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童年趣事

waterwalker (水行者)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我要感谢我的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把我送到了乡下。虽然少了父母在身边的关爱,但我有了一个快乐的童年。

从火车站到我祖母家要走十几里路。小时候觉得那条路其实并不远,跟在大人身后蹦蹦跳跳,一会儿就到了。后来人们给这种走路的方式取了个好听的名字:徒步。

我们那地方的春天多雨。常常一下就是十几天。偶尔天晴了,会发现山上突然开满了映山红。有红的,有黄的。红的可以吃,黄的则被大人告诫有毒。去山上采一大把插在家里,会令快要发霉的家里乍现春光。春天里还有一桩乐事,就是清早上山采茶花露。清晨开放的油茶花心里盛着露水,拿根稻草管,将露水和着花粉一并吸进嘴里。那芬芳的滋味在我写这些字的时候就爬到了我的嘴边。还有荼耳,油荼树上一种很厚的叶子,吃起来又甜又脆。

到了夏天,我们总是迫不及待要脱掉脚上的鞋,打双赤脚到处乱跑。微有凉意的地面踩上去总是那么令人舒坦。夏天里好玩的事多了。去山里采几片嫩叶,挤出汁来,可以做成清凉豆腐。山上的葛根也可以挖出来吃,不过可不要轻易尝试,便秘的话别怪我。夏天玩水是永远不变的主题。中午趁大人睡觉的时候跑到水库里扯几把莲蓬,尝几颗鲜嫩的莲子,比睡个午觉要解乏得多。如今可能没有几个人试过在水里大便的滋味。这事我们经常干。在水里泡得舒服了,急了就在水里解决。当然要站到小伙伴们的下游,屁股也要朝着下游。不然你就会有好戏看。当然我们那时候是不穿游泳裤的,后来我才知道这也有个名字:裸泳。如果游泳的地方附近有红薯地那是最好,可以称没人注意,去地里拔一个大红薯跳回水里吃个痛快。说到吃,夏天也是个好季节。那个年代河水还很清,鱼虾真的是成群。背个鱼篓,拿个麻捞,去小河里捞两把,晚上就会有鲫鱼汤喝。找段田边的水沟,两头一堵,将水舀干,稀泥里的泥鳅成把抓。将脸盆用透明的塑料薄膜封好,薄膜上剪个口,将诱饵放进去,沉到鱼塘里,过不多时去取,满盆的小鱼小虾。晚上还可以去田里扎蟮鱼。又长又细的竹杆上绑上一把排针,拿上手电,下到田里,不用多久就可以扎满一鱼篓。那时候青蛙和蛇是不吃的。就算打死了蛇,也要把它小心埋到很远的地方,以防蛇骨扎到脚。

秋天是大人的收获季节,也是我们的。家果,野果此时都已成熟。最好吃的是山上的各种莓类,我们叫地茄子。红的紫的,运气好能发现满山坡的,吃到舌头都变成紫色的。我家门前有棵很大的桃树,树上的棵子经过春天和夏天,到了秋天只有树梢顶上才会有一两个幸存。我就是那时候练就了一身攀爬的本领。和现在人们叫的徒手攀岩有点象。后面的邻居家有棵佛手树,树极高,一般人爬不上去。到了秋天邻居会邀集很多人,搭梯拿杆,才会打下遍地的佛手。那东西放入米缸,等干了之后吃又是一绝。不过通常我们都等不到它们干的时候。还有个邻居家有棵枣树,他家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因为那棵枣树不够高,我们随便拿根竹竿就能够得着树顶。到了秋天,如果还能剩几个枣子给他们家那就算不错了。

童年的冬天在我的记忆里总是很温馨。祖母的炭火手笼总是烧得暖暖的。晚上大家总是围坐在火塘前。特别难得的是下雪的夜晚,外面一片寂静,能听得到辟啪的火苗的声音。过年的时候还会在家里点上早已经准备好的老树蔸,红旺的火苗,几天几夜都不会熄灭。凭着那时候练就的烧火功夫,现在野营生火是小菜一碟。

小时候的乐事除了自己找吃的,还有自己做玩的。现在叫DIY。我们自己做弹弓,做弩,做陀螺。还曾经做过一把火药枪,土话叫铳。找一截铁管,塞紧一头,倒点火药进去,去土砖的墙上挖点土,压紧,塞好引线,点燃了,砰地一声,很响。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6871@64)
2006-7-13 -05:00
This post cannot be replied.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童年趣事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原枫下专辑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