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第五章 《姐姐来访》

game_over (sagara segara)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这世界上有一种可怕的东西,它的名字叫做“姐姐”……

十一月份,拜特学园内终于有了一点秋天的意思。树叶开始发黄,一些落叶落得比较早的树下已经落了厚厚的一层叶片。
每天忙于学习并且保护自己防止被杀死的霈林海和楼厉凡二人,一点也不知道他们的生活里即将发生严重的变化,依然很悠哉地上上课,特训一下,偶尔霈林海再度犯错,仍然会受到楼厉凡“情难自禁”的狠狠惩罚。
东明饕餮事件在那天晚上,他们睡着的时候碰巧被御嘉(勉强算是)解决了,可东明饕餮虽然从此对御嘉避而远之,却对楼厉凡崇拜万分,他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厉凡!你真是厉害!连手下的式神都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楼厉凡烦透了这小子没完没了的恭维,他又不是某国昏君,整天闲得听他胡说八道!烦躁起来就会放出御嘉频迦两个和他好好“联络感情”,那没用的小子一见到她们立刻脚底抹油,可等到她们被收回,他又马上会出现,继续他的歌功颂德。
“你到底想怎样!”一天,楼厉凡终于失去了耐心,也不用御嘉和频迦来收拾他了,他亲自掐住那家伙的脖子,死命地前后摇晃,“有时间你干吗不去和你室友的僵尸玩!敢到我这里来给我添乱!我掐死你——!”
“厉凡!厉凡!别别!别真把他掐死了!”霈林海从后面抱住楼厉凡,拼命往后拖,“他是很烦没错!但是你把他杀了的话咱们没办法向校长交代啊!”
“我会把他的尸体藏好的!你放心好了!”楼厉凡还想继续扑上去。
霈林海都快哭出来了:“厉凡!真的不能杀!不是尸体的问题!要是有杀人记录的话你就没办法毕业了!”
楼厉凡的手指在东明饕餮的脖子上停留了许久,终于放开:“对哦……”
杀过人的人身边会有厉气,凡有厉气者,任何灵异学园不得发放毕业证书,并终身剥夺考取职业灵异师的资格。
东明饕餮丝毫没有感觉到自己刚才是真的从鬼门关走了一遭,他很高兴地拍楼厉凡的肩膀:“我就知道嘛!厉凡!你不会杀我的!我们是朋友嘛!像我这种对朋友两肋插刀,人好能力又强的人,不会有人讨厌的嘛!还有啊,我人真的很好,要是你有什么事……”以下省略他为自己歌功颂德的三千二百字。
“……不管了!拿不到毕业证就算了!我以后去考魔女执照!”已经气得错乱了……
“厉凡!住手啊——”



在霈林海的保护下毫发未伤的东明饕餮哼着小调离开了充满杀气的333房间,走出他们的宿舍楼,准备回自己的房间。但是在那之前,他看了一眼手上的表,忽然想起来东崇比他多修了一门僵尸制作课,他应该还没下课,所以僵尸应该还放在房间里……
一想到这个他就无比地头痛,这么多年的条件反射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克服的,总不能要求他马上就不怕那些东西。可是他的朋友不多,就算是朋友,除了东崇之外,能够在他出声之前发现他的人也几乎没有,再加上懒得去经营这些人际关系,到这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原来连能去的地方都几乎没有。所以他决定哪里也不去,在学校里转转就好了。




拜特灵异学园门口,出现了三个拖着巨大箱子的女人。
若是详细说来的话,当时的情景应该是这样的——原本碧蓝的天空上忽然卷起了诡异的阴云,起风了,阴冷的风夹带着雪片一样的树叶四处翻滚,然后那三个女人忽然就出现在学校外面那条唯一的小路上,吭哧吭哧地一人拖着一个比她们本人大了两倍的箱子,如蜗牛般向学校走去,一边走,一边还在没完没了地吵嘴。
一个头发挽成高高的髻,身上穿着绣有金丝的黑色长袍的女人气急败坏地边拖箱子边骂:“该死的厉佳!说什么空间转移术你最行!这下可好了!在拉斯维加斯整整转了一个月!还不如坐飞行器来呢!”
“那怨我吗?!那怨我吗!”头上披着长长的头巾,将脸蒙得只剩下两只眼睛,身上被五色围巾包缠得曲线毕露却裸露着胳膊的女人举着拳头反驳,“我说过我需要正确的意识引导!都告诉你们了不要想别的东西,你和厉娅那时候却一个想着帅哥一个想着赌博,连口水都流出来了!我能不转到拉斯维加斯去吗!”
“流口水的是厉颜。”黑发一直披散到腰部,穿着红衣白裤的酷帅美女立刻澄清,“我只是在想如果当时咱们赌赢了的话不就直接坐飞行器来了?何必费那么大劲做空间转移……”
“还说!还说还说!”楼厉佳狂吼,“都是你们两个!非要去和老爹赌!这下好了!路费没了!还倒欠他十年的工资!”
楼厉颜很不满:“喂!那十年的工资我不是已经在拉斯维加斯赢回来了?你也玩得很爽嘛,整整一个月你有提过离开的话没有?”
楼厉娅马上点头附和:“没错没错!我们老老实实地赢回来了,而且还赢回来了在拉斯维加斯十天的包吃包住包玩免费旅游!耶!”
楼厉佳没再说话,因为在那里她输了至少九位数,险些被抓去卖掉,全靠这两位也不知道是倒霉过头还是幸运过头的姐妹把她赢了回来,否则……
她们三个,就是总在楼厉凡口中出现的三位魔头——楼家大姐厉颜、楼家二姐厉佳、楼家三姐厉娅。
楼厉颜是一名高级占卜师,经她所预言出来的事情,准确率能够达到百分之九十九,至于那百分之一,则是因为她无法预测与自己有关的事情。现在正与一个灵异法庭的大法官拍拖中,大概准备一年后结婚。
楼厉佳是一名高级感应师,只要让她接触相应的资料,她就能感应到与该资料相关的所有信息,用这种能力偷窥一些别人不想被别人知道的隐私是她的兴趣。现在正与一名灵异猎人拍拖中,准备以后开一个夫妻档,用各有所长的能力追杀被以赏金通缉的灵异人员——管他是好人是坏人!
楼厉娅是个纯粹的魔女,出生便会使用各种魔法,是个魔力天才,现暂时就职于魔女研究院。她现在最头痛的事情是如何摆脱一群对她的能力由崇拜到爱戴现在已变味成了爱情的小魔女们,男朋友——无。
拖着巨大的行装,三个女人终于挨到了学校门口。
“啊!终于到了!”三人异口同声地叹了一口气。疲惫的身心啊,终于可以在这里得到放松了!


此时,楼厉凡的背上忽然掠过了一阵恶寒,他知道这绝对是不祥的预感!可是……他左右看看,房间里只有正被他“教导”得泪水盈盈的霈林海,没有任何异样。
“错觉吧?”他想。



这个变态学园的校门是从来不曾关闭的,唯一的屏障就是门口那道结界,高于某个阶段的能力者方能进入。这种东西当然难不住那三个从这里顺利快乐地毕业的前学员,三人顺利地拖着箱子进了
学校。
不过比较难住了她们的事情不是学校,而是楼厉凡。他为了防止她们的骚扰,自从住到了学校之后就没写过一封信,更没打过一个电话,她们到现在连他住在哪栋楼里也不知道。
学校现如今的学生约有8000人,宿舍楼十五栋,每栋楼高五层,每层50个房间。如果去掉二、三、四年级和研究生的话,大概还有将近四千人左右。这要是找起来,可是大费功夫!而且在这个奇怪的学园里,学生的住宿分布不是按照年级划分的,而是纯粹按照入学时的抽签来决定,没有任何规律,要找人也很不容易。
“怎么办?”楼厉佳蒙在头脸上的头巾快把她热死了,她拼命用手扇着风,“要去找拜特吗?”
“哪个拜特?”另外两人异口同声问她。
这个学校有很多拜特,校长是一个,每个宿舍楼里有一个,保健室的校医是一个,后山鬼门的看守又是一个……虽然年龄性别完全不同,但是他们的长相都很相似,变态的嗜好和各种习惯也很类似。以前她们在这里上学的时候,曾经以“他们会不会都是那个变态校长的亲戚”或者“他们肯定是变态校长的分身”这种话题来打赌,当然,最后也没得到答案。
“当然是宿舍管理员那个!”楼厉佳瞪她们一眼,“她肯定最清楚每个学生都住在哪个宿舍的了。”
“好办法!”
不过话说回来,三位非常有魅力的大美女拖着这么大的箱子到处走实在很破坏形象,所以她们决定把东西丢给哪个倒霉的家伙,然后让她们可以轻身上阵。
三人之间对这种事情根本不需要什么交流,就算不说话她们也知道其他人打什么主意,立刻就开始四处瞄着找合适的冤大头。
这世界上总有一些人比较不幸,该被人发现的时候发现不了,不该被人发现的时候却常常不幸地被衰神看到。——比如东明饕餮。
他正忠实地旅行着自己的诺言,在学校里悠然地转圈儿——没错,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转圈儿。
三位美女发现他的时候,他正在中心花园里转,不小心撞到树上,晕头转向地爬起来,又开始继续转。
“他在干什么?”
“不知道,是修炼什么特殊的能力吗?”
“大概吧。”
只有天知道,他只是无聊而已。
“那就他吧。”
“需要给他下咒吗?”摩拳擦掌中。
“用不着!有美女的魅力在这儿哪里还需要用咒语!”
楼厉颜很得意地率先出马了,她向前走了几步,在距离他五米的地方停下了脚步,美丽的腰肢一扭,摆出了一个诱惑的姿势:“嗨!帅哥——”
东明饕餮没有反应。不是他傲,也不是他没听见,而是他从来都是被人视而不见的,都习惯了,就算忽然有人叫他他也会认为那是在叫别人。
楼家大姐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挫伤,尤其是在听到两个妹妹在身后的窃笑之后。
“喂!那个转圈的!”既然软的不行那就来硬的好了!可恶!居然让她这么破坏形象!“你给我停下!本美女找你有事!”
原本有两个被她方才的姿态所迷惑的男人正打算来主动献献殷勤,却被她的一声恶气惊得如同醍醐灌顶,自认不敢上前招惹,灰溜溜地逃走了。
东明饕餮停下转圈,左右看看,“似乎”、“好像”在这里转圈的人只有他一个,他指了指自己,张口,做了个很震惊的表情:“你叫我?你看得见我?”
“你废话!”我不是瞎子你不是隐形人,凭什么看不见你!“喂!我问你,你愿不愿意帮美女的忙?”
东明饕餮很有耐心地解释:“我的名字叫东明饕餮,你可以叫我饕餮或者其他的什么,不过请不要叫我喂,那样不太好听。”
楼厉颜暴跳如雷,一张精致美丽的脸上满是肃杀的气息:“我管你叫什么!说!你愿不愿意帮我的忙!”她的手在虚空中一闪,不知怎地便抓出了一把长剑,抵在东明饕餮的“下面”:“快点说!不然……”
“哎呀呀,何必舞刀弄枪,”东明饕餮丝毫不在情况中地摊开双手做了个投降的动作,“其实我很喜欢美女的,但是太辣的话会找不到男朋友哦。男人很怕女人太凶的。”
楼厉颜气得脑袋上直冒青烟,她身后的那两个女人又很幸灾乐祸地悄悄对话。
“啊,姐姐终于老了。”
“没错没错!色诱术对小男孩不灵了。”
“幸亏姐夫不怕她老啊,又老又凶……”
“不然真的像那小子说的一样……哦呵呵呵呵……”
楼厉颜怒火攻心,忘记了自己身上还穿着金丝长袍,必须维持庄重的表象,也不打招呼,唰唰唰几剑迅猛刺出。东明饕餮没想到她真的会说出手就出手,一惊之下迅速后退,躲过了前三剑,却没躲过第四剑,嗤拉一声,他的腰带竟被她一剑划断。
“啊呀!”他大叫一声,慌忙提住裤子,上下左右跳跃腾挪,企图逃出她剑术的包围。但他不管有多高的能力,经验和攻击力始终不可能比得过楼家大姐,十几招过去之后,他身上的t恤已被划得残破不堪,可爱的屁屁也有了若隐若现的趋势……
楼厉颜对于自己的美貌可是相当有自信的,她决不承认居然有人能够逃得过她的魅力,所以若是有人胆敢打破她这一认定,那绝对要死得很惨!所以她不打算就这么简单放过这个家伙!至少要让他完全春光外露……哼哼哼哼……我杀杀杀杀杀杀!
在这个学园里,类似这种忽然打起来又忽然停手的事情多得很,尤其是这种连一点建筑物和植物动物都不伤害的打斗,刚开始大家都很好奇,时间长了就没兴趣了,他们在这里打得尽兴,周围连一个多看一眼的人都没有。
楼厉颜的剑法越来越快,东明饕餮渐渐地只能看得见她剑光划过的轨迹而看不到她的剑影,躲避变得越来越吃力,t恤整个变成了破布,只剩下裤子“还算”完整,可是那狠毒的女人连这一点遮羞也坚决不留给他,眼见那致命的一剑就要将他的裤子整个……
忽听一声尖利的唿哨,楼厉颜眼前一花,面前已经多了一个手执长刀的男子,硬将她那致命的一击给挡了下来。只这么一下,楼厉颜立刻发现自己的能力与面前的这个人差得不是一般的远,就算再给她十年的时间她也未必能赢他。而她的原则是好欺负的就欺,但是要遇见比自己强的马上收手——简言之就是欺软怕硬——所以她立刻收回了攻击,持剑后退。
见她收手,那人也不强追,一转手,长刀便不知消失到了哪儿去。
“请问一下,” 他拱手向她道,“不知饕餮是如何惹到这位……女士了?竟要下如此毒手?”
楼厉颜也一转手,长剑同样消失了,她呵呵呵地娇笑了两声:“呵呵……这算什么毒手,只是要扒他衣服而已。”
那人——东崇转身向东明饕餮:“呃……你干了什么?难道这位女士爱上你了?”
楼厉颜身后爆发出两个女人的疯狂大笑,楼厉颜脸色青一阵白一阵。
东明饕餮好像被人非礼过了一样狼狈地提着裤子,气急败坏地说:“胡说八道!她要是做这种事情是爱上我的话,那我就去和你的僵尸结婚!”
“是是是,我知道了……”既然赌这么毒的咒,那就应该不是了,“那么这位女士……啊,忘记请教芳名了!”
虽然这家伙说话比较奇怪,但总算还能听,楼厉颜身子微微一扭,对他抛了个媚眼:“楼厉颜,我叫楼厉颜。”
东明饕餮、楼厉凡和霈林海都是男的,所以对于男人的相貌没什么感觉,其实东崇的容貌相当帅气,再加上身材较为雄壮,绝对是一般女孩爱慕的对象。不过很可惜,这个人——或者说(吸血)鬼?旱魃?——虽然能力高超,但和东明饕餮一样迟钝无比,所以直到现在还没有女朋友。
很自然地,这个迟钝的人当然不会发现到那个明显的媚眼,他很想问她是不是有些眼睛抽筋,但是怕她又不由分说打上来,要是伤到女人的话就不好了,所以他决定忽略这个问题。
不过她报上来的这个名字怎么听怎么耳熟,他想自己似乎在哪里听过,却想不起来。
“呃,那两位是……?”他也注意到了她身后的两个女人——在他眼中也只是两个人类的女人而已,没别的感觉了。
自身魅力再度失败的楼厉颜真想扑上去和他厮打一通,但……可以猜到绝对打不过,所以她决定暂时还是不要动手的好。
她指了指左面:“楼厉佳,”又指了指右面,“楼厉娅,我的两个妹妹。”
楼厉颜、楼厉佳、楼厉娅……这下,再迟钝也该知道她们绝对和某人有什么关系了。
“那个……”东明饕餮很不情愿地开口,“你们和楼厉凡……是什么关系?”
“姐弟关系!”异口同声的回答。



当当当!
“谁?”
“是我。”
当楼厉凡再度听到门外传进来的是东明饕餮的声音时,他忍无可忍地从正用来训练霈林海的符咒中抓起了一张,砰地一声将其化作了一柄掌心雷……
霈林海眼疾手快地劈手夺过,拿着它冷汗直冒地转了两个圈,才想到要用反解咒将之恢复原状。
“厉凡,算我拜托你了!千万不要杀人!反正他千可恶万可恶,也比不上你家的魔头对你做的事恐怖,对不对?所以拜托你要忍,千万要忍!”
“……知道了。”霈林海说得对,反正他再怎么可恶,也比不上家里那几个魔头对他的蹂躏更可恶……这样想就平静了……
平静了……
楼厉凡亲自打开门。门外,裤子破烂,身上套着东崇外衣的东明饕餮很快乐地向他招手:“厉凡!你今天一定要谢谢我啊!我帮了你一个大忙哦!”
“……”只要你别来找我就是帮我大忙了!
不忍心看到东明饕餮的失望,霈林海忙接下去问道:“忙?什么忙?”
“我带来了几个你们一定很想见的人——出来吧——!”
他的样子很像在召唤式神,不过更像的是某部动画片里“赐予我力量吧!”什么什么的,楼厉凡很想笑一下,不过当三张美艳的脸从隐蔽的墙边忽然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连表情要怎么摆都忘记了。
“厉凡!我们好想你——”三只八爪章鱼挂到了楼厉凡身上,蹭啊蹭啊蹭……“好想你哦——~厉凡!你有没有想我们?厉凡——”
东崇仔细审视了一下依然僵直地站在那里的楼厉凡,说了一句三位美女绝对不会爱听的话——
“三位女士……他吓晕过去了。”



大家扶楼厉凡坐下、给他喝水、顺气……很久之后,楼厉凡终于缓过气来了。
“你们三个……你们三个……你们三个……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到了这里还是没躲过你们!
“因为我们好想你……”楼厉颜在他身上娇柔地蹭。
“因为我们好爱你……”楼厉佳的小手在他身上摸来摸去。
“因为没了你我们好寂寞……”楼厉娅托起他的下巴,似乎想在他的“樱桃小口”上留下一吻。
霈林海、东明饕餮和东崇三人远远地躲着,极其肯定地交换了意见——楼厉凡,又昏过去了。



楼厉凡小时候在这三个女魔头的压迫下所受的苦我们就不一一详述了——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由于他本人对那些事情讳莫如深(或许是不堪回首),因此我们不得而知。
不过就算他不说,看看那三个女魔头对他的行为,大概也能猜出个十之一二。
1、他小时候受尽了压迫。
2、他小时候受尽了奴役。
3、他小时候受尽了……调戏。
反正怎么也逃不出这些猜测去,所以霈林海立刻对楼厉凡的过去充满了同情。把东崇和衣服被划得破破烂烂的东明饕餮送走之后,他趁着三位魔头正惊叹两个男生的房间居然也能收拾得这么干净不像有些人房子脏得好像猪窝时,悄悄地走到楼厉凡身边,哥儿俩好地拍拍他的肩膀,小声安慰道:“没关系,我不会歧视你的,就算你家里有这么……可怕的人,你也是好人,我知道。”
真是纯粹画蛇添足的鼓励法,不过很有刺激作用,楼厉凡本来依然处于被严重打击后的呆滞状态,一听到这个话马上毛都竖起来了,眼里冒火地盯着这个相当没有自觉的家伙,压低了声音骂:“歧视!我要你歧视!虽然家里有这三个魔头不是什么好庆祝的事情,不过也轮不到你来歧视我!”
霈林海大汗淋漓,觉得自己“好像”说错话了:“那个……那个……我不是那个意思……”
“……不过我每天的日子的确不好过,”楼厉凡忽然转了口气,虽然还是瞪着眼睛吊着长脸,不过语气里的愤怒已经转到了那边正对他们的床进行实地考察的魔头身上,“那种被她们奴役压迫欺负破坏的日子真是受够了,所以一接到入学通知我马上连夜离开家,一分钟也不多呆!可惜……”他深沉地叹了口气,“又被她们抓回去,进行所谓的学前教育……还给我准备了那么巨大的包……”如果没有她们的“帮助”的话,他肯定带着换洗的衣服就逃走了。
“那个包是她们给你准备的?”楼厉凡点头。“那包上的封印是谁加的?”
要是不说的话,恐怕所有的人(包括作者)都快忘记了,当时楼厉凡来学校的时候,他所带的行包上有一个并非用来防盗的“防盗封印”,然而霈林海在接近那个包的时候没有起任何反应,这是很奇怪的事情。
楼厉凡还没开口回答,在楼厉凡床上弹跳的魔头之一,楼厉娅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大声打断了他们的悄悄话。
“对了!厉凡!我忽然想起一件事,你给我老老实实回答!”
“……干吗?”他很想像普通人家的弟弟一样很跩地答她一句,不过不敢,只能僵硬地反问。
“老妈给你加的那个封印,你到学校的第一天就被人解开了吧?是谁解开的?”
她一问出这个问题,房间里瞬忽间变得异常安静,另外两个正在品评房顶上灯具的女人也停止叽叽喳喳的说话,目光好像刀子一样嗖地转向了楼厉凡和霈林海。
楼厉凡本能地想退一步,奈何坐在沙发上连退都没地方好退。
“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们管管管管管我!”
“不管你,”三位魔头一齐向他逼近,“我们管的是那个封印!说!谁解开的?”
楼厉凡鞋也不脱直接蹦上了沙发,在沙发的靠背上左右躲避:“我我我我我早就忘了!怎么样!”
魔头渐渐逼近,楼厉佳的面罩几乎都贴到了楼厉凡的脸上……可是就在此时,她们忽然非常默契地改变了目标,恶狠狠的目光转移到了霈林海的身上,霈林海和她们对上就发怵,发现她们的眼神正将他锁定于射程范围之内时,他惨叫一声跳起来就想跑,然而很不幸,他的左脚勾到了右脚,当即仰面朝天地摔到了地上。
那三个女人一见他栽倒,立刻如猛虎下山一般扑了上去。被三具看来很娇小但其实总分量绝对不轻的身体同时压在身上那种感觉可真不是人受的!霈林海只觉得肺里的空气呼地一下都被挤了出来,没出来的也都憋到了嗓子眼里,险些一口气上不来死过去。
“救命……”
楼厉凡看了一言他的惨状,悄悄躲到房间角落里装没看到。
楼厉佳摸了摸霈林海已呈青色的脸,哦呵呵呵呵地笑起来:“手感真不错……”但是她的笑声没保持多久,面罩下的声音突然就变得狠厉起来,“你给我老老实实说!当时在学校门口,是不是你提了厉凡的箱子!?”
霈林海气息奄奄:“我……我……我……我只是帮忙……不过我知道错了……求几位姐姐饶了我……”
“你知道错了?”楼厉娅奸笑一声,“你哪里错了?嗯?”
见鬼的他哪里知道自己什么地方有错啊!他错就错在不知道自己错在了哪儿!
“当然是因为啊……哦呵呵呵呵……”楼厉颜的笑声让人禁不住地头皮发麻,她的脸靠得他近近的,几乎就要亲上去了,“那个封印……是为我楼家找媳妇儿用的啦!”
“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三个女人同时狂笑起来,那种尖利的笑声简直能把人耳膜戳破,不过最可怕的不是这一点,而是她们所说的话中的意思……
于是接下来霈林海开始口吐白沫,楼厉凡拉开窗户祷告了一下就准备跳楼自杀。三个女人发现事态不妙,慌忙一人抢救已经濒临死亡的霈林海,两人拉住已经一只脚跨出了窗户的楼厉凡另一只脚死命后拖。
“厉凡!看开一点看开一点嘛!”
“喂!你不能死啊!”
“啊啊!糟了!这小子没呼吸了!”
“姐姐又不会对你另眼相看!”
“不要这个样子!”
“反正这世界上有那种倾向的人多了去了,又没关系!”
“姐姐你别再火上浇油了!”
“救命呀!他真的没呼吸了!死了死了!”
……
……


终于救回了两个想不开的人,三个女人分别把他们安置在两张沙发上进行开导教育。
“厉凡,你不要这样子……”
楼厉凡面色铁青,眼睛直挺挺地盯着虚空中的一点,死也不往那三个女人或者霈林海那边看一眼。
楼厉娅硬扳过了他的脑袋,逼迫他看着自己的脸:“厉凡,这世界上的事情不如意者十之八九,你不如就认命了吧……”
楼厉凡的脸有了变成黑色的迹象,那边看着霈林海的楼厉佳又尖叫了一声:“厉娅别再说了!这小子又开始吐白沫了!”
楼厉娅硬生生把后面节哀顺便之类的词吞了回去,很遗憾地说道:“既然你们实在不喜欢就算了,姐姐们其实也是为了你的幸福着想嘛……好了好了,别再摆那副快死的样子,实话告诉你吧,虽然那个一般确实被当成‘情侣启封咒’来使用,但是其实不是最正宗的咒符,而是替代品。”
楼厉凡的脸慢慢地转回平时的颜色,霈林海也不再口吐白沫了。
“它正确的名称应该是‘同波咒’,用来测试两个人之间是否有最相适的灵极波动。由于真正的情侣之间必然也有这种波动,而且一般来说情侣启封咒比同波咒更贵重一点,所以有时候同波咒会被当成替代品来使用。”
简单而言,也就是说楼厉凡和霈林海之间凑巧有这种相适波动,所以霈林海才能触动楼厉凡的箱子。当时楼厉凡只是因为他能动那上面的封印而不被弹出去而惊讶,丝毫没有想到那竟然是这种符咒……他还以为是霈林海比较厉害,把封印破除了呐。
“不过,”楼厉颜在房间里转了两圈,见妹妹们已经把事情搞定了,便很美丽地呵呵笑了一下,“如果这个咒符是这么解释的,那这个房间又该做何解释呢?”
“房间?”楼厉佳反问。
楼厉颜走到房间门口,唰地拉开了门:“厉娅,还记不记得这个房间呢?”
房门牌上,赫然三个烫金的数字——333!旁边还有一个代表七号楼的七腿蜘蛛标志。
楼厉娅忽然僵直,楼厉佳大叫起来:“啊!情侣之间!刚才都没注意到!厉娅!这是你之前和厉颜两个人的房间嘛!”
楼厉颜抓起身边柜子上的一具朱砂砚台丢过去,险险擦过楼厉佳的脸:“少说没用的废话!”
不过即使如此,楼厉凡和霈林海还是听得清楚了。
“你和……三姐的房间!?”
“哈哈哈哈没有啦哈哈哈哈。”楼厉佳干笑。
那种干巴巴的声音一听就知道有问题,不过幸亏楼厉凡不是她们,对于八卦不感兴趣,又害怕她们借题发挥,便沉默了下去。可是事端这种东西,不是一两个人不想就能平息下去的,所以很多事情……嗯,肯定会非常地不尽人意啊!
霈林海就是那种非常会无意中挑起事端的人,他看了看身边几个装聋作哑的人,问出了一句让大家都非常想杀死他的话——“啊,这么说的话,楼大姐和楼三姐是情人喽。”
楼厉佳大惊,一拳砸上他的脑袋,另外青筋爆出的两个女人扑上去一顿狂揍,直到他鼻青脸肿了才住手。
“哼哼哼……臭小子!让你胡说八道!”楼厉颜拍拍手,余怒未消地走开。
“要不是最近到了大满月,哼哼哼……臭小子我咒死你!”楼厉娅拍拍手,同样余怒未消地走开。所谓的大满月不是指天上的大满月,而是泛指人体内的灵力潮汐,不过只是刚开始是这样,后来就变成了专指魔女魔力潮汐的专有名词。大满月时魔力会达到最难以控制的顶点,此时一般的魔女都会尽量少使用能力,否则恐怕会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
“可是……可是……”霈林海依旧不记教训,坚持打破沙锅问到底,“你们明明是情侣之间出来的……”
“我看你真的是活得不耐烦了,”这次冰冷得让人好像身处北极一般的声音是楼厉凡发出来的,他那双和三位姐姐异常相似的眼睛对霈林海发出了嗖嗖的死光,“照你的意思看来,住在这情侣之间的人就一定得是情侣?嗯?是不是?嗯?”
话是这么问,可是他的眼睛却明明显显地说着“你要是敢同意的话就把你灌上水泥沉太平洋下面去”。
霈林海当然很明白要是胡说八道的后果是什么,而且对于那种事情他本人也不会承认。所以他低下头,小心翼翼地回答:“当然……不是……”
“所以我们‘现在’也不是。”楼厉颜扭着腰身走到楼厉凡的床边倒头躺了下来,“啊——~好累哦!累死了!我睡一会儿,你们可别忘了我们的包。”
经她这么一说,另外两位魔女也打起了呵欠,完全忘记了刚才她们造成的“几乎流血事件”。
“啊啊,果然很困哪,厉凡,记得我们的包哦,我们都先睡一会儿。”
“记得哦,我们的包。”
把两张床并到一起,三个女人横七竖八地躺下,没两分钟就很没形象地打起了呼噜。
霈林海托着自己被打得面目全非的脸不死心地问楼厉凡:“厉凡……可不可以告诉我,刚才你大姐说的她们‘现在’不是情侣是什么意思啊?”
楼厉凡梗着脖子不说话。
“难道是说……”
“她什么也没说!”楼厉凡黑着脸走到窗边,从刚才被他打开的窗户往外看,“你在关心那些不着边际的事情之前,还是先关心一下实际的问题比较好。”
霈林海莫名其妙,走到楼厉凡身边往他看的地方一瞧——哈哈哈地干笑起来。
“好像体积比我们的门大多了,哈哈哈哈哈……”
正对着他们的窗户底下,整整齐齐地摆着三个巨大的箱包。


“对了,还有一个问题,厉凡。”
“……”
“她们睡在这里,我们睡哪儿?”
“……”
两人同时看了一眼渐渐黑下来的天色,相对无言。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56511@65)
2004-4-7 -04:00
Reply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变态灵异学园传说》zt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水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