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第六章:双重考验

game_over (sagara segara)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楼厉凡对拜特学园老师们明知故问的官僚作风深恶痛绝,若是别人——比如罗天舞四人——必定会对这样一张漂亮的脸给几分面子,可惜,他不是他们。
他还是那么毫无表情冷冰冰地道:“你又把我们引出霈林海的梦了对不对?霈林海在哪里?我要带他回去。”
溏心很诡异地笑起来:“哦呵呵呵呵……你们真是感情好啊!情侣之间果然不是浪得虚名呢~”
楼厉凡还是那么冷冷地道:“你犯了三个错误。第一,我救他出去自然有我的道理,跟你想的东西无关,第二,我们感情好不好不关你的事,第三,你没回答我的问题。”
“真是个没趣的家伙!”溏心很不满,轻飘飘地从树上跳下来。
呃……说是“跳”也不对,他其实是“滑”下来的,就好像那里有一个滑梯,他就在滑梯上轻轻地溜了下来。不过他并没有接触到地面,还是双脚离地漂浮在半空中,交叉着双腿悬空坐着。
“好了,我知道你们来的目的是想带回霈林海,”这是肯定的!真是废话!楼厉凡瞪了他一眼,溏心不为所动,“可是这毕竟是实习……我当然不会让你们这么简单就出去!哦呵呵呵呵呵——~尤其是在你们这么冒犯我之后!”
罗天舞四人慌忙大叫:“美少女老师啊!冒犯您的是他啊!跟我们没关系啊!……呜哇呀!”
在听到他们居然叫自己“美少女”老师的时候,溏心的双眼之中蓦地射出两道白光,那四个人本能地迅速后退,却没能躲过那竟会拐弯的死光,霎时间被电得肉香扑鼻,烟雾缭绕,惨叫连连……
“你们说谁是美少女!虽然我叫溏心但不表示我就是女的!虽然我长得这么倾国倾城……也不许你们错认!!”
这么自恋的人还是第一次见到,楼厉凡真是一句多余的话也不想对他多说。
“我的目的就是要带霈林海出去,告诉我你的条件。”
“我的条件很简单……”
溏心对身后打了一个响指,种得密密麻麻得树木倏地向两边散了开来。
在距离他们十米左右的地方被开出了一片空地,一个穿着长长纱裙的人浮躺在半空中,有圣光一般的白色光轮从天上降下,照在那人身上,透出一种美丽的恬淡气氛。所有人的眼光都被吸引过去了,多么美丽啊……
啊啊……他们的确想这么形容的,但是……
那是说,如果那个穿着又性感、又暴露的纱裙的人,不是霈林海的话……
罗天舞他们跑到一边开始狂吐,天瑾的两个眼珠子缩成了绿豆大,楼厉凡已经僵直的脑袋上飞过一只乌鸦……
“那个……到底是……?”
想想吧!让一个身高接近一百九十公分的大男人穿着洁白的纱裙,性感的低胸处露出的是有力的胸肌,两只大脚丫子和两只多毛的腿在裙子外面晃荡……
又呆呆地看了五秒钟,天瑾也跑到一边吐去了。
楼厉凡不愧是也曾经被扮成过女人的,非常镇定自若地……没有去吐,而是僵硬地回头面对正在为自己的丰功伟绩而得意地狂笑的溏心:“你……不会跟那个变态校长有什么关系吧……”
不可能吧……
“哦呵呵呵呵——~被你看出来了?那个变态是我老爸啦!呵呵呵呵——~我们的审美观念都是差不多的啊!哦呵呵呵呵呵——”
连笑声都差不多……
不过现在不是管那种事的时候,反正只要是这个学校的老师都会有点问题,是不是那个变态校长的儿子也无所谓,只要能完成实习出去就好了。
“……你们父子这种让人倾倒的审美观念我们已经有了一个比较直观的了解了……”楼厉凡很努力才没让自己根那几个一样吐出来,道,“告诉我,要怎么做才能完成实习?”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溏心笑得很纯洁,“进来之前校长不是应该已经说过了吗?你们拯救的是‘睡美人’啊~所以说——”
楼厉凡忽然有了某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只要你们之中的某个人吻他一下就好了!^^”
天瑾他们的脑子里忽然浮现出了自己跟那种人妖一样的东西接吻的画面,又开始控制不住地狂吐。
楼厉凡僵在那里,可以看得出他脸上的皮肤在微微抖动……
“那么,为了完成本次实习,为了你们的梦境实习不被当掉……选择代表吧!^^”
天瑾等五人的目光“唰”地射向了脸色开始像中了毒一般开始发黑的楼厉凡。
“不——要——想!”楼厉凡一字一句地说。
“楼大哥——”
“不要叫我!”
“可是……”
“谁想去谁去!反正我不去!”楼厉凡暴喝。看来这件事对于他来讲压力很大(没压力才见鬼了),“说!你们谁愿意去!?”
那几个人——包括天瑾——一起退了一步。
“既然如此……天瑾!这里面只有你是女孩子,要不要吻他?”
“我才不要。”天瑾脸色绿绿地回答,“女孩子的初吻可是很宝贵的,怎么能浪费在这种人妖身上。”
“罗天舞?”
“我不要啊!我的初吻是要献给漂漂美眉的!”
“苏决铭?”
“我也是!不管是第几次初吻也决不交给人妖!”(小铭啊……第n次的那个不叫初吻啊……)
“乐遂?”
“我……我……我死也不要!你杀了我吧!”(没那个必要啊)
“你们都不要?那公……公冶?公冶!”
公冶已经吐得昏过去了。
“那你们到底要怎样!究竟谁上去!”楼厉凡吼。
“你!”醒着的那四个人,有志一同地指着他。
“……”
沉默……
沉默……
沉默……
“我杀了你们啊——!!”
“哇啊啊啊啊——~”四散逃开。




“喂……你们到底要打到什么时候啊……”那边热闹滚滚,尘土飞扬,溏心被晾在那里,寂寞地漂浮,“要是所有的学生都像你们这样,我的教学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完……”
他的身体忽然猛地抖动了一下,似乎有什么东西想破开他出来一样。他的脸色微微一变,但是很快又微笑了。
“你不要以为能斗得过我……”他喃喃地道,“特a级又怎样?如果不会用,不过也就是破烂一堆!等着吧,等他们打完了,想起你来了,再说。”
楼厉凡把他们每一个都抓住打了一顿,不过因为天瑾是女孩子,他下不去手,便在另外那几个人身上半点不少地讨了回来。这才心情稍微舒畅一点,甩下满地的尸体走到溏心身边。
“除了这个,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当然有……”溏心还是那种寂寞的表情,这也难怪,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不顾他在身边就自己去玩……(喂!人家是在玩吗?!)“本来我是不会告诉你们的,不过要是再等你们打完,我肯定是要寂寞死的……”
果然跟他老爸一模一样,见不得穷人过好日子。
“……不过,如果你们之中有谁吻他一下,全部的人都可以出去,可是换一种考验方式的话,你们就得一个一个过了哟!真的不考虑第一种方法?”
其他几人的眼中射出微弱的希望之火,但转眼间就被楼厉凡冰冷的视线给扑灭了。
“绝•不•考•虑!”
“那好吧!”溏心大大地叹了一口气,非常非常遗憾且沉痛地道,“你们的第二项考验就是……式神格斗!”
“式神格斗!?”罗天舞他们开始悲愤地号叫,天瑾没有表情,楼厉凡的表情稍微变了一下。
式神格斗也是格斗的一种,由于式神本身吸取的是主人的力量,所以主人的力量越大式神就越强大,常常有人以式神进行互相打斗,也有正式的格斗比赛。但是一般人在梦中是不能呼唤出式神的,因为在梦中的人本身就是一个灵体,或者说,就是一个“本体式神”,一个式神无法控制另外一个式神,这是这个世界的“法则”,只有能力够高的人才能在某个范围之内修改“法则”,普通人根本想都不要想。
“不要搞错了,不是让你们的式神格斗,我相信在这里毕业之前不会有人能在梦中呼唤式神。我的意思是是让你们与我的式神格斗,简称‘式神格斗’,明白了吗?^^”
“什么——!!”
如果他能在“梦”中呼唤式神,就表明他的能力已经达到了可以修改“法则”的地步,即使是从拜特毕业的学生也不一定能达到这种程度,更何况他们这些刚入校的菜鸟!?
“不同意我的提议就当掉你们!哼哼……”成功地发现他们的脸上不约而同地都出现了青黑的颜色,他更得意了,“要么吻他,要么格斗,你们选哪样吧!”
“……”
“……”
“……”
“……”
“……”
“……格斗……”宁可格斗,也绝不吻人妖!
“……”




在得到明确的答复之后,地面上蓦地出现了一道内径约二十米左右的五芒星的图案,光芒乍起,晃得人睁不开眼睛。那光芒将六人包围在中间,在这之中,很明显就可以感觉到“法则”的改变——这不是“梦”的法则,而是外面那个“真实的世界”的法则,他们几个人的“属性”也在这种法则中发生改变,逐渐开始实体化。
溏心的声音悠悠地在外围响起来:“今天将采用轮流淘汰制。我本来打算用六个式神跟你们对打,不过看你们还是新生的份上,我今天只用三个式神。谁输了就失去资格,站到五芒星结界的边缘去,让下一个人来打,最后剩下的那一个就是赢家,中间可以调换次序,只要是有资格的人随时可以交换上场,但是在中途可不允许退场哟~明白了吗?”
“明白了。”回答的人只有楼厉凡,其他几个人都低着头,默不做声。
三个式神……三个啊……虽然减去了一半的数量,还是太多了!罗天舞他们没有式神格斗的经验,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式神!对于式神的格斗方式、格斗习惯等等全不了解,此时正在后悔得心里发毛……
天瑾在旁边呆站了一会儿,蹲下来用手指在地上画着一些别人看不懂的符号,似乎在计算什么,嘴里念念有词。溏心看见她在那里画的东西时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但他很快又笑了起来,微微点头。
“既然如此……那么,第一个式神,千娇百媚!出来!”
除了依然毫无所动地蹲在地上计算的天瑾,其他的人都做好了备战的姿态严阵以待。
不过……千娇百媚?好奇怪的名字!这第一个式神会是什么样子呢?是毒蜘蛛?还是八脚大章鱼?再么就是……
结界之中腾地卷起了厚厚的烟尘,一片白雾弥漫,伸手不见五指。站着的人都被呛得喷嚏连天,涕泪齐流,只有蹲下的天瑾没有被烟尘呛到,依然在算她的题。
烟尘逐渐散去,结界的中心有某样纤细的影子向他们走过来。那身影是如此的优雅,如此的妖娆,一步一颤,一步一摇,无论怎么看也不是会有八只爪子的怪物影像……
走近了、走近了、再近一点……
“hai——~几位帅哥,你们好啊——呵呵呵呵呵呵——”
除了勉强站住的楼厉凡,所有正在严肃备战中的人全部摔倒在地。
那根本不是什么八爪章鱼,更不是什么怪物,而是一个有一头金色大波浪,胸部异常“雄伟”,腰肢纤细得可以让所有的男人一手掌握,穿着一身惹火的紧身皮衣的大——美女!
“小伙子们——今天要和我‘对战’的会是哪一个呢?”金发的外国大美女眨眨拥有着长长睫毛的眼睛,抛出一个超级电眼,顿时有几个人就开始昏昏然。在听到她暧昧地说出“对战”这两个本来很正常的字的时候,已经有人鼻血都流出来了。
楼厉凡看了美女很久,回头问在结界外笑得都快抽筋的溏心:“这个……是什么东西?”
溏心也仿照美女的电眼眨一眨:“呵呵呵呵……感觉不得到吗?是式神嘛——~”
“式神……”楼厉凡真想给他一拳,“哪有人用这种东西当式神!你不会就专门养这东西来耍别人玩的吧!”
“如果我说是呢?”溏心笑得非常纯洁。
“……”楼厉凡转过头去,心道这臭小子果然是跟那个变态校长有血缘关系的……
美女的电眼果然厉害,还没眨多少下就已经有人昏昏沉沉地往她那边晃了过去。
那是六个人之中订立最差的公冶,他的“符咒”本身就是不稳定的性质,因此他的性质也极其不稳定,非常容易北诱惑。他踩着虚浮的步子,口水都要流出来地走到美女的身边,张开了双臂。
“i'm coming,baby——~”
美女也张开了双臂:“i'm here,darling——”
两人好像多年不见的情侣一样拥抱在一起……
罗天舞他们都低下头去,不敢看公冶凄惨的下场……
五分钟过去了……
十分钟过去了……
十五分钟过去了……
咦?没动静?
再看时,他们两个还抱在一起,一动没动。
苏决铭羡慕得啧啧有声:“看看人家……啧啧……这么快就……不过怎么这么久了也不动窝呢?”
罗天舞忽然脸色大变,几步上前猛地在后方将公冶的身体拉开,公冶和那个女人之间有数条长长的恶心触角,触角源头在女人的身上,另一头插在公冶身上,宛如蜈蚣一般,被拉开的时候有黏液滴滴答答地从被公冶身上的伤口滴到地上,一离开公冶的身体,那些触角就扭动着消失了。
再看那个式神的脸时,她已经不再是女性,金色波浪之下是一只仿佛蛇头般的黑色脑袋,但是那发丝还是没有变,从后面披散了下来。公冶脸色青灰,早已昏了过去。
这种式神用蛇灵做成,雄性称为蛇男,雌性称为蛇女,生性凶残,但非常善于诱惑和伪装。一般人都不会用它,因为太危险了,一旦控制不好连施术者本身都有危险。
“你干什么!”罗天舞回头对溏心怒吼道,“你真的想杀了他吗!”
溏心微笑着,脸色不变:“谁叫你们要选择这条比较难走的路呢……”
被抢走了食物的蛇女非常不高兴,露出了口中尖长的毒牙和细长分叉的舌头,咝咝地叫:“把他……给我……”
再没有了珠圆玉润的感觉,它的声音已经变得非常嘶哑难听,感觉非常恶心。
罗天舞抱起公冶抛向苏决铭:“接住!他被毒素侵袭了!快让乐遂做水净!”
苏决铭伸出双手,公冶随着抛物线恰恰落入他怀里。苏决铭将他放在地上,乐遂伸出一指放在公冶的额头,指尖发出白色的光芒,小小的水柱自光芒之中环状喷出,围绕着公冶被触角穿入,还在流着黏液的伤口,冲洗水净。
“公冶失去资格!”溏心扬声很快乐般地喊,“接下来是罗天舞!蛇女,吃了他!”
蛇女对溏心温顺地点了点头,忽地对还没做好准备的罗天舞张开了血盆大口。
那真的只能用血盆大口来形容,它的下颌已经贴到了胸前,而上颌与下颌形成了足足有一百八十度以上的角,口中的尖牙长舌一览无遗,似乎还能从那同时张大的喉管中看见里面曾经被它吃掉的人的骸骨……
它向他一口咬下去,身形在攻击之时以几乎看不见的速度窜出,罗天舞正想左右闪开,忽然想起乐遂他们正在自己的身后为公冶治疗,如果他一退,完全没有防备的那三人就会直接面对蛇女!
他的脑中瞬间转过无数想法,最终身体一沉,扎出马步,迎接蛇女的攻击。
“天舞——!”
对准蛇女迅疾地扑向他的喉咙,罗天舞体内的灵气快速流转,聚集到手上,双手砰然发出了直径约为半米的红光:“爆裂诅咒!”
红光触及之处发出了大量噼啪的电光,蛇女痛得尖叫一声,势子一缓,身体昂然抬起三四米高,身体外围劈啪闪出无数电光,刹时由头至脚渐次剥离了人的外表,完全恢复了原貌,原来她的原身竟是一只七八米长的大蟒!
现出原形的它已经不会说话,只是凶残地盯着那个让自己如此痛苦的人,发出恶心的咝咝声,口中流出粘稠的涎液。
罗天舞目瞪口呆。
他的爆裂诅咒用在一般妖怪鬼物身上的时候,都会随着噼啪的电光向其全身蔓延,最终全部爆裂!可是这蛇女不仅没有全身爆裂,甚至连一点伤也没有,只是被打回了原形。
他努力使出来的这一招只得到了一个结果——把它激怒了!


蛇女的头再次高抬起来,再次张开大口向罗天舞猛扑,这次它是将仿佛磨盘般大小的脑袋的力量全部砸下来,无论罗天舞多么有能力也挡不住这一击,在蛇女攻击而来的时候,他的身体以最快的速度向左腾跳起来,蛇头整个砸到地上,发出一声轰然巨响,待它再抬头时,地上出现了一个半人多高的坑。
罗天舞吞了口口水,慢慢地后退、后退、后退……身后好像碰到了什么东西……他不敢回头,伸手一摸,是结界罩!也就是说,他已经退到尽头了!
蛇女那椭圆形的头上那两只让人想起粘滑蝌蚪的眼睛恶狠狠地盯着他,庞大的身躯毫不犹豫地向他滑行过来。
咝——咝——……
罗天舞再次吞口口水,喃喃地道:“我还年轻……我还有大好年华……我还没谈过恋爱……我不要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沿着结界罩的边线狂奔起来,蛇女一见他逃走,自然也如离弦之箭般开始狂追。
只见他们是一个在前面跑,一个在后面滑行,后面的蛇女多少次都几乎碰触到他的衣服,却被他拼死逃走,一人一蛇就这么死命地逃,死命地追,绕着结界的边罩不停地转圈,看得其他人头都昏了。
由于对战者是罗天舞,根据刚才溏心在这个空间所订立的式神格斗规则,一个式神或者本体式神尚未失败,其他的式神和本体式神就不允许干涉,剩下的人也只有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这场无聊的追逐战,束手无策。
无聊的追逐大约进行了有半个小时左右,蛇女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还呼哧呼哧地喘起了粗气,又过了一会儿,连身形也似乎比刚才小了一圈。
溏心的脸色变了变。
楼厉凡从刚才就一直默无表情地看着他们,到了此时,脸上忽然露出了似有若无的笑容,他看一眼溏心,好像用眼睛说了什么,溏心愤怒地转过头去。
他扬声对还在疲于奔命,完全没注意到身后追兵状况的罗天舞道:“蛇女的持久力很差,更何况是这种庞大的蟒!现在是时候了!”
蛇女的持久力差,罗天舞的当然也不会好到哪里去,他比蛇女喘得还厉害,一听楼厉凡说到时候了,他本能地回了一下头,速度一慢,蛇女瞬间就窜到了他身边,长长的舌头率先冲过来沾到他的脸……
“呜哇呀!!好恶心呀——!!反噬诅咒!!”
反噬诅咒是诅咒中最为有力的一招,它可以将敌人的攻击力全部反弹回敌人自己身上,并且由于诅咒的镜反冲的力量,可以将攻击力再加大2倍!不过这种诅咒也有副作用,如果对方的能力在施术者能力以上三倍的话,就可以将诅咒反弹回来,而且只要是诅咒都是有副作用,施术者在施加诅咒之后一天左右会有严重的灵力衰败现象,那时候的他们,是最没有防备的。
蛇女的身躯仿佛撞上了一堵无形的墙,身躯随着巨响挤成了一团,长舌缠上了它自己的脑袋,捆得连眼睛都找不到了,它很快瘫软了下来,不再动弹。
罗天舞惊魂未定地跌坐在地上,看着蛇女瘫软的身躯,张着嘴说不出话来。
“我们赢了。”楼厉凡啪啪地鼓了两下掌,眼神瞟向溏心,“如何?很失望吗?”
如果罗天舞当时是跟蛇女正面对战的话,绝对不会这么简单就打败她,他的幸运就在于那一逃,把蛇女的耐力消磨掉之后再使用反噬诅咒,就保证了她不会因为能力大大高于他们而对罗天舞本人进行反弹。
“还早还早!”溏心很愤怒地张牙舞爪,身后仿佛蜘蛛之爪的长发也舞动起来,“这才是第一个式神!哪里有那么简单!”
他一指瘫在那里的蛇女,喝了一声:“回去!叫你们老大来!”
蛇女的身躯无声无息地消失在那里。
“还有……两个式神。”楼厉凡说。
苏决铭跑到罗天舞身边,发现他还呈呆滞状态,便拖住他腋下将他拖回乐遂他们那里。
乐遂把手在他面前晃了晃,没反应,问道:“他怎么了?”
苏决铭苦笑:“受刺激太大……大约是没想到那么庞大的东西这么简单就被消灭吧。”
“……原来如此。”



五芒星的中央浮起了一个小小的光环,正在谈论的乐遂他们住了嘴,紧张地看着它,暗自猜测这次会是什么东西。
光环之下又浮起一个光环,然后是第三个、第四个……
第一个光环浮到了半人多高的地方便不再升高,第二个光环升到它的下方与之相拼接,第三个、第四个也相继类推,终于围合成一个光管的样子,上面约五分之一的地方开始缩小,中间的部分开始分叉,下面分成了两个部分,就好像一个人的身体正在这光管之中成形一般。
这个……难道是……
楼厉凡的眉毛拧了起来,他看看溏心,后者正忙着梳理自己的头发,似乎连看都懒得看这边一眼。
在形成了一个小孩的身体模型之后,那些光管啪地一声,由上至下开始轻轻炸开,一个小孩子的脸与身体逐渐随着慢慢剥脱的光之碎片显露在他们面前。
那是一个小男孩,非常瘦小,一看就是长期营养不良导致的,大大的脑袋架在细细的脖子上,看来随时都会断掉。他身上穿着肮脏破烂的衣服,光着两只脚丫,又黑又细的小手臂紧紧地抱着自己,一双显得非常大的眼睛惊惶地看着面前的人。
天津停下了手中的计算,看看地上算出的结果,再看看那个孩子,她也皱紧了眉头,走到楼厉凡身边低声道:“这个小孩……”
楼厉凡一挥手,阻止她继续说下去。
“没关系,就看看他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苏决铭和乐遂愕然地看着那孩子,显然过去他们还没见过这样的式神,有点不知所措。
“喂……他不会是用饿鬼做的式神吧……?”
“也难说噢……那种人什么做不出来……”
“不过居然用这么小的孩子……太过分了吧!”
“这已经不是变态,而是残忍了啊!”


“这一个式神,”溏心道,“名字叫做小饿,你们谁愿意上?”
乐遂和苏决铭两人窃窃私语:“喂,你上不上?”
“我才不要!虐待儿童的事情我做不来!”
“我也是……”
溏心忽然大喊:“好!苏决铭、乐遂弃权!等同于失败!楼厉凡和天瑾,你们谁上?”
苏决铭乐遂吓了一跳:“什么什么!?谁说我们弃权的!?我们没有啊!”
“抗议无效,驳回。”溏心得意洋洋地对怒视他的楼厉凡笑道,“如何?你上不上?”
苏决铭他们冤枉地叫:“老师啊!我们真的没有……”
“闭嘴!”说话的不是溏心,而是天瑾,她冷淡地道,“反正你们上去也只有输的份,不要再争了。”
“可是……”
“想不想知道你们未来十年的厄运?”
“……”
“……我们认输……”
白痴才去专门知道那些厄运,不仅完全避免不了,甚至还可能加重倒霉的程度,这是每一个灵异学园的学生都了解的事实。
又被晾在一边的溏心不甘极了,飘得离结界罩近一点,对那孩子叫道:“小饿!让我看看你的表现吧!”
小孩还是那么惊惶,小心翼翼地走向楼厉凡和天瑾。
“哥哥……姐姐……不是我要的……是他一定要我这么干的……”小孩一边走,一边用小小的声音为自己辩解。
那么小的声音惹人心痛爱怜,若是个心肠软的在这里,必定马上走过去抱起他好好安抚,但是他现在面对的是楼厉凡和天瑾,他们两个,与心肠软之类的词是根本搭不上关系的。
他们两个看似很平常地站在那里,但是只要是稍微有点资历的灵能师就能看出来,他们身上的灵能已经达到了至高点,正严阵以待。
走到距离他们半步的距离时,小孩战战兢兢地站住了。
“这……真的不是我要做的……哥哥姐姐……你们能原谅我吗……?”
楼厉凡慢慢地道:“我们会原谅你……”
小孩的脸上露出欣喜的神色,然而楼厉凡接下来又说了三个字:“……才有鬼!”
张开五指,蕴藏多时的“灵气击”向着小孩一掌挥出,携带着飓风一般的呼啸,在苏决铭和乐遂的惊呼声中,小孩的身体擦着地面被轰隆隆地砸到了十米开外的地方,凡他所过之处,土层和地上的绿草统统翻了过来,最后,他的小小身躯有一半都被埋在了地下,一动不动。
自始至终,小孩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来。


“楼厉凡!”苏决铭起身大跨步走到他身边,揪住他的领子大吼,“你是不是人啊!这么小的小孩你也下得去手!”
楼厉凡漠然地看着他:“你这个蠢材。”
“你说什么!”眼见苏决铭一拳头就要挥了去,乐遂慌忙扑上,抱住他的腰往后扯。
“决铭!现在不是打架的时候!楼厉凡会这么做肯定有他的理由!”
“他能有什么理由!”苏决铭愤然,“虽然是一个式神,但终究是一个小孩子做的!他居然就能这么冷血一巴掌把他打倒!”
乐遂死命抱着他的腰不松手:“不管他是不是冷血,你都不觉得奇怪吗!”
苏决铭停下手:“奇怪什么?”
乐遂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回答,被打到了土里的小孩此时蠕动了起来,口中发出了细小的哭声:“妈妈……妈妈……呜呜呜呜……妈妈……好痛哦……妈妈……”
哭声虽然不大,但是却让人心酸不已,就连天瑾和楼厉凡的脸上也不由自主地露出了些许不忍的神色。
小孩慢慢地从土中爬出来,黑瘦的小脸上满是血污,一只小胳膊已经断了,以奇怪的方式扭曲着,断裂的骨头有一部分都露在外面,只用另一只小手和两条腿艰难地爬着。
“呜呜呜……妈妈……你在哪里呀……呜呜呜呜呜……我好痛……妈妈……”
苏决铭的右手攥成了拳头。
“你看你……干了什么!!”
他一拳挥向楼厉凡,楼厉凡居然也不躲,就那么硬生生地受了下来,不过脸被打得侧向了一边,再转过头时,眼神冰冷。
苏决铭挣脱乐遂,头也不回地向那孩子跑去。
“连这一点判断力也没有居然还当灵能师,不知道你过去的学校是怎么让你毕业的。”楼厉凡站在原地淡淡地说,“如果真的想救那个式神就随便你,反正死掉也与我无关。”
苏决铭跑到孩子身边,抱起他小小的身体在怀中轻声安抚:“不要哭,大哥哥帮你治伤,带你去找妈妈……”
小孩仰起满是血污的脸天真地看着他:“真的吗?大哥哥?”
“真的,”苏决铭心疼地撩起小孩散乱的头发,“当然是真……的……”
“决铭!!”
苏决铭愕然地看着被他轻轻一触就掉下来的小孩头发,原本有头发覆盖的地方露出一片惨不忍睹的血肉模糊,他慢慢地松开自己环抱着小孩身体的另一只手,它触到了小孩裸露在破烂衣服之外的躯体,那上面也沾着溃烂的皮肤和血肉。
“这……”
他想移开视线,但是眼睛不听使唤,眼睁睁地看着小孩的脸在他面前开始慢慢腐烂,先是皮肤一块一块掉下来,然后是肉,双眼凹陷了进去,缓缓化为脓汁从颊边流下,他口中的牙也变松、脱落,嘴的地方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空洞,然而他还是在用变得奇怪的声音欣喜地说道:“是真的哦……”
苏决铭发出一声惨叫,想要推开小孩退离那里,然而在不知何时小孩的下身已经劈成了好几只触角一样的东西,一部分扎入土中,一部分缠上了他的腰腿,让他动弹不得。
“说……好了……带我找妈妈……”
楼厉凡大吼:“苏决铭!快扯断它!不要让它出来!”
“什么……”苏决铭本能地想回头,却只听噗地一声,血花四溅,小孩的头爆裂了开来,一个黑糊糊的东西带着黏血正在往外爬。
那是……寄居鬼!!
寄居鬼是寄居于活人身体之内的鬼,常是群居,专从内部蚕食人的灵体和躯体,失去了灵体的躯体过不了多久就会腐烂、死亡,可是寄居鬼不喜欢腐烂的躯壳,因此在躯体还未腐烂之前它们就会开始寻找新的受害者,这样看来,那个小孩的灵体早已经消失了,刚才与苏决铭楼厉凡说话的时候已经不是小孩本人,而是寄居在里面的寄居鬼。
一旦没有了可供寄居的身体,寄居鬼在二十分钟内就会烟消云散,所以在这期间,为了得到一个新的躯体的它们是非常拼命的,为此,就算是高等的灵能师也不喜欢碰到这种鬼。
那个黑色的物体有一半脱离了出来,小孩的两侧腋下也噗噗两声钻出了两只血糊糊的黑色物体,颈部又钻出一只,下腹部破裂,钻出两只。
苏决铭大惊,因为他离寄居鬼最近,没准这些东西下一刻就会钻进他的身体里,把他吃得干干净净。
他深吸一口气,大喝一声:“空间裂!”
只见他被小孩破碎的身体纠缠着的部分忽地就塌陷了下去,变成黑洞,就好像他被小孩的身体切割成了许多个碎块,然而他整个身体的完整却没有改变。小孩的碎裂尸体做成的触角缠了个空,苏决铭立刻就退了出来。
这种空间裂是高难的一种技术,就是在施术者本身身上开出随意的异空间,被笼罩的那一部分就进入了异空间之中,其他部分还在原处。当然也可以整个人进入异空间,但是那样就不是苏决铭所能做得到的了。
脱出纠缠之后的苏决铭拼命向后跑去,六只寄居鬼此时已完全脱离出来,六个矮小得如同侏儒一般,分不清头尾的四足怪物一字排开,低声咆哮起来。
由于是灵体状态,公冶的伤基本已好,但是注入体内的毒素还未完全清除干净,他脸色苍白地从地上慢慢站起来,和终于从惊愕的大打击中醒来的罗天舞一起看向那六只奇怪的东西。
苏决铭跑到罗天舞身边,浑身都被冷汗湿透了。
“那……那东西……那东西……”
“好了,我知道。”罗天舞在他的头上按了一下,“不是你的错,是它本来就到了该换躯壳的时候了。”
“总共六个,”楼厉凡低声道,“正好一人一个,不过也有可能集体攻击我们之中最弱的一个,”公冶的脸白了一下,“他们可以在灵体之中直接寄居,所以千万不要让它碰到你们的灵体,记住了吗!”
“知道!”
六只怪物低咆了一会儿,一只似乎是头领的怪物忽地一声长啸,六条黑影箭一般地冲了出去。
然而大出楼厉凡意料之外的是,它们并不是像过去他遇见的那些寄居鬼一样分头去寻找猎物,更不是同时攻击最弱的那一个,它冲过来的方向——根本就是他和天瑾!
“糟了!你们快闪开!”
在大喊的同时,楼厉凡周身升起了泛着黑色的光轮,罗天舞等四人纷纷向一边闪去,天瑾闪得慢了些,被光轮猛然推到一边撞在了结界罩上,几乎昏了过去。
六只寄居鬼在光轮上一触即被弹开,向着六个方向摔出去。但对于寄居鬼来说是没有撤退的概念的,刚一触地,它们立刻调转身体,以反弹的力量再次冲向光轮。第二次撞在光轮上的力量非常重,楼厉凡觉得自己几乎听见了光轮发出的“咣!”一声。
被弹开的它们第三次冲向楼厉凡的光轮,楼厉凡也屏息静气地等着它们。然而这一次它们的目标并不是他,而是靠在结界罩上休息的天瑾!
“天瑾!小心!”
天瑾猛抬头,六只黑影已经到了眼前。说实话,她并没有战斗性灵能力,唯一的能力就是预知和遥感。可是在此时,无论是怎样预知遥感也没用了,难道她今天真的要死在这里——
她身边距离最近的公冶忽然沉声喝道:“防御盾!”
一只手自斜刺里伸来,发出刺目的白炽光,六只寄居鬼碰碰碰几声响,全部都被弹了回去。
天瑾讶然地看向公冶,他笑笑:“嘿嘿……我总算不是那么没用啊……嘿嘿……”
一张符咒从他的手中掉下,他一跤摔倒在地上。
乐遂大叫:“公冶!”
刚才的毒素尚未完全清除,现在又动用了能力,也难怪他支持不住。
乐遂正欲扶起公冶,楼厉凡忽道:“不要管他!乐遂,你的水净现在是几级?”
超能力也分级,不过大多数时候都与灵力走平,所以一般都不会有人这么问。
乐遂一愣:“c级上!”
“这么说,是天生的超能力了?”
“是的。”天生的超能力本身就具有优良的基础,因此比灵力还要高并没有什么奇怪,就像那个奇怪的溏心虽然灵力比不上霈林海,但是拥有有强力的精神力以做具现化和入梦,一样能囚禁他一样。
在他们这几句话之间,那些寄居鬼还是没有放弃攻击,拼命地向楼厉凡的光轮猛撞。虽然寄居鬼本身的攻势已渐渐大不如前,但楼厉凡的光轮上也已经开始出现了裂痕,应该是支持不了多久了。
“我不明白它们为什么老是要攻击我……”楼厉凡自言自语般着,看了一眼在旁边笑得很疯狂很得意的溏心,“但是看来它们好像根本看不见你们……你从后面进我的结界中来,聚集你所有的力量,等一会儿在他们攻击的同时我撤掉结界,你就在那个时候对它们用水净!”
“什么!?”
“你做不到?”
“我……我……我……”
“那就等死吧!等它们吃了我,再回头吃你们。”
“……我做!”
光轮的背后出现了一个缺口,乐遂迅速闪身进入其中,站到楼厉凡身前。他比楼厉凡要矮一点,楼厉凡的手正好能从他的肩头伸出。
“等会儿在我撤掉结界的时候会在你身边设立更强的增效结界为你加持功,但是我本身将没有任何保护,你记得,我的命现在可是交到你手里了。”
“我明……明白!”乐遂紧张得手都抖了。
六条黑影再次扑上来,楼厉凡身躯微低,双手放在乐遂背后,及至黑影到了身前之时,暴然大喝:“就是现在!”
泛黑的光轮乍然消失,乐遂双手皆做禅指,从楼厉凡接触到他的部分开始,身上发出暗紫色的光芒。
“水净!哈!”
一声大喝,乐遂身上绽发出无数水线,放射状散开,接触到水线的寄居鬼都尖叫起来,有一只当即消失,剩下的尖啸着从他们头顶越过,撞到结界上,又弹了回去,不再动弹。
罗天舞他们发出一声欢呼,楼厉凡的身体也松弛了下来,摸摸还在发呆中的乐遂脑袋:“干得不错!小子!”
“我……”乐遂看看那边倒在地上的寄居鬼,不敢相信地道,“我居然能把寄居鬼净化……真不敢相信……”
“没错!干得好!”罗天舞也走过来,狠狠摸摸他的脑袋,“虽然有人帮你加持功,但是你竟然能完全净化掉至少一只寄居鬼,真是不简单!”
严格意义上来说,净化比攻击破坏的能力困难多了,更何况是整个净化,一点痕迹也不留。
乐遂又愣了一会儿,“耶!”地大叫一声跳到刚刚被苏决铭扶起来的公冶身上抱住他猛晃:“公冶!!我很厉害吧!!公冶!!哈哈哈哈哈哈——”
经受不住他热情的力量,公冶再次昏倒在地。
“哇啊啊——~公冶!”


“真是的……”楼厉凡不满地低声道,“还有一个式神呢,这么兴奋干吗!等会儿再来一堆寄居鬼看你们怎么办!”
一转头,发现天瑾正一脸凝重地站在旁边,不知道在想什么。
“天瑾?”
天瑾如梦初醒看着他:“啊……”
“怎么了?”
“我总觉得……不太对劲……刚才做测算的时候,我算不出第三只式神的情况,但是验算时却表明的确是有第三只式神的存在……”
他们一起看向安静了很久的溏心,发现他正面无表情地漂浮在那里,似乎早已神游天外。
“溏心?”
溏心没有反应。
“奇怪……”
就在这时候,每一个人的耳中都听到了某种类似心脏鼓动的声音。
咚咚!
咚咚!
咚咚!
天瑾和楼厉凡对视一眼,看向溏心,那声音是从他身上发出来的。
“溏心?你怎么了?溏心?溏心老师?”
咚咚!
咚咚!
咚咚!
咚咚!
咚咚!
咚咚!
声音越来越大,好像要冲破什么东西一样,楼厉凡心里隐隐想起了什么。
“难道说……”
蓦地有人大叫:“厉凡!注意后面——!!”
楼厉凡本能地回头,一个巨大的黑色影子夹带着一股腥气直扑他来,楼厉凡在瞬间已没有能力再组织光轮护罩,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东西钻入了他的身体中。
天瑾他们大惊失色,这才发现刚才已被乐遂净化掉的寄居鬼的身体全都不见了。
天瑾平时阴沉的脸上也显露出了惊惶:“这……这就是第三只式神!死去的寄居鬼碎片合体!”
寄居鬼拥有很强的再生能力,甚至可以在灵体碎片的情况下进行合体,也就是集合成一个比先前还要强大的寄居鬼。
这,就是溏心给他们的第三只式神!
楼厉凡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刚开始似乎还能忍受,但是后来他就难以控制了,他倒在了地上,拼命抓挠自己的胸膛。看来寄居鬼已经进入了他灵体的最深处,开始鲸吞蚕食!
“我给他做水净!”乐遂忙伸出手,想要碰触楼厉凡的身体,却被他一把挥开。
“你傻了吗!”楼厉凡用尽力气吼道,“我现在是什么状态!是灵体!它也不是在我灵体的外部!你是要把我也净化到极乐世界去吗!”
乐遂愣住:“这……”
他求助地看着罗天舞他们,他们也摇头。公冶在救天瑾的时候就已经用尽能力,他的符咒已不能再用,其他人根本没办法……
“如果霈林海在这里就好了……”
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天瑾猛抬头:“对了!刚才提醒楼厉凡注意的那个人是谁?”


溏心胸中的鼓动变得更加剧烈了,他的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用力按住胸口,低声骂道:“混蛋!你居然想出来!我怎么可能这么轻松就让你如意!”
厉凡发生危险了,你关不住我的。
“混蛋!我不会放你出来的!这事关我面子问题!”
对我来说,还是他的命比较重要……
“我说了我不会……啊!”溏心忽然发出了一声撕裂般的尖叫,然而在他的胸口出现了一道黑色的裂纹时,他猛然双手扣诀,在胸口用力拍下,硬是把那裂纹拍得消失了。


“咦?”
就在那个东西将要攻击楼厉凡的时候,有一个声音在提醒他,虽然晚了,但是……
“那是谁?罗天舞?苏决铭?公冶?乐遂?”
四个人依次摇头。
“当然也不是我!”天瑾道,“那个声音分明就是……”
——天瑾!
天瑾蓦地左右看看,却没有发现有谁在刚才开口叫她。
“你们叫我?”
所有人整齐地摇头。
“这么说……”
——天瑾!
“霈林海!”她猛然站了起来,向周围四处搜寻发声者的下落,“你在哪里?!”
——我被关住了,在溏心的身体里。
“那怎么办?”
乐遂他们一看她的样子就知道她正在用她的遥感和霈林海联系,因此全都盯着她,希望能通过她找出霈林海的下落。
——现在厉凡被那个寄居鬼侵入了吧?请快一点,帮忙传话给苏决铭,在厉凡的体内开一个空间洞,与我所在的这个空间连接!
“你是想……?”
——请快一点!没时间了!
天瑾当机立断,一把扯过毫无防备的苏决铭按到楼厉凡身边:“快!在他的体内开一个空间!和霈林海所在的空间相连接!”
苏决铭脑袋上汗都下来了:“那个……我的确是会开空间的,但是……我不知道霈林海在哪里啊!怎么连接!?”
楼厉凡痛苦得身体都蜷缩到了一起,听到这话,勉力抬头道:“没关系,我现在能感觉到他的位置……你在我体内开洞的时候,我会给你指引的!来吧!”
苏决铭不再犹豫,单膝跪在了楼厉凡身边,一手放在他的腹部,楼厉凡的手放在他之上,道:“感觉到了吗?就是那里!”
苏决铭的脸色也一变,手下一按,楼厉凡忽地一声长长的厉叫,一个清蓝色的影子纠缠着一道黑色的影子从他的口中呼啦一声冲了出来,落到旁边一片狼藉的草地上,分成了两个。黑色的影子不再动弹,那个清蓝色的影子化成人形跪坐起来,疲惫地笑道:“厉凡啊,你终究也有疏忽的时候呢……不能老骂我是蠢材了吧?”
“霈……霈林海!?”
楼厉凡伏在草地上大口喘息了很久,看着霈林海:“你终于……出来了啊……”
一个清亮的声音蓦地响起,打断了楼厉凡的声音。
“入学三次考核,霈林海、楼厉凡、天瑾、罗天舞、苏决铭、乐遂、公冶全部及格!”
“什么!?”七个人同时讶然反问。
五芒星的结界唰一声退去,周围绿色的景物以及还躺在那里穿着纱裙的“霈林海”都消失了。溏心漂浮到他们身边,微笑地看着他们惊奇得千姿百态的脸。
“拜特学园的入学方式全部都是推荐入学,很多人都以为是没有考试的,只需要灵力达到标准就可以,但其实不然,”溏心悠悠地转了一圈,“入学考试并不一定要像其他学校一样告诉你是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用什么方法考,这就是我们的特色。凡是能踏入校门口结界者,即通过第一级考试;凡能在第一天打扫卫生时完成教师的随机题目者,即通过第二级考试,霈林海,楼厉凡,你们被丢进异空间的时候本身也是在考试,罗天舞你们被扔进鬼门也是一样,天瑾的预感能力强,躲过三次随机考试,也算你过;而第三级考试就是这次,凡是能够完成教员在这个梦中所下发题目者,即算通过。不过霈林海,你居然能想出让天瑾传话给苏决铭开空间袋出来,同时救出楼厉凡的办法,真是不简单。我还以为你只会硬来呢。”
霈林海哼地笑了一声:“没想到的应该是我才对,我以为厉凡他们能很简单就打倒你的式神,我就可以轻松出来,想不到你居然用这么损的招数……真的不怕那只寄居鬼把厉凡吃掉吗?”
“我•才•不•怕!”溏心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因为有你在……哦呵呵呵呵呵呵呵……”
楼厉凡脸色青灰,当他发现霈林海正一脸“快夸奖我吧!我进步了哦!”的表情看着他,立时气不打一处来,一拳挥上他的脑袋:“都是你!蠢材!要不是为了救你我哪里会受这么大苦!居然还厚颜无耻地说什么等我们简单地打倒他的式神!!你真的是活得不耐烦了是不是!!我要是死在这里,等到了灵界一定要揍扁你!!”
霈林海的脸上写着“要糟”,却不敢再激怒他,老老实实地嘿嘿笑道:“是啊是啊……对不起……”



入学的三次考核是完成了,然而修炼还没完,在这个变态学园的时间还很长,各位!加油啊!千万不要死在这里啦!



——《第六章完》——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56356@65)
2004-4-6 -04:00
Reply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变态灵异学园传说》zt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水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