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香帖传 4》

remembered (定军山)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四、

我们帖子晚上是不睡觉的。这一夜,我就在忐忑不安中度过了。第二天一早,黑一哈来到了情感堂。他要搬的果
然是我。我脚上的两只靴子被牢牢地吸在传送带上。我很想看看他究竟怎么个搬法。

黑一哈爬到了我身后。接着,一股暖洋洋的感觉便从我右肩传来。这种感觉让我很舒服,但是又头脑昏昏。不一
会儿,我就失去了知觉。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已经换了一个房间。和洁白的情感堂相比,这里简直是另一个天地。屋顶、墙壁
一片漆黑,让我感到很压抑。这就是黑一哈的政治堂吧。当然了,相同之处也是有的。玻璃窗外是同一方蓝天,
蓝天下是同样的绿草地和一排排的椅子。不过,这儿坐的人却不太多。我想起来了黑一哈的话:政治堂的人气比
情感堂确实差多了。

我这个帖子本来就不是什么政治帖。可能是气场不合的原因吧,我一醒过来,就觉得脑袋一阵阵地作痛。可是,
我发现了一个比头疼更要命的事情。这个房间里的空气污秽不堪,一阵阵恶臭袭人。被这臭味一熏,我的头竟不
那么疼了。

我捂着鼻子,往右手看了看。右边的帖子的题目是“论说谎”,上帖人叫“我们有力量”。

一看我在看他,那个帖子上下打量了我一下,皱了皱眉头,说:“你和我们不太一样啊。怎么也到这里来了?”

我苦笑着说:“真的不一样。我不是一个政治帖。”我又看了看,那个帖子上面写道:

“我认为,说谎也是一种斗争的手段。如果你说的谎让大多数人相信,而且给你的敌人以沉重的打击,那么,这
就是一个好谎。时不时说一说这种谎,很有必要。”

帖上还有一张纸条,又是玉不琢跟的帖:

“说得好!那些流氓们成天说谎。我们就是要说比他们还大的谎,才能战胜那些流氓。”

“好臭啊”,我虚弱地喊道。就听身后有个声音道:“没事儿。闻惯了就好了。呵呵。”接着,从我身后爬出来
了笑嘻嘻的黑一哈。

这房间这么臭,监堂的黑白帖怎么也不管一管呢?我抬头在天花板处寻找,却连黑白帖的影子也看不到。

“这里没有监堂帖吗?”我疑惑地问。“哈哈,原来是有一个的,因为房间太臭,把他熏跑了。后来就再也没有
谁愿意来。这里就只有我一个了。”黑一哈很开心地说道。

可能是因为没有黑白帖的原因,黑一哈说话很直爽。我灵机一动。或许他可以帮我解开关于我兄弟的疑惑。

“黑堂主,我父亲除了我以外,还发了另一个帖子。可是他好像木偶一样,一动不动。我和他说话,他也不回答。
这是怎么回事儿?”

“这个啊,帖子和帖子是不一样的。有的帖子是作者花了很多心思写的。里面有‘思想’。就像你这个帖子。有
了思想,才有了灵魂。有的帖子呢,比方说,一个问候帖,没什么思想在里面。这帖子就只有肉体,没有灵魂。
你兄弟大概就是这样一个帖子了。”别看黑一哈肥大粗壮,说话还挺有学问。

“发臭气的帖子也有灵魂吗?”

“气味只关文采的事儿。说脏话的帖子,臭是臭了些,不过,它要是有思想的话,照样有灵魂。没有思想的帖子,
文采再好,也只是一个俗气的香帖。你呢,既有思想,又有文采,所以才是个极品的香帖啊。”

“就算我是个极品的香帖,对你们这些蜘蛛堂主来说,有什么用呢?”

“这个嘛,”黑一哈犹豫了一下,“告诉你的话,本来对我也无所谓,可是其他的堂主都很忌讳谈论这件事情。
行有行规,我也不方便告诉你。”

既然黑一哈不愿意,我也就不去强求了。

就在这时,传送带动了起来。“砰”的一声,一个新帖子出现在我的左手边。我看了一下,上帖人是“武二”。
帖子上写道:

“堂主好。我是武松。三天前,我和西门庆在政治堂打了一架,两个人的马甲都被封十天。可是我今天看西门庆
的马甲已经被解封了,为什么我的马甲还被封着?请堂主解释。”

我往窗外望去,只见稀稀落落的人堆里,一条大汉身材魁梧、相貌堂堂,格外引人注目。他一双大眼,炯炯有神,
直盯住这政治堂。

(未完待续)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343481@9)
2012-2-5 -04:00
Reply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香帖故事 1》写下这篇文字,一是还债(戏王的文债),二是还愿(为忽悠许的沙发愿)。游戏文字,若是对各版主有所不敬,还望恕罪则个。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闲聊灌水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