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第一章 地狱特训

game_over (sagara segara)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我说了不对不对不对!!要我说几遍你才明白!蠢材!!”
伴随着冲天的怒吼,男生宿舍333号——有名的情侣之间——中传出压抑着的悲惨啜泣声。
“我……我就是不明白嘛……”
“所以我说你笨到家了啊!!”
正在做泼妇骂街样叉着腰的青年名叫楼厉凡,拜特学园一年级新生,今年20岁,灵力b级上,灵能力经验19年以上。超能力是式神、无媒介接触灵体、徒手封印和灵力搜索。
那个被骂得就差跪在地上哭的高大青年名叫霈林海,也是拜特学园一年级新生,今年25岁,灵力特a级上至少三级,灵能力经验……3年以下。超能力除灵感力之外全能。
他们两个从一个月前开始,一起住在这个被下了诅咒的情侣之间,据说只要住在这里的人就会成为情侣……为了抗争这悲哀的命运他们努力地进行抵制,但是好象并没有什么效果,现在除了他们自己之外,全学园的人都认为他们是情侣。
自从他们住在一起之后,由于变态校长变态教师和变态的学园制度,他们多次几乎丧命,不过在踏入陷阱的这么多次中,由于楼厉凡而导致的危险—— 一次也没有!也就是说,他完全是被霈林海给拖累的。现在楼厉凡只要听到“上课”就头大,因为他不知道霈林海是不是又会不小心找点麻烦给他,再这样下去,他年纪轻轻大约就会早生华发。如果不是灵异协会会追查,他真想暗地里把这个家伙杀掉算了。
啊!忘记说了,楼厉凡的妈妈是魔女,级别是上级大魔女,他的坏脾气完全承传自她。
为了不要再被几乎毫无经验的霈林海拖累,他不得不在每天课程结束之后给他进行特训,顺便把对他的极度不满“稍微”地进行一点抒发。可是霈林海的经验实在太少了,有些对于楼厉凡来说简直轻而易举的东西他也完全不明白(那当然了!)!结果楼厉凡每天都被这个迟钝的家伙气得青筋爆出加脑溢血,要是跟这个人再多呆一段时间的话,他根本不需要引魂渡(魂魄接引者)来接他,自己就要去鬼门报道了!
“还是不对!你要我说几遍!!灵感力不是灵力!!把你的灵力收回去!!用灵感力探测我的存在!!”
“可是……我还是不明白……我感觉不到灵感力……”
楼厉凡已经快脑溢血了:“你根本不需要去感觉你的灵感力!我说了把你的灵力收回去!然后在没有灵力干扰的情况下用本能去感觉!”
“我的超能力里面没有灵感力……”
“那是因为你的灵力太高了!你太过于依赖灵力的探测才会导致这种结果!只要拥有灵力的人都有灵感力!只不过并非天生灵感师的人灵感力会比较弱!这是常识!你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
“可是……”
“你不要再给我可是!”楼厉凡吼得头都晕了,一把抓起圆桌上的水果刀比在霈林海的喉咙上,“你今天一定要把灵感力给我用出来!否则明天你就用你的灵体状态去灵异协会哭吧!明不明白!”
“明……明白……”对着那把寒光闪闪的水果刀,就算不明白也要说明白。楼厉凡是说到做到的,这一点他非常明白。t_t
他们这边每天都很热闹,从早上起床就开始进行的特训让他们的房间时时刻刻都鸡飞狗跳。相对于他们,以前很热闹的332和334房间却很安静,丝毫也不敢打扰到他们。因为罗天舞等四人已经完完全全地了解到了楼厉凡的本性有多么凶残,如果他们胆敢让他不高兴,他绝对也会拿把水果刀比到他们的喉咙上来的。
当两个小时的特训结束之后,楼厉凡一边喝着热茶,一边用脚踢踢还在那里扮作悲情女主角啜泣的家伙:“喂!哭够了没有!快给我起来!我有话要跟你说!”
霈林海磨磨蹭蹭从地上爬起来:“厉凡,咱们能不能打个商量,不要再用这么暴力的方式教学了好不好?”
“暴力?”楼厉凡冷笑一下,霈林海发现他脑袋上暴起的青筋,立刻在心中开始大叫不好,“你知道什么叫做暴力?我对你够不错的了。要是让我家那三个魔头来教你,保证你明天就哭着卷铺盖逃走了。”
一般情况下,楼厉凡口中的“三个魔头”就是指他的三个姐姐,由于母亲是高级大魔女的关系,她们的能力也是属于魔女系的,现在的级别都是中级大魔女。
霈林海对于这三个魔女的丰功伟绩已经从楼厉凡口中听过了不少,只是他无法想象,连楼厉凡都这么恐怖了,不知道比他还恐怖的人会是什么样子的?
他的脑中描绘出了三个穿着黑袍的老太婆骑着扫帚飞的场景。(那是女巫!不是魔女啦!蠢材!)
“总而言之,我已经给你教了不少常识性的东西,”楼厉凡放下茶杯说,“剩下的就要凭你的领悟力了,今天晚上没有实习,我要带你去一个地方,记得去跟宿舍管理员说一声,咱们晚上不回来睡。”
宿舍管理员名叫拜特,与学园同名,是个外貌相当幼稚的小女孩,不过在拜特学园里是不能通过一个人的外貌去推测的某个人怎么怎么样的,因为这里是“变态”的灵异学园,变态群居的地方,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我们要去哪里?”霈林海问。
“坟场,驱鬼。”楼厉凡说了这一句之后便头也不回地走进了浴室。
霈林海一个人站在屋子中央,很久之后,忽然鬼哭狼嚎起来:“坟场!!为什么要去坟场!!还驱鬼!我又不是和尚也不是阴阳师!我是灵异师啊——!!”
楼厉凡在浴室里一脸不耐烦地捂住耳朵,自言自语道:“真是蠢材!你以为灵异师是干吗的!干的不也就是和尚和阴阳师的活儿么!”



不管哭多少声,楼厉凡的命令霈林海还是不敢违背,只能一边心惊胆战地收拾要用的东西,一边哀叹自己悲惨的命运。
在他和拜特管理员请假的时候,那个奇怪的拜特发出了呵呵呵呵的诡异笑声:“坟场?不是hotel吗?哦呵呵呵呵——~情侣之间果然不是浪得虚名!你们两个真的……”
“没有这回事啊!”霈林海脸色发青。如果可以,他实在不想和这个学园的人和一个工作人员接近,毕竟学生们只是小变态而已,这些工作人员却都是已经成精了的大变态……
“好啦,我准你们的假就是了,不过要记得活着回来哟,不然会被处分的^^”
霈林海一点也不想提醒她,如果他们没有“活着”回来的话,再被处分一万次也无所谓了。
驱鬼要带的东西很多,比如符咒、符咒、符咒、符咒……
霈林海在装满了一个超大旅行袋之后,非常疑惑不解地问楼厉凡:“厉凡啊,咱们为什么要带这么多符咒呢?”
“当然是有用的……吓!”楼厉凡一转身,看见霈林海脚边那只大得恐怖的旅行袋,大惊,“你要这么多符咒干吗!”
“不是你让我带的吗?”
“我什么时候让你带这么多啊!在那种小坟场里足足可以用半年!”
“是你说用具的话越多越好……”
“我说的是用具!用具!”楼厉凡气得用手指猛戳他的脑袋,“驱鬼要用什么东西你知不知道!水!净剑!驱魔棍!圣经!十字架!大蒜……不对!那是驱吸血鬼的!我都让你气胡涂了!”他狠狠地一脚踹翻了那个巨大的旅行袋,“还有桃木剑!护身符!狗血!去准备!”
“可是……”霈林海眨眨眼睛,比刚才还要困惑不解,“为什么要带这些东西呢?老师上课的时候明明说过的,要用西方的方法就专用西方的,要用东方的方法就专用东方的,否则会产生斥力……”
楼厉凡抽出水果刀在霈林海的面前晃了一下,霈林海一缩。
“我……我马上去办……”
“真是欠扁!”楼厉凡唾弃。



楼厉凡所说的坟场在拜特学园的北面,似乎是个多年前就被废弃了的地方,由于一直没有人来修缮,青绿色的鬼火飘过来飘过去,碎裂的墓碑和人骨丢得满地都是。霈林海背着一个大包跟在楼厉凡身后走到坟场,当看到这情景之时,腿肚子都开始转筋了。
“厉……厉凡……咱们可不可以……改天再来……”好恐怖……好害怕……
“不可以!”楼厉凡冷冷地说,“看看你那没用的德行!又不是没见过鬼,这会儿倒害怕起来了!”
“这……这个不一样的呀……”这个比较像恐怖小说里形容的呀!
“你是不是昨天看了《群尸玩过界》?”
“恩……恩……”好像那里面就有个场景是这个样子的……
“那太好了,”楼厉凡转过身来,点一点比他高了许多的霈林海胸口,“最好连你的胆量也一起锻炼一下!让你记住什么叫做处变不惊!”
“可是!”霈林海欲哭无泪,“我不是像你一样的啊!我没有一出生就跟鬼打交道,也没有哪个家人接触过鬼,更没有哪个身边人把除鬼当成家常便饭的任务来做啊!”
楼厉凡转身,平静地说:“那就从现在开始,慢慢锻炼也不迟。”
要不是太难看,霈林海真想在地上打两个滚……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坟,坟里有很多很多鬼魂,有一天,一个鬼魂对其他的鬼魂说,这里马上要来两个冤大头,咱们要好好招待招待他……

山林间阴森崎岖的小道上,楼厉凡轻松地在前面走,不时跳跃几下,避开各种坑洞。霈林海气喘如牛地跟在他的身后,双腿就好像被什么拉住了一般,步伐奇慢无比。
“厉……厉凡……可不可以稍微……慢一点……呼……呼……”声音听上去很疲惫,如果有人说他已经快死了,大概也不会有人反对。
“那不可能,我已经是最慢的速度了。”楼厉凡斩钉截铁地说,“你还是修行不够,所以这次出来我一定要好好操练操练你!”
“可……可是……”霈林海呼哧呼哧大喘着粗气,委屈地说,“咱们的东西全都背在我的背上啊!”
没错,楼厉凡除了自己什么也没带,而霈林海背上却背着一个足足有一百斤以上的大背包。
“我可不可以把它放到异次元洞去……”
“不可以!我是让你出来锻炼的,不是让你出来享受的!”
楼厉凡的话霈林海不敢反驳,但是其实他很想问,他们本来是出来锻炼灵力的,为什么最后却变成了锻炼体力……
到了距离坟场还有近一公里的地方,霈林海明显感觉到了一种阴冷的压迫。这是鬼气。
他在心中开始默算灵数学中的感应大略算法,根据这个算出来的鬼气数量绝对不小于十个,其中百年以上的老鬼应该也不少于五个。
“感应到了吧?”楼厉凡的表情看上去好像在高兴地笑,但更多的却像是阴笑,“来,告诉我,你感应到了多少鬼?”
霈林海最害怕他这样的笑容,一见他又这么笑起来,腿肚子不由自主开始转筋。
“那个……我刚才用大略算法算了一下,大概有十个左右。”
“十个?十个啊?”楼厉凡的笑容更阴森了,十月份的天只是稍微有一点冷,但霈林海这时却分明感觉到了可怕的寒气。
霈林海终于发现到,原来这个世界上最恐怖的根本不是妖怪,也不是僵尸,更不是鬼魂,而是楼厉凡……
“我……我错了吗?”
“没错,当然没错,”楼厉凡阴森的笑容在扩大,霈林海的恐惧也在扩大,“反正对于你这种‘灵感力完全是零’的白痴来说,能算出这种结果已经很不错了。”
楼厉凡转身大步继续走去,一边走,一边“似乎”自言自语:“反正,就算死掉也和我没有关系。”
霈林海脸上挂下了满满的黑线。
坟场。
除非特别需要,普通人是不会喜欢到这种地方来的,尤其是这种已经废弃了百年以上无人修缮的坟场。
一般来说,坟场中都会有不同程度的怨气,因为几乎每个人死的时候都并非心甘情愿,而若是长时间没有修缮的坟场,这种情况就会更加严重。由于各种原因而滞留在人间的鬼魂们看着自己的坟墓一天一天荒芜,尸骨被野狗扒出,皮肉被啃光,剩下的部分慢慢腐烂,裸露在外面的骨头遭受风吹雨淋……这些都让它们心中的怨愤逐渐积累,加深到可怕的程度。
偶尔在这些鬼魂中也会产生近似妖怪的变化,也就是一般人所说的“成精了”。有人会认为西游记中出现过的那位白骨夫人就是这样,不过虽然都是“成精”,但白骨夫人成精的是她的白骨,而不是鬼魂。
这个坟场的模样和大多数被废弃的坟场一样,到处是一片荒芜的景象,一些散乱的骨头被丢得到处都是;很多墓碑已经风化了,只剩下了一半还屹立在那里;磷火好像有生命的东西一般四处漂浮, 一会儿落到坟包上,一会儿高高飞起转圈,一阵风吹来,它便忽悠忽悠地不知道哪里去了。
恐……恐怖片中的经典场景啊!霈林海一边拼命咽着干涩的口水,一边拼命抑制自己发抖的欲望。他见过不少鬼,也知道那是什么东西,见到上次那只名叫桬妮的吸鬼时他也只是紧张而没有恐惧。然而所谓“鬼魂”在他作为普通人生活的十几年中都是作为最可怕的东西而存在的,这已经变成了条件反射,就好像一个爱吃甜食的人听见蛋糕就会流口水一样,尽管他明白凭自己的能力就算没有什么经验也绝对对付得了,可是人的恐惧有时根本不受意志和理智的左右,即使他明白道理,该害怕的时候还是害怕得要死。
“厉……厉凡……我们回去好不好……”
听得他的话,楼厉凡心中一阵怒火便开始往上窜。这个没用的东西!白有了那么一身无底洞一样的能力!真想杀了他把他的灵力全部抢走……
可是他没有发出来,只是好像想到了什么好主意,忽然对霈林海露出了一个很诡异的表情。
霈林海本能地退了一步。
当楼厉凡露出那个表情的同时,四周的气流刹那间发生了微妙的变化,那些散乱飞舞的磷火好像听到了什么命令,开始发疯似的原地旋转起来,逐渐形成了一条长长的队伍迅疾地向他们飞扑过来。
一见到那些磷火的动向,霈林海什么理智什么常识全忘记了,发出一声凄厉的嚎叫甩下背包猛抱住了楼厉凡,险些把楼厉凡撞倒:“哇呀呀呀呀!他们发动总攻了!他们发动总攻了!救命啊!鬼啊!杀人哪——”
嚎叫忽然停住,然后拔高了十八度又拉长了音尖叫起来。
这次不是因为见鬼,而是楼厉凡踩住了他的脚趾头在下死力辗转。
“痛痛痛痛痛痛!!残废了残废了!我要残废了呀呀呀!厉凡!”
楼厉凡直到踩得满意(=泄愤完毕)了,这才放开了霈林海可怜的脚。
“霈林海,”他阴冷地指着霈林海的鼻子,狠狠道,“你给我说一下这些磷火的成因!说对了白天就许你回去,说不对你就永远呆在这里吧!”
磷火看似凶猛地俯冲过来,到了他们的身边之后却没有任何行动,只是在原地旋转着,绕着他们飞行。
“那个……”霈林海不敢看那些可怕的所谓鬼火,僵直的眼神只看着楼厉凡,可是看着楼厉凡却让他更紧张了。他直了直脖子,咽口唾沫,“磷火……磷火……我记得的……我记得的……呃,那是因为人骨头里的磷出来了,然后……然后在空气中燃烧……”
“那它跟鬼有没有关系?”
“……”
“有没有关系!”一声暴喝。
霈林海惊跳起来:“没没没没没没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知道没有你还害怕个鬼啊!”楼厉凡一拳头砸上他的脑门子,气得青筋爆出,“正主儿还没出来就吓得这个样子,要是出来了你还不哭爹喊娘磕头投降!”
“我我我我不会……不会的!”
这个世界很邪,尤其是在坟场里,楼厉凡刚说完这句话,霈林海感到脖子后面一片湿冷,身后有一个阴森的声音轻飘飘地说:“真的不会吗……”
“我的妈呀!”霈林海一声惨叫,头也不敢回,又扑上去抱住了楼厉凡,“救命啊!不要杀我!不要吃我!我投降——”
果然是不会的,因为他除了哭爹喊娘和求饶之外没有磕头。



“……楼厉凡,你带来的这个助手也未免太肉脚了。”那个声音继续阴惨惨地说。
楼厉凡一膝盖猛顶到霈林海的腹部,然后劈头盖脸一顿暴打。
“我让你给我装狗熊!让你给我丢人现眼!让你这么没用!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十分钟后,霈林海捧着被打成猪头的脑袋啜泣:“我只是稍微有点怕……”
“我让你‘稍微’有点怕!……”楼厉凡举起大脚,打算在他的脸上盖个印章,却被身后的什么东西拉住了。
“那个……楼老大,我们知道你是很强,不需要助手,但是……你要是把他打死在这里,他万一和我们抢地盘怎么办?”楼厉凡的身上多了几条发着绿光的手臂,几个惨绿惨绿歪鼻子斜眼的鬼从他身后拼命抱着他不让他再下毒手,“要是你真的想杀,等出了咱们的地界再……”
那鬼的话还没说完,根本没听到他们说的话,只看见楼厉凡被鬼抱住的霈林海手上忽地亮起了一圈光轮:“啊!恶鬼!放开厉凡!”
光轮唰地拉出一条细细的尾巴迅疾地向那些鬼冲去,那速度太快了,鬼先生们完全没反应过来,就那么张大着嘴,看着光轮冲来的方向,眼看就要被打中而魂飞魄散了。
楼厉凡一伸左手,沉喝一声:“封印!”手指在空中划了一个手掌般大的圈,光轮撞击到上面,发出沉闷的砰一声。
“你有毛病是不是!”楼厉凡收起封印,对霈林海怒吼,“什么都没搞清楚就在这里乱发招!你再这个样子我就封了你的能力让学校把你退回去!别再在这里拖累我!”
霈林海委屈得要命:“我是害怕它们害你……”
“就它们这点本事还想害我!你未免把我看得太低了吧!”
那些鬼还张着嘴,目瞪口呆地挂在楼厉凡身上,楼厉凡一低头,发现那些依然缠绕着的绿色手臂,烦躁地一一拍开:“都滚都滚!别碰我!真以为我会杀了那个蠢材吗!我还不想被灵异协会指控呢!”
那些鬼乖乖地飘到一边去呆着,似乎被刚才霈林海那一手给震到了,身上的绿光也黯淡了不少。
霈林海张口结舌:“那个……那个,厉凡,咱们不是来驱鬼的吗?为什么……?”
楼厉凡冷着脸道:“谁告诉你驱鬼就要把这个地方所有的鬼都驱除掉?”
“……??”
楼厉凡道:“这个坟场其实不算大……”
“这还不算大?”占地至少有500平方米吧……
“你住口!”楼厉凡暴喝。
霈林海老老实实闭嘴。
“不过,这里的……咳,年代就比较久远了。”他那声咳嗽听起来很不自然,霈林海非常疑惑。他知道楼厉凡之前想说的必定不是这个,而是其他更重要的事情,但是他不敢问,否则铁定还要挨骂,“正因为如此,这里产生了不少……咳,一些比较怪异的鬼,比如说这几个荧光鬼。”他指了指旁边发绿光的那几个鬼。
由人的鬼魂而化的鬼,本身其实是不发光的,他们是一种类似电磁波的存在,灵感力高的人能看见的其实是“电磁波”的一种感应。和光在视网膜上所产生的影像原理相同,这种“信息”也会在视网膜上成像,因此一般情况下它们身上不会有发光源,最多只是白蒙蒙的一个影子,只有成精的鬼才能拥有实体化的身躯,就如同桬妮。而要发光的话,只可能:1、此鬼“本质”很纯净,没有被恶气、怨念等负面灵动污染过;2、有人拿绿光照它……
霈林海看着那几个歪鼻子斜眼的鬼,有些哑口无言:“所谓的……纯净的鬼……?”就是这样?
“所以我不是告诉你他们是怪异的吗!”
“……对不起……我错了……”
可是他们到这里来干什么呢?不会是来上灵异常识课的吧?
楼厉凡知道他在想什么,又接下去道:“如果只是产生这种的也就算了,可是这里还产生一些别的东西,比如……”
地面忽然微细地振动起来,好像是谁在颤抖一样,振幅不大,但是频率很快。霈林海只觉周身似乎被什么黏黏的东西沾到了一样,捆得他周身沉重,无法动弹。他向远处看去,发现地平面开始扭曲,地面好像海浪一样波涛起伏,天空也开始扭动,空间错位的感觉让人头昏目眩。按理说波动这么严重他们应该连站也站不住了才对,可是他们的脚下除了那种细微的振动之外,仍然什么也没有。
“厉凡!这……”
“好好看着!”
尽管这种空间的扭曲让人看着眼晕恶心,但霈林海不敢违抗楼厉凡的命令,强忍着难受定睛去看。此时,地面上隐约发出了啪滋啪滋的声音,一个一个鼓起了无数的包,鼓包一个一个砰然破裂,一些黑黑的东西从地面下面爬了出来。
那些东西大概有锅子大小,生着长长的伪足,好像章鱼一样在地面爬行,头部看不清楚,只能确定是乌七抹黑的一团,没有眼睛。
“……这是什么??”在灵异课上好像没学过这么奇怪的东西??
楼厉凡不说话,也不动,只是用奇怪的表情盯着霈林海,好像有什么话想说又懒得说。
“厉凡?你怎么了?厉凡?”霈林海伸出手在他的眼前挥动挥动,楼厉凡露出了一个凶神恶煞的表情,霈林海慌忙收手,“哎,你没事就不要这样嘛!害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
楼厉凡的表情——“就算出什么事也是你出!不是我!”
“那你为什么不说话?说话呀?厉凡?你到底怎么了?厉凡!?厉……”脚下的周围传来好像什么东西在喘息的呼哧声,霈林海低头,大惊失色。
从地下爬出来的那些东西都围绕到了他们的脚边,却并不接近楼厉凡,都围在霈林海的脚边,有几个已经爬上了他的脚踝。霈林海大叫一声,拼命想甩掉这些恶心的东西,但身体依然被那种黏黏的感觉束缚着,动作迟滞了许多,再加上那些东西黏附得很紧,死死扣在他的脚上,怎么也甩不掉。
有更多黑黑的东西聚集过来,往霈林海的身上爬去,霈林海狼狈不堪,又叫又跳又跺脚,怎奈粘上的就下不来,新的又不停地往上粘,而且不断上移,不一会儿,霈林海的双腿就被那些东西完全缠绕住了。浑身的那种黏腻感都跑到了腿上,双腿沉重得无法抬起,他有预感,他今天说不定就要死在这里了……
“厉凡!救命啊——”楼厉凡再不救他,他就真的死定了!
楼厉凡还是不说话,只是眼睛斜向下方,看着霈林海的旅行包。霈林海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蓦然会意。他死命地拖着那些黑色的东西踏出一步,拎着旅行包的带子将之拖到自己身边,却发现上面竟也趴着几只那种黑黑的东西,他慌忙一阵砰砰磅磅地乱打乱扯,好容易才将那东西全部扯掉,从包里掏出一把放在最上面的圣器——桃木剑。
桃木剑的用法和驱魔棍差不多,都是将灵力灌注进去,让它成为灵力增幅器和集中器,让能力可以集中发出。这样能力的使用可以比赤手空拳时节约40%左右,而力量却能增加约20%。霈林海举起它,按照楼厉凡之前跟他说过的方法,将灵气按照固定的频率波动输入进去。他以前试过随便输入波动,结果只有一个——木剑自动炸裂……
“天地入我灵极!污秽速遁!喝!”桃木剑身上发出了宝蓝的色彩,光晕围绕着剑身转动,好像雷电一样噼啪作响。霈林海将剑身在半空中挥出一个咒符的,那宝蓝的色彩在半空中形成了一道符型,他反手画出一个椭圆的圈,将咒符围绕在圈内,当他封合了那个圈的最后一丝裂口时,空中的那个符咒蓦地炸裂出了强光,“剑净!”
那些黑色的东西一被强光照到便吱吱地惨叫起来,一个个冒出一股浓烟融化在空气里,一点残渣也没留下。
终于摆脱那些东西了!霈林海很高兴,却被累得呼呼直喘。灵力高是一回事,但身体的承受能力比普通人大不了多少,要是灵力消耗过多而方法不对的话,很有可能就那么死掉的。
“厉……厉凡,嘿嘿……我干得不错吧?嘿嘿嘿嘿……”
“蠢材!”楼厉凡终于开口了,一句就把霈林海的得意给堵了回去。
“那个……怎么?”
楼厉凡拿过他的剑,道:“第一,如果是我来对付刚才那些东西的话,假如你用了七分的力,那么我只需要用两分力就可以了。”
地面上鼓起更多的鼓包,爬出了更多的那种黑色物体,向两个人扭动过来。霈林海脸色发白,楼厉凡发现他的情况,狠狠瞪他一眼,他脸色更白了。
“天天之水净净净吾此身清,金华无道,葭俞凯秩,魄瞵亚空哄……”念出一段长长的咒语,和霈林海同样,高高地举起木剑,踢了霈林海一脚,“矿泉水!”
“啥?”
“我要矿泉水!你带的矿泉水!”
楼厉凡慌忙去旅行袋里掏,几个黑色的东西又爬上了他的脚,他一边拼命跳一边找,最后把旅行袋整个翻了过来,里面的东西全都倒出之后才找到一瓶,往楼厉凡的方向一丢:“给!”
“衉氲无穷!水剑净!”楼厉凡大喝一声,桃木剑斩下,将矿泉水的瓶身劈成了两半,水在沾到剑身的同时化作雾气,却竟不散去,扭曲蜿蜒而成一个怪异的符号,然后砰然炸开。雾气霎时弥漫了整个坟场,霈林海只觉得喉中痒痒的,好像是空气太过潮湿而想咳嗽一样。
那些黑色东西的吱吱尖叫之声不绝于耳,霈林海透过雾气勉强去看,只能看见它们在接触到雾气时尖叫一声裂开,消失的模糊情景。
“如果只用一件媒介器具的话,灵力的散发就很有限,”楼厉凡说道,“最好是在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多用几件。假如我是老师而你是普通的学生,那么我会告诉你最好用一种。但你不是,你拥有足够的灵力来控制圣器,所以我推荐你最好多用,当然不是用得越多越好,最低的要求应该是这两种东西能互相增幅而不是互相削弱。”
水雾散去,一点痕迹也没有留下。
“呃……可是,刚才那是什么东西……?我们好像没学过……”
“你真是教条!”楼厉凡绷着脸说道,“难道教科书上没写的就不存在?告诉你,这世界上每天都有一些物种消失了,也有一些物种在产生,鬼也是一样。你昨天学过的说不定今天它们就绝种了,而你今天遇见的说不定二十年后才会出现在你的教科书上!”
“但是……”
“第二!”楼厉凡狠狠瞪他,“你刚才为什么要动!”
“啥??”
“你这个白痴加三级蠢材!没发现那些东西是跟踪会动的东西的吗!只要你不动它根本不可能发现你的位置!都是你又叫又跳!幸亏这些东西还没能力威胁到我们!否则不死定了!”
“原来是这样……”楼厉凡干笑,“可是你怎么知道的?”
刚才不知道躲到哪里去的那几只发绿光的鬼忽悠忽悠地窜出来:“那是因为我们……”
楼厉凡暴喝:“滚!敢胡说八道我升华了你们!”
霈林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茫然看着那几个鬼慌慌张张跑路的样子,问楼厉凡道:“厉凡,咱们不是来驱鬼的吗?它们……为什么好像和你很熟的样子?”
“我会和这些白痴鬼很熟吗?”楼厉凡僵硬的表情上写了四个字——我在生气,“只不过这次的雇主是它们而已。”
“什么!他们雇佣你?你什么时候成了职业灵能师的!?”只有职业灵能师才有资格受聘驱鬼,尤其是受鬼魂的聘。
“我什么时候告诉你他们雇佣我了!?”楼厉凡吼,“我说他们是雇主!他们雇佣的是我二姐!是二姐把这个该死的差事揽到我头上来的!”
“……啊?”
楼厉凡的二姐是职业感应师,前段时间由于他人的雇请而到某个深山老林里去查探案件,不小心带了个粘她粘得死死的鬼魂回来。这个鬼似乎是爱上她了,灵识中所带的执念极强,连楼家父母也对它束手无策,只能求助于另一位高段灵异师,那灵异师同意了他们的要求,但是只有一个条件,那就是让他家二姐接受荧光鬼的雇佣,帮忙驱除在这个坟场的异鬼。
“可是,既然他那么厉害,为什么不自己来?”
楼厉凡扭头看他:“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
“……?”
“这里是变态学园的后山!变态校长的地盘!除了咱们这种被蒙蔽的蠢材,谁会愿意到这里来!”
换言之,也就是那位可怜的“高段灵能师”害怕这个地方,自己死都不愿意来,才会提出这个要求的。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56384@65)
2004-4-6 -04:00
Reply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变态灵异学园传说》zt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水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