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摩托车走西藏

waterwalker (水行者)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摩托青藏行

人一生中会有多少时间完全属于自己,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

5月14 西宁

长沙到兰州,火车开了将近30个小时。5月14日清晨,终于到了我们这次行程的出发地。去行包房取了车。刚开始装行李,从天津赶过来的同伴也到了。装好车,往放空了的油箱里装了一升油,跨上车,就这样开始了我们的行程。

我骑的是一辆有7年历史的铃木125。同伴骑的是一辆刚买的新大州本田125,磨合期还没过。从兰州到西宁200多公里,我们一直以低于40公里的时速行进。5点多在乐都吃过晚饭,7点多到了西宁,住西宁宾馆。行程的第一天相当顺利。取车,会合,出发,到住下,一点纰漏没有。只是发现摩托车调怠速的螺钉在火车上被人下了。临时找了一根小木棍替代。还有就是半天下来半边屁股有点酸麻,看来是太久没有骑过车了。

5月15、16 青海湖、共和 -- 初识高原

晚上下了一场雨。吃过早饭出发。发现我的车着车困难。出了西宁城上了109国道,有十几公里在修路。过了湟源,上了西倒高等级公路,路况非常好,封闭的双向四车道,但我们的时速还是不超过40公里。快到日月山时开始下雨了。穿上雨具开始爬山。慢慢地雨变成了雪,到了山顶变成了冰雹。开始意识到了防寒准备严重不足。当时上身穿T恤和冲锋衣外加雨衣,下身一条单裤加雨裤。还有一件抓绒衣和一条秋裤在包里。看来又得傻小子睡凉炕--全凭身体壮了。幸好过了日月山口雨就停了。在倒淌河文成公主的塑像旁找了一家回民餐馆吃饭烤火。吃过午饭,我一人去青海湖。同伴去过那,不想再去,就在饭店等我。

倒淌河到湖边50公里,我用了四十分钟。穿过一个牧场,到了水边。青海湖真是象海一样,一望无际。湖水清澈透明。尝了一下,水是咸的。遗憾的是因为初上高原不敢放肆,没有下水一游。

回程时风越括越猛。刚开始还想着好大风,适合玩帆板。后来摩托车没能跑过天上的乌云,被一场暴风雪赶上了。回到饭馆里,看着外面,狂风夹带着冰雪和杂物呼啸而过,估计风速不会低于70公里每小时。

等风雪渐小,我们上了国道214,往共和县骑去。出发不久就有一道很长很徒的坡,用二档才爬上了山顶。山这边阳光灿烂。很快就到了共和。共和是海南洲首府,很安静的一个小城。住玉禾宾馆。晚上同伴的感冒症状加重了(他在家里就感冒了),第二天早上也不见好转。去洲医院看了看。医生说前面黄河源头的海拔有4200米,劝我们在海拔只有2800米的共和好好休息,还拿急性肺水肿和脑水肿吓我们。我们决定提前休息一天(我们的计划是一个星期歇一天)。同伴打了一针,拿了点药就离开了医院。下午睡了一觉,晚上美美地吃了一顿熏羊排。

5月17、18 花石峡,玛多 高原的下马威

第二天起了个大早。一口气骑出50多公里吃早饭。这一带沙漠化严重,不时遇到侵上公路的流沙。一路都是大片的无人区。吃完早饭出来遇到路旁两个坏了摩托车的藏民,借工具给他们补胎耽搁了近一个小时。

翻过河卡山口,在青根河吃了一顿羊肉饺子,学了几句藏语。再翻过鄂拉山口,就到了温泉镇。温泉镇真有温泉。泉水温热不烫手,用来洗脸洗脚正合适。藏民们三三两两占个泉眼,有的泡脚,有的洗摩托车。不少泉眼旁长着青苔,让泉水看上去不很干净,我们只洗了把脸就走了。

海拔越来越高,风也越来越大。头盔通气孔传出的啸叫声让人想起了“北风那个吹”,想起了杨白劳。公路路基高出地面2、3米,更加助长了风势。公路笔直地横亘在戈壁滩上,想找个避风的地方都很难。我又一次意识到防风的准备严重不足。上身有冲锋衣挡着还可以,下身除了雨裤之外只有两条单裤可供选择,快干还可以,挡风性能就不用提了。更惨的是临出门前精减了一付滑雪手套,只带了一付单皮手套,还破了几个洞。从温泉出来到花石峡只有两个小时,一个个裂口就在手上出现(最深的一个裂口一直伴随我回家)。同伴比我好不了多少,他没戴全盔。用句话形容就是“下巴都被吹掉了”。

遇到了一群野驴,在盐碱泡中喝水,蹑手蹑脚想走近点,结果它们飞奔而去。

到花石峡我已经开始打寒颤了。我们一致决定当天就住在花石峡了,尽管它的海拔有4300米。当晚住在兵站。30块钱一个床,没水,没暖气,上厕所也要跑很远,但感觉安全。没用他们的被子,用了两只睡袋,鸭绒的里面套了一个抓绒的(那天以后都是用抓绒的,外面盖被子,这样不管床的状况怎样都能睡个好觉)。睡到半夜,高原反应终于来了。头痛,心跳加速,翻个身都要大喘气。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象在放电影,零七八碎的事情一幕一幕地闪过。

好不容易天亮了。同伴的状态也很不好。吃过早饭往玛多赶。早上很冷,着车用了很长的时间。依然是阳光明媚,但依然是“北风那个吹”。一路吹到玛多,吃完中饭,去黄河源头。二三十公里的沙土路花了我们将近两个小时。通过一段沙丘时在五档上摔了一跤,右脚被压在车下。幸亏车下是沙子,人没受伤。

路上遇到了一群黄羊。

经过一个牧民的帐篷时被两条狗追着咬。

终于到了鄂陵湖。原来黄河就是从这样的一个地方发源。传说中的牛头碑离鄂陵湖不远,但我们已没有力量再多跑哪怕一公里。

 

回到玛多,已是饥寒交迫。找旅馆住下,吃饭。添置了一付纱手套和一条毛裤。

又是一个不眠夜。心脏砰砰地在跳,我都怀疑它能否承受这样高强度的运转。体温也有点升高。早上起来,同伴也说有点发烧。来到医院看急症。把值班医生从床上叫了起来。一量体温,37.8度。吸了一袋氧,拿了一瓶红景天。打了一针,吊了三瓶水。三个多小时后从医院出来,觉得头重脚轻,比进去前状况还差。那天医生唯一做的好事就是告诉我们前面的玉树海拔不高,只有3700米。

回旅社吃了早饭,又睡了一个小时,就出发了。穿上了新买的毛裤,戴上了两层手套。同伴的车差不多过了磨合期,我们放开了跑,时速保持在六七十公里。过海拔五千多米的巴颜喀拉山口时感觉头还很痛,也没停车。山口这边还是高原,海拔下降不多。一直到晚上8点多,过了最后一个山口,海拔才开始奇迹般地急降,空气也变得温暖了。人的感觉一下好了很多。到了离玉树还有40公里的一个小镇时,天全黑了。我们决定继续赶路。摸黑过的通天河,什么都没看清,只隐约看两岸石壁高耸。一个多小时后,终于到了玉树。找了个回民旅馆住下。

5月19 晴 世外桃源 -- 玉树

终于睡了一晚好觉。高原反应早已无无影无踪。昨天早上走出医院时的痛苦已是很遥远的感觉。

早上8点多才起来。早饭吃的馍夹蛋和蛋花汤。味道不错,就是等的时间太长。等饭的时候出去买了一条牛仔裤。

10点多出的门。没有仔细看地图,结果走错了路(高原反应的后遗症?)。出城老远还没看见一个国道的标志。停车一问,果然错了,上了去曲麻来的路。同伴早已远去,打开对讲机呼他也没有回音。眼见他义无反顾地转进了山里。原地等了半个小时还不见他回来,只好去追他。一直追了5公里才从对讲里听到他的回音。

再回到玉树正好是学生放学的时间,路上人多,车多。从另一个方向出城上了214国道。公路旁是一条小河,河水是一种蓝绿色,清澈见底。这一带风景相当不错,我们就象走在画中。沿途人烟稀少,给人一种世外桃源的感觉。

开了十几公里到了文成公主庙(我们在沿着文成公主的足迹进藏)。穿过一条挂满经幡的峡谷,里面豁然开朗,文成公主庙紧贴石壁而建,小巧精致。在一个喇嘛的带领下我们进庙转了一圈。庙里收拾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除了我们也没有别的游客。出得庙来,一个象守庙人的哑巴热心地替我们照像。

出来就找地方吃午饭。在一个小路口有一家藏民开的小饭馆。老板看上去很彪悍,老板娘风姿绰约,黑色的藏袍,黑色的纱帽上插着一朵白花,掩盖不住的野性更给她添了一层妩媚。店中有汉藏两拨虫草客。藏族的虫草客吃的是酥油荼和糌粑,还有的拿藏刀削风干肉吃。汉族的一拔吃的是面条和烙饼。一个中年人领着两个少年。少年红扑扑的脸,朴实的笑容让我想起了美国的乡村男孩。他们还好心地匀了一个烙饼给我们吃。吃完面条出来,看到门口老大妈的女式藏刀很精致,一问价,三百块。狠狠心还到一百,她还不卖。

过了几个不知名的4千多米的山口,开始进入一个峡谷。有一外路旁标语写着:昔日翻山两天半,今日翻山一瞬间。看来这段路刚修通不久。峡谷地势险峻,有些地段是一线天。谷底是一道山涧,一直紧贴着公路流淌。出了峡谷,遇到一条大河,赫然开朗。不过大河的水很黄。后来查地图才知道这条河叫扎曲,流到昌都成了澜沧江。到了囊谦,住客运招待所,20元每人,洗澡5元。晚饭吃的砂锅,搬了几张凳子,坐在外面吃的。

5月20日 晴 囊谦 - 类乌齐 244km

昨晚睡得很香。早上起来装车,吃早饭,九点出发。出城时想了一下,今天只有244km,刨去昨天跑的200km,好象不用加油。再者没有看到象样的油站,就这样出发了。

没开出多远,过了东巴乡,油路就变成了土路。我还想不会一直200多公里全是土路吧,到西藏那边路会不会好点?

出青海省一直在翻一座连绵不绝的大山,山脚开始出现森林,还有一条蓝绿色的清澈的小溪。各式各样的多石山峰高耸入云。



进入西藏境内又是一个大峡谷,比昨天的峡谷更险,公路在峡谷半山腰穿行,谷底的激流发出很大的声音。站在路边看谷底有想跳下去的冲动。抬头看,山鹰在谷顶翱翔。相机照不出那里的险峻,摄象机被留在了家里,本人词汇又太贫乏,只能把美景留在脑子里,一个人享用了。

路过了一个庙--扎曲寺。小路进去还有几公里。碎石路面,有些地方还很陡。挂一档冲了几个坡,不敢再冲,步行走完了一段山谷,里面赫然开朗,是一个很大的山谷盆地,扎曲寺就在对面的缓坡上。这些和尚真会选地方,会不会高原上每个风水宝地都让庙给占了?远远地景仰了一下,我们就出来了。

从峡谷中钻出来,前面就是加桑卡乡政府。停车吃饭。饭馆前有个学校。一群学生象看稀有动物一样围着我们。饭馆后面有一大块平地,被砍伐的大树堆成了小山。后面光秃秃的山头与这些木材形成了鲜明的对照。我又想起了刚刚在路上看到的林场的路牌。难道象山脚下那么一点还不成片的树林就足以开个林场?



 

吃完中饭接着走。路况变得很糟。看不出有人养护的痕迹。有一处险段,坡陡路窄,路中还被刨出了两道深槽。这种路可能连越野车都很难通过。这样的路也能称为国道?我们出来带了两本地图,我的地图上面214国道从囊谦到类乌齐畅通无阻,而在同伴的地图上214国道在青藏交界的地方断了好长一截。再一看我的地图,连墨脱都通了公路!看来买了本超前的地图。就这样在没有任何标志的准国道上走了好远,终于到了一个村庄。看着河边停着的一辆越野车,才猛然想起我们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汽车了。

这时离类乌齐还有七十几公里,同伴的车已开始跑备油了。我们问到前面一个乡有油加,却不知道他们说的是老乡家存的野油。在那个乡没看到加油站,我们就往前赶了。翻过了一座大山,我的车也开始跑备油。经过一个村庄时,看见一辆轻便摩托坏在路边,胎破了,钢丝也断了。车主是个四川小伙,从青海过来,去西藏做生意。把我带的补胎的东西给了他一点,又买下了他在前面乡买的高价油(30块钱3升),一人灌了一点,剩下的灌到到同伴带的备用油壶里。

走不多远遇到两个步行的少年,他们从玉树过来,要去哪个庙里敬拜。我们告诉他们离类乌齐还有五十公里,他们说不怕,走到天亮就到了。

又艰难地翻过了一座大山,看到一个牧民家前停了一辆汽车,赶紧过去买油。又是30块钱,从他的汽车里抽出了3升多汽油。这一下心里踏实了。

过了类乌齐镇,不经意中回头看,暮色中的类乌齐拉康(查杰玛大殿),静静地矗立在山谷中,一种摄人心魄的安详。

太阳已经下山了,我们还在往县城赶。路在山上的树林里绕行。左边就是悬岸,悬崖下是湍急的河水。

类乌齐镇到县城有29公里,经过了似乎很漫长的骑行,晚上10点多我们终于到了,披着一身土。这个处于317国道上的县城热闹得很,有种重回人间的感觉。



5月21 晴、雨 类乌齐-丁青 149km

昨晚旅社旁的舞厅一直热闹到半夜。早上睡到7点多。吃完早饭,同伴去修化油器,他的车老是爬坡无力。我抽空把车洗了。

10点多我们沿317国道往西行。走出21公里同伴的车又不行了,连一个不算太陡的坡都上不去。又回到类乌齐,换了一个新的化油器。吃完中饭才继续往丁青赶。

公路还是土路。我们时不时被汽车扬起的尘土团团笼罩。从囊谦出来一直在土路上颠簸,人和车就象在在接受疲劳试验。车后的衣箱率先顶不住,走着走着从车上掉了下来。用弹力绳捆了捆,勉强还能用。

山上的树被砍伐得很厉害,满目苍痍。很多新鲜的滑坡就发生在只剩下一些树蔸的山坡上。藏民家的房前屋后都堆满了原木劈成的薪炭柴。想起昨天在旅社看到的一棵两人合抱的大树也正在被肢解。在青海人们大多烧牛粪,因为那里一棵树也没有。川藏线上雨量充沛,并且雨暖同季,植被很丰富(说曾经很丰富更合适)。人们可以烧木材,甚至可以烧栋梁之材。不过照这样砍下去,这里的人们离捡牛粪的日子不会太远了。想走川藏线的朋友能不能放弃这条线路?不要让我们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那根稻草。







一条小河一直跟着我们流。在一个大拐弯处留下了一个深潭。我们停下来照相,休息。看着碧绿的潭水,我开始蠢蠢欲动。全面衡量了一下身体状况,好象没有不适。那就游吧。水真冷,但很刺激。虽然只游了一圈就上了岸,但混身上下都舒坦。上来一看海拔,4700米。我到现在还在怀疑那个数据。太高了点。

接下来翻了一座大山。九曲十八弯的山路让我们初步领略了川藏线的艰险。吭哧吭哧爬上了山顶,往下一看,317国道跟羊肠小道似的。





翻山的艰难只是小意思。接下来,川藏线露出了它狰狞的一面。离丁青还有29km时,开始下雨了。当时是晚上七点。路边有一个公路道班,我们进去问了,没有地方住。只好穿上雨衣雨裤继续往前赶。刚开始时还没什么。随着时间的推移,雨水浸透了路面。路面的浮土变得就象蛋糕上的奶油一样。在这样的路面上车轮基本失去了附着力,车子很容易就侧滑。路面时好时坏,在碎石路面上车子还能跑到20公里每小时,在奶油路面上时速连10公里都不到。天色渐暗,眼力分辩不出路面的状况,只能凭车身的感觉。路面由坏变好时,速度能不知不觉地加上去,当路面由好变坏时,往往减速不及,伴随而来的是前轮的侧滑。每次侧滑都能让人出一身冷汗。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摔一跤可能也没什么大不了,但是时刻提防摔跤却让我们高度紧张。离丁青还有20km时,我开始倒数。只要数到0我们就到了!19...18...17... 突然前面领骑的同伴摔了一跤。我小心翼翼靠过去,和他一起扶起车。还好车还能动,只是后面挂的铁筐断了几个焊点。换我领骑,更是加倍地小心。很多时候都只用怠速跑一档。 10...9...8... 每数一次好象都要经历漫长的等待。终于,在十点半的时候我们到了丁青县城。县城在修路,路面成了一个接一个的大水潭。住民政招待所。检查了一下,两双手套全部湿透,鞋袜全湿了,雨裤的档部开裂,水渗透了三层裤子。

5月22日 雨晴雨 丁青-巴青 242km

早上8点起来,还在下雨。吃早饭。买了套雨衣和一付里面带毛的手套。

十点出门,还在下小雨。小心翼翼地前行。有一段路比较平,有点大意,结果在进一段奶油路面时摔了一跤,当时车还在四档上。蹭了一手的泥,雨裤的膝盖也摔破了一块。

天气慢慢地好转了,太阳当头照,都觉得有点热了。翻过一座5千多米的大山,已经一点了,才跑了45km。我们停下来吃中饭。要了碗肉丝面,搬了张凳子坐在太阳底下吃的。

下午又爬了一座大山,爬上山顶已经四点一刻了。同伴的车高原反应还是很重,上坡乏力。我在山顶与三个虫草客扯了半天的谈,才看到他上来。

下完山跑了一段好路。时速有近60km。之后又开始爬山。经过一个乡时,同伴问要不要住下。那时才7点45,我说再往前跑跑吧。

天又开始下小雨。快到县城时天已完全黑下来了。县城在公路的边上,一条小路进去50米。当时县城里黑灯瞎火,我们竟与县城擦肩而过。一直跑出了近十公里,发现不对。正好一辆北京吉普坏在路边,问他们县城到了没,他们竟反问是哪个县城。原来巴青与索县只相距30km,我们已跑过了巴青,离索县也只有二十公里了。我们掉头回巴青。在别人的带领下才走进了这座黑暗之城。找旅馆住下已经十点多了,打电话给家里报平安,吃完饭,睡觉时已经11点多了。

5月23日 雨晴 巴青-索县 30km

早上起来还在下雨。窗外的山上盖着一层白雪。我们决定今天只骑30km,到索县去休整。

十点多出发,出城不久雨停了。我慢慢地开,同伴开得很快,我暗暗替他担心。果然在一段贴河的路段他滑倒了。骑出10km,我们找了一块河滩休息。同伴把车推到河边洗车。我的双手布满裂口,只能袖手旁观。

到了索县,住电力宾馆,35元每人。冒雨走着去看小布达拉宫。围着山脚转了一圈,上山顶的庙里去看了看。从正门往下看,索曲河在水气朦胧中从山脚绕过,山脚下还有一片老式藏族民居。

下午睡了一大觉,起来洗了个8块钱的淋浴。晚上吃的火锅。

5月24日 雨雪冰雹 索县-夏克曲 130km

早上七点不到就起来了,想着早点出发,以免老是开夜车。在房间里吃早饭,牛奶烙饼加鸡蛋。

准备出发时发现后衣箱的架子有两个焊点被颠断了,这两个焊点连接车梁,承受着衣箱的重量。这两个点断裂之后,以箱架前叉为圆心,箱架可以上下摇动,连带把左后避震的固定螺帽给摇松了。上紧了螺帽,装车出发,8点了。

走不多久又开始下雨。车突然没电了。停车一看,是保险丝熔断了。换了一根保险,一试,又断了。再试,还是断。仔细一查,原来问题出在尾灯。尾灯已经从挡泥板上掉了下来,仅由电线吊着,电线被挡泥板的豁口磨破了皮,泥水一浸造成短路。用弹力绳把尾灯固定在箱架上,用胶布包好电线,继续走。走不多远检查箱架,发现螺帽又松了。这次用弹力绳把箱架固定在座凳上。

天晴了一阵,快12点时又开始下雨。路一直很烂。我们决定吃饭。在一个小饭馆里吃面条,还要了一壶酥油荼。酥油荼味道很重,但喝了几口之后,干裂的嘴角马上舒服多了。人们告诉我们,再往前20km,路就会变好。

吃完饭出来,骑了20km,路果然宽了,平了。过了一座桥,我们停车休息。路旁山坡上的藏民的帐篷里钻出两个小孩,站在路边好奇地看着我们。看我们给他们打招呼,他们竟对我们唱起了歌。其中的女孩更是又唱又跳。他们是那样的卖力,我们稍微移开一点目光,都会引来他们更为热烈的歌声。虽然只有几句重复的歌词,虽然我不懂藏语,但我听得入了神。小女孩的声音竟是那样的高亢清脆。真是天籁之音,朱哲琴见了她可能会成大嗓门的婆娘。

没骑出多远开始下雪了,并且越下越大。我们赶快进了一个道班躲避。这个道班的工人全是汉人。三个男人,一个女人正在做面片汤。这个女人看来受到了很好的照顾,身上洋溢着女人味。女人话不多,声音也不大,但很明显是这里的中心。在她不声不响的安排下,面片汤好了,菜也端上了桌。是火焙鱼!比湖南的火焙鱼大多了!忍住已到了嘴边的口水,谢绝了他们一起吃的邀请,坐在火炉边,一边烤火,一边听他们的故事。他们原是汽运公司的职工,单位效益不好,被安排在这修路。夏天干半年,冬天休息。平时最多的娱乐活动就是钓鱼,附近小河里鱼很多,一会儿就能钓满一水桶。

雪停了,太阳出来了,又往前赶。前面是个大山口,爬山没多久就开始下冰雹,并伴随着大风。站在背风处等了会,决定继续走。头盔的挡风玻璃放下来,里面是一层雾,外面是一层冰雪,什么也看不见。如果不放下,冰粒打得眼睛都睁不开。最后还是放下来,用手当雨括,不停地括。好不容易下了山,看到路旁又有一个道班,赶快进去躲。这次是几个藏民,也有一个女的。等了一会,冰雹小了,问他们要了两个塑料袋,套在我早已全湿的脚上,权且挡挡风寒。

一路小心翼翼,中间同伴的车在走捷径时翻倒在路外的一边泥泞中。我的车也倒了一次,不过是停着时没站稳,滑倒的。

 

决定今天不赶到那曲了,住在离那曲100km的夏克曲。在太阳还没下山之前我们就住下了,真是难得。住的是夯土平房,15元/床。四张床摆满了房间,床与床之间只容侧身走人。很有点历史的床单、被子很有可能从造出来之后就没洗过。幸亏我有睡袋。店主人是个川妹子,以发廊为主业。我们的隔壁就是发廊,再过去就是主人房。我们住的房间就是未来发廊小姐的闺房。

睡觉之前特意买了把牙刷把我的鞋刷了刷。它上面先是盖了一层红泥,后来又盖了一层黑泥,我都忘了它原来的颜色了。

5月25日 晴雨 夏克曲-那曲 100km

昨天晚上四川小姑娘半夜闯进了我们的房间,责问我们为什么会用那么多的水。早上多给了她5块钱作为她挑水的辛苦费。

昨天洗的鞋一点也没干。也只能将就穿了,等一下风会把它吹干的。

生好炉子(用的是牛粪),烤了几个烙饼当早饭。准备出发,却发现左后避震的紧固螺帽已经掉了。去修车店里拿了一个螺帽,却发现螺纹不对。把车开到修车店。刚开始想换个新的箱架,试了几个都不合适,只好又换回原来的。店主在拧避震螺帽时发扬了蛮干精神,竟把螺栓给拧断了!仔细检查分析了一下,发现后避震上部的横向位移不会很大,紧固螺帽其实没受太大的力。决定冒险前进,到前面大城市再去想办法。用螺帽在螺栓的残根上稍稍紧了紧。店主又主动免费帮我焊好了右边的焊点,不过看他那手艺也没抱太大的希望。为了保险,又决定轻装。把衣箱拆下来,送给了小朋友当玩具。箱里放的两组套筒放进大包里,一些零件放进右边的鞍包,剩下一个空油壶和雨具一起捆在后架上。

趁天气好快速跑了四十几公里,翻过了一个山口,再跑不远,感觉身后的大包有向后的位移。赶紧停车。发现那个刚焊好的地方又断了,两个前叉完全脱出,整个架子再没有一个固定点,只通过弹力绳吊在大包上。开动脑筋想了好久,最后还是决定用弹力绳来临时固定。由于左边的螺帽没起作用,用弹力绳把衣架左前叉捆了近十道,牢牢地固定在避震上。勉强上路,再不敢猛冲,一路都是小心翼翼。

中午在一个藏民家吃的糌巴和酥油荼。望着干巴巴的糌巴,我开玩笑地问了一句“有没有辣椒?”,藏族大妈竟二话没说就给倒了一碟辣椒粉。吃完饭还在藏式的床上睡了个午觉。



又括起了大风,顶着风,很长一段路都只能用二档跑。在一个山口前遇到了暴风雪,想着又要遭受头一天的痛苦了。刚好这时肚子里面开始叽咕。决定停车方便。没想刚把车停稳,竟风和日丽了!原来只有那片乌云下有暴风雪。

路上还遇到了两个磕长头的藏民。我停在路边,静静地看着他们,连照相机都不敢拿出来,怕惊扰了他们。他们选择了这种五体投地的方式从家里走去拉萨。看他们衣衫褴褛,身无长物,但神情却是安祥坚定。要有多大的毅力才能完成这样在旁人看来是苦不堪言的事情?信仰看来真的可以带给人无穷的精神力量。从西藏回家不久我去了一趟上海,看着大街上那些追求时尚精细到了毫发的人们,我又想起了这些磕长头的人。把自己完全交给物质和把自己完全交给精神一样,都可以从中得到快乐。我却两边都不靠,追求一些不知是理想还是幻想的东西,同时又没有完全摆脱物质世界的诱惑,就象生活在夹缝中。

终于远远地看到了那曲,从来没有象这样因为看到哪个城市而激动过,只是因为到了那曲又可重上柏油路了。从类乌齐到那曲,我们在川藏北线上走了650km,却花了五天。但我们到底还是平安地走过来了。

住西部旅馆,80元的两人间。把车洗了,然后去修车。遇到了一个非常好的修车师傅。焊好了衣架,在断掉的避震螺栓的残根上焊上了一截螺栓,使得螺帽可以完全拧紧。师傅的焊接手艺非常好,让我彻底放了心。



5月26日 雪晴 那曲-那木措 224km

晚上那曲下起了大雪,早上起来外面白茫茫一片。五月底还下这么大的雪,真让我长了见识。加拿大差点让我当了回夜郎。



在外面逛了一圈,回来雪小了。收拾东西,吃中饭,出发。

109国道旁的山峦原野也是银装素裹,但路面已经干了。有柏油路真好。我们可以放开来跑,还很悠闲,时不时可以跟过往车上的人打招呼。坐着开累了,还可以半躺着开,背靠着身后的大包,腿支在前面的挡泥板上。怪不得我那款车俗称“铃木老爷”,原来真的可以象个老太爷一样开车。但就是车太多,不象前几天,跑几十公里也碰不到一辆车。青藏线上跑车的司机好象也不够专业,不太讲礼貌,你越让他他还越不让你。

半路遇到一队摩友,三个人,一个是邵阳的,一个是广西的,另一个是山东的。他们从川藏南线进的藏,正从青藏线出去。

翻过念青唐古拉山脉,山这边几乎没下雪。5点到了当雄,吃完饭6点。当雄到纳木措湖边还有60公里的土路。店小二说汽车开2个小时就到了。我想要是在天黑之前赶到就不错了。

土路没走多远就开始爬山,有些地段的坡度有点超标,我的车大部分时间在一档,有些地方靠走“之”字爬了上来,但有一个坡怎么也上不去。停车让车凉快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勉强爬了上来。同伴的车更是有气无力,落在后面好远。我好不容易爬上了山口,远远看见了纳木措。等我仔仔细细,从各个可能的角度欣赏完了纳木措的美景,同伴还没上来。我掉头回去找他,转过了几个弯才看见他的身影,原来他的车歇了几次凉。

翻过了山,路面又成了搓衣板。人在车上跳,车在路上跳,跳得我都没有注意周围的美景。偶然中回头一看,只见夕阳把搓衣板路面染成了金光大道。



赶到扎西半岛时看到了最后一抹夕阳。



等到了湖边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有一辆越野车停在沙滩上。我们赶紧扎营。我看中了一块巨石后的背风处。刚准备支帐篷,越野车上的人好心地过来告诉我们那是人们方便的地方。最后在水边找了一块平整的沙滩。支好帐篷,我找了一些牛粪,枯水草准备生火。用炉头引火烧了很久也没生起来。在水边站了会就进帐篷睡觉了。没多久开始括大风,下雨。大风卷起的浪涛似乎拍到了帐篷门口。风一直没停,我也一直翻来复去,不知睡着没有。



5月27 雪晴 那木措-拉萨 207km

早上6点多醒来,天空云层很厚,没看到日出,只看到远处从云层中漏出来的几缕阳光。



用炉头烤了几个烙饼,吃了几个鸡蛋。拆了营去岛尖转了转。云层逐渐散去,湖水在阳光的照射下颜色起了变化,有的地方是深绿,有的地方是浅蓝。颜色还在无声无息地变幻着,象是有住在湖里的精灵在操纵。看着这样的湖水,看着远处连绵的雪山,我决定下水去泡一泡。





投入水里,全身毛孔遇冷骤然收缩,带来的是非常强烈的刺激。水很冷,估计水温在十度左右。在这样的水里我顶多能呆10分钟。在水里游了一圈,就上了岸。

 





回程我们放弃了马路,尽量走草原上的便道,那里要比搓衣板路舒服得多。很快就到了山脚,山上云雾迷漫。上山还算顺利,下山时开始下冰雹。小心翼翼地往下走。越往下冰雹越大,慢慢开始夹杂着雨水。等淋到半湿,忍不住了才穿上了雨衣雨裤。山这边看来下过一场很大的雨,路面已浸透了水,泥泞不堪。

终于到了当雄。又遇到了一队摩友。环中国行的两个东北记者和骑边三轮的一对南京人。边三轮的乘客竟是个女孩,我还误以为是车手的儿子。

吃完中饭去羊八井。七十几公里,一个多小时就到了。泡温泉太贵,只去井喷口看了看。水雾中一股很重的硫磺味。



从羊八井出来我们就去拉萨。半路竟和同伴走散了。当时我领骑,出来30km左右,看后面的同伴停了,我犹豫了一下,但没停,一口气多跑出15km才停车等他。这一等就是半个小时,还不见他来。按照预定的应急方案,我回头去找,一直走到羊八井也不见他的踪影。不过一路也没有发现一起车祸,我放下了心。这时已经快7点了,我停下来吃我们的应急食物,刚吃完一个鸡蛋,同伴的电话来了,他已经到了拉萨,住在了吉日旅馆。

我赶到拉萨已经8点多了。拉萨真暖和啊,早上在纳木措帮我抵挡冰雪的那层皮现在成了捂痱子的东西。

5月28 晴 拉萨

昨晚睡得很好,只盖了一层抓绒睡袋,不冷不热。

上午走着去布达拉宫。温暖的阳光照在身上真舒服。也不用穿那层厚厚的皮,穿件短袖都觉得热。路上只花了130块钱在一家户外店买了一条假冒的冲锋裤。不指望它能防水,能挡挡风,遮遮土就可以了。先绕布宫转了一圈,12点开始进宫。用了40分钟就看完了,花了100块钱。感觉达赖也不好当,住在那种地方好象不太舒服。

中午吃的手抓肉和大盘鸡。下午逛八角街,买了几把刀和一些工艺品。刚开始不好意思还价,后来学乖了,不管开价多少,一律还到5块,颇有斩获。逛累了去甜茶馆喝茶。之后去洗车,换油,紧链条。

吃完晚饭上了一会网。在网上获知了保钓车队陈涛事件的详情。保钓车队也住在吉日,早上我们还打了招呼。他们一行5人从泸洲出来,骑的是力帆200越野车,主要目的是宣传保卫钓鱼岛。陈涛在川藏南线的一个拐弯处冲出了路面,撞断了路旁的防护桩,头部受伤。同伴好不容易把他送到医院,却发现医院的条件非常简陋,打点滴是那里最好的措施。十几个小时后,陈涛死在了医院。难怪早上看他们的脸色不太好。看着同伴在痛苦中慢慢死去,自己却无能为力,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晚上和保钓的摩友还有南昌的一队摩友畅谈到很晚。南昌的一行三人,其中一个65岁。他们从南昌沿318国道一直骑到了拉萨。

5月29日 晴 拉萨-尼木 169km

早上去邮局把买的礼物和精简出来的东西寄回了家。中午退房准备去珠峰。临走与保钓车队合影。

吃完中饭出城。一路风景都不错,道路两旁绿树成荫,拉萨河在宽浅的河床上缓缓流过。有山有水,还有大片的绿。到了曲水,发现去日喀则的两条路都在修,一条经过羊卓雍措,到江孜。另一条就是318国道(这一段也叫中尼公路,通往尼泊尔),有120km的路段在扩建成二级公路,禁止汽车通行,摩托车可以自由出入。我们决定走318。那时快4点了。路上很多的地方在爆破。在头一个爆破点堵了1个小时,在第二个爆破点又堵了1个小时。一路沿着雅鲁藏布江峡谷走,峡谷很深,急流一个接一个。堵车让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去欣赏两岸的风光。

晚上9点才到尼木县城。进城前看到一辆当地的摩托车冲到了水沟里,停车过去想帮一把,却被车主以警惕的目光逼了回来。

与一个从涪陵过来摩友一起住政府招待所,因为客满,我们打地铺。

5月30日 晴 尼木-日喀则 170km

早上起来,涪陵的哥们已买来了馒头。去食堂要了稀饭、牛奶和鸡蛋,吃了一顿丰盛的早饭。

还有60km的路在修。涪陵的哥们骑着他的越野车先走了,我们只能慢慢地往前赶。吃完中饭后又走了20km才上了柏油路。

进入日喀则地区,雅鲁藏布江河谷变得很宽,河水在阳光的照射下,有的地方蓝,有的地方绿,有的地方是墨黑色。河中有大片大片的沙洲。两岸出现了麦地,甚至还有水浇地。

进了城,住回民的招待所。洗完澡,吃完晚饭,我一个人去扎什伦布寺。喇嘛已下班,寺里不让进,我只好去转经。有好多人在围着山转。转经可能是藏族的全民健身运动。混在人群里爬上了寺后的山坡。从山下看下去,扎什伦布寺很美,金碧辉煌。山路旁有很多乞讨的人,转经的人一毛一毛地施舍。我也掏了两次钱。都是给了带小孩的妇女。一个用绳子拴着她那个想到处跑的小孩。她的面相让我吃惊,竟有一股大气,两眼非常有神。乞讨者能有如此的面相真不知从何修炼而来。我给了她两块钱,她很惊讶,微笑着与我对视了良久。另一个妇女的小孩恬静地睡在她旁边的地上,我给了她一块钱。



5月31日 雨、晴 日喀则-定日

昨晚隔壁有人打牌,大声喧哗。后来实在忍不下去了,起床叫服务员去制止。

早上出发时下雨了。穿上了刚买的冲锋裤。出了城路面变成了沙石路面,但路很宽,也比较平,要是不下雨应该还是很好跑的。

一点左右到了拉孜,吃中饭,买了点烙饼和牛肉做储备。

出拉孜有武警检查。再走不远就开始爬山,路不太好。翻过山我停下来等同伴。路边有条小溪,站着溪边观察了一会鱼。还看到两块石头中夹着金属块,不知是不是金子。

再往前,遇到了一个河南的摩友,刚从珠峰大本营下来。我们坐在路边聊了一会。摩友在路上相见总是很亲热,大家互相问长问短。能同行的都会尽量同行。

晚上住在定日,很安静整洁的一个小镇。

6月1日 定日-珠峰 120km

早上从定日出来,买好了去珠峰的门票,过检查站,查验护照。在检查站外遇到一辆道班的卡车载着一车的藏族妇女出工,又听到了久违的藏歌。原来女高音在西藏一点也不稀罕,随便哪个都能唱出那么高的音调。

过了一个山口就进入了珠峰保护区。再爬上一座山就可以看到珠峰、洛子峰等四座高峰了。我到的时候珠峰刚好从云端露出了头。

下山的路不好走,坡陡,路长。同伴拐一个急弯时摔了一跤,我也差一点冲出了路面。

在扎西宗的一个川菜馆吃中饭。味道真不错(我们回程又在那吃了一顿),就是太贵了点,一份回锅肉要25。

下午一直沿着一条河沟在走。有一次停车休息时一抬头,远远看见了珠峰,确实美,让人叹为观止,怪不得有那么多人要来看它。不过慢慢走近以后倒感觉不到它的气势了。

终于到了绒布寺,那里离大本营还有8公里。机动车不让进,可以坐60块钱的马车上去。我们决定省点钱,走上去。把车寄存在藏民家,背上大包,开始了我们的艰苦旅程。真的辛苦,前所未有的辛苦。我的包有20公斤左右,平时在平地上背一下还没觉得什么。在5000多米的海拔上,它成了一座大山,压得我喘不过气来。走了2公里休息了一次,再走1公里又休息了一次,再是500米一休息,再是几十米,最后是迈一步休息一次。特别是有一段离开了公路,抄了一条很陡的近路,用掉了我最后的一点力气。之后都是老老实实沿着公路一步一个脚印往上爬。终于到了0公里处,我坐在一块石头上闭目养了半天的神,只觉得混身上下都缺氧。在大本营的标志下留了个影,我以为当时的形象很惨,不过后来从照片上一点也看不出受苦的痕迹,还是那样的兴高采烈。让我想起了一句话:脚在地狱,心在天堂。

 

小男孩洛桑热情地把我们拉进了他的帐篷。帐篷挺大,四周摆了一圈钢丝床,10块钱一个床位。洛桑和一个女孩共同经营这个帐篷。他说她是他的亲戚。倒在床上休息了一会,出去看珠峰。一步一歇爬上了一个小山包。近处看珠峰确实不如远观。珠峰脚下有一条冰川,想那就是绒布冰川吧。我抑制不了去看看的冲动,沿着冰川融水往里走。走不多远被一条支流挡住了去路,我往支流的上游走,想找个地方跨过去。这时从冰川前的小山包后转出来一队人和牦牛。有他们做参照我才知道远近,我至少要走1个小时才能到那个小山包,转到山包后的冰川还不知要几个小时,还要回来...。我站在河边顿时泄了气,知道了身体跟不上精神的需要是什么滋味。万分郁闷地回到了帐篷。烙饼夹牛肉当了晚饭。吃完出去看夕阳,刚好一片夕阳照在珠峰上,将它照成了金顶。回到帐篷,洛桑的一个朋友坐在火炉边。我们一起喝酥油茶。听说他是定日县有名的歌手,我们请他唱来听听。他唱到兴起时,开始手舞足蹈。后来还要请我们喝青稞酒。不过好象藏族的男声比女声差很多。给了一个四岁的小女孩5块钱当儿童节的礼物,她高兴得围着火炉又唱又跳。九点多我就倒下睡了,后脑又开始痛,估计是高原反应又来了。一群人闹了很久,终于散去。关了门,熄了灯,小洛桑竟对女孩图谋不轨。完全当我们不存在啊。不过我们是跟不存在一样,我就是想管闲事也起不来。再说女孩也不知是愿意还是不愿意,一会哭一会笑。就当风俗如此吧,我睡我的。

到了后半夜,感觉头好了,总算睡了半夜的好觉。

6月2 晴 珠峰大本营-拉孜 200km

早上起得晚了点,错过了珠峰的朝霞,只看到了朝阳。用冰川水洗了把脸,进帐篷烤烙饼,喝甜茶。洛桑找了两辆摩托车送我们下山。摩的司机竟能在那样的土路上开到五六十公里的时速,让我佩服不已。在绒布寺拿到我们的车,往回开。12点多到了扎西宗,还在那个川菜馆吃饭。吃完准备与同伴分手。他将独自一人走新藏线去新疆,我则往回赶。出来走了一段,正准备分道扬镳,一辆越野摩托从后面赶了上来。原来是一个从新疆阿克苏过来的摩友。他刚好是走新藏线上来的。他给同伴详细交待了一些注意事项。他与我同方向,但他的车是铃木250,跑得比我快多了。我们约好在前面见面。再出发,看着同伴独自远去的身影,心中默默为他祈祷。

一个人上路,孤独将人包围。但个中滋味还不坏,看到好看的,好玩的尽可以停下来一个人独享。中间有一段路跑得有点热,就停下来,脱掉鞋袜,在溪水里泡了泡脚。一个小时休息一次,七点才到拉孜。

进拉孜前看到两老外站在路边。我问要不要帮忙。他们问到定日珠峰还有多远,看还有没有可能搭到便车。还抱怨班车不肯载他们,因为他们是白皮肤老外。看来种族歧视哪都有。

住四川楼招待所。晚上括起了大风。

6月3日 晴 拉孜-浪卡子 350km

拉孜到日喀则的路很好走,只是风景一般。中午到了日喀则。在上次的回民招待所吃了一碗牛肉面。把车和行里寄在店里,走着去扎什伦布寺。

庙还没逛完就收到新疆摩友的短信。他头天晚上就到了日喀则,今天在日喀则休整一天。去他那坐了坐。他与两个韩国女孩同住一个房间!我怎么没有这样的艳福?

趁时间还早,我还是继续赶路。到江孜的路更好走,全是油路,90km只用了一个半小时。转完了白居寺和宗山,才下午5点。我决定往前赶100km,到浪卡子再住下。

油路没了,又成了土路。路上车也很少,大部分时间前后都看不到一个人影。路过宁金抗沙峰等几座雪山。卡若拉冰川就在马路边上,靠近山脚的冰雪已经融化,形成一片冰塔林。冰川水汇成一条小溪从公路底下穿过。从冰川可以看出山上的积雪足有2、3米厚。

进浪卡子之前遇到了一个业余志愿在西藏教书的上海人,与他交谈了良久。

赶在天黑之前进了城。暮色中远远看见一条长长的线,由深蓝到浅蓝。以为是一道好长的围墙,等近了才知道那是湖面,应该就是羊卓雍措吧。

6月4日 浪卡子-泽当 220km

早上赶早出城加油,到了加油站被告知加油的人去了县城,晚上才会回。只好回城去找私油。费尽周折,最后一个藏族老人把我带到了卖油的地方。给了老人一块钱辛苦费。油价也还公道,5块钱一升,只有我预计的一半。

再出发已经9点半了。一路沿着羊卓雍措,天蓝水清,感觉好极了。想找地方游泳。刚开始湖里水草很多,水鸟很多,游鱼也很多。后来蚊子也多了,特大的个,密密麻麻一群群地,刚从水中孵出来。还好不咬人。最后找了一块滩地,很平缓但有碎石。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我已迫不及待地想下水了。停好车,换好沙滩裤,下了水。水不冷,也不咸。泡够了水就坐在那晒太阳。真美,这样的水,这样的山还有这样的天。独享了这样的美景好久,先是一队广东人停车走了过来,好不容易他们走了,一会儿又来了一车老外,看我在晒太阳,他们竟也开始脱衣服。正好一片乌云来了,我穿上衣服又开始走。走走停停,一路照了很多照片,想把那些美景固定下来。中午坐在湖边吃了两个鸡蛋一个烙饼当中饭。吃完躺在一块大石头上睡了一觉。周围安静极了,湖水波涛不兴,微风在身边划过,偶尔会传来一两声鸟叫。莫非这就是神仙呆的地方?



再往前走,离开了湖,开始爬山。身体感觉不适,可能是昨天的酱牛肉吃坏了。翻过山顶,找了一块地方方便。下山的路又陡又长,山这边就是雅鲁藏布江河谷,羊湖和雅江的高差确实不小。

经过几个安静的小村庄之后,上到了油路,只几十公里就到了贡嘎机场,再几公里就到了贡嘎县。这里是长沙的对口支援县。在县城里转了一圈。

车速很快,再跑了不到两个小时就到了泽当,山南地区的首府。公路一直沿着雅鲁藏布江,我也一路留心好下水游泳的地方。这一段雅江遍布沙滩、沙洲,是个戏水的绝好地方。

在泽当遇到了很多湖南老乡。住潇湘招待所,在老乡开的摩托店调了车,去岳阳楼湘菜馆吃的晚饭,好久没有吃到家乡口味了,一人点了三大盘菜。

6月5日 晴雨 泽当 - 拉萨 260km

七点半就起来了,吃完早饭去雍布拉康。雅砻河谷一片郁郁葱葱。真不愧是藏文明的发源地。到了雍布拉康,发现我比卖门票的到得早。爬上山顶,进了庙。和尚们正在早课。一个小和尚一边念经一边打瞌睡。脑袋一栽一栽。想起了我读书的时候。有几门课老是一上课就犯困,后来都练就了坐着睡觉不栽脑袋的功夫。庙里没有别的游客,我静下心来,仔仔细细地看了一圈。庙很小,只用了15分钟就看完了。

回程顺道去昌珠寺。门票要30,我二话没说,掉头就走了。回招待所收拾东西,再出门,11点半到了去桑耶寺的渡口。刚走了一条船,得等下一趟。在一个藏民的饭馆里吃面条,喝酥油茶,吃完在凳子上躺了躺。来了一车的荷兰人,我们才得以开船。江上的风光不错。水道在沙洲中穿行,绕了一个小时才到达对岸。船靠岸的地方是一片很大的沙滩,很不错的戏水的地方。但要在上面骑摩托就难了。连推带开才上了正路。正路的路面沙化得很严重,一个接一个的大沙窝。从渡口到桑耶寺只有几公里,用了半个小时。

在桑耶寺转了一圈,接着去青朴修行地。那个地方位于离桑耶寺不远的一个半山腰,听说遍布大大小小的山洞,是世代喇嘛修行的地方。去那的路更差,路上浮土有几寸深,有些地方更是沙漠路况。歪歪扭扭过了一片沙漠后开始爬山。上山的路象是越野摩托的训练场,急弯、陡坡还带大波浪,还有被车轮刨出来的的大坑。有些地方用一档都上不去。靠半离合大油门冲了几个大坡之后,发动机的温度升得很高,从胯下传来一阵阵的热浪,头顶艳阳高照,冲锋衣和冲锋裤的所有拉链都拉开了还觉得热。更糟的是水瓶中只剩下四分之一的水。我决定放弃。停下车,看了看半山腰,经幡纵横,山洞也隐约可见。

下山的路更不好走,基本上全程都在一档上。回到渡口,还没有一个客人。我正好可以在水里泡泡。换好裤子,往上游走了走,找了一片宽大平坦的沙滩,下水游了几圈,然后躺在那晒太阳。沙子真细,是风磨成的沙,而不是水磨的。沙子也没有半点腥味,凑近似乎能闻到沙子的原始清香。上游有几个小孩在戏水,梢工和接客的拖拉机手在下游学我也下水刨了几下。除此之外整个江面再看不到一个人影。蓝天白云碧水金沙滩,有这样的地方,喇嘛为什么还要跑到青朴去修行?游客们也舍此而去看庙。看来人要是丧失了童心会要少很多乐趣。



晒了快两个小时,还没有一个游客回来。我决定包船走。树荫下还有一对藏民父子。请那位父亲抽了一根烟,吃了他两粒杏干,比划着要他们和我一起走,他们出十块钱,我出剩下的。结果梢工不愿带他们走,也只收了我60块。但据说包船是要90的。我也一直没想明白其中的道理。只穿沙滩裤一个人坐在船头,温暖的阳光照在身上,阵阵河风吹过,真舒服。



快8点才到贡嘎县城。进城转了一圈,发现这个长沙援建的县城竟没有一家湘菜馆。继续走到机场才吃饭。价格奇贵,比珠峰下的都贵。还好他们看我不是坐飞机来的,给我打了折。吃完饭,8点半。往拉萨赶。机场到拉萨还有90几公里。

半路遇到了一场雨。暮色里,雨雾之中的雅鲁藏布江竟有江南水乡的韵味。



过了曲水桥,天已完全黑了。路况好时赶夜路很危险。路上车很多,会车不安全。有些司机根本不理会摩托车,开着远光灯就冲过来,车过之后会有短暂的失明。有些车看见我在会车还想超我的车,我也只好不客气霸住整个车道,会完车才让它们过去。路上时不时还会出现一些“黑车”,就是没有任何灯具的拖拉机和小四轮,只有到跟前才能发现他们。更有不声不响的行人和自行车,擦肩而过才知道他们的存在。

10点半才到拉萨。夜晚的北京西路热闹非凡,到处灯红酒绿,完全是一个商业城市的味道。还是住吉日。与一个广东小伙同一个房间。小伙才二十出头,年轻得让人嫉妒。头一次出来背包游,浑身洋溢着青春的活力。

6月6日 晴 拉萨

今天休息。和广东小伙一起闲逛。去了八廊学,参加了一大帮人去阿里的讨论会。中午凑了一帮人去肥姐餐馆吃饭。下午又去逛了八角街。逛累了去喝甜茶。

傍晚坐在旅馆走廊的长椅上晒太阳。

新疆的摩友也住在了吉日,他明天就要回去了。我们三个人一起吃晚饭给他饯行,完了又去吃新疆烤羊肉串。

6月7日 晴 拉萨

早上本来准备早点起来,想逃票进大昭寺。但起晚了,等我们到了大昭寺门口,门卫早就站在那了。改去哲蚌寺。骑着摩托大摇大摆进了门,也没人来要门票。在里面遇到一个喇嘛打坐在路旁正在念经。一本厚厚的经书摆在面前,一边念还拍手打节奏。我们坐在一旁听了半天。

逛着逛着隐隐约约听到一阵阵歌声。在一个喇嘛的指点下我们来到了一个楼顶,一群藏族姑娘正在夯地坪,歌声正是她们的劳动号子。真是神奇,枯燥的重复劳动被她们变成了一种轻松的游戏。我们坐在一旁聚精会神听了很久。

中午还是在肥姐吃饭,下午去色拉寺。也是直接开了进去。在主殿转了转,然后去看辩经。一大堆学生喇嘛两个一对辩论,主辩的一方手舞足蹈。场面非常热闹,只是听不懂他们在讲什么。



听完辩经之后去拉萨河游泳。开出城30公里找到一片很宽的卵石沙滩。但水中生活垃圾很多。不能下水,只好穿着沙滩裤躺着晒太阳。有河风吹着,烈日下也不觉得热。我竟然睡着了。广东小伙说听到了我打鼾。



晚上去西郊夜市吃火锅,味道不错,只是第二天肚子有感觉。

6月8日 晴 拉萨 - 墨竹工卡 150km

早上把包存了,退了房,去直贡梯寺看天葬。广东小伙已经去过一次了,这次特意陪我再去一次。

在墨竹工卡县城吃中饭。再往直贡梯寺开。路比较好走,大部分是油路。马路两旁山青水秀。中途有一处峡谷,深藏在山路之下。走在路上很难看到,是巨大的水声让我们停了下来。走下公路才发现下面另有一番天地。



通往德众温泉的路在修,温泉旅馆人迹罕至,只有我们两个游客。温泉水温很高,需要咬咬牙才敢泡进水中。温泉前面是个峡谷,一条小溪奔腾而过。在温泉中泡得昏昏沉沉,我们又摸进溪水中。醍醐灌顶一般,我们立刻清醒了,一种从头到脚的清醒。怪不得芬兰人桑拿之后喜欢跳进冰冷的湖水中,原来真的是很舒服。泡完冷水,又接着泡热水。泡着泡着感觉不对,头昏脑涨,似曾相识的高原反应又来了。从温泉到房间有几十级台阶,我差不多是“爬”上去的--手脚并用。一进房间,倒在床上再也不想动弹。睡了两个小时,到九点多才好点。广东小伙叫来了方便面和酥油荼,当了我们的晚餐。

6月9日 雨晴 直贡梯寺 - 拉萨 150km

(并非广告:今天的内容可能会引起恶心,欲看者三思)

早上6点多就起来了,去看天葬。温泉离天葬台还有十几公里。天正在下雨,越走雨还越大。过了小镇,开始爬山,山上就是直贡梯寺,再往上就是天葬台。山路太陡,摩托车载两人根本上不去,一个人可能也要用腿助力才能上去。把车停在路边,我们俩开始“徒步”。一人交了20块买路钱给庙里。我们到达天葬台时,那里已经聚集了一帮游客,天葬师也已到了,他们身边放着两个麻袋。我猜那是尸体,但看尺寸又不象,太小了。再等不多久,天葬师打开了核心区的铁丝网,半赶半请,把人们集中到核心区的小屋旁。雨还在下,我们在屋檐下站定,离大块卵石铺就的天葬台不到十米。天葬师开始背着麻袋在天葬台绕圈,一个顺时钟方向,另一个逆时钟。之后把麻袋放在天葬台的正中。有人在天葬旁点上了树枝和香料。一会儿呼呼啦啦不知从哪飞来了成群结队的秃鹫,一股浓烈的异味顿时弥漫开来。几个人将秃鹫挡在天葬台的外围。天葬师们一手提长刀,一手拿铁钩过来了,一边走一边将刀在铁钩上磨得霍霍作响。长刀划开麻袋,里面真是尸体。尸体被用绳子屈腿团身捆住,所以显得小。等长刀挑开绳子和衣服,人群中一阵骚动,原来这两具尸体都已经发绿了,是一男一女。天葬师将尸体手腕和脖子上的饰物捡起,在围裙上擦了擦,看了看,放入口袋。接下来,一具从前胸开始,一具从后背开始,开葬师用铁钩钩起一块皮,用刀一划,连皮带肉削下来一长条,钩子一甩,皮条落在天葬师的身后。皮下是一层黄色的脂肪,再下面就呈暗红色的肉。那样子就和清真肉店卖的牛羊肉差不多。随着钩起刀落,尸体被开膛破肚,臀部四肢也都开了口子。开葬师退了开去,挡秃鹫的人也散开了,秃鹫们一哄而上。其场面惨不忍睹。转眼之间,就只剩下两幅骨架,唯有脚背和手指等肉少处还连着一点皮。挡鹰的人再度上场,将秃鹫赶到外围,天葬师将骨架和散落的皮肉收拢起来。又有天葬师提着大石锤和装着簪粑的脸盆上场了,先将骨架砸散,再和着簪粑将骨头砸得粉碎,一团一团抛到天葬台中。等全部的骨头都砸好,秃鹫又一哄而上,将骨粉吃了个精光。

整个过程不到两个小时。雨夹着雪一直在下。早上被溅湿的裤腿和鞋子传来一阵阵的凉意。更有一股凉意从心底升起,难道人生的终点就是这样?这还是被称做去上天堂,那下地狱之前会是什么样?

小心翼翼绕着天葬台走开,深怕踩到了人体的某个部分。下山的时候天放晴了,远处的山腰现出了一道彩虹。



在小镇上的一个藏餐馆吃面条。老板端上来两碗肉丝面。那肉丝竟是暗红色的。害我差点吐了。把肉丝扒到一边,强忍着恶心吞下了大半碗面条。

回到拉萨,送广东小伙去买飞机票。晚上吃了一顿丰盛但没有肉的分别餐。

 

6月10日 晴雨 拉萨 - 安多 460km

早上七点多起来,送走广东小伙。吃完早饭,8点出发。出城不久就开始下雨。又套上了雨衣雨裤。11点半到了当雄,在老地方吃了一碗鸡蛋面。

下午碰到了一个从河南过来的摩友。

3点多到的那曲,在一家回民餐馆坐了坐,喝了一瓶酸奶。出门时乌云盖顶,还括起了大风,下了一阵雨。在路边看到了一处很漂亮的温泉群,呈火山锥状。还遇到两位骑自行车进藏的人。



下了一道好长的坡到了安多县城。据说这里的海拔有4700米。山这边下了好大的雪,很冷。

今天跑了460公里,并且很早就到了目的地。很不错。希望明天能跑完青藏线。

 

6月11日 雪晴暴风雪 安多 - 不冻泉 535km

早上6点就起来了,天还没亮。昨晚又下了一场雪,屋顶上铺着厚厚的一层。7点多出发。路面倒是没有积雪,看来青藏线晚上也很繁忙。没走多远就看到一辆货车翻倒在路边,吊车正在作业,堵住了一长串的车。正当我在车缝中穿行,一辆摩托从后面赶了过来。原来是一位陕西的摩友,骑一辆YAMAHA250。他也是昨天从拉萨出来的,路上也遇到了那个河南的摩友,知道我在前面就一直在追我。

原野上的积雪很厚,天很冷。路旁不时能看到翻到沟里的大货车。我们的车速很快,11点到了雁石坪。中饭吃的是粉汤和花卷。11点半继续往前走,遇到一大群克拉玛依的摩友去拉萨。

快到五道梁时开始下雨下雪。进一个饭店躲了躲,吃了几个烙饼,5点40继续往不冻泉赶。雨雪变成了暴风雪。护目镜又开始积雪,不时得用手套擦,不一会儿手套就湿透了。雨衣雨裤都漏水,冲锋衣冲锋裤都浸透了,水渗到了贴身的衣裤。幸亏由里到外全是化纤的东西,就是湿点也不至于冻坏。刚刚在五道梁加的油有点不地道,我的车不时有接不上火的感觉。陕西摩友的车干脆就熄了几次火。

这一带是藏羚羊保护区,时不时能看见它们。一只两只,警觉地站在风雪中,想找机会过马路。

天完全黑下来之前我们到了不冻泉。在饭店遇到了南京夕阳红俱乐部的老前辈们。全是退了休的老头老太太。他们的领队有过骑摩托环游中国的壮举。看着我们狼狈的样子,他们直夸我们勇气可嘉。其实我对他们才是高高的仰视。我们只不过仗着比他们年轻几十岁,经得起折腾而已。



 

6月12日 雪晴 不冻泉 - 格尔木 194km

早上很早就出发了。还在下雪。翻过昆仑山口,天气骤然变好,总算又看到了太阳。再往前,越开越热。

遇到两个陕西摩友正往里走。

空气变得混浊,天空不再那么蓝。太阳光变得明晃晃,象是有光化学烟雾一样。

在格尔木吃过中饭与陕西摩友别过,他骑车回陕西,我则去火车站办托运。一切都很顺利,很快就办好的托运手续,买好了回家的火车票。

一切都结束了,做梦一般。以前不知道世界上还有这么一块地方,现在也不敢相信我还亲身到过那。只是回去后怎样才能重新溶入平常的生活?

火车上竟然有人对我的汉族身份表示了怀疑。

图文版:http://www.comefromchina.com/newbbs/showthread.php?s=&forumid=28&threadid=277060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6865@64)
2006-7-12 -05:00
This post cannot be replied.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摩托车走西藏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原枫下专辑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