没说。

  经过多次的争吵和痛苦、失望,一直到1999年中我才最后离开了那家公
司。我另外找了一份工作,在那里努力地工作了两年,成绩不错,升到了部门
经理的位置。

  儿子成长得很健康,长相特征不很明显,实际上现在越来越多的人说他长
得像爸爸。齐君、爷爷奶奶都非常疼爱他。只有我,从一些细微的表情和动作
中,能够准确地捕捉到他的生身父亲的影子。

  离开何当后的两年之中,他再也没有找过我,曾经以为是一世的深情,付
出什么也在所不惜,这时都证明了是镜花水月。一切不过是一场游戏,他得到
的是一时的快乐与刺激,我享受过短暂的幸福。不该的,是他鼓动我留下了这
个孩子,在未来的岁月里如影随形地折磨着我的心灵。

  随着孩子慢慢长大,我内心承受着越来越沉重的煎熬。齐君仍然以他的方
式爱着我,虽然漫不经心,但踏实可靠。我也从原来那个无知的少妇,成长为
成熟的女人,平淡地爱着丈夫、热烈地爱着儿子。但看着儿子淘气的脸庞,我
会突然陷入焦虑之中。齐君和他的父母在孩子身上付出了真心,但如果这个孩
子是何当的,我把别人的孩子强加在他们身上,这对他们是多么的不公平啊。
孩子长大了以后怎么办?我该怎么做,才能让他不为自己感到羞耻,能让他可
以接受这个母亲呢。

  我在痛苦之中无法自拔,只好再次找到何当,告诉他我快要崩溃,要活不
下去了。这个时候的何当,身边又已经有了新的女朋友,这是我听以前的旧同
事讲的。我对何当说:“想到以前和你在一起的一切我感到耻辱。如果仅仅是
我被你愚弄了,也就算了。但是我怎么能让一家人继续受你的愚弄呢。我不能
继续蒙混,欺骗别人的感情,我要弄清楚孩子的父亲到底是谁。”

  何当千方百计地劝我,说我头脑发热。他说:“那些事你想就有,不想就
没有。你一定要去弄清楚,你就是最自私的女人,那样反而会把几个家庭都拆
散了,把很多人的心都伤透了。”

  但我没有办法同意他,如果我不知道而欺骗了丈夫,也就罢了。可我和何
当两个人都明白,存在着这种可能,却任由事情糊里糊涂地拖下去,这就是不
对。我请何当偷偷和孩子去做个亲子鉴定。何当不肯,他说他承认我们之间有
过一段感情,也承认这个孩子是他的,愿意付孩子的抚养费,但不愿意去做鉴
定。

  但我的结解不开,我只想知道孩子究竟是谁的。如果是老公的,我心里负
担就不会这么重,我会求得老公的原谅,然后好好地过下去。如果不是老公的
孩子,我会告诉他这一切,然后自己把孩子带大。我和何当的争论逐步升级,
谁也不退让。最后我告诉何当,如果他还是不合作,我只好诉诸法律,不惜一
切弄清真相。

  辛雨确实是陷入了焦虑之中,她最后说要采取法律手段并不是一句气话,
实际上她已经在着手进行这件事。

  辛雨的要求正当吗?何当应不应该做这个鉴定?我没法给她一个答案。读
者朋友如果有想法,不妨告诉我。我们一起帮辛雨想一想,应该怎样?可以怎
样?(深圳晚报 徐斌 张幼农)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99712@0)
2001-6-13 -05:00

回到话题: 谁是孩子的父亲?(zhuan from lundian.com)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99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