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原来今天是清明。心里给我爷爷奶奶上支香。

sammy (拍名浑不似银成没奈何)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老一辈真不容易,尤其是我奶奶,20来岁就守寡,到西贡槟城和香港打工,寄钱回国给我爸读书,一直到他在广州读大学。漂泊大半辈子,没享过家庭和儿孙的福。她去世的时候我才读小学,感觉她是个很有威仪的人。是癌症,辗转几个地方治不好,只能回家里养着。那也是我头一次见到她。

那天黄昏我在街上玩竹蜻蜓,正高兴呢,亲戚就哭着把我拉进去,让我叩头。我只是怕,看也不敢往上看一眼。出殡是在一个很早的早上,挺冷的,我抱着她的炭画走在队伍前面。

后来上中学的时候翻翻她当时带回家的相册,厚厚的皮面,硬黑纸上一层薄纸,相片四角有金银纸套住那种。看到她刚嫁到我们家的照片,一点没发黄,很灵秀的大眼睛姑娘,白衣服黑裤子,粗辫子,是个十几岁的姑娘。几十年的时间差距消失了,感觉象我的同龄人。我开始向我爸打听她的故事。

我爷爷也是个汉子,本来是公车司机,日本人登陆公司解散,他做小生意贩货品,一天黄昏回城路上遇匪,他人高大好强,打起来,受了刀伤,血人一个自己捂着伤口走回城里,还是没救过来。那时候我爸还在奶奶襁褓里,她远远见个血人走过就赶紧躲回屋里了,不知道是我爷。

我爸告诉我,他有时候问我奶奶我爷爷是怎么样的,是不是象自己,她总以很肯定的口吻说:“你怎么比得上你爸?”实事求是,我爸年轻的时候很帅,方下巴。我爷只剩了一张很小的照片,模糊发黄了,象我一样是尖下巴,理个中分头,我觉得没我爸帅。我们那里是南蛮鄙夷之地,守寡不守寡看得没有中原那么严重,她应该很爱我爷爷。以前去长辈家拜年,我姨妈一见到我就眼红,带着哭音说:瑞芳姐要是能看到你这么大个仔了出息了不知道有多高兴啊。。。

本来是忙着干活的,忽然就写了这段东西。没能静下心来好好写,但心里默默怀念他们,和已经故去的亲人。不管他们有没有给过我爱,相信他们都努力抚养了子女,血脉相传延续,才有了我今天在这异国他乡开始属于自己的一段生活。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54991@65)
2004-4-4 -04:00
Reply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原来今天是清明。心里给我爷爷奶奶上支香。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水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