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香帖传 13 生死离别》

remembered (定军山)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香帖传


本故事纯属虚构。若有雷同,纯属巧合。

十三、生死离别


当我迷迷糊糊地睁开了双眼的时候,已经是夜深人静了。我看见自己又回到了情感堂,不过,这次我不在传动带
上,而是高挂在天花板上了。我身边就是那一脸严肃的黑白监堂帖。我伸了个懒腰,身子晃来晃去,没着没落的,
很不舒服。我有些同情黑白帖了。他在这儿挂了好久了呢。我回想起刚才在蝴蝶轩发生的一幕幕情景。想到明天
父亲和百思君就要重逢了,我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

“香帖子,你醒了?”倏忽一下子出现在我面前的,是白无情堂主。“啊,白堂主,你好。又见到你了。是黑堂
主送我回来的吧?”白无情点头道:“是。他把整件事情都对我讲了。你第一次进情感堂,我发现你异香扑鼻、
醇美不俗,就猜你一定大有来历。果然不错。”

我有些不好意思,就打了个岔:“刚才我在蝴蝶轩傻傻地听故事,现在才想起来,忘了请百思君鼓瑟一曲。那一
定如仙乐一般动听。”白无情眼睛一亮:“她的瑟曲我从前经常听到,只是现在她很少弹奏了。”我的好奇心一
下子被勾起来了:“她奏的是什么曲子?”白无情难为情地说:“我真的不知道是什么曲子。那是多年前的事情
了。那时候还没有百思坛,我就住在百思君的卧室的墙角处,靠捕食蚊虫为生。百思君刚刚开始驯化我们的时候,
就用瑟声向我们发号施令。舒缓的瑟声是开饭令、急促的瑟声是开会令、流水样的瑟声是列队令、细语般的瑟声
是休息令。后来,我们学会了用语言交流,百思君的瑟就奏得越来越少了。”

我突然想起来一个问题:“百思君对你们很严厉,你……你……你恨她吗?”白无情脸上现出惊讶的表情:“她
把我们从无知蒙昧的低等虫豸驯化成知书识礼的论坛堂主,我们感激还来不及呢。她一向赏罚分明。我们做了错
事,自然会受到惩罚。我们对她有爱戴、有敬畏,但是从来没有过恨。”

“哦,是这样啊。”我有些无法理解,只能不懂装懂地点一点头。可这个头点得动作大了一些,我的身子在半空
转了两转,正好面对着旁边的置顶黑白帖。我看见黑白帖正在皱着眉头看着我。我忽然意识到自己侵占了他的私
人领地,不免心怀几分歉意,就向他解释道:“不好意思,我也不想占你的地方。不过,百思君希望某人能看见
她的跟帖,就把我置顶了。我应该不会在这儿呆太久吧。”

黑白帖“嘎”的一声叫:“跟帖?跟帖在哪儿?”我低头一看,一下子就愣住了。我身上一个跟帖也没有!夜已
经深了。百思君的诗还没有写好?也许,明天早晨她就会把诗贴出来吧。

就这样,我在焦虑不安的等待中度过了这个漫漫长夜。

天蒙蒙亮了。突然,传送带动起来了。新帖子出现了!看来系统又恢复工作了。白无情又开始了忙碌的一天。

“啪”地一声,我的身上出现了一个跟帖。这一定是百思君和的诗吧。我一边想着,一边低头看去。帖子上写着:
“‘别时容易见时难’。华年,这几个字是你的笔迹!你终于看到了我的帖子了!你在哪里?”

这是我父亲的帖子!我又惊又喜,向玻璃墙外望去。已经有不少马甲登录了,椅子上隔三岔五地坐了一些人。三
天前把我创作出来的那个中年书生坐在一把椅子上,手持 biPad,正在聚精会神地打字。过了一会儿,我身上又
多了一个跟帖:

“蓬山上下,自君别后,玉田荒芜,锦瑟绝响;鸟兽失容,草木含忧。可是它们所有的忧愁加在一起,也不及我
心中痛苦之万一。即使是进士及第,也不能弥补没有你在身边的遗憾。这些年,我四处寻找你的行踪。三天前,
我听说定军山上正举办‘锦瑟会’,我抱着一丝希望,匆匆赶去。可是那里都是些生疏的面孔。我扫兴而归,没
想到你却出现在这里。你能回个帖,告诉我怎么才能见到你吗?”

“百思君是不是读到这个帖子了呢?她怎么还没有跟帖呢?”我更加焦急起来。

“老白……”,一个气喘吁吁的声音从墙边传来。我循声一看,是黑一哈急匆匆地从墙上的洞隙爬了进来。“老
白,你听说了吗?百思君要不行了。”“什么?”白无情拽着蜘蛛丝升了上来,吃惊地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黑一哈说:“是梆梆刚才告诉我的。昨晚送走我们后,百思君彻夜未眠。她在桌子上铺一张纸,写几行字,然后
就揉成一团扔掉;再铺一张纸,再写几个字,然后又扔掉。就这样,她扔的纸团儿堆成了小山。后来,她站起来
高叫:‘为什么!我潜心修行这么多年,还是没有他那样的妙笔,写不出他那种意境!为什么?我,我百思不得
其解啊!’喊罢,她一阵咳嗽,喷出一口鲜血,就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蝴蝶轩上上下下,现在都乱成一团了。”

我听到这里,心凉了半截。我又向墙外望去,父亲还坐在那里,急切地等待他的华年师妹的回帖。我想朝他招手、
喊话,可是我知道,除了我身上的文字,他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听不见。我不知道怎么才能和他交流。就在这
时,后窗开了,细腰嗡嗡地飞了进来,后面跟着梆梆和棒棒两只蜜蜂。

白无情和黑一哈连忙询问:“细腰,百思君怎么样了?”细腰低沉地回答:“百思君刚才醒过来了,但还是虚弱
得很。她说她自知大限已经到了,吩咐我们,一定要拿这个香帖子给她陪葬。我们就是来办这件事的。”黑一哈
睁大双眼:“她有没有说要见她的师兄?见了师兄的面,她或许会好起来的。”细腰摇摇头:“我问过了。她说
她现在这个样子,绝对不愿意让她师兄看到。她希望她师兄心里,一直存着她当年的青春形象。二位堂主,请马
上动手,我们兄弟好回去交差。”

我听了这番话,如同五雷轰顶。黑一哈转过头来看着我,却马上低下了头。那一刹那间,我似乎看到他眼眶里有
泪水在打转。他低声说道:“这是在情感堂,自然是白堂主负责了。”白无情迟疑了一下,还是升到了天花板上,
向我爬了过来。他用一向平静的声音说道:“香帖子,我是奉命行事,你不要怪我。”说罢,他伸出一只尖刀般
的长脚,向我胸中刺来。


(未完待续)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343951@9)
2012-2-26 -04:00
Reply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为方便大家阅读,再开一帖《香帖传 10 第一才女》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闲聊灌水区