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第五章梦境之中

game_over (sagara segara)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入梦这种事情,不是说入就入得了的。必须有“载体”帮忙才行。
人的梦境非常复杂,用迷宫来形容都有过之而无不及,甚至有的时候一个人可以在同时做两三个梦,这两三个梦境又使得这个迷宫的复杂程度呈现几何增长……如果没有“载体”——就是一个精神力特强的人,这个人担负着将所有人带领到“梦”核心的地方——或者没有做“梦”者本人的带领,大部分人都会迷失于其中,永远也出不来。
楼厉凡看了公冶他们很久,然后再看看天瑾,想想自己,发现他们几个人之中根本就没有人有资格去当载体。如果他们里面有一个有具现化能力的人就好了……
他当然也想过利用苏决铭的次元洞开个侧门进去,但是根据他所知道的,这个人的次元洞永远都开不到目的地,大部分时候连他本人都在里面迷路……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我先说好,”楼厉凡慢慢地道,“我们之中没有半个可以当作入梦‘载体’的人,在这之中,天瑾的灵力应该是c级上,你们几个的能力只有c,我的灵力是b级上,而且我跟霈林海住得近,灵力共振的话,我也也会比你们与他稍微相近一点,所以就由我带路进去。不过我可不保证你们的人身安全,就算只是经过‘梦’也说不定会把你们带到地狱里去,所以你们要做好准备,想清楚,想死的就跟我来,不想死的就留下。我不会反对的。”
他当然不会反对的,能少带一个是一个,到时候逃跑也方便。
这个变态学园的规定是只要有一节课无故不上立刻当掉,而且当掉一节课就会被留级,这样的话被当的那个人不是他,留级的那个人更不可能会是他。
天瑾没有反应,只说了一声“我去”。
那问题四人组就比较磨蹭了,凑在一堆儿喳喳喳喳半天,终于在留级和入梦之间选择了……入梦。
就算是有生命危险也好,要是多留在这所变态学园一年还不定发生什么恐怖的事情呢!那是精神折磨啊!
“我们……去!”


入梦之后留下的将会只有他们的躯体,这很危险,很有可能被某个孤魂野鬼占领,那样的话要抢回来就难了。所以楼厉凡先指示乐遂在附近做一次水净,尽量消除不干净的东西,然后由公冶用符咒以他们为圆心做出一个中级结界,再由他自己使用灵力加持功,将之提高到高级水平。这样虽然不是百分之百的保险,但只要不是那个该死的变态校长,一般就不会有问题了。
入梦的方法很简单,即使是刚刚入了灵异学大门的人也能掌握,因此楼厉凡也不再多说,做好准备之后,便一只手搭在霈林海的额头上,另一只手向他们伸出去。
天瑾冰凉的手率先搭上他,然后是罗天舞、苏决铭、乐遂、公冶……
“集中你们的精神力,不要被我甩丢了!”
楼厉凡闭上眼睛,提升全身的灵力,小心翼翼地将灵体从体内剥离,让压缩之后的灵体走到指尖处,感觉那五个人也准备好了,便轻喝一声“去!”五道颜色各异的灵光唰唰唰几声,顺着楼厉凡的手整齐有序地进入了霈林海的身体之内。


楼厉凡不喜欢进入他人的梦境,因为每个人对自己的隐私都有很强的保护性,而梦恰恰又是一个人最没有保护的地方,所以当一个人想要未经允许进入他人梦境的时候,都会受到非常强大的阻力。
本来普通人的梦境阻力就已经很高,再加上霈林海异常强大的灵能力,进入的时候所受到的那种痛苦更是常人所难以想象的了。
刚刚进入之时是一个螺旋状的入口,狂风呼啸,即使楼厉凡对自己施加了封印,却还是有点手忙脚乱,他尽力维持着自身灵体的完整,以防被吹散。如果三魂七魄被吹走一两个,他也会变成解鬼的。
他还算比较好,其他几个就比较倒霉了,先是天瑾被吹走了一魄,她迅速伸出手去抓,偏偏她伸出的那只手是握着后面罗天舞的,她的那一魄是救回来了,罗天舞四人却像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一般,忽忽悠悠地和楼厉凡他们快速远离。那几个人的灵力过低,根本无法压抑这种阻滞风暴,如果没有了带领的载体的话,真不知道他们能飞到哪去!如果一不小心飞到了防御力最强的灵力中枢,那他们就真的要魂飞魄散了!
楼厉凡大惊失色,忙出手发出灵力搜索的灵束捆束在他们身上,用灵感力对他们遥遥大吼道:“你们几个谁都行!快发出灵力感应波!顺着我的灵束引导到我这里来!”
那四个蠢材对视一眼,唰地一声发出了四条灵力感应波,楼厉凡一时之间手忙脚乱,不知道先抓哪个才好,不小心一松手掉了一个,不过幸好,身边的天瑾还在,她抓住了险些丢掉的那一条。
风暴的来临似乎毫无轨迹可循,但楼厉凡知道,一般这些“风暴”都是由灵体核心发出来的,所以绝对都是呈现螺旋状的风带,他小心翼翼地在风中寻找风眼,那里将是风暴最为微弱的地方。
他小心地移动身体,感应到风暴开始减弱的地方,开始平稳地下降。
“我们马上就要透入中层,你们谁也别把你们的感应波收回去,否则迷路之后死在哪里可不关我的事!”
“……明……明白!”
四个人的灵体跟随着灵力感应波悠悠荡荡地跟在楼厉凡和天瑾的身后,好像四只被放在天上的氢气球。
漂移在风暴的“眼”中,天瑾还穿着白色裙子的灵体微微地飘了起来,作为实体时候的那副阴森森的面容现在被灵体的桔黄色灵体本光给掩盖得一点不剩,缥缈的她在此时就如同一位仙女,纯洁灵秀得让人激赏,飘起的裙子也令人遐思,如果她现在不是挽着楼厉凡那个木头的话……
罗天舞四人突然齐声惨叫,楼厉凡不明所以地看向天瑾,原来是她在遥感到那几个家伙的想法之后毫不客气地在他们的灵力感应波上狠狠拧了几把,如果是本体状态下,这种情况根本没什么,可他们现在全部都是灵体,感应基本上完全裸露,就算是只有感应波被伤害对他们来说也是非常痛苦的。
“如果再让我发现你们乱想,看我不把你们的感应波统统割断!”
四人噤声。
楼厉凡暗自摇头。
回旋在“眼”中和他们身侧的风暴逐渐减弱了,他们将降落至“中层”,所谓的“中层”是风暴保护下的一个薄膜,要进入“梦”中之前,他们必须要先透过这个薄膜才行。
楼厉凡虽然视野中只有杂乱螺旋的风暴空间,看不见那个“薄膜”,但是他能感觉得到。在他灵感力的“触角”碰触到了一些微的阻碍时,他轻轻地就落在了上面。天瑾紧跟在他后面,也落在那看不见的薄膜之上,由于目测不出位置,她趔趄了一下。
上面当气球飘荡的四个家伙就没那么好运了,“薄膜”似乎还有山岭丘壑,他们这四只“气球”刚好撞在一个看不见的山包上,发出很大的“当!当!当!当!”一串声。
“真是笨死了……”楼厉凡道。
天瑾同意。
他们所在的这层薄膜就没有刚才的风暴那么好对付了,虽然感觉非常薄,但是其实坚韧无比,普通的人根本没有那种能力冲破进去!而若是强行突破的话,做“梦”的人就会受到很大的伤害,说不定会永远沉睡在这里。
“这要怎么进?”天瑾问。
她当然不是在问那四个正在哼哼唧唧的蠢材,而是在问楼厉凡。
楼厉凡想了很久,道:“记得过去老师在讲课的时候都说过,如果把我们的灵力震动波拉到和对方一个层次的话,可以被这种中层的阻碍当成是自己人,很轻易就可以过去。但是霈林海的灵力太高了,震动层次自然也会比我高出三倍不止,我就算是用尽力气也不可能拉到和他一个层次上去。你们更不可能了……”
“如果把层次降低呢?”已经不再呻吟的公冶忽然道,“他的层次过高的话,如果用降低到几乎为零的层次来进入,他基本上是感觉不到的,就好像我们是偶尔闯入的某种意识波一样,这样就不会被阻碍了吧?”
楼厉凡环视他们一圈,缓缓道:“这么说的话……你们都可以降低到那个程度吗?”
五人点头。
“可是我不行。”
五人狂跌——~
“为……为什么!?你的灵力这么高……”
“就是因为灵力高……”楼厉凡不耐烦地道,“就像过一个很小的洞一样,小个子的人稍微一低头就可以过去,中等的也没问题,可是太高个子的话,就算再怎么低头也挤不进去啊!”
“……”
那……怎么办……?
“你们先进去吧。”沉默了一会儿,楼厉凡忽然道,“我等会再进去。”
天瑾道:“你有什么办法吗?”
“就是没办法才要想!”楼厉凡有点恼火,扬声道,“你们几个快点进去!我马上就会跟上去的!”
罗天舞四人闪烁着星星眼睛:“可是楼老大……载体……”
“让天瑾带你们!”楼厉凡毫不留情地道,“她应该不会有问题的!把你们的命放心地放到她手里吧!”
那四人脸色惨绿,连灵本光也挡不住那种恐惧的颜色:“天……天……天天天天瑾!?”
“你们有不满意吗——”
“呜哇呀!我们不敢了!真的!没有不满呀……”
天瑾的身上又散发出了她招牌的阴森感觉,那几个人连滚带爬地先逃到了自认为安全范围之外的地方。
“真的真的!我们很乐意……”
“欠揍……”楼厉凡说。
“那我们走了,你要快点追来,”天瑾回头对楼厉凡道,“我可没自信带他们出去,带他们去送死倒差不多。”
楼厉凡点头。
那四个人脸黑了。


逐渐降低了灵力震动的几人身影在逐渐消失中,最后,只留下了几个影子,楼厉凡需要努力地辨识方才能看出他们的脸庞。
影子们回头似乎看了他一眼,又说了什么,但是他的层次已经听不见了,只能看着他们的光影一点一点地消失在了薄膜之下的地方。
“那么,来想一想能用什么方法进去吧……”楼厉凡自言自语地说。
前面说过,有资格做载体的除了精神力特强的人之外,就是做梦者本人了,如果他能够通过这里探到核心,与霈林海相互接触的话,他相信自己就能很快进入最深处,完成任务。
不过这种事情需要绝对的集中精力,所以他才要让天瑾他们先走,若是他们之中有人不小心打扰了他的话,他真的会发飙的,这对霈林海可没什么好处。
他坐了下来,轻抚那层看不见的薄膜,闭上眼睛,开始用灵感力探知那薄膜之下“核心”的所在位置。


霈林海……
霈林海……
你在哪里……
霈林海……
我知道你一定有某个部分醒着……
你一定没有完全被梦抓住……
让我进去……
霈林海……



他发散出去的灵感力感觉到了微微的鼓动,那是霈林海灵体的第一层震动,这是“本能”的震动。如果能穿透这一层,就是“本识”的震动了。一旦跟“本识”联系上,他就一定能进得去,他有这个信心。
但是奇怪的是,在第一层“本能”的震动之下就再也没有其他的东西,无论他如何探索,还是只有那一层的震动,
发生这种情况的话,大概有三种可能。
第一种就是霈林海的灵体睡得太熟,对他的灵感力探索没有反应,连震动也消失了——不过这都是将死之人才会有的情况,他应该不会的。
第二种就是他的灵体震动故意躲起来了,这多见于严重自闭以及灵力互斥的情况——不过他跟霈林海之间应该不会到互斥的程度,而且霈林海那种人也不会自闭……看他那蠢样就知道了……
再来就是第三种——霈林海的灵体震动被什么东西隔断了!有人侵入了他最深的意识之中,切断了他的灵体与外界的联系,所以导致他昏迷不醒。
看来应该就是第三种了,但是,有谁能有这么大的力量,居然可以束缚住特a级以上的霈林海呢?在这个校园里,除了校长之外应该不会有人比他的灵力更高的了!
……这么说,他是被一个灵力不高,但是精神力特强的人引导得困住的了?

霈林海你这个大蠢材!
居然这种陷阱你也能上当!!
我看你怎么毕业!
说不定还留在这个变态学园里一辈子呢!
你快给我出来!
混蛋!
霈林海!
你要是不出来我怎么回去!
霈林海——!!


——我在……这里……


很微弱的震动波,楼厉凡忙凝神静气,捕捉那震动波来源的地方。


你在哪里!?快引导我!我要进去!


——不……行……被困住……了……


是什么东西?


——强力的精神……束……帮我……


你他妈的是不是男人!有本事就自己冲出来!你这种人要特a级的能力又有什么用!


——不……行了……我只是勉强才……我要回去了……


可恶……给我引导!!快!!我救你出去!!


—— ……


楼厉凡的脚下忽然裂开了一条小小的缝,霈林海的鼓动在一瞬间变得很大,他可以从那条缝隙中隐约看见他伸向自己的手。那就是“核心”!



——厉……凡……



楼厉凡正欲从那里跳下,裂缝却嗤啦一声合上了。
这不是霈林海做的!而是有外力干扰,将他好不容易送出来的感应波束给割断拖回去了!


“谁!?是谁!?”楼厉凡愤怒地环视四周,“我知道你一直看着!到底是谁!快点显形出来!否则让我抓住你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一个扭曲、流转着的影子出现在楼厉凡的眼前,逐渐清晰,那是一个穿着背带裤的七八岁小男孩幻影,他留着一头比他自己的身体还要长的长发,好像蜘蛛的爪一般在身体四周飘逸。
“真是没有耐心啊,楼厉凡。”小男孩笑道。
楼厉凡不理他说的话,直视他道:“是你抓住他的吗?”灵体的外表最不可信,谁也不可能通过灵体来确定那个人的真正面目是怎样的,所以即便他面前是一个这么小的孩子他也不能掉以轻心。更何况这个孩子的灵体根本就不在这里,现在出现的只是灵体远距离送来的投影而已。
小男孩并不直接回答他的问题,只是笑:“你好,我的名字是溏心,是你们今晚实习的带教老师。”
带教老师……
“这么说,就是你抓住他的了?”
溏心还是笑:“怎么这么急啊,以后你的工作可不都是能一下子就结束的,太着急会老得快哦~^^”
楼厉凡脸色阴沉:“我不管那么多!我已经非常确定,就是你抓住他的对不对?让我进去!”
“不用你说,我也会让你进去的。”溏心手一挥,无形的“薄膜”哗啦一声开了一条大缝,现出一个黑色的洞来。
楼厉凡不动。
“怎么了?不高兴吗?”
“……刚才对我百般阻挠,为什么现在又这么轻松地让我进去?”
“你还真是防备心强啊……我当然有我自己的想法,”溏心笑着用一跟食指点着自己的脑袋,道,“不过我暂时不会老老实实告诉你的,你到底进是不进?优惠只此一次,过期不候哦~”
楼厉凡看了她很久,慢慢地道:“我进……”
“这才对……”
“不过我告诉你,你在别人身上耍花样就罢了,如果敢在我身上耍的话,等我活着出去不会轻易放过你。”
说完,他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裂缝在他的身后合上了。
“哎呀呀……真是……自私自利的人呢……”溏心呵呵呵呵地笑,“我可没那么无聊去算计你啊,这一切不过是我那个变态老爸求我我才做的……至于为什么放你进去?用用脑子就知道嘛!你们两个人本身就容易产生共振,你要是再这么继续呼唤他,一不小心让他醒过来把我弹出去那可就丢人了……我啊,只是为了自己的面子哦……明白吗?”
黑色的裂缝缓缓合上。
“……不过,你可听不见的……要是让你知道你们这么容易产生共振的事情,以后我们有趣的教学还怎么进行下去啊?哦呵呵呵呵呵——~”
还说你老爸是变态……你其实也是一样的吧……



从裂缝之中跳下去的楼厉凡没有感觉到任何阻力,一直飘飘逸逸地下落着,周围都是黑色的景物,什么也看不清楚。
在下降的过程中,他一直有听到什么声音,似乎是岩浆翻滚之类的。不过那种声音实在太微弱了,他总以为是自己的幻觉而已。不过随着他逐渐地接近“底”,那声音便越发地清晰起来。这时候的他才发现脚下已经不是那种黑沉沉的颜色了,而是某种黑红色的东西,在他遥远的降落点蠕动。
自从进入了这个洞之后,他就像到了另外一个“梦”里一样,再感觉不到任何霈林海的那唯一一层震动。又尽力查询了一会儿,还是没有霈林海的任何震动,他几乎就可以确定,自己已经被那个死小孩骗到另外一个人的梦里了!
不过也不能这么肯定,竟然能在梦里困住霈林海的人不会是小角色,就算是那个溏心真的切断了霈林海与他之间的所有牵系他也不需要奇怪——毕竟,那个小男孩是赫赫有名的拜特学园“梦”的带教老师呢!
在更接近那大片蠕动的不明物体之时,楼厉凡终于看清楚了,那不是翻滚的岩浆,声音自然也不是“岩浆”发出来的,而是……食腐鬼!
食腐鬼是遗留在人间的鬼之中最为低贱的鬼,他们几乎没有智力,留在人间的目的就是为了吃腐烂的东西,不管是腐烂的尸体也好,腐烂的灵体也好,腐烂的式神也好,腐烂的生魂也好……(生魂:躯体未死而灵体脱离身体,此时的灵体就被称之为生魂)他们一概来者不拒!甚至在饿极了的时候,活人的生气也是他们口中的美味!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梦吗?不对!梦里的事物全都是虚幻的,他不会有这么实在的感应!可谁的“梦”里会养这种恶心的东西?就算是具现化能力系的人也不可能!这又不是一两只,而是海样多的鬼啊!
楼厉凡可不想落进那些东西里面,在看清楚自己的处境之后他就开始寻找可以停留在半空的办法,可是在茫茫的视野中,只能看见黑色的空旷和无边无际的食腐鬼海洋,根本没有可以让他暂时停留的地方。
他降落得越来越快,感觉到了他属于活人生气的食腐鬼的脑袋似乎约好了一般齐刷刷地转向他,残破腐烂得让人恶心的脸上满是兴奋的神色。它们都以吃腐烂的食物为生,因此身体也全都残破不堪,这一点和解鬼还不一样,解鬼们都是被强行拆散的灵体,他们缺失的那些部分却全都是长期的腐烂所致。解鬼们有可能复原,他们却永远都不可能。
楼厉凡越来越近了,有些性急的食腐鬼已经踩着别的同类往上攀爬,希望能在第一时间抓住楼厉凡,美餐一顿。
“我又不是腐烂的尸体……你们不会感兴趣的……”楼厉凡喃喃地说。
他举起一只手,蓦地向下打出了灵气击,虚空之中似乎有电火花闪过,宛如梯子一般爬成塔形的食腐鬼们吱吱尖叫着倒了回去,掉在底下的食腐鬼身上,咕咕呷呷地乱成一片。由于这一击,楼厉凡的身体暂时地阻滞了一下,但是并没有太大的效果,很快他就以更快的速度继续下落。
他的脑子里瞬间闪过了许多种念头——难道要用灵气御空?!不行!那样几乎就把全身的灵力都用完了!若再有攻击就只有等死!要么用封印?也不行!这么多鬼怎么封?!再么……咦?这么多鬼……!?
记得还在家里的时候,身为魔女的妈妈就曾经讲过,在这个世界上能够真正驾驭鬼的人不多,能够同时控制一百个以上鬼的人更是凤毛麟角,如果是能囚禁和封印鬼的人,一次能封印二百个就已经很了不起了,上千的根本没有!那么这里的鬼是什么?被人圈养驾驭的吗?他确信自己绝对是在梦里——虽然究竟是谁的梦还不晓得——可是真的会有人会把这么多鬼封印在自己的梦里吗?万一梦被这些鬼挤碎,那个做梦者不就活不成了么!难道说那个人真的变态到了让人无法想象的地步……不对!!
他在空中忽地一个大转体,由头上脚下的姿势改为与食腐鬼们腹面相对,提升超能力,让灵力从他的四肢同时散发出来,一片幕布般的蓝光以他为圆心轰然散开,好像一个罩子一般将他身下的食腐鬼统统罩住,并且继续往广阔的四野扩张而去。扩张得差不多的时候,他沉喝一声“封!”那蓝光的罩体啪地一声就开始收拢,并且与扩散时一样的速度收回来。
罩中那些食腐鬼尖叫的声音宛若洪流,吵得他耳朵都快聋掉了。他有些心烦,不过在封印完全收拢,变成一个硕大的封印球之后,那些声音就啪地一声消失了。
“真是的……做得还满像真的!险些上当了!”他转回头上脚下的体位,缓缓地降落在封印球上。
果然不出他所料,尽管他没有确定食腐鬼的尽头,但是这样随便张开随意就收回的封印网并没有遗落下任何一个食腐鬼,现在他和他的封印球正孤零零地站在一个仿佛是荒原的地方,周围只有种着又干又黑已经死了多年的低矮树木。
他又能感觉到霈林海的第一层微弱鼓动了,这里的确是霈林海的梦没错,也就是说,刚才那个真的是在“别人”的梦里,是那个“梦”把他跟霈林海的梦隔离开了。
他从脚底慢慢抽回封印球之中的灵力,封印球一点一点地缩小。在缩小到一人多高的时候,他从上面跳了下来。
“好吧,让我看看你们究竟有几个?居然让我这么手忙脚乱……”
他一只手贴上封印,光球上的蓝色开始消退,逐渐转化成透明封印之内的东西显露了出来……他目瞪口呆。
“怎……怎么会是你们——!?”高亢到几乎失真的声音。一颗可怜的小干黑树晃了几晃,断掉了。
“我们也不想啊……”
尴尬无奈的苦笑……出自苏决铭他们。
没错,楼厉凡在这里费了这么大劲封印的东西,就是天瑾、罗天舞、苏决铭、乐遂、公冶!四个人狼狈地挤在一人多高的小封印球里,看来非常不好受。
“怎么会这样!?”楼厉凡不可思议地道,“我明明封印的是食腐鬼……”
他本来以为那些食腐鬼是“真实的幻影”,就是有人放了几只真的食腐鬼在那里,然后做出以假乱真的大量影像。就像在那里放了成千上万个万花筒一样。所以他用了搜索封印,相信那几只真的食腐鬼不会在太远的地方,但是没想到……居然是他们!?
“有精力思考那个,不如先快点把我们放出来!”天瑾那种阴森森的感觉又出现了,在有灵本光掩盖的灵体上尚且如此,那在普通状况下的身体的话……看来她是真的真的真的非常愤怒。
楼厉凡恍然,立刻收回封印,那五个人一落地,同时脱力跪倒在地上。
这可不是他们想下跪的,而是封印鬼的封印本身本来就带有吸附被封印之物能力的属性,即使只有这么一会儿,他们的力量就被吸走了不少。
“你……你是不是有病啊!”罗天舞的能力是诅咒,对吸附力量之类与诅咒有关的能力很有些抵抗性,所以恢复得比较快,率先从地上跳起来揪住楼厉凡的领子,“看见你掉下来的时候我们本来还很好心地想去接住你,可你呢!?看都不看我们一眼就先给了一招灵气击!这倒罢了!居然还撒那么大网封印我们!我们逃都没地方逃!说!你什么意思!?”
“……”楼厉凡看了他好一会儿,眉头也不皱一下,“……我搞错了。”
罗天舞倒~
“你……你这个人都不会道歉的吗!”苏决铭叫。
楼厉凡顺手挥开罗天舞的手,转身向霈林海第一层鼓动传来的地方走去。
“有时间在这里磨蹭这种小事,还不如赶快把霈林海弄出来,我们出去。”他说。
罗天舞气得跳脚,天瑾感觉好点了,也从地上站了起来,阴森森道:“他那种人,你要让他道歉除非太阳晚上出来。还是先办完事出去再说吧。”
四个人虽然依旧气愤难平,但也只有点头——开玩笑,他可是他们的“载体”呢!
刚才天瑾把他们带到这里之后就不再继续走,而是嘴里念念有词地计算究竟往哪边走合适,可是她对自己的要求实在是太严格了,一定要确定行进的精确方向才行,楼厉凡掉下来的时候她正在计算究竟是从左转125.64度走好还是右转73.15度走好……要他们乖乖等她算完,恐怕就得到下个学期去了!所以他们是如此感激上天把楼厉凡这么快送过来……
但——是——!
那个混蛋居然能干出这么乌龙的事情!这么久了连灵体和鬼灵都分不清楚吗!把他们又是打又是关的,要在外边的话就一定要告他个乱用能力罪!
……不过在这里他们还需要他的能力,所以暂时只有敢怒不敢言。

楼厉凡跟随着灵感搜索的方向行进,天瑾和那四人组紧随其后。
真不知道是谁制造的这个梦境,居然能有这么广阔的空间,他们走了不知多远的距离,却还是找不到“核心”可能应该在的地方。
难道是我走错了……?楼厉凡不禁心中暗自嘀咕。不过他不会说出来的,否则罗天舞他们闹腾起来会很烦人,而且就算是真的错了,告诉他们也没用,一点忙也帮不上。
再往前走一走,脚下慢慢地出现了绿色,刚开始是绿色的青草嫩芽,薄薄地铺在地上,非常稀疏。然后逐渐变成抽得细细的小草儿,再之后是小小的树、正在慢慢长高的树、参天大树……
在不知不觉中,他们身边的荒野已经被林木所替代,周围一片绿意盎然,有无名的鸟在林中婉转娇啼。
对于灵异经验极为贫乏的罗天舞等几人目瞪口呆,楼厉凡和天瑾却沉了脸,暗自戒备。
就算一个人可以同时做两三个梦,但在这“同时”的瞬间是不会有不同的磁波出现,因此做的梦都是大同小异,风格也基本相同。如果在这种时候出现了梦的风格突然改变的情况,那就要绝对小心了!要么就是有人在捣乱,要么就是做梦者受到了什么刺激,次博突然改变,这时候非常容易迷路。有史以来凡是死在他人梦中的人,几乎都是栽在这上面的。
“哦——~呵呵呵呵呵呵呵呵——~”一阵极像那变态校长的笑声突然响起,没防备的几个人险些背过气去,慌忙做好迎战准备,愤怒到有点发抖地想着那变态校长会从哪里来……
不过他们想错了,发出那阵笑声的人不是变态校长,而是其他人——
一个少年。
少年长得很漂亮,不看他身上衣服的时候他们还会以为是少女,他们看到他时他正非常优雅地坐在一根树杈上,身后宛如蜘蛛之爪的黑色长发扑散开来,衬托得那张漂亮的脸有种诡异的感觉。
“你们好,我是溏心,你们今晚的带教老师——^^需要帮什么忙吗?”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56284@65)
2004-4-6 -04:00
Reply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变态灵异学园传说》zt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水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