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香帖传 7 缘起误会》

remembered (定军山)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香帖传

本故事纯属虚构。若有雷同,纯属巧合。

七、缘起误会


黑一哈苦笑道:“武都头是一介武夫,西门庆是浪子一名。那天两个人本来是在美食堂吹牛。一个说浔江楼的酒
香,一个夸狮子楼的妞靓。吹着吹着,就吵起来了。这个喊你是个地痞无赖,那个骂你是个官府走狗。这一下子,
不知道哪个堂主多事,就把他们的帖子都移到政治堂来了。来了以后,他们在政治堂里接着打。把我打烦了,就
把他们两个马甲全都封了。”

我想起武松的话,就问道:“那西门庆的马甲是被你解的吗?”

黑一哈连忙摆手:“没有,没有。我和他无亲无故,干嘛帮他?武松一去坛政堂发帖问罪,我这儿就查了一下。
那西门庆的马甲还好好地封着呢。”

我奇怪地问:“那武松为什么说西门庆的马甲被解封了呢?”

黑一哈无可奈何地道:“西门庆是用繁体字注册的马甲。就是‘西門慶’。这个马甲被封了以后,他又注册了一
个‘西鬥慶’上来发帖。两个名字很像,那武都头一定是误会了。”

我更奇怪了:“既然是误会,你解释一下子不就完了吗?”

黑一哈不服气地说:“那坛政堂沙堂主都在装聋作哑,干嘛要让我解释?”

我想了想,说:“那沙堂主也许没有看到武松的帖子呢?”

黑一哈大笑:“怎么会看不到。坛政堂的人气还不如我这里,十天半月也没有一两个帖子。武松的帖子挂在那里,
明显得很。”

我问道:“那沙堂主为什么不回帖呢?”

黑一哈笑道:“哈哈,他大小是个堂主。要是用户问什么,他解释什么,那不是太没有面子了吗?让其他堂主都
瞧不起啊。”

我叹了口气:“你同样不肯解释,这也是面子问题吧。这样一来,误会变矛盾,矛盾再激化,才出了今天的事情
呀。”

黑一哈无奈地道:“一般说来,咱们一不理会,用户也就懒得再问了。两下子都清净。像武松这样执着的家伙,
真是比你这个香帖子还少有啊!”

我又问道:“监堂帖上的堂主守则里,不是写着为用户服务吗?”

黑一哈哈哈大笑起来:“服务?那还有号称公仆的呢。你到衙门去见见公仆什么样,你就明白了。”

我不知道公仆是谁,也不知道这衙门在什么地方。我只好闭上了嘴巴。

黑一哈也不再说话。政治堂又恢复了一片寂静。和黑一哈聊天的时候,我已经忘记了头疼,可是现在,我渐渐觉
得头又疼起来了。我忽然想起一个重要的问题还没有问过他。

“黑一哈,帖子过了太平门,会发生什么事情?太平门后面是什么样子啊?”

黑一哈嘴里唔唔地嘟囔两声,我没有听清楚是什么,再仔细听时,他已经打起了呼噜。他睡着了。

就算他没有睡着,他会回答我的问题吗?

第二天一大早,细腰又来政治堂了。他叫醒了黑一哈,通知他:今天百思坛要对外宣布系统维护,闭坛一天。我
知道这是因为昨天武松闹了政治堂。大概系统组还在想法子,补漏洞吧。

细腰飞走了。黑一哈爬到墙上,在一个按钮上按了一下,玻璃墙上方缓缓落下了一方巨大的帷幕,把玻璃墙遮得
严严实实,也把明媚的阳光挡在外面。屋里顿时黑了下来。

按理说,这时就应该把房间的灯都打开了。可是黑一哈只打开了房间角落的一盏小灯。我心里奇怪,正要开口询
问,忽然感到一阵困意。我明白了。我们帖子一般是不睡觉的,但是万事都有例外。每当论坛系统维护的日子,
就是帖子睡觉的时候了。

虽然困意袭来,但是我脑袋还在作痛。这时,天花板上传来一个声音:“黑一哈,我来借香帖子了。”我顺着声
音看去,一只蜘蛛从隔壁爬来。房间里光线不足,我看不大清楚。但是我知道,这一定是历史堂主张好古。

黑一哈有些不情愿,但是也没法子说不。黑暗中,我感觉到张好古爬到了我身后。像上次那样,一股暖洋洋的感
觉从我右肩传来。我又一次失去了知觉。

(未完待续)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343517@9)
2012-2-11 -04:00
Reply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为方便大家阅读,再开一帖《香帖传 5》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闲聊灌水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