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几年前看季羡林的牛棚杂忆的时候,也有这种大悲大怆撼人心魄的感觉,最痛心的是一个堂堂学者,北大系主任,被打成反动学术权威以后竟然想:我没觉得我反动啊,可是既然说权威就是反动,我是权威,那我就是反动了

feiwei (非为---午夜飞行)
还留德博士呢,政治面前象一个幼稚园的孩子。当时真正轰轰烈烈参加造反或被打倒的应该还是少数,头脑清醒的估计更少,大部分人不过是旋涡中的一片叶子,随波浮沉而已。

每次看到这类文字总觉得悲哀,带来的感觉如此沉重,现在倒宁可看些不关痛痒吃喝玩乐的东西,看过一笑也就罢了
(#141271@65)
2004-3-4 -04:00
Reply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转篇文章吧,感觉他们无论从家庭还是做派都可称之为高贵:最后的贵族——康同璧母女之印象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水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