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非为 (五)

walk_in_rain (沐雨听风 执手相对)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回过头, 云儿已经趴在桌案上睡着了. 轻轻地摇醒她, 却迷朦着眼睛说: “我不想回去. 就让我待在这儿吧.” 她又接着睡去了. “真是任性的不是时候”, 我嘟囔着, “干嘛不跟该发脾气的人发. 你们2个都是拿我当垃圾桶.”

云儿根本没有理睬我的抱怨, 依旧睡去.

娟儿她们2个会去哪里呢? 我悄悄地问着自己. 出神地想着. 虽然已经记不清楚若平是娟儿的第几个带来见我的男朋友, 但是, 我很清楚地记得她说过: “我很清楚自己的身份. 该做什么, 不该做什么. 这些起码的分寸我是有的.” 她是婚礼那天在家里等花车的时候悄悄地跟我说的. 每次说这些话的时候, 娟儿都会制造出一种诡异的神秘感, 似乎她把所有的信任都交在了我这里.

不过我从不这么奢望. 所以, 也就总是对她的话会有存疑. 很多时候, 事实会证明我过于小人地怀疑了信任; 但也有一些很小的比例的话, 被我怀疑对了. 不管怎么说, 自从大二在湖边的那次见面之后, 我们之间以前的那种青梅竹马的关系, 就被完全埋葬了. 取而代之的是, 不停地试探对方的底线和接受能力, 不停地更新对方的信息和思维方式, 所建立起来的一种奇特的友谊关系.

在娟儿大学毕业之前的2年多的时间里, 她时常会带1个男朋友出现在我的面前, 或者聊天, 或者郊游, 末了, 找个借口留下, 打发那人走了, 然后问我: “你觉得怎么样?” 不管我的观感如何, 她总会在下一次给我带来一张新的面孔. 我深深觉得, 这是她给我的一种暗示和验收. 暗示我她需要的目标是怎样的, 同时又在跟这个人继续的交往中印证我的判断是否正确. 也许, 我们之间的确有种默契, 当她毕业回来沉寂了1年之后, 我才开始看见她真正的目标了.

前面的5个目标, 似乎只是用以接近下一个目标的巴士站台. 我很清楚地知道她的意图, 也私下里提醒她处理一些必要环节的注意事项. 直到杨帆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直觉地感到了一个婚姻的临近. 杨帆就是娟儿一直寻找的那个人. 他, 有原则而不失灵活, 重感情而不乏大度, 有事业且处于上升期, 重稳定且颇具野心. 娟儿需要的正是这样一个人. 我在他走后, 郑重地跟她说: “这个人, 你可以认真考虑和他在一起. 他会重视感情, 不会沉溺爱情; 他会重视家庭, 不会限制你的自由. 他从无到有, 找的是稳定, 不是花瓶. 如果你真决定了, 也许只有1个问题: 在他的价值观里面, 事业比你重要.” 娟儿轻松地回道: “那不是个问题.”

“我刚才在外面就感觉你会在里面.” 一个熟悉的声音飘进我的耳朵. 扭过头, 我看见娟儿一身素装站在桌边. 她好奇地探头看了看趴在桌上睡觉的云儿, 我提醒道: “她刚郁闷过一会儿, 又不想回家. 才睡了没多久.” 娟儿转头瞪了我好一会儿, 才说: “是不想回家吗? 应该说没家好回吧.” 我楞了, 因为我没有听懂这句没头没脑的一句话.

关于娟儿的事情, 也许跟她出入的场合, 交往的朋友有关系吧, 虚虚实实的东西太多. 慢慢地, 她也养成了一种说话的习惯, 总是把想说的话, 想表达的意思, 藏掖在一连串无关紧要的叙述中, 让听的人自己去掂量. 所有从声带里振荡出来的字词, 被不自主地添加上不属于她内心的情绪的掩饰, 如同迷宫里的弯角和墙壁, 坚实地包围住听众, 将他们与真实分隔开来, 然后一步步地将入局的人引向另外一个出口. 所以, 每一次和她独处聊天之后, 我都感觉特别的累. 有时候, 我真怀疑她那种种的习惯, 是否会将她的灵魂放逐.

她从旁边挪来一张宽大的藤椅, 放下提包, 坐下: “又在琢磨谁了?” 说着, 懒懒地靠向椅背.

我心虚地掩饰着: “没谁, 你不认识的--- 喔, 对了, 好些日子没见到你了. 很忙吗?”

“你知道的, 还是哪些事, 身不由己啊~~ 每天都得到公司上班, 有时候还要加班, 或者替公关部的应酬一些场面. 礼拜六, 礼拜天, 还得去出国人员培训中心教课. 累啊, 没个时间轻松轻松.” 她一脸的疲惫感觉. 对于她的事情, 我多少还算个半是局内, 半是局外的人. 所以, 我无法同意身不由己的说法. 早在半年年, 她关掉自己生意火旺的西点铺子的时候, 我就有这个想法了. 她只是在找些事情让自己忙碌而已. 因为娟儿已经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

“你妈都还好吧?” 我问. “不错, 挺好的. 小何也挺尽心的. 我前天刚给了她2000做奖金, 叫她好好干.” 小何是娟儿替母亲找的保姆, 也是一个熟人介绍给她的, 在她母亲身边做了有1年多了. 娟儿结婚后, 前后买了5套房子. 2套在城里, 另外的分别在上海, 北戴河, 和海南. 除了城中心的一套250坪是她们夫妻的名义外, 其他的4套都是写了她母亲的名字. 刚结婚那阵子, 她也辞去了原来的工作, 三天两头地陪她母亲东逛逛西西逛逛, 后来因为逐渐忙了起来, 就替她妈妈找了保姆.

“我昨天跟杨帆通了个电话, -- 照你说的, 还是打些电话的好, 不过, 我们真说不了几分钟.” 她随意地说道. 我只能点点头. 婚后的第2年, 事业上出奇地顺利, 让杨帆越来越少在家了, 全国各地到处跑. 她渐渐地开始结交新的朋友了, 也很有分寸地把握着社交圈子, 总在一直停留在杨帆的事业圈里, 既保持一种透明度, 也打发了自己的时光. 到了最近, 又找了家房地产公司做人事经理. 想想还是无聊, 就去了大学的出国人员培训中心教EFT.

“拜托了, 我的大小姐. 他在家里也就每个月待不了3, 4天. 你们还不打电话怎么行? 你要真想持久下去的话, 想办法多找一点话说吧?” 我忍不住说道. 娟儿的反应特别平和: “挂了电话, 我也想了想. 也没什么. 至少, 我们的所有帐户都是联名的.” 我顿时说不出话来.

静默了半晌, 我还是忍不住: “你就这样, 有1天没1天地过? 刚才看见你和若平---”

“我和若平没什么的, 我有分寸.” 她插口道.

“你听我说完”, 我挥了挥手示意娟儿安静点, “我看到你们在一起,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我在想, 你到底要干嘛? 你想干嘛? 你开了个糕点房, 1个月赚4,5万, 生意红火, 你倒关门大吉了. 看看你现在, 1个礼拜7天都要上班, 图个啥? 你不图那个钱. 我说是你自己虚的慌, 就跟你半夜三更找若平出来陪你一起疯一样. 只不过想装着忙碌, 不去想自己空不空. “ 娟儿异常地沉默. 我心一软, 口气也跟着软了: “娟儿, 你不如自己放个假, 1个人静一静. 想想自己有什么想要的, 想图的. 事业, 感情, 人生…”

她突然坚定地插道: “我想要个孩子.” 我立刻变得哑口无言. 2个人只好这样沉默地坐着. 谁都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好.

过了好久, 娟儿终于开口说道: “出去走走吧.” 我看了看她旁边还是酣睡中的云儿, 还在犹豫. 她一边整理衣服站起来, 一边笑着说: “放心吧, 又丢不了的.” 我点了点头, 也站了起来.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51744@65)
2004-4-8 -04:00
Reply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挖坑先 :) 非为(一)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水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