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第二章、鬼的故事(夜晚班的同学)

game_over (fly in light)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可怜的楼厉凡和霈林海两个人,花了两天时间才好不容易把房间重新整理了一遍,把那些包括床头玫瑰在内的各种不明物体统统丢掉,墙壁也重新粉刷……
也不知道写那几行大字的是哪个变态,居然还是用念力附着上去的,害得他们光在这上面就花了三个小时。
在干活的时候楼厉凡一直默不做声地做自己的事,霈林海则一直在嘴里嘟嘟囔囔不知道在抱怨什么,后来他才发现原来他是在抱怨宿舍区之内居然也有特殊结界,禁止呼唤式神,看来是要让可爱的学生们“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这样看来的话,在教学楼上的时候本来也可以设定禁止使用超能力上楼的,但是那个变态校长偏不!他肯定就是想让别人用作弊的方法上去之后再快乐地把人家踢下来,这应该也是他的兴趣之一……
楼厉凡再次确定了,那种人是绝对不会那么好心地专门在这里建立学校封印鬼门的,他只是个单纯喜欢看别人苦恼的超级变态而已……
他们两个房间的左右隔壁在他们入住之后一天才住进来,好像是报到的时候耽搁了,等他们拜访的时候楼厉凡才发现,他们居然就是那四个被扔下来的倒霉鬼,每个人身上都缠着厚厚的绷带。左边的332住的是罗天舞和苏决铭,右边的334住的是乐遂和公冶。
这四个人的关系说好也好,说不好也不好,好的时候可以蹲在一个房间里打着赤膊搓麻将,不好的时候可以红着眼两对两单挑,从屋里打到屋外,各种武器能力统统用上,损坏公共设施无数,直到那个小女孩管理员突然出现,带着一脸恶狠狠的笑容告诉他们如果再不收手就送他们到后山的蛇穴去打扫卫生。一般情况下他们这几位都是自认为自己是那种非常英俊的、潇洒的、一出门就会引起无数美女尖叫的……男人,所以坚决不想沾染到蛇穴中二百年没打扫的臭气熏天的味道,自然就灰溜溜地回房间去了。
他们的对面住着的就是开学时带了一身阴森森到处飘的那个名叫天瑾的女孩,那个房间只有她一个人住。这里本来是男生宿舍楼,过去也几乎没有把女生抽签抽到男生宿舍的情况,谁也不知道怎么办。
而且之前还有一个倒霉的男生抽到跟她一起,普通情况下的话应该是女孩子娇羞地大喊“我不要啦——”然后哭着跑掉吧?可是……那女孩果然不是普通人,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方法,硬是把那男生吓得在房间里哭爹叫娘,住进去没十分钟就卷铺盖逃走了。据说为了请求不要跟这位“命定”的室友一起住,他曾经抱着那变态校长的腿嚎啕大哭,说是宁愿给校长卖身为奴……
后来当然也不会再有胆大的想去和她住了。
周围住了这么些怪人,楼厉凡和霈林海的日子当然也不会安静。天瑾经常抓住不得不经过他们这边的同学阴森森地预言他们将遇到的事情——通常都不是什么好事,楼道里就经常充满了惨叫声。罗天舞等四个人的能力控制非常不稳定,出错是常有的事情,比如说,他们经常打着打着牌就会打起来,为了某人究竟有没有用感应力作弊,公冶就会用符咒测谎,谎是测出来了,符咒用完之后就会爆炸的这个小小的问题总也解决不了……一般被炸的都是苏决铭,看见自己的对家被打的话罗天舞自然会非常愤怒,然后使尽全身力气施展出他的诅咒大法……问题是他的诅咒经常因为练习不够而偏移到乐遂头上,乐遂一怒之下就会使出召唤水术净化,大家一起被淋成落汤鸡,一个也跑不掉。怒气冲天的苏决铭在这时候就会大大地发威,说是你们到异次元好好玩去吧,然后连自己一起丢到异次元,迷路个两三小时——在异次元大约是七八天……
这座可怜的危楼天天处于被拆掉的威胁之中,楼厉凡倒是不受影响睡得很香,霈林海就没那么幸运了,他经常睡眠不足,只有抱着厚厚的《灵异论》愁眉苦脸地看。他现在才了解到,为什么通知书上写的报到时间是一个星期,原来就是要在这段期间和那些怪人磨合磨合……
他不是没想过要换房间,可是他只要一找到校长提起这件事情,校长就会用幽怨得让人直起鸡皮疙瘩的声音问他是不是他这个校长当得太失败了,学生们一个接一个的都要换宿舍。他正想问换宿舍跟你当校长是不是失败有什么关系,那个变态就已经模仿悲剧女主角的样子脑袋上打下数十盏聚光灯坐在地上泪如泉涌,黑布底下一片小河,把他后面的话都堵得说不出口了。
没办法,他只得认命。所幸那四个人迷路的时间比较长,且天瑾不常在人多的时候跑出来,勉强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吧。
报到的七天很快过去了,每一个新生在见面的时候都会发现大家的脸色其实都一样不好,并非自己一个人,霈林海也一样,不过楼厉凡好像没什么改变。霈林海问起来的时候,楼厉凡看了他很久,说如果你家里有每天早上起来就用破锣嗓子高唱我的太阳一直唱到晚上1点以后的女人,你也会跟我一样没有感觉的。
霈林海这才了解了这个人没表情的面具之下隐藏了多么悲惨的身世……
“那个女人是谁?”
“我的三个姐姐。”
“……”三倍的痛苦啊……

开学典礼上,38.5的高温天气,那个变态校长还是罩着一身“酷”得让人光看就忍不住想中暑的黑布袍子,在台前做慷慨激昂的讲话,赞美学生们都是世界上最勇敢的人,居然敢到拜特来上学,只要是来到这里的就肯定能成为世界一流的灵异师,不管到哪里都身价百倍,不管是论本事卖还是论斤卖都决不会吃亏……(他到底在说什么……)
他的夸夸其谈持续了三个小时还是没有讲到实际问题,最后还是几个看来已经习以为常的高壮老师把还在喋喋不休的他架了下去,由一个娇小的女教师代替他。
“大家好,我是副校长帕乌丽娜,大家可以叫我丽娜。”帕乌丽娜微笑着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大家都鼓起掌来,因为从她的样子就可以知道,她应该是这校园里最不变态的存在了……“我出生于魔女世家,所以有的时候不会按照常理来做事,请大家一定要做好心里准备哦~^^”
魔女=将自己的灵力用于暗黑咒术的人=暗黑咒术全都没有什么好的方面的用途=一不小心就大家都玩完儿……
一阵阴风扫过了大家的背脊。
“那么,开始介绍本校的情况吧!大略的情况大家已经知道了……”
拜特学园,建于3296年,距今已有400年历史,校长一直都是那个穿着黑布袍子的变态,姓名不祥、年龄不祥、专长不祥、长相不祥、爱好是建立一个完美的(变态)学园、生平不祥、能力不祥、灵力不祥……
学校占地300平方公里左右,后山有蛇穴保卫的鬼门,大家喜欢的话当然可以去那里探险,如果谁活着回来的话可以与校长握一下手,回不来就处分你……教学时间一般是白天,就在那栋一百多楼的教学楼中,每节课有不同的教室,请注意排课表……晚上的实习则是跟夜晚班的同学联欢……咦?不知道什么是夜晚班?这里是鬼门,在晚上出来上课的东西你说是什么?(说到这里的时候,大家的脸都绿了一下)对了,实习的时候大多没有生命危险,但是也不一定,如果害怕的话大家可以立下遗嘱,我们拜特学园不会要你一分钱,绝对保证交到你家人手中去(众:我们才不希罕呢……)。由于这边死气很重,除了鬼之外当然还会吸引其他的东西,比如说吸血鬼、妖怪、山鬼、山精之类的东西,小心不要被吃掉了……啊?为什么不设立结界?我们为什么要设立这种结界?(大家的脸再次绿了一下)再有就是请大家注意,不要损坏任何公共设施,因为每一样东西的摆放都是有其用途的,如果你把结界的阵眼给弄坏了,我们女巫班的老师肯定会抓你去做人柱的……(人柱:陪葬品、祭品、供品)
帕乌丽娜副校长列出了三百多条注意事项,等她念完之后,新生中唯一脸色还算比较好的楼厉凡脸也发出了青绿色。
怪不得这个学校虽然以极高的教学质量而享誉全球,但是却没有多少人自愿来报到……凡是到这里的人,基本上都是被家人或者朋友坑蒙拐骗来的,完全了解自己即将面临的情况而来的人——一个也没有。
可是也没有人就此哭喊退学,毕竟只要是能来这里的人全部都是灵力在某个级别以上,算不上年轻有为的“大师”也算个“小师”,这么就打道回府的话就太没面子了,所以尽管大家的脸色一个比一个绿,但还是没有一个人说出退学回家的话。


开学典礼在大家悲愤的心情和各怀鬼胎的心思中过去了,下午是打扫卫生。
宿舍区的卫生在大家刚刚到达的时候就已经打扫过了,不为别人,为自己着想也要打扫。可是那么高的教学楼还有那广阔的学园……当然不会有人主动去打扫。
拜特学园一共有四个年级,没年开学的时候,高年级的同学就可以不打扫,全部都分给新生去干。今年的新生大约有1500人左右,分出五百人打扫教学楼,其他一千人去打扫学园各处。打扫这种活儿,又脏又累,大家都不想老老实实干,自然就想出各种各样的窍门来。比如有式神的人,那就是有了不干活的绝对理由,爬到树上跷着二郎腿聊天,如果不是式神不能的作用范围不够大、他们的精神力不够强的话,早就可以让式神们自个儿在这儿干,他们回去睡觉了。而有风术的人,只需要刮起一阵旋风,把地上的脏东西统统卷成一个卷儿丢到垃圾桶就好了。有水术的人就负责洒水,如果是水泥地干脆一冲了事……
可怜的罗天舞四人始终没有逃脱自己的命运,还是被分到了后山的蛇穴打扫。可是他们根本没有像别的同学一样实用的法术,总不能把蛇穴中的蛇都丢进异次元去啊……而且那里是鬼门的开口处,连水净化都不能用,否则会产生生死气机的鸣动,最后把他们卷进鬼门里面去……可以说,全学园最倒霉的就是他们四个人了。
天瑾的能力虽然最没有实用性,但是她并不担心,只需要抓住一个倒霉的新生——甚至不是新生也可以——在他耳边阴森森地说:“我预言你会如何如何……如果你不听我的话会如何如何……如此这般,帮我打扫我就教你怎么破解你的命运……”马上那个人就会乖乖地为她卖命干活。
楼厉凡和霈林海自然又是被分到了一组,给他们分组的人看他们的时候眼神怪怪的,笑容也怪怪的,很暧昧的那种,霈林海浑身的寒毛都竖起来了,楼厉凡似乎没有反应,只是用眼角很平淡地忘了他们一眼,那几个人很聪明地从那一眼中看出了隐藏在下面的凶狠,立刻分配完活计就逃之夭夭了。
他们两人总共打扫两个教室,说好了一人一个,霈林海满口答应说是没问题,然而等楼厉凡叫御嘉和频加帮忙打扫完他那一部分之后,发现霈林海还在他那个房间里磨蹭。之前他就有说过,他的能力并不像其他人一样学有专精,式神这方面更是一塌糊涂……楼厉凡以为他的所谓一塌糊涂就是召唤得慢一点,技术不熟练一点……没想到……
他和御嘉频加到那个房间的时候,霈林海正在独自一个人努力地干活,而他的式神……那五个肥嘟嘟的好像猫咪的东西正趴在窗户上边晒太阳边睡觉,看来连飞也不会,见到楼厉凡他们走进来的时候啊呜啊呜地叫了几声,算是起到了一点警报的作用。楼厉凡怀疑就算在宿舍区里打扫的时候允许用式神,他这几只肥猫能干些什么……给他叼纸屑吗?
他拉开了努力干活中的霈林海,一向无情绪的眼中透出一种名叫怜悯的光,转身指挥御嘉和频加去帮忙他做。她们两个当然是怨言多多,但是式神和主人之间都有“法则”在作用,她们不能违背,只有边干活边叽叽咕咕地拼命说霈林海的坏话。为了自己的耳膜着想,楼厉凡不得不灰溜溜地拉着霈林海一起逃到教室外去避难。
“你的式神……真是好凶啊……”霈林海苦笑着说。那五只肥猫一看主人逃走,自然也不想跟那两个喋喋不休的女人在一起,也飞快地跳下窗台在主人脚边磨蹭着出来了。
“她们两个生前就是很难缠的,死后的性格自然也是这样……不过如果我的性格跟那个变态校长一样的话,她们大概就会比较乖一点吧。”
说到“变态校长”这几个字的时候,楼厉凡突然觉得脖子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凉凉的,痒痒的……他用手摸了一下,什么也没有。但是那种凉凉痒痒的感觉还在。
霈林海没有注意到他的情况,一径笑着答道:“像那个变态校长……”他也觉得脖子里凉凉痒痒的,用手去摸,也是什么也没有,“像那个变态校长的话,那两个式神说不定就不会心甘情愿地变成式神了呢。”
式神又可以称之为使役魔,可以用让他们心甘情愿的方式升华成为式神,就像御嘉频加这样的。但是如果她们不愿意而有人一定要她们的话,那就要用另一种方法——强迫降灵,最后做出来的式神已经没有原本的意识,只是杀人和诅咒的工具而已。
楼厉凡摸摸脖子,发现霈林海也在做同样的动作,便问道:“你……是不是也觉得有点怪怪的……”
“没错……”
整个学校的学生加起来总共也不过七八千人,加上教职员工也就将近万人,可是光这教学楼就有一百四十七层,每一层十五个教室,差不多是五六个人用一个教室。有必要吗?
“这么说来的话,这个教学楼真的不止是为了‘人’而盖的了。”
在这里上课的,除了他们,还有“夜晚班”的同学。帕乌丽娜副校长并没有说这里的夜晚班和他们在还没来学校的时候见过的那些恶灵有什么不同。照这学校一般的变态推理来看,应该也不会是什么善灵。那么晚上的实习那真的是一种很恐怖的历练了。
“在第一次进教学楼的时候我就发现到了,”霈林海道,“这栋楼是建在距离鬼门66666米之外的地方,面朝鬼门,与两边的男女宿舍楼刚好形成不规则的六菱形。这是召唤鬼的最佳模式……”
真是变态的设计啊……
“难道这是想历练学生吗?”楼厉凡喃喃自语。
霈林海笑:“……那当然也不是不可能的……但是那种校长……算了。嗯,不过在我看来,这个召唤术可说是无懈可击。不管哪一个形成阵势的‘柱’发生问题,其他的‘柱’立刻就会变成‘反术’,将这里的鬼全部拉回鬼门。到底是谁设计的呢?这么高等的‘术’……”
一个红色头发,穿着很中性的少女经过他们身边,对他们笑了一下。她的球鞋踏在地上,发出轻轻的擦擦声。
霈林海当然也对她笑了一下。楼厉凡却皱紧了眉头。
“厉凡?”
“不对……”
“咦?”
刚才他们在这里聊天的时候,其他教室门口有其他人也在聊天,大约也是有式神能力的人,楼道里有人在跑来跑去,有人在打闹,一派生气勃勃的景象。
如果是是刚才那种热闹的景象的话,是不可能会听见别人的球鞋走在地上的声音的!
是在在不知什么时候起,耳边突然就安静了。可是他们两个却没有发觉。直到女孩子出现……
等他们抬头环视的时候,愕然地发现周围竟然已经空无一人,所有的东西都还在,就是人没有了。那五只肥猫也已不知去向。楼厉凡冲回教室,在那里打扫着的御嘉和频加也消失了,无论他怎样用灵感搜索,就是没有她们的下落!
他推开从后面跟来的霈林海,跑出教室,刚才那个对他们笑的女孩子也不见了,可是她明明走的是向着墙壁的死路……
“我们……好像又陷入迷宫了呢……”霈林海无奈地笑着说。
这次的迷宫和之前在宿舍楼里的那一个完全不一样。如果说那一个还带有恶作剧的成分的话,这个就已经非常严肃地告诉他们这不是游戏了。
之前的迷宫是在原来的空间之中开放的另一个完全不同的空间,属于很低级的“术”,只需要撕开就好了。可是这个不一样,原本的那个空间的“法则”全部被运用到了这里来,一个受到任何撼动,另一个也会受到同样的撼动。
它本身就是“那个”空间,但同时又不是。可以说与“那个”空间相平行,也可以说与之相套叠。
这次他们再不能像上一次一样“撕开”它,因为他们没有那么大的力量去“撕开”利用了“法则”而“自然形成”的“空间”。
“真是的……伤脑筋……”霈林海自言自语地挠挠头,忽然想起刚才他们说话的时候对校长所用的形容词——变态……
报到的时候就因为不小心说校长是变态而被他扔出了教学楼,那么这次会不会也……他看向楼厉凡,楼厉凡似乎也在想这件事,脸色很不好看。
“这么说的话……说不定这栋楼是整个都在他的‘念力’包围之下……不,应该是整个学园说不定都在他的念力范围之内……”楼厉凡说,“恐怕到处都是他的念力在窃听的……”
一般人的念力伸展最多只有百米左右,50%以上的有效残留时间最多也就几天,如果从这里去推算的话,那个变态校长的灵力……那会达到了一种怎样可怕的程度啊!
“不过,别想那么多了,先出去要紧。”霈林海道,“而且也不一定就是他呢?”
楼厉凡只有点头。


整栋楼并没有很大的不同,除了没有他们两个之外的人,其他的几乎都没有变化。
——当然,只是“几乎”而已。

他们现在身处之处是第七十七层,如果要破迷宫的“眼”的话,那就需要找出“眼”所在的方向。这样他们才有可能脱身。可是一般迷宫的“眼”是很难找的,都被施“术”的人隐藏起来了。楼厉凡用了全部的灵力去探测这个迷宫的“眼”,却还是一无所获。
这样一来的话,恐怕就只有亲自去找了……
楼厉凡本来想让霈林海向上,自己向下,逐个楼层去寻找,这样会比较有效率。但不幸的是霈林海的灵感力是零,即便他从“眼”旁边走过去甚至一脚踩上恐怕也不会有感觉。他只有让他跟在自己旁边,先向下一个楼层一个楼层地找。
教学楼的楼梯是螺旋式的,很宽,到每一层的时候都有一个与楼层之间的接口,看起来都一模一样。
刚开始的时候霈林海和楼厉凡还在心中默数自己走到了第几层,可下了十几层之后他们就开始眩晕了。每一层楼都是一样的,没有标志、没有特殊印记,每一个台阶也都是一样的,走了这一步下一步见到的景色肯定也相同。逐渐地眼前就在重复这些东西,不断地、不断地、不断地……
楼厉凡脚下忽然一个踏空,只来得及啊一声就滚了下去。
“厉凡!”
螺旋状的楼梯没有任何阻隔,就那么顺着楼梯一层一层地滚下去,霈林海拼命在后面追也赶不上他下滚的速度。
“厉凡!快抓住栏杆!厉凡!”
楼厉凡的意识在滚落的时候开始逐渐不清晰,他听得见霈林海的叫声,但是却不明白他在叫什么。
他就那样一直滚、一直滚、一直滚……直到……超出了霈林海的视线范围……
“厉凡——!”




楼厉凡觉得自己好像沉浸在了某种柔软的液体之中,飘飘荡荡地,没有上下、没有左右、没有时间、没有空间……
身边好像有人吃吃吃地笑着,戳戳他的背,戳戳他的四肢,有的还戳戳他的脑袋。
“喂,死了吗?”
“不会的不会的啦~”
“听说他的灵力的b级上哦。”
“那有什么关系!拜特让我们好好玩嘛——”
“好久都没有玩具了,今天要好好玩一玩!”
“看看,拜特给我们准备了什么?”
“哇——好棒好棒!”
“哈哈哈哈哈——~”
这是……怎么回事……这是哪里……谁……在身边……
有几双小嫩手抓住他的衣服将他翻了过去。他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眼睛也无法睁开。
“哦哦~皮肤好棒!摸一摸——”
“啊!看我找到了什么?居然还有这个也!”
衣服西西嗦嗦的声音……
“拜特真是个好人——”
“那就快点吧!等他醒了就不好玩了!呵呵呵呵呵——”
几双手开始合力脱他的上衣、解开他的皮带、扯下他的裤子……
你们在干什么!!
楼厉凡在心中大吼着,努力想要睁开眼睛,但是却失败了,这种情况就好像人在做恶梦的时候被魇住的那种感觉。他想挣脱这个梦魇,但是一直有什么东西在拉住他。他只能束手无策地躺在那里,任由那几双手玩弄他……又急又怒之下,眼前金星一闪……
昏过去了。


楼厉凡在滚下去的时候是毫无声息的,霈林海在发现他滚出自己视线范围,已经追不上之后,才后知后觉地发现。
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是那个世界的“法则”被完全运用到这里的话,那么就不该发生这种情况!
他一边在心中快速地查找过去所见文献和其他灵异学校中对于这种事情的解释,一边继续不懈地向楼下跑去,希望能追上楼厉凡。但是令他失望的是,他非但找不到这方面的资料,连楼厉凡也完全失去了踪影。
这真的是那个变态校长开出来的空间吗?真的只是为了报复他们说他变态而把他们送到这里来的吗?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不是“迷宫”的空间,那会是……
“你在……找什么呢……?”
他骤然停下了脚步,回头看时,那个红发及腰,穿着中性的美少女站在高他十几级的台阶上,歪着头看他。
“你是……”
这种地方,除了他跟楼厉凡之外不应该有其他“人”的!他放出了自己的灵力,想要探测这个女孩子身上的“属性”,看看她的身份,然而他的探测落空了,他的灵力在女孩所站的地方空虚地飘过去,似乎什么也不存在。
在过去教学的时候灵力学老师曾经说过,灵力不是万能的探测器,如果要说最接近万能的话,那是灵感力。灵力极端容受到其他方面的影响,比如结界,比如灵感力场的扭曲,所以即使灵力探空,也绝对不能就认定那里没有“东西”的存在。如果他有灵感力的话就可以做出更完整更敏感的探测,可是他偏偏没有。
真是悲哀!
“我叫桬妮。”女孩子站在那里,好像一动都不动。但是她的身体又似乎确实在动,因为她在说话间逐渐地在接近他。
这真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好像她乘的是电梯,而他站在那个正在缓慢运动的电梯旁边的地方,看她慢慢地下来。
“你是谁呢?”她还在下降,美丽的眼睛直直地盯着霈林海。
“霈林海,我叫霈林海。”
“你好,霈林海。”她站到了与他同阶的地方,仰着头看他,“你好高哦。”
“是吗?”他这么说的时候,内心突然涌起一种渴望,想要去触摸她的头发,他也的确这么做了,女孩子的脸上露出了迷醉的笑容,他的心立刻就醉了。



“呵呵呵呵呵呵……好了好了!”
“哇——~好可爱好可爱!!”
“好想抱着他睡哦——”
“啊——这种触感真是太棒了……”
“摸呀摸呀摸呀……”
一双双魔爪在上下其手,可是楼厉凡却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他拼命想要聚集自己的灵气,且惊恐地发现,灵气似乎被完全锁在了某个他自己也找不到的地方!他无法摆脱这种禁制,甚至也无法探测身边到底是些什么“东西”,只有普通人的感觉还在残留着,这种陪伴了自己许多年的东西突然间丢失的陌生感受让他相当焦躁。
突然自虚空中伸出了一只手,在他的前额轻轻地拍了一下,全身被束缚的感觉倏地就消失了。他大吼一声,一把挥开那几双上下摸索的“魔爪”,跳了起来。
——然后,愕然。
这里没有“人”。只是一个黑沉沉的,似乎伸出手去就能接触到那种黑暗的空间。在虚空中漂浮着几只白皙娇嫩的手,还有几百只一部分的鼻子、眼睛、耳朵、半个五官、部分残破的身体或者内脏……好像正因为他的突然跳起而惊吓得不知道该放哪里才好。
这种鬼他见过,过去的教材上被称之为“分体鬼”,现在的修改版新教材上则被称之为“解鬼”(音“谢”)。这种鬼一般都是冤鬼,有的是被莫名其妙杀掉肢解的、有的是在大型事故中被弄得支离破碎的。他们的力量很弱,没有能力自己组合,甚至有的鬼根本找不到自己的其他部分在哪里。这种鬼都很可怜,而灵能师们也对其无能为力,因为残破的灵体是无法升华也无法进入鬼门去灵界,只能等待他们的肉体完全被消化、分解才能自动合体,而且他们的状态由于统合不完全而极不稳定,尤其容易受到外力的伤害,甚至一点点的风、一点点的光都可以让他们痛苦万分。所以一般遇见它们的时候,灵能师们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能不伤它们就不伤它们,以免它们本来就已经很残破的灵体再受伤害。
“你们……是夜晚班的……?”如果是这么弱的鬼的话,是没有办法将他禁制起来的,这么说,把他封在这里的应该是另有其人。
一只还算完整的嘴巴飞过来,似乎端详了他半天,才回答:“唔,我们是夜晚班的同学,这里是解鬼班,你好!”
虽然见过很多鬼,但是对着这样一个只剩下了一个嘴巴的东西,他还是有点不习惯。
“解鬼班?”他巡视周围,只有黑沉沉的颜色,“那么,这里是什么地方?”灵力探测还是没有恢复,刚才的禁制把他的灵感力给压得麻痹了。
那张嘴很不满意地回答:“这里是解鬼班嘛!我都说过了呀!”
“对呀对呀!”有半张脸很大声地附和,“你难道是弱智吗!这里就是解鬼班嘛!”
“不,可是我想问的是这里的空间属性……”
不等他问完,那群手和残破的身体部分也都开始聒噪起来。
“真是大笨蛋呐!”
“都说了是夜晚班的解鬼班嘛!”
“据说还是高分考入这里的哟~”
“啊!拜特的入学门槛真是越来越低了!这种笨蛋也能进来!”
“空长了一张漂亮的脸!大草包!”
“就是就是!”
“大蠢材!”
……
……
……
楼厉凡被骂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这时候才想起来,当初老师在讲这种鬼的时候曾经讲过一句话——“不要跟他们讲道理,他们听不懂”。
这不是蔑视,而是事实。灵体无法统合的时候会有相当大的副作用,虽然每一部分灵体都可以作为单独的存在,但是统合思考过少会导致它们智商低下,跟他们讲话根本就说不清楚的。
他决心自己去寻找出去的路,不要理会这些低能的鬼,然而他刚走出一步就感觉腿上好像被什么东西束缚住……他一低头,险些惨叫出声。
裙……裙裙裙裙子!!??
他百分之一千万地确定,自己之前是绝对没有穿裙子的!!难道就是刚才,这几个解鬼给他穿上的吗!!??
他的下身是一条长及脚踝的、有丰富蕾丝花边的长裙,上身是一条包得紧紧的内衣和一件外套式小夹克,如果是女孩子的话,穿上一定很可爱……可爱……可爱……
楼厉凡的脸上辍满了黑色的线条,他的愤怒在高涨、高涨、高涨……
“到底是谁让你们给我穿上这种变态的东西的——!!”
体内麻痹的灵力之前一直处在被压制得倦怠万分的萎缩情况下,他这时候瞬间的愤怒像一条鞭子一般抽在上面,萎缩的东西立刻就活化了,开始顺着他的发散范围无限扩张。
他这时候才发现到,这个空间其实不能算是“空间”,只是一个在“迷宫”中开出的一个小小的“袋”,这个“袋”中拥有着与“迷宫”完全不同的“法则”,完全倾向与解鬼,因此状态极其不稳定的解鬼们才能在这里安然地生存,可以说,这是为了保护解鬼们不再受到其他外力导致的伤害的一个“乐园”。可是他发现得太晚了,等他想要收回灵力的时候,他的力量已经把这个空间戳破了一个大洞,外界的“法则”透进了这个“袋”中,其内的“法则”与外界完全不同的空间袋开始完全坍塌、崩碎,一片片黑色的“空间”的“碎片”四处飞舞,楼厉凡没有感觉,但是解鬼们却被割得到处逃窜哭喊,残破的灵体鲜血淋漓。
虽然楼厉凡真的很想趁空间破裂的时候出去,但是又不能丢下这些解鬼不管,而且这种情况是他所造成的……思想斗争了很久,他最终一咬牙,回身对那些逃散的解鬼叫道:“你们都快点过来!!我可以用我的灵力做成封印结界暂时作为保护!然后想办法带你们到安全的地方去!”
尽管解鬼们智力不算高,但是这些话总还是能听懂,便不再毫无章法地奔逃,而是纷纷聚集到了他的身边。
楼厉凡伸开双臂,让灵力从身体的各个部位匀速散出,在空中凝结,逐渐组合出一个三人多高的圆形灵力圈界,将那几百只解鬼全部包围在里面。那个结界看上去就好像一只拥有流转着的琉璃芳华的球体,虚虚地浮在那里,空间崩毁的碎片和“法则”在碰到那个球体外围的时候被轻松地折射、回弹过去,无法进入球体之中。
解鬼们是安全了,可是他却不安全了。空间崩毁的速度比他想象得要快,他刚刚做好灵力球体结界,他脚下的最后一片空间碎片也碎裂了。更糟糕的是,空间“外面”的那个空间并非他与霈林海一起迷失的那个空间,而是—— 一个陌生的鬼地方!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56230@65)
2004-4-6 -04:00
Reply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变态灵异学园传说》zt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水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